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 说服失败
    话音刚落,一道绚丽而灿烂的火光,直直的冲上了天际。

    ‘咣’的一声巨响,火光在天空中轰然炸开,瞬间分裂成千星万点,璀璨得令人睁不开双眼。

    在巫后庙里祈福的人,全都那夜空之中,闪亮的火树银花所吸引。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大喊了一声:“巫后娘娘显灵了!巫后娘娘显灵了!是神巫在祈祷,巫后娘娘在神巫大人的住所显灵了!”

    人群沉寂了片刻,随后,大家像是疯了一样,王后面的神巫庙跑了过去。

    壮观的场景,就连身为始作俑者的林梦雅三个人,都目瞪口呆。

    这下子神巫庙的大门可惨了,说不定就要给这群人给踩塌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与白苏对视了一眼后,后者揽着她的身体,轻轻松松的,飞跃过了两座院落的隔墙。

    跟巫后庙相比,神巫大人住的地方,更加的宽敞一切。

    也难怪,一个是传说中的人物,一个呢,是烈云国实实在在的高层。

    自然,会有所分别。

    不过,神巫庙比起巫后庙,竟然还清幽雅致,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如果不是月色正浓,林梦雅怕是,还以为自己进了一栋神仙住的院子。

    没有半点的烟火气,看来那位神巫,倒是个虔诚谨慎的人。

    “小姐,我们往这边走。”

    月光下,白苏机警的侧脸,尤为可靠。

    因为外面放着烟花,前面还有不少信徒,闹出来的动静,足以掩盖她们两个人女孩家的脚步声了。

    小玉趴在墙头上,以便随时随地,给她们放哨。

    如果不是提前就约定好了,林梦雅还真看不出来,墙头上还爬着一位。

    跟着白苏在神巫庙里穿梭,很快,两个人就到了一处类似于花园的地方。

    跟其他的地方一样,这里也冷清得很,没有半点人气。

    两个人伏在廊桥下,等了好半天,才确定这里,没有什么看守。

    如同两只晚归的燕子,瞬间消失在花园的深处,就连水中的玉鱼儿都没有惊动。

    搜寻了许久,林梦雅跟白苏,却都不见慧夫人的踪影。

    难道是跑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在心里否决了这种可能性。

    慧夫人现在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自己的状况,要是她现在离开,王上一定会大肆搜捕。

    况且她可是完颜景留在王宫里的后手,她就不信,慧夫人能这么轻易的离开。

    “去神巫大人的房间看看,也许,慧夫人会在那里。”

    林梦雅说完,白苏点了点头。

    看着白苏轻车熟路的再神巫庙里穿梭,林梦雅忍不住有些好奇。

    “你从前,来过这里么?”

    两个人再夜色悄声交谈着,白苏回过头来,给了林梦雅一个无辜的眼神。

    “没有啊,来之前少主给我看了一眼这里的地图而已。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是在将军的身边长大的。”

    白苏口中的将军,就是完颜烈。

    他们都是完颜烈收养的孤儿,因为无父无母的关系,所以才被训练成可以为主人死的贴身侍卫。

    但小玉也说过,白苏的身份有些特殊。

    具体是哪里特殊,小玉虽然没提过,但是从白苏的性格上看,她应该还没有被训练成那种杀人机器,无论是从情感,亦或是从人格上来看,白苏都再正常不过。

    可她又武功奇高,模样又是一顶一的俏丽。

    所以林梦雅猜想,白苏的特殊,也许说的就是这些方面。

    至于原因嘛,那就只有完颜烈他们才清楚了。

    从神巫庙的客房里一路潜入,很快两个人就到了神巫庙的正殿。

    正殿很高大雄伟,前面应该是供奉着神明或者是牌位的正殿,后面,就是那位神巫居住的地方。

    两个人绕过了前门,直接从院子到了正殿的后面。

    果然,本应该是神巫居住的地方,有灯烛亮起。

    絮絮低语,即便是以林梦雅的听力,也只能听得个大概。

    仔细的辨认,才能勉强的听出来,似乎慧夫人,好像是在劝解神巫什么事情。

    但具体的,她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前院的响动,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本就安静的院子里,更是悄无声息。

    两个人想要靠近,是极为难办的事情。

    就在后院的那扇小门的前面,两道精干的身影,正警惕的看着四周。

    看来,这两个人就是负责看守的人了。

    那俩个人眼中露着精光,显然是都是绝顶的武功高手。

    要是正面对决,白苏不一定能讨得什么便宜。

    但是,如果只是干扰一下呢?

