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七章 人赃并获
    ‘啪’的一声,林梦雅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着。

    想必这位大王后,也真是恨足了自己,才会亲自出手教训她吧。

    说实话,她对这个既不聪明,也不仁慈宽容的大王后,也没什么好感。

    如果不是要亲自引出她来的话,自己也不会演出这一场。

    “小贱人,凤羽苑出来的,果然一个都是狐媚子。如果我要是划花了你的小脸,那个小贱种,怕是一定会心疼吧。本宫听说,你从他从民间找来的。他也好,王上也好,都被你们这些狐狸精给迷惑了双眼!”

    大王后的手中,忽然间出现一把极为尖锐的金钗。

    眼神里闪烁着癫狂,哪怕她握着金钗的手,已经被上面锋利的金叶子给割出了道道的血痕,殷红的血,从雪白的手腕上流了下来。

    林梦雅看着越来越近的金钗,心头却没有半丝的慌乱。

    突然起身,撞倒了身边的人,在大王后的尖叫声中,林梦雅迅速的跳入水潭里。

    微凉的水,立刻涌入了她的口鼻之中,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但被捆绑住的手脚,却是半分力气也用不上。

    白苏肯定会下来救她,但是,一定要晚一些。

    透过水面,她听到了有人在叫喊,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还好,她的努力,算是没有白费。

    缺氧窒息的难过感觉,让她渐渐的失去了原本的冷静。

    她算计的时间绝对不会有错,只是万一白苏被人缠住了的话,会不会自己,就淹死了?

    脑中的繁杂的思绪,渐渐被痛楚所取代。

    就在林梦雅即将忍受不住的时候,一双手,却把她从水潭里捞了上来。

    “咳咳...咳咳咳咳...”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林梦雅再次体会到了,劫后余生的含义。

    怪不得各种鬼故事里,水鬼的怨气总是最重的。

    在死之前经历这样的痛苦,估计哪个鬼也会受不了的吧。

    “小姐,小姐!”

    白苏焦急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只不过被水呛得连连咳嗽的林梦雅,却是连回答,都变得困难无比。

    摇了摇手,示意白苏自己没事。

    转过头来,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这位是王上身份的护卫,是他救了小姐。”

    白苏轻轻的在林梦雅的耳边解释道,居然是王上身边的护卫。

    迟钝的大脑,直到那侍卫悄然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方才反应了过来。

    王上的侍卫,居然比白苏早一步救自己起来。

    岂不是说,其实王上跟自己,是做的同一个打算?

    林梦雅有些欲哭无泪,她差一点就要搭上自己的花容月貌,跟葬身水底。

    实际上,王上也是有着这个打算。不过是因为她快一些,所以就被王上顺水推舟了?

    哭笑不得的被白苏扶着回到了凤羽苑,看来以后,她这个身先士卒的毛病可以改一改了。

    她差一点就忘记了,那位王上可是何等的心计深沉。

    她能想到的这点子小九九,又怎么会瞒过王上的眼睛?

    “小姐放心,这一次大王后可是再也推脱不开了。”

    白苏愤恨的说到,为了把大王后套牢,她家小姐可是亲自上阵,用了苦肉计才成了事。

    天知道她看到小姐被捆着手跳入水潭里的时候,她的心都提了起来。

    好在侍卫去的及时,小姐安然无恙。

    不然的话,她一定先杀了那几个祸害,再去自杀谢罪。

    “那是当然,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之前大王后可以全部都推出去,但现在,人赃并获,我看她如何逃脱罪责。”

    大王后这一次可谓是数罪并罚,不仅仅违抗了王上的旨意,私自出了麟邱阁,还意图杀她灭口。

    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这个大王后,如何与王上交代!

    王上处理政务的东殿内,林梦雅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一副逆来顺受的受气包的样子。

    除她之外,静柔夫人跟大王后身边的一众人,也都到了这里。

    静柔夫人安静的坐在王上的身边,视线偶尔落在林梦雅的身上,偶尔落在大王后的身上。

    虽然她已经是这场争夺战的胜利者,但是多年的修养与忍耐,让她完全没有露出,得利者的那副洋洋得意的嘴脸来。

    这一点上,足以看得出来,静柔夫人的功力,可要比大王后深沉得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云生,你来说。”

    王上依旧带着银白色的面具,只不过此时的颜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视线冷冷的划过了大王后,最后落在了林梦雅的头上。

