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色厉内荏
    林梦雅目光烁烁,分明就是认定了小玉,一定认识阿秀。

    把谎言吞回肚子里,在姐姐的面前,他总是不自觉的,只能说真话。

    “我是认识一个叫东方秀的,不过,姐姐是怎么知道的?可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这话,说的就有点意思了。

    林梦雅故作玄虚,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反倒是笑眯眯的看着小玉,让他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其实我跟她没什么关系,那个婚约,也只是父上跟她叔叔玩笑的罢了。总之,我是不会娶她的!”

    态度十分的坚决,该死的,到底是谁泄露了这件事。

    “哦——原来,你跟她还是有婚约的呀!”

    故意拖长了语调,林梦雅揶揄的看着小玉,没想到,他跟阿秀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缘分。

    说实话,阿秀那姑娘,人漂亮,心又好。

    更重要的是,这丫头爱恨分明。

    当初素梅的那件事情,阿秀早就看透了素梅的心思,还三番两次的提醒自己。

    只不过当初她因为想要放长线钓大鱼,这才没有随了阿秀的心思。

    如今,一听说阿秀居然跟小玉有婚约,林梦雅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她是知道阿秀喜欢小玉,却不想两个人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缘分。

    这两个小家伙,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我是不会娶她的!不管是谁定下的婚约,总之,我跟她没有关系!”

    林梦雅没有想到,小玉的反应居然这么大。

    随即摸了摸小玉的头发,才安抚下这只要发疯的小家伙。

    “别激动,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婚姻自由嘛,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只不过我觉得,阿秀是个好姑娘,她也挺适合你的。”

    包办婚姻这种事情害人不浅,虽然她跟龙天昱两个,算是侥幸获得了幸福。

    但更多的人,都是在这种没有自由的婚姻里痛苦。

    她当然,不会强迫小玉。

    “其实我...”

    小玉有些急切的想要解释什么,可林梦雅去打断了他的话。

    笑了笑,林梦雅有些抱歉的看着小玉。

    “我知道,都是姐姐太着急了。好了,这件事情我以后再也不提了。不过,阿秀跟我很有缘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把她带过来,好不好?”

    小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来。

    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永远都不会拒绝姐姐。

    “好了,我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小心一些。”

    时间差不多了,林梦雅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情,只能暂时告一段落。

    不过,小玉的婚姻,林梦雅也清楚,身为烈云国的九王子,而且还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有些事情,他自己是做不得主的。

    如果小玉真的能喜欢阿秀,也许是一桩好事。

    但如果小玉真的不喜欢她,身为姐姐,林梦雅也决计不会强求。

    “白苏,我们走吧。”

    这些都是小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去办正事。

    白苏跟在自家小姐的身后,远远的坠在后面,一般人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如今凤羽苑的人,在整个王宫里,一般人都是惹不起的。

    何况她是静柔夫人的贴身宫娥,如今更是连品阶不高的嫔妃,见到她都得说一声姑娘好。

    林梦雅故意摆出一副桀骜的样子来,人家跟她说话,她看也不看,只是抬着头,当做空气似的,从人家的面前走过去。

    虽然暗地里收货了不少的骂声,不过显然,表面上却是人人恭敬。

    转眼间,麟邱阁就在她的面前。

    林梦雅余光扫向了周围,果然看到了不少人,正在偷偷摸摸的,往她这边看去。

    看来,想要看热闹的人不少。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紧闭的麟邱阁的大门,哪里还有从前的半分热闹。

    用力的推开了大门,里面,几个惊慌失措的宫娥,却像是看到鬼一般的,惊恐的盯着她。

    “怎么这么没规矩,你们娘娘呢?”

    冷喝了一声,那几个宫娥立刻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抬头看她一眼都不敢。

    林梦雅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才几天的时间,雕梁画栋的麟邱阁,现在就成了冷宫不说。

    一股子霉气的味道,透露出几许的悲凉了。

    看来,哪怕是大王后,也逃脱不开人情冷暖的变故。

    “姑娘,奴婢还是去通报一声吧,娘娘,不许任何人随意进出麟邱阁。”

    宫人里面,有个胆子大的上前阻拦,不过林梦雅只是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番后,眼神里带着几分戏谑。

    “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宫娥也敢拦我了?告诉你们,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大王后,有的,不过是一个被王上厌弃的人罢了。你们若是识相,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让开。不识相,小心我回禀了夫人,让你们都成了这麟邱阁的陪葬!”