    白苏早就跟林梦雅心里灵犀,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白苏立刻明白小姐的意思。

    猫着身子走到了另外一边,捡起地上的小石头,‘嗖’的一下,凌空飞去。

    就在两个人注意力被吸引的人,白苏的身影如同灵猫一般,消失在夜幕中。

    “什么人!追!”

    那两个人立刻被白苏故意弄出的动静给吸引了,看着前面没人,林梦雅左右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才猫着身子,快速的移动到了窗户下面。

    里面的声音停了那么一会儿后,又再次响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林梦雅,已经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了。

    “神巫大人,其实我每日都活得提心吊胆。王上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王上了,他已经被人迷惑了心智。我这次来,其实是真心想让神巫大人出手,替王上祛除阴邪,拯救烈云于危难之中。”

    慧夫人的声音带着几丝忧虑,听起来倒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妃嫔。

    不过祛除阴邪这件事,林梦雅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慧夫人所指,难道是静柔夫人?

    但林梦雅又觉得有些不对,毕竟静柔夫人在宫里已经二十年了,现在才来说什么阴邪,是不是有点晚?

    “夫人言重了,为国祈福是我应尽之事,只是夫人不必太过忧心。王上一向博智多学,应该不会为其他人所迷惑。夫人,还是放宽心思。”

    另一道女人的声音,应该就是属于神巫大人的。

    那声音十分的轻柔,却别有着一股子清幽的味道。

    就如同她的神巫庙,袅袅似天上来,半点不染尘缘。

    “神巫大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这阵子发生的事情,您也都知道了吧?大王后莫名病重,部落里的祭司们,在路上被人截杀。在此之前,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当初,那个孩子降生的时候,前一任的神巫大人断言,那孩子,会给烈云国带来意想不到的滔天巨浪。如果不是大王后娘娘,心怀慈悲,让人把那个孩子送走。只怕烈云早就受了他的灾祸,如今,他才刚回来,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恳求神巫大人,为了烈云国的百姓,亲自出手祛除阴邪吧!”

    这一通慷慨激昂声泪俱下演完,林梦雅也终于得知了慧夫人的目的。

    原来,她的目标不是静柔夫人,而是小玉!

    好一个刁钻刻薄的嘴,当初的事情,明明是姚璐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活生生的逼着小玉母子分离。

    现在到了她的嘴里,竟然成了大王后大义灭亲了。

    脸皮,也忒厚了一些吧?

    “夫人不能这么说,九王子是王上的血脉,亦是烈云国的子民。我相信,他的降生,不会给烈云带来任何的灾难。夫人,还是莫要太过忧心了。如果真的有阴邪,我自当会王族排忧解难,还请夫人以后不要再提此事。”

    神巫大人依旧是谢绝了夫人的好心好意,蹲在窗户下面,林梦雅对这个未曾谋面的神巫大人,印象倒是极为不错。

    慧夫人这次来神巫庙,应该是想要来煽风点火,让神巫出手,队伍小玉他们的。

    却没想到,神巫是个耿直性子,肯定是没有同意他们的计划。

    所以慧夫人才留下来,劝说神巫大人,只是看着这阵势,成功的几率,太低了些。

    “大人,还请大人三思。慧儿替我烈云的百姓,跪求大人了。”

    呦呵,都用上大义凛然这一招了。

    其实林梦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道德捆绑。

    如果神巫大人还是一味的拒绝的话,那么慧夫人的下一句话,应该就是什么神巫不管烈云,心肠大大滴坏了之类的话。

    可是,林梦雅等了许久,也不见神巫大人的回答。

    小心翼翼的,伸出一颗小脑袋来,探到了窗户的床边。

    隔着窗纱,里面的一切倒是能勉强看个大概。

    慧夫人跪在了地上,五体投地,陈恳得厉害。

    可坐在她身前的紫衣女子,却是不为所动。

    等了好半天,慧夫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林梦雅立刻缩了回去,因为慧夫人应该是想要转身离开了。

    “大人,如果您当真见死不救,那慧儿,也只能另求他人了,还请大人再想一想,慧儿对大人,依然充满了信心。”

    慧夫人的话音渐冷,这话听起来倒像是威胁了。

    神巫大人依旧没有回话,慧夫人好似很生气的样子,拂袖而去了。

    躲在窗户下面的阴影,看着慧夫人气冲冲的离开,林梦雅小心翼翼的不被她发现,直到确定人走远了,林梦雅才走出了阴影。

    别看慧夫人今天走了,但林梦雅可以肯定,那女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