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巫后庆典
    三个人大大方方的出了王宫的大门,许是因为大王后倒台的原因,王宫里势力,被重新洗牌。

    静柔夫人当然是稳稳的坐在了首位,其他的人,也不过都是见风使舵罢了。

    这种事情林梦雅见得多了,自然是不觉得奇怪。

    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们以后出入王宫,就不用像是之前那样鬼鬼祟祟的了。

    内王城内的气氛,倒还没有那么热烈。

    几个人到了外王城,才知道什么叫做热闹非凡。

    林梦雅三个人,在人流之中手牵着手,才勉强不被冲散。

    到处都是沉浸在庆典之中的人们,就连林梦雅都仿佛受到了他们的影响,跟着街上的年轻姑娘们一样,耳边别了一朵红色的蔷薇。

    大晋那边偏爱端庄秀丽的牡丹,可在这里,大家更喜欢艳丽多姿的蔷薇。

    林梦雅头上没有带任何的饰品,乌黑柔顺的黑发,在大红色的蔷薇的映衬下,多了一丝丝俏皮。

    烈云国的庆典,十分的具有民族特色。

    男孩们穿着藏蓝色的民族服饰,女孩们则是以淡紫色为主。

    这个国家比较偏爱浓墨重彩的颜色,但林梦雅身上,那鲜艳入火的红,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好在白苏跟小玉,都自带保镖气场。

    那些想要来搭讪的男青年们,也都是自动的知难而退。

    林梦雅心情轻松,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这里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无比的新鲜,跟在晋国时候不同,她更像是一个旅客,而并非是个参与者。

    “姐姐,买支青鹭草吧?”

    低下头去,看到了一只拽着自己衣襟的小手,那是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少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向她的时候,充满了笑意。

    “这,有什么说法么?”

    小少年手臂上挽了一只小小的竹筐,里面装了不少,精英碧绿的鲜草。

    那草长得有些特殊,上面鼓鼓的,像是一直鹭鸟的形状。

    伸手接过其中一支来,凑在鼻间,似乎还能嗅到沁人心脾的青草香。

    林梦雅一时觉得新奇,放在手里把玩。心下,却是对这草,有了兴趣。

    “青鹭草是给有情人准备的,只要有了它,不管姐姐你的情郎在哪里,都能收到你的消息。”

    小家伙嘴是够甜的,林梦雅看着那毛嘟嘟的小鹭鸟,十分的喜欢。

    刚想要掏钱买下来,却发现她的钱包,早就空空如也了。

    周围,白苏跟小玉也不知道去向。

    林梦雅有些抱歉的看了看小少年,想要把青鹭草送还给他。

    “我全买了。”

    可没等她开口,一粒碎银子,就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

    银子静静的躺在摊开的大手上面,小少年显然是没有想到,收获这么大。

    眉开眼笑的收了银子,却把竹筐连带着青鹭草,都塞给了男子。

    “姑娘,送给你。”

    林梦雅偏过头,看了看男人,手中的青鹭草,却是退回了男人的手中的竹筐。

    “家夫向来不喜我随便收别人的东西,告辞。”

    男人高大的身形,让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虽然街面上的灯光不太明亮,但是男人全身都裹在漆黑的斗篷下面,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恰好此时,白苏跟小玉又不在她的身边,林梦雅戒备的看着男人,又后退了几步。

    “小心!”

    男人低沉的声音,却让林梦雅有些慌了手脚。

    腰间突然袭来的一双大手,却在转瞬之间,把她拉到了男人怀中。

    在她的身后,一串玩疯了的小少年们,冲冲撞撞,差一点就撞到了她的身上。

    “多谢。”

    两个人之间,还隔了一直盛满了青鹭草的竹筐,虽然那人的手臂在她的腰间,可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亲密。

    “不客气。”

    大手丝毫没有留恋的放开了她的纤腰,恰在此时,林梦雅看到了不远处,奋力的在人群里挤过来的白苏跟小玉。

    “告辞。”

    转身去跟自己的同伴汇合,有些慌乱的林梦雅,并没有发现,她戴在鬓边的那一朵蔷薇,落在了男人的手中。

    一手拿着青鹭草,一手轻柔的握着红色的蔷薇。

    月色下,第一次露出踪影的黑色眸子,显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来。

    “卫主,可有什么不妥?”

