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恩怨情仇
    “我有什么错!他是我的夫君,你凭什么争抢!”

    姚璐十分的激动,干瘦的手臂挥舞着,活像是个要吞人的恶鬼。

    “到了现在,你还是执迷不悟。你与王上是少年夫妻,王上如何会对你无情无义?你可知道,当初王上来蛊庄,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也不是为了获取辛家的力量,而是为了你!”

    静柔夫人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好像是费尽全身的力气,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

    王上的表情,没有因为她提到往事,而有那么一丝丝的改变。

    反倒是送上了自己的衣袖,只为了承载爱妻的泪水。

    “不...不可能!王上从来没有爱过我,我能嫁给他,也不过是因为父亲的原因罢了。若是他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我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其实林梦雅早就注意到,按照王上那样的脾气,是不太可能,会允许大王后如此的虐待自己的爱人。

    除非,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王宫的人都以为是王上顾忌姚家的势力,不过,据林梦雅的观察得来的结论,王上似乎对姚家没有那么忌讳。

    如今终于得到了答案,有些事情,不是简单的恩怨情仇,就能够概括的。

    “姚璐姐姐,其实你刚嫁给王上的时候,你对他情深义重,又温柔体贴,处处为他着想。即便是王上对你,没有你所期待的男女之情,可仍旧对你,有着夫妻的情分。当年你为了生下景儿,几乎命丧黄泉。王上曾经对我说过,即便是姚家对王位始终虎视眈眈,可你,却只是想要为王上诞下孩子不是么?后来,你的身子每况愈下,王上忧心不已,才去我的蛊庄里,为你求得能强身健体的神蛊。这些事情,你当真不记得了么?”

    事情从一开始,林梦雅就猜到了解决。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你明明可以留住他的心,却生生的错过了。

    姚璐嫁给王上,即便是别人都存的想要拿她来笼络王上的心思。

    但只要她一心对王上好,当初四面楚歌,孤立无援的王上,是绝对不会弃她于不顾的。

    只是,姚璐并不懂得。

    而静柔夫人,却像是一汪细细的泉水。

    温柔而静默得,温暖着王上的心。

    放眼整个王宫,怕是只有夫人才有这样的一番功夫。

    所以王上,也只她一个人,一往情深。

    有些时候,爱情里容不得半分的算计,但缘分,却能因为彼此的坚持,得以细水长流。

    王上与夫人如此,她与龙天昱,亦是如此。

    “不...你撒谎!都是你,是你勾引了他!如果不是你出现的话,我跟王上,绝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年的真相揭开,虽不至于血淋淋的,却足以让人痛彻心扉。

    林梦雅知道,这些事情一旦暴露出来,姚璐的心理防线,会被彻底的击溃。

    而一旦她崩溃,也就是她结局到来的那一刻。

    “你总说是我勾引了王上,你为何不想想,当初王上去蛊庄之前,王宫里那么多女子,为何王上只对你青眼有加,还让你管理王宫?可你做了什么?你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利用王上的信任,对他下了一只毒蛊。你可知道,那蛊最是刁钻,一旦进入人体,便会吞噬人脑,最后中蛊之人,会变成行尸走肉。王上头疼欲裂,只有我的血勉强可以压制那蛊。王上知道,你也是受人蛊惑,并没有怪你。所以才让我日日夜夜,跟在他的身边,为的是压住那只蛊的毒性!”

    事情,居然是这样?

    即便是在完颜烈的嘴里,得知了一部分的真相,可林梦雅还是没有想到,原本才子佳人的戏码,居然掺杂着这么多的恩怨情仇。

    怪不得,夫人一直在忍耐,怪不得,王上从不轻易的表露出他的真心。

    这些人,比她想象中的,更加重情重义。

    “那一日,你闯入殿内,正赶上我为王上以血镇蛊。你不分青红皂白,想要拿剑杀我。我逃脱之后,本以为你会照顾王上,却不想,你竟然——竟然亲手在王上的脸上割了一刀。你可知你伤他有多深?你可知...你可知我有多后悔!”

