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 解毒圣手
    “其实,我把王上的那只毒蛊养在自己的身体里,是为了抗拒辛家的力量。”

    静柔夫人掀起了宽大的袖子,在右臂臂弯的位置上,林梦雅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那黑点有些诡异,明明是跟皮肤浑然一体的,却让人觉得,这黑点是活物一般。

    “王上他...也不知道么?”

    林梦雅的手指,悄悄的按在了黑点上。

    顿时,一股十分艰涩的毒药名称,重进了她的脑海中。

    自打她录入了青筝谱后,系统从之前的现有毒药库,跟化学分析库,到现在的自动囊括青筝谱的所有内容。

    导致她现在的毒药库,比任何时候都要齐全。

    即便是这个时空里的毒药,也一样逃不过她的系统。

    略微闭目看了看这只毒蛊里所含毒性,林梦雅刚刚松开手,毒性就检测不到了。

    奇怪,之前可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

    自打进入烈云国境内开始,因为到处都有含有细微毒素的动植物,所以林梦雅把系统的检测范围调小不少。

    但至少具有强烈毒性的毒物,在距离她直径一米的范围内,系统还是能够精确无比的检测出来的。

    除非,静柔夫人的身体,有东西能够完全中和蛊毒的毒性!

    难道,这就是夫人所说的辛家的力量?

    “夫人的意思是,辛家,在你的身体里做了手脚?”

    看到她如此迅速的反应过来,静柔夫人也只得点了点头。

    轻咬着唇瓣,这件事情,可是辛家最大的秘密。

    当初她即便是从辛家脱离,也未曾告诉过任何人的。

    如今,却要对一个陌生人开口,实在是,让她觉得有些为难。

    “夫人若是不方便的话,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我没什么别的能耐,唯独在解毒这一项,我还能有些本事。要使夫人不想再受这样的折磨,我自当为夫人排忧解难。”

    林梦雅不想去追问,毕竟,像是夫人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属于她自己的秘密。

    自己一味的刨根问底,伤了跟夫人之间的和气是小,如果要是坏了人家的大事,反倒是不妙了。

    “你,竟然有这样的能耐?贺兰,不是我信不过你。要知道,辛家的手段,可不是谁都能解开的。你看看辛栾,他为何如此的听话,甚至能够二话不说的,就让出大祭司的位置,可不仅仅,是因为他通情达理。”

    夫人好像是不太相信她的话,不过林梦雅并未急于解释。

    但是通过夫人的话,林梦雅却是渐渐弄清楚了一件事。

    照夫人这么说,想要从辛家逃脱的人,可能并不只有夫人一个。

    “因为一些原因,我手上有一个,能够解百毒的药。这不仅仅是夸张而已,只要夫人想,我即刻就可以为夫人解毒。只是,这毒解了对您有没有什么影响,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夫人您还不知道吧,小玉身上的蛊,就是靠我的药压制的。不出半年,他就能完全控制身上的蛊毒,为他所用。”

    林梦雅说话时间,隐隐透出一股子傲气来。

    就像是老虎是森林之王,在各色的毒药面前,她才有为王称尊的本事!

    即便夫人身体里的毒,她见都没有见过,但是她从心底里觉得,那毒,斗不过她!

    “什么?小玉身体的蛊毒,竟然真的被压制住了!贺兰,你可真是...可真是神巫大人,派来的福星啊!”

    静柔夫人有些激动,这件事情,仿佛比她自己的蛊毒有救,还更加的高兴。

    林梦雅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开玩笑,有她在,哪个蛊毒敢放肆?

    “夫人不必激动,如果夫人不相信,可以宣小玉来问问。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夫人身上的毒。而且如果我可以解毒的话,那夫人,能不能让辛家那些想要脱离的人,也跟着您,一起解除这些枷锁呢?”