    林梦雅这话说的凶狠,几个胆子本就不大的宫娥,更是瑟瑟发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满意的看着自己造成的效果,林梦雅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麟邱阁的几个房间。

    看到窗子微微动了动,她便是知道,自己刚刚耍的这一通的威风,怕是早就已经,被大王后给看在眼中了。

    “请姑娘饶恕奴婢们吧,奴婢们不是有意要冒犯姑娘的!”

    可怜兮兮的宫娥们在求饶,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凄惨。

    林梦雅也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她又不可能真的对她们做些什么。

    眉心一皱,装作无比厌烦的模样,挥了挥手。

    “知错就好,不要以为你们可以负隅顽抗。有些事情,可不是你们不承认,就可以当做没放生过的。哼,只有下贱之人,才会做出这敢做不敢言的孬种之事。你们若还有些骨气在,定当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只敢躲在背后,算什么能耐。”

    林梦雅这些话,自然是不可能只是说这些小宫娥们的。

    耳朵里,传来了一些,打破东西的杂音。

    想必她刚才的这一番刻薄到了家的话,已经落到了那人的耳朵里,还让那人动了真气。

    看到目的达成,林梦雅拽得跟什么似的,昂着一颗脑袋,十分目中无人的从麟邱阁里,走了出去。

    刚出院门,林梦雅就松了一口气似的。

    这种颐指气使的工作,还真是不太适合她。

    “小姐,接下来的事情,您打算怎么做?”

    从麟邱阁出来,白苏就悄悄的跟了上来。

    压低了声音,只有两个人知道谈话的内容。

    “等,现在大王后一定恨我如眼中钉肉中刺,她想要对我动手,到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

    白苏点了点头,面上却是一切如常,半点都看不出来。

    两个人装作不经意的分手,白苏却是在片刻之后,又再次隐藏起了自己的行踪。

    林梦雅知道,大王后虽然可以暂时的忍耐静柔夫人,不去给她找麻烦。

    但自己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罢了。

    除掉自己,给她出这口恶气,对于大大王后来说,可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四处转悠着,林梦雅也在寻找合适的地点。

    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水潭边上。

    这里环境十分的幽静,虽然有水有亭子,但是却极少能看到有人过往。

    “唉,真的好热。真是的,什么差事都要我来做,真是烦死人了。”

    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林梦雅缓步往亭子里走去。

    这里周围凉风习习,确实是比别处都要舒适不少。

    靠在凉亭的椅子里,林梦雅闭目养神,好不悠闲自在。

    可她却完全没有发现,几道影子,已经跟了她一路。

    现在看到她如此的不设防之后,居然一起跟了上来。

    “唉,真舒服——你们是谁!放开我!”

    恰在此时,林梦雅睁开了眼睛。

    正好看到面前,多出来几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对她不怀好意的內侍。

    做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像模像样的叫了几声后,就被人给牢牢的抓住了手脚,嘴巴里,还塞上了一方手绢。

    “哼,那个贱人害得我成了这个样子!这小蹄子,居然也敢爬到我的头上。来人,把她给我扔下去!”

    阴毒无比怨恨与憎恶,让林梦雅把眼睛瞪得极大。

    浑身颤抖的看着那几个內侍身后,一脸怨毒的大王后。

    才短短的几天没见,大王后的容貌,竟然就再也没有半分的高贵优雅。

    取而代之的,则是苍白而扭曲的病态。

    林梦雅甚至怀疑,那个传说当中白雪公主的后妈,在被气疯了之后,是不是也是这种鬼样子。

    看着那双极尽疯狂的黑色眸子,如同毒蛇一般紧盯着自己的时候,林梦雅觉得一阵阵的胆寒。

    “娘娘,就这样把她扔下去么?”

    身旁的內侍有些不安,刚才大王后可是气疯了,所以不顾王上的禁令,强行换了宫娥的衣服,带着自己最后的忠心下属跑了进来。

    他们暗中跟了这个贺兰这个小贱人一路,还以为她会去王上的寝宫,让他们没有任何动手的机会。

    却不想,她居然作死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大王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惊恐不已的贺兰,伸出手来,狠狠的给了这个小贱人一巴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