    静柔夫人十分的激动,一双美目之中,已然涌动起滔天怒火。

    林梦雅看着夫人,心头却为这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咂舌不已。

    大王后对王上的,也许不是爱情,只是占有欲罢了。

    可怜当初的王上,对这位发妻,一定是用了心思,却不想竟然被大王后所害,一颗心定然是伤得体无完肤。

    幸好有夫人在他的身边,不然的话,王上还真是可怜。

    当初的事情,林梦雅觉得,再去追究已然毫无意义。

    听完一切的真相,姚璐已经是如同傻了般,呆滞在原地。

    泪水挂在那张苍白而无神的脸上,林梦雅也知道,姚璐的心,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柔儿,别哭了。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从始至终,王上的视线,都只停留在夫人的身上。

    也许当初的他,被姚璐伤得体无完肤。

    可这些年,有柔儿在他的身边,她总是细心妥帖的,为他料理好一切,修复好他的一颗心。

    一如当初,她为了自己,一血镇蛊。

    从他们成亲以来,柔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也许他们之间,并没有外人所以为的那些惊天动地。

    但这样温柔而细致的爱,却足以缠绕他一生一世。

    “子扬,对不起...对不起...”

    静柔夫人早已泣不成声,扑到王上的怀里,放声大哭。

    殿内,夫人不知道压抑了多少的哭声,让人觉得有些心里难过。

    姚璐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贺兰,你先陪夫人回去。莫要让她再哭了,她的身子不好,受不住这么哭。”

    良久,王上才柔声说道。

    林梦雅立刻领命,行了礼后,搀扶着已经哭得有些昏沉的夫人,出了东殿。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她参与,也知道会如何进行。

    大王后的打击不小,再加上王上亲自审理,想必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陪着眼睛都哭肿了的夫人回到了凤羽苑,林梦雅立刻吩咐人,拿了一直浸了冷水的布巾,敷在了夫人的脸上。

    “让你看笑话了,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是这样哭哭啼啼的没出息。”

    夫人哭了个痛快,好像是心情也好了不少。

    有些心结打开,人也轻松了许多。

    只是在小辈的面前,夫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如果连哭都不让人哭了,岂不是要憋坏人了?我倒是十分敬佩夫人的胸襟,王上能有您这位贤妻,可真是他的福气呢。”

    寝殿里,宁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看到夫人的眼中都哭肿了,笑容却是一点都没少,当下也放下了心思。

    随着林梦雅的建议,去取来了一罐,可以疏散红肿的药膏,细心的为夫人揉在了眼睛的周围。

    “哪里是什么福气,只不过是王上不嫌弃我罢了。其实当初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我现在只庆幸,当初自己没有做错选择,坚持跟在他的身边。即便是放弃了蛊女的身份,放弃了显赫的家室,只要有他在身边,足矣。”

    这一瞬,夫人美的不像是她这个年纪的人,倒像是个含羞带俏的少女。

    林梦雅愣了愣神,随后点了点头。

    这些事情,似乎她也觉得不陌生呢,

    “听王上说,您是用血镇了蛊。不知道夫人,能否让我,给您把把脉呢?”

    当初她刚来,就觉得夫人有些太过于病弱。

    本以为是她本身的气质,现在看来,应该是当初为了用血来镇王上身体里的毒蛊,而落下的亏空。

    静柔夫人的眼色一变,似乎有些不太愿意。

    但她随即想起了些什么,犹犹豫豫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好,那就麻烦你了。”

    林梦雅点点头,搭在了夫人的脉象上。

    按照脉象来看,虽然有些虚弱,但不回影响健康。

    只是——

    林梦雅突然用力的扣住了夫人皓腕的其中一部分,静柔夫人惨叫一声,脸色却是越发苍白了。

    “啊——”

    宁秋立刻上前,不解的看向了贺兰。

    好在后者立刻就松开了手指,眉心紧皱,看着面前的夫人。

    “宁秋,你先下去。守住宫门,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静柔夫人暗吃了一惊,立刻支开了宁秋。

    在林梦雅询问的目光中,夫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声张。

    没想到,她苦心掩盖了多年的秘密,居然,被这个丫头给勘破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林梦雅跟静柔夫人两个人。

    前者一脸的凝重,后者一脸的忐忑。

    “夫人,此事你为何不说?您可知道,那蛊可不是一般的毒蛊。您的脉象,现在看上去无异,可一旦爆发,您必死无疑!虽然我不知道,您是用何种法子来压制蛊毒的。但我清楚,那位常年在外清修的夫人,是您的替身吧?”

    眼神闪了闪,终究,还是从锐利,变回了柔和。

    静柔夫人揉了揉眉心,嘴角却勾起了一抹苦笑。

    “玉儿的眼光果然不错,这件事情,就连王上都没有看出来,却被你看透了,也罢,我也就不瞒你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