    这才是林梦雅的最终目的,夫人愣了愣,好像有些意外,还有稍许的喜悦。

    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你...说的没错。只是这事不宜太急,容我想想。而且贺兰,若你真的有这个能耐,我想,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任何人的好。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我一样。”

    迟疑了片刻,夫人最终还是没有立刻同意她的提议。

    “是,我知道。这件事情除了您跟小玉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夫人我是信得过的,所以,一切还请夫人做主。”

    对于静柔夫人,林梦雅倒是可以完全的信任。

    相信她对夫人的信任,也会换来夫人的坦诚相待。

    果然,静柔夫人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她也是真的把林梦雅当成了自己人,才会如此警告。

    毕竟能解百毒的药物,怕是这世间独此一份。

    要是被有心人探知,只怕他们会用尽手段,到时候,林梦雅,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好,我一定会设法保全你的秘密。今天的事情,还请你不要告诉小玉,那孩子心思细腻,我怕,他会多想。”

    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静柔夫人的心里,还是觉得十分的抱歉。

    尽管当初有许多的不得已,但是她让人送走了小玉,的确是事实。

    对于小玉,静柔夫人的心里,自然是要好好的补偿他一些。

    所以,在对待林梦雅这个救命恩人的事情上,夫人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夫人放心,我知道。不过这几天,不会太过风平浪静了。大王后不管会不会认罪伏法,姚家都不会坐视不理。夫人与那位静安夫人的事情,还是要多加小心。”

    林梦雅有预感,那位大王后之所以之前会负隅顽抗,多少可能是姚家给她支招来的。

    如果姚璐这一环崩溃了,那么,姚家说不定会派出别的办法来。

    到时候,她跟夫人,就得小心应对了。

    到了晚膳时分,夫人就被王上派来的人接走了。

    许是因为之前被林梦雅看到了他们夫妻情深了吧,如今夫人,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夫人放心的去吧,这里的一切,都由我来照看。”

    笑着宽慰着静柔夫人,林梦雅把夫人送上了轿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一去,夫人跟王上的关系,可能又会有不同的样子。

    不过,他们之间,倒是还有个慧夫人。

    辛羽说过,慧夫人才是完颜景留在这里的后手。

    那么,如果她主动出击,把这个后手给剪除,不知道完颜景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呢?

    玩火嘛,不够大怎么行。

    “姐姐,你知道,我父上跟我母亲,发生什么事了么?怎么我母亲一去,父上就急吼吼的赶人了?”

    正在她思考间,小玉有些郁闷的声音,从窗户外传来。

    “不轰走你们,怎么造二胎。你给我走门口,爬窗户干嘛!”

    结婚早就是有好处,王上跟夫人十几岁就结了亲,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还是身强力壮的好时候。

    不过,林梦雅这才想到,按照现在标准来说,她还是娇嫩的少女呢!

    呃...已婚妇女这个身份,怎么看都有点沉重。

    试图爬窗户,但是被林梦雅强行喝止住的小玉,垂头丧气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可是,我正在跟父上商量正事呢。不如,我们出去玩吧?”

    抱怨,被林梦雅以杀人视线给扼杀在了喉咙里。

    早就已经成了林梦雅肚子里的蛔虫的小玉,立马扯出了一张讨好的笑脸来。

    天大地大,不如自家姐姐的心情重大。

    看着小狗腿子殷勤的笑容,林梦雅还真是没办法拒绝。

    “好吧,不过我们去哪呢?外面,可有什么特殊的活动?”

    摸了摸小玉的头,想起从前她是何等的豪气冲天。

    只要心情不爽,就立刻带着在家的几个姐妹出门血拼。

    如今到了烈云国,她好像是成了被圈养在家里的小动物,每天见得都是同样的风景,看也看腻了。

    “有的!今天是八月初九,是巫后娘娘的寿诞。虽然宫里面没什么祈福的活动,但是在外面,大家都会去祭祀巫后娘娘。听我母亲说,巫后娘娘仁慈善良,烈云国在她跟万蛊王的治理下风调雨顺,而且现在烈云国所有的部落,都是当初巫后娘娘跟万蛊王的后代。街上特别的热闹,我们去看看吧!”

    已经八月份了么?时间还过得真快。

    她从大晋走的时候,春祭才刚刚开始,现在,已经是盛夏时节。

    大概是因为烈云国的王都,终年都是温凉适宜的季节吧,对于盛夏的来临,还真是有些无知无觉。

    “好,我们马上去,带上白苏吧。”

    换了一身衣裳,林梦雅跟白苏,只做了寻常人家姑娘的打扮。

    林梦雅穿了一身石榴红的纱裙,虽然是极为普通的款式,却更加显得她肌肤赛雪,天姿国色。

    身旁的白苏依旧是一身精白色的衣装,不过因为她是习武之人,所以看中的是行动能不能更加方便。

    两个人不施粉黛,却是一红一白,妩媚与英气并存,完美的像是从画儿里走出来的飘渺仙子。

    再加上小玉这个无双少年郎,三人虽各有各的气度,但怎么看,都像是一家子出来的三姐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