    一抹赞赏,无意之中划过,却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回王上,云生奉命在宫内巡查,谁知道在花园北侧,发现麟邱阁娘娘,意图溺杀凤羽苑宫人贺兰。属下赶到的时候,把人给救了上来。其他的事情,属下并不晓得。”

    云生,就是那个把林梦雅从水潭里救上来的人。

    不愧是王上身边的人,说话滴水不漏,该说的不该说的,分得清清楚楚。

    “哦?竟有此事,贺兰,你来说。”

    王上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案上的一本书,但正殿上,却没有人敢声张。

    林梦雅立刻行了个礼,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眼中含泪却没有落下,委屈却并不做作,果然戏演多了,她也成了个好演员。

    “回禀王上,此事奴婢也着实冤枉。早上奴婢是奉了夫人的命令,去麟邱阁照看一下。不知道是哪里冲撞了娘娘,居然要造此横祸。还请王上明察,为奴婢做主。”

    话还没说话,就被有些疯狂的大王后打断。

    “你胡说!王上,她一个小小的贱婢,居然出言侮辱我!我入宫侍奉这么多年,怎能让她一个小小的贱婢*。按照王宫里的规矩,也该是她,被凌迟处死!”

    好阴毒的语气,好凶狠的目的。

    林梦雅瞥了大王后一眼,只看到她满脸的扭曲,眼睛里盛满了疯狂的恨意。

    大王后的确有资格恨,也有资格疯狂。

    但是,带来的,只能是彻底的毁灭。

    “贺兰以下犯上,的确是应该处置。但姚璐,你是不是忘记了朕的旨意?”

    前半句话,让大王后燃起了希望。

    但是后半句,却让她瞬间,再次跌落了谷底。

    “姚...夫人,按照王上的旨意,您现在没有任何的封号,品阶也尚不明确,所以,还算不得王宫里的娘娘。倒是这位贺兰姑娘,她是静柔夫人身边的三品女官。夫人是不是,记错了?”

    站在王上身边的一位內侍,徐徐把话说得清清楚楚。

    大王后如同雷击,楞在了当场。

    她到现在,才认清楚面前的情势。

    那个男人,当真是对她,半点情分也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完颜子扬,你我夫妻三十载,我却从未看透过你的心。”

    姚璐笑了,无比的凄凉。

    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因为姚家的权势,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切。

    却偏偏,爱上了一个,最不应该爱的人。

    东殿内,无关人等都默默的退了出去。

    其实林梦雅也很想跟着大家一起行动,但每次她看向静柔夫人的时候,却看到她的眼神里,似乎在恳求自己留下来。

    林梦雅从来没有看到过夫人,如此无助的眼神。

    不由得缓下了动作,留在了正殿内。

    姚璐瘫在地上,尽管如此,一双眼睛却还是恋恋不舍的黏在王上的身上。

    也许是爱恨交织吧,谁又能如此的轻易,去忘掉一个曾经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的人呢?

    林梦雅理解那种感觉,可现在的结局,也只能算是姚璐咎由自取吧。

    王上不语,手中翻书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殿内已经没有了其他人,林梦雅也松懈了不少,抬起头来,偷偷的看着王上的举动。

    沉默了片刻,王上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手来,竟然取下了他脸上的那半块面具。

    一道横贯右脸的伤疤,狰狞而丑陋。

    即便是林梦雅,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样的伤疤要恢复,总也得几年的光景才行。

    看这样子,当初受伤的时候,肯定深可见骨。

    林梦雅不经意的看向了静柔夫人,却看到她的一双水眸,不知何时,竟然已满了泪水。

    其中的心疼与难过,看得林梦雅这个外人,都不禁一阵阵的心颤。

    王上把目光移向了静柔夫人,冰冷的一双黑眸,却是温柔了下来。

    伸出手指,轻轻的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儿。

    “柔儿,不要哭,我已经不疼了。”

    低沉而缠绵的语气,仿佛在瞬间,融化了多年的坚冰。

    林梦雅第一次看到王上如此的温柔,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如同在呵护着稀世珍宝。

    “如何不疼?二十年了,每一天,这道伤疤,都割在我的心口上。姚璐,我从未恨过你。即便是我的儿子被你强迫得与我们夫妻二人骨肉分离,我也从未恨过你。可你,为什么要伤他?”

    静柔夫人字字句句,都透着一股子恨意。

    她极少这样的疾言厉色,可从王上拿下面具的那一刻起,静柔夫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林梦雅本以为,夫人跟王上当年的事情,只跟慧夫人有些牵扯不清的关系。

    却不想,大王后居然也是当事人之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