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五章 解除催眠
    辛羽的语速超快,还不等林梦雅提出自己的疑惑,他的重瞳就闪烁了一下。

    仅仅是脑袋里迟缓了那么一瞬间,等到她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敏锐的感知到了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进来了第三个人。

    “好了,你送她回去吧。”

    再次恢复成了那般高深莫测的样子,辛羽从她的手里,拿过一叠信纸来,不经意的翻开了一遍后,轻声说道。

    一阵潮气袭来,林梦雅又听到了那道已经熟悉了的铃声。

    木讷的转过身子,果然是那个小宫娥。

    不过不知道她在外面站了多久,浑身早就已经湿透,活像是个刚从水里爬出来的女鬼。

    可宫娥浑然不在意,只是对着辛羽行了个礼后,摇着铃铛,带着林梦雅走了出去。

    大雨倾盆而下,林梦雅却只能勉强的睁着自己的眼睛,努力的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好让那个总是不经意的回头看她的宫娥,没有起什么疑心。

    今天的一切,都出于她的预料。

    辛羽竟然是朱云的人,而且还要协助她在这里找到某样东西。

    而且完颜景丝毫不在乎自己母亲的生死,安排的暗手,居然是慧夫人!

    更离奇的是,龙天昱那家伙,居然给自己弄了一个盛大的葬礼。

    天,难道他真的知道自己没死的事情么?

    一个个的疑团,纠结在她的心中。

    不过现在,林梦雅目前,面临着最大的烦恼是。

    辛羽那家伙,要跟完颜景说,自己已经解除了催眠。

    天知道以完颜景的心计,绝对是不会把自己这么个活证据留在世上的。

    一想到每天都要面对那个清冷到家的男人的杀人视线,林梦雅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又跳入了一场水深火热之中。

    唉,她在古代的生活,怎么总是这么的惊险刺激?

    幸好她有个强大心脏,不然,怕是吓也要吓死了的。

    一路这么胡思乱想的回到了凤羽苑,如果不是风雨实在是太大,就连她跟在那个小宫娥的后面,对方都看不清楚她的表情的话,怕是她早就露馅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林梦雅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赶在白苏回来之前,给两个人都准备好了干净的衣服,与预防风寒的丸药。

    窗户轻轻开合,一直在暗中跟着她的白苏也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多亏了风雨掩盖了白苏的声音跟气息,她才能极近的跟在林梦雅的身边,才能听到,在那个空院子里,辛羽跟她说的所有的话。

    “小姐放心,我会时时刻刻的贴身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

    白苏看着有些发愣的林梦雅,还以为她在担心这件事情。

    不过后者摇了摇头,却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我是在想,咱们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按照辛羽的说法,完颜景的目标,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烈云国而已。这个人野心勃勃,手段又十分厉害,咱们,真的能挡得住他么?”

    只有在遇到强大的敌人之后,她才能看到自己本身的不足来。

    眼光放得太短,早晚也只能落在触目可及的细小天地。

    但是,现在的林梦雅想要面对的,却是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对手。

    林梦雅并非是灰心,而是因为这巨大的落差,而有了片刻的恍然。

    “小姐,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其实以前有许多次,我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都曾经担心过,小姐,会不会力有不逮。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小姐都挺了过去,所以我们都对您充满了信心。我也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同以往,您没有那么的轻松。但是我觉得,小姐终究是小姐,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挡住您的脚步,不是么?”

    白苏一脸温和的笑意,所说的,也是她的真实所想。

    苦笑着摇了摇头,林梦雅虽然心里觉得有些压力倍增,但更多,是被别人信任着的责任感。

    就连她都不知道,原来她竟然是一个这么喜欢负责的人。

    还是说,因为在这里,有了她的牵绊,才让她从当初那个连生死都不在乎的孤儿。

    变成了现在,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毫不犹豫的去战斗的人了呢?