    黑衣人的身后,几道气势很强的身影,如铜墙铁壁一般,站在他的身边。

    “跟着他们,不要让他们发现。”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留念。

    如果林梦雅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

    黑色的斗篷,被他轻轻的取了下来。

    随后,一张俊美却瘦削的脸庞,出现在月光下。

    有多久没有看到她了?龙天昱不知道,可手上,那朵沾染了她的气息的红色蔷薇,却让他不由自主的,小心妥帖的放在了怀中。

    看她的样子,身体应该是已经恢复了不少。

    又想起那丫头的托词,家夫,说的那么顺口,倒让他的心里,升起一阵甜蜜,一阵怅惘来。

    潦草的操持了所谓的葬礼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带着自己的人,来到了烈云国。

    也许是老天爷怜悯他这些日子来,对她刻骨而缠绵的相思之苦吧。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无意中,在街上碰到了林梦雅。

    他只不过是随意逛一逛,想买一些雅儿喜欢的小玩意。

    没想到,无意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追寻而来,竟然真的看到了她。

    竹筐里的青鹭草,还散发着清幽的香味。

    这东西,还真是有用。

    “送你了。”

    随手塞给了身边的手下人,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下,带上了斗篷,往与林梦雅相反的方向走去。

    既然相见,他便再也不会放手。

    不过现在,还不急。

    随着人流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仓皇而去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家伙,已经再次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跨越过拥挤的人群,林梦雅终于跟小玉和白苏汇合。

    只是她的眼神有些慌乱,让那俩个人觉得有些疑惑。

    “没...没事。只是人有些太多罢了,对了,不是说庆典要马上开始了么?我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

    那个黑衣人,总会给她一股子熟悉的感觉。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只是如果在这里,真的遇见了熟人的话,只怕会有些麻烦。

    “哦,好,庆典就在巫后娘娘的神庙里,我们一起去吧,现在还不算晚。”

    白苏跟小玉没有多想,毕竟以林梦雅的胆识,谁又能相信,她是被一个男人给吓得仓皇无措了呢?

    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林梦雅努力的让自己淡忘掉这件事情。

    跟在小玉跟白苏的身后,往巫后神庙的方向走去。

    林梦雅发现,这个巫后的庆典,有点类似于古代的乞巧节。

    人群里夹杂的,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少年少女。

    不管巫后生辰庆典的原因是什么,在这些少年少女的眼里,都成了祈求爱情的节日。

    好在他们三个人的年龄都不算大,来这里,也不算是违和。

    巫后的神庙,就建立在外王城的城郊。

    并不怎么气派,但是却别有一番感觉的巫后神庙,此刻已经人满为患。

    小玉拉着两个人,轻车熟路的拐到了神庙的后面。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忙着拜祭巫后吧,神庙的后院,却没有什么人。

    “人就在隔壁的神巫住所,姐姐,我们真的要潜入么?”

    三个人左拐右拐的,到了一处极为安静的角落里。

    小玉跟白苏的眼神带着些许的疑问,不过在林梦雅的命令面前,一切都不是问题。

    “只有今天,我们的潜入,才不受任何人的怀疑。完颜景的人手再多,也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被盯着。依我看,他们要么就是在慧夫人的住所看守,要么,就是在门口,防止可疑的人溜进去。不过,人应该不会很多。一会儿,咱们见机行事。”

    虽然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出来游玩的,但是放松之余,正事也是要做的。

    慧夫人这几天一直龟缩在神巫庙这里,不知道又要搞什么事情出来。

    林梦雅虽然知道除掉她有些不现实,可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出来探听一下,却是再合适不过的。

    好在今天街面上的人很多,就算是有人想要暗地里跟踪他们,也早就被人群冲散了。

    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这里,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潜入神巫庙。

    神巫庙跟巫后庙,其实差不多是同一个建筑。

    只不过是院落不同,一个是祭祀用的场地,一个是神巫的居住地罢了。

    对于这个神巫,小玉告诉过她,那是一个十分神秘且公正的女人。

    神巫不是官衔,但是在烈云国,却有十分崇高的地位。

    就连大巫医,在名义上,也是要听从神巫大人的命令。

    慧夫人选择此时来神巫庙,想来也是经过了一番算计的。

    毕竟,在这里撒野,就是对神巫大人不敬。

    从对大王后的一系列安排,到利用神巫来保障自身的安全。

    林梦雅越发觉得,这个慧夫人,还真是不简单。

    “准备好了么?”

    藏身的角落里,白苏压低了声音问道。

    “好了,你们就等着瞧吧!”

    不远处,小玉带着几分轻松的语气响起,这一次的冒险,刚刚开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