    这样的改变,她始料未及,也未曾觉察。

    可人生,不就是因为有着这些羁绊,才更加的精彩。

    “恩,我收到你的心意了。放心吧,总会有雨过天晴的这一天。早点休息吧,明天的事情也不会少。大王后才不会那么乖乖的听话,咱们跟夫人,怕是少不了要劳心劳力。”

    林梦雅从来都是一个面对强压,会反弹得更加厉害的人。

    刚刚还在长吁短叹的质疑自己,转过身来,就已经制定好了下一步的计划。

    完颜景的势力就像是沉在海面上的冰山,有可能很大一部分,还在暗中不为人所知。

    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得最大的成功,那么林梦雅,就必须要下猛料。

    她要玩火,至于是烧到完颜景,还是引火烧身,那就要看她自己的能耐了!

    一夜的暴雨过后,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得,让人从心里就忍不住的轻松。

    按照小玉之前传过来的消息,完颜景还得要再过几天,才能回到王宫里来。

    在此之前,她算是暂时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

    但是辛羽跟完颜景之间,一定是有联系的。

    那么她催眠已经解除的消息,很快的就会传到完颜景的耳朵里。

    在此之前,她必须找到一个机会,让催眠解除得顺顺利利。

    催眠能够自动解除的条件,要么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要么是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林梦雅再三的衡量,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至于方式方法,林梦雅相信,只要她往外面那么走一圈,一定会有人自动送上门来的。

    想要对付她的人,在这王宫里,可是不少。

    大王后的事情,让王上震怒,受到牵连的人并不少。

    所以这几日,夫人都宿在了王上的寝殿内。

    不过,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

    虽然人证物证聚在,但是大王后却打定了主意,死都不认账。

    即便是她被囚禁在麟邱阁里,终日里还是摆着她大王后的威风,不肯认罪伏法。

    何况她又是大殿下的生母,没有人真的敢把她怎么样。

    静柔夫人为了此事头疼不已,连带着王上,也没有什么好脾气。

    寝宫上下,都陷入了一片无声的哀嚎之中。

    就连小玉,都是眉头紧皱,颇有些拿这个耍无赖的大王后没办法的意思。

    “姐姐,大王后怎么如此的无赖,莫不是她真的以为,我母亲跟父上,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身边,小玉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抱怨到。

    林梦雅摸了摸他的头,嘴角的笑容,倒是没因为大王后的难缠,而有丝毫的改变。

    “怎么能没有办法呢?只不过是王上跟夫人,顾及到一些事情罢了。大王后的这件事情,我来办。”

    听到姐姐要亲自出手,小玉立刻露出了几分安心来。

    不过,一想到姐姐目前的身份,却是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袖口。

    “不成,母亲说了,姐姐最好还是躲在院子里,不要出去的好。算了,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吧。”

    在小玉的眼中,任何事情,都没有姐姐来的重要。

    何况他早就对那个大王后心存怨气,能亲手报复她一次,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场痛快。

    谁知道,林梦雅却抓住了他的手,轻柔的放回到了桌子上。

    辛羽的那件事情,林梦雅跟白苏约定好了,最好先不要告诉给小玉,不然对于他来说,反倒是更大的压力。

    只是林梦雅既然打定主意,要跟完颜景斗上一斗的话,太过低调,反倒是对她不利。

    所以,她有意强化自己的存在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大王后那里刷刷脸。

    毕竟大王后可是焦点人物,谁离她近一点,就自动的也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小玉,后宫的事情再重要,也不过是女人们之间的事情罢了。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这些儿女情长,你还是尽量少沾染。将来,姐姐定要给你寻一个厉害点的妻子,省得你在这些事情上,劳心劳力。”

    戏谑的看着小家伙的脸上,飞上了一抹恼羞成怒的红霞。

    林梦雅捂着嘴笑了笑,转而摸了摸小玉的头。

    男人不能太过计较后宫的事,就像是龙天宇跟王上,虽然都知道自己的女人会受委屈,但是他们能做的,是给女人们一个坚强的后盾,而并非是插手事情的本身。

    许多事情,男人们一旦掺和进来,就变了味道。

    何况,她可不想小玉,成为一个婆婆妈妈的人。

    “我不要什么妻子,我只要姐姐...跟母亲就够了!”

    小玉有些气恼的喃喃自语,林梦雅看着他这副样子,摇了摇头。

    不过马上,就又想起一件事来。

    “我跟夫人也不能陪你一辈子,不是么?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东方秀的姑娘?她大概跟你差不多的年纪,人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很活泼,而且她还有个叔叔,叫东方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