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原来如此
    “你在害怕?我想,应该不会吧。”

    重瞳男语气轻松,倒像是在跟老友叙旧。

    但林梦雅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表面维持沉默,心里,却是戒备着男人的所有行动。

    “至少现在,我们不是敌人。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辛羽,论起辈分来,应当是九王子的小舅舅。顺便说一声,我跟静柔夫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辛羽?尽管已经得知,他是辛家的人,但跟小玉和夫人的关系,林梦雅却是一无所知。

    想必是知道林梦雅此时的疑惑,辛羽勾起了唇角,颇为有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也难怪你不知道,我是一个被辛家抛弃的人。不,不光是我,还有很多被辛家抛弃,却又永远不能离开的人。我们这些人,就是辛家的影子。”

    语气温和平静,听起来就像是老友重逢一般的友善。

    但林梦雅却知道,此事,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不管是真还是假,目前,她可是落在辛羽的手上。

    所以,不管他说什么,自己还是姑且听之。

    “为什么不说话?还真是个疑心很重的女子,怪不得朱先生说了,想要获得你的信任,难上加难。唯有抬出他的名号,才能让林小姐,与我坦诚相待。”

    朱先生!林梦雅的眸子亮了亮,眼中的戒备,果然消除了一丝丝。

    辛羽看着有趣,又再度亮出了自己的诚意来。

    “朱先生说了,先前他的一个小童,承蒙您的照顾,如今过得很好。他很感激您,在离开大晋之前,还能为朱炎安排妥当。所以,先生才派我来协助你。”

    话说到这里,林梦雅对这个辛羽,已然没有了刚才的敌意,但戒备依然在。

    朱云这个人,越是了解,就越是觉得这个人极其的神秘。

    当初清狐从烛龙会逃脱的时候,就是这个人给他料理了后续的一系列的麻烦。

    林梦雅也旁敲侧击的,想要从清狐的嘴里,套出这个人的底细来。

    但清狐只是说朱云是他当年的旧友,在烛龙会里,还算是有些权利跟地位。

    至于其他的,那家伙也总是打马虎眼,多余的一句都不肯说。

    所以,当辛羽的嘴里,蹦出来朱云的名讳,林梦雅吃惊之余,却是也觉得有些理所应当。

    怕除了朱云之外,再没有人,能在烛龙会的咄咄逼人下,游刃有余的戏耍他们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林梦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在你们的情报网里,应该已经是个死人了,不是么?”

    看到林梦雅大方的承认,辛羽的笑容愈发的轻柔。

    要是她一下子就信了自己,他反倒觉得,这女人没有脑子呢。

    摇了摇头,辛羽仿佛早知道自己一定会接受她的盘问。

    “你那一招的确是高超,会里大部分的人,都被你糊弄了过去。但是,有件事情,我想你还不知道。你得到七毒圣草的全部过程,都在先生的预料之中。先生早就知道你不会死在那里,而且也算到了,九王子殿下,会去救你。所以,先生才让我在这里,恭候大驾。”

    听到自己的手段被人道破,林梦雅心头却是一凛。

    她从前从来不相信有人能未卜先知,但朱云处处都能占得先机,让林梦雅也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疑惑来。

    垂下一双眸子思考,不过才过了短短几分钟罢了。

    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双眼睛里,却又再次,恢复了清明。

    “那就多谢朱先生了,不过我想知道,你留在这里协助我,是协助我帮我我弟弟赢得王位,还是其他的事情呢?”

    谈笑之间,林梦雅竟然没有了猜测与怀疑。

    辛羽看向她的眼神里,不禁多了几分探究。

    “你,不好奇么?”

    “好奇什么?”

    这一下子,倒是给辛羽问住了。

    摇了摇头,语气里也有了些甘拜下风的意思。

    “就知道瞒不过你,朱先生说了,这世间,唯独你会懂他。如今看来,朱先生当真说的没错。”

    笑了笑,林梦雅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与辛羽多做纠缠。

    其实刚才,她真的以为朱云会未卜先知。

    但是,很快林梦雅就想起了一个人来。

    她上大学的时候,同寝室里的一个女孩子,特别喜欢福尔摩斯。

    甭管自己愿不愿意,还是陪着那个妹子,刷了好几遍长脸帅哥卷福演绎的探案神剧。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林梦雅对夏洛克能料事如神,很是不屑一顾。

    觉得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聪明的脑袋,但是后面的解析,又让这一切的事情,看起来合乎常理。

    而朱云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手里面,一定有十分强大且隐秘的情报网。

    再加上其本身就聪明且擅长剥丝抽茧,想要得知她尚在人间的消息,也未必是件难事。

    “也没什么可难推测的,只要他的情报网够强大,许多事情,就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我想知道,我没死的这件事情,还能瞒多久?”

    林梦雅尽管十分的小心谨慎,小玉去东夏国,且潜入烛龙会的事情,也几乎无人知道。

    但早晚有一天,真相会浮出水面。

    在这之前,她必须要做好自己计划的事情,否则,会功亏一篑。

    “本来,瞒不过半年。不过,就在前几天,一直秘不发丧的昱亲王居然为昱亲王妃,筹备了一场极为盛大的葬礼。甚至于,他在葬礼上,数度昏厥过去。葬礼之上,昱亲王妃的那几个亲信的侍女也来了。大家悲痛万分,让人闻者落泪,听者伤心。所以现在的昱亲王妃,已经是个死人了。”

    林梦雅眉头微蹙,辛羽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对,龙天昱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认定她已经死亡了的。

    除非——

    瞳孔紧缩,林梦雅在心头,暗叫了一声糟。

    “你的夫君好像是已经发现了你没死的事实,不过,不知道他出于何种目的,居然会为你举行一场隆重的葬礼。先生说,如果之前林小姐去世的消息,只能被人信五成的话,那么现在,也足有七八成了。”

    辛羽似乎很欣赏林梦雅眉心若蹙的样子,一抹戏谑划过那双诡异的眼。

    他喜欢聪明人,更喜欢戏耍他们,看他们烦恼的样子。

    可惜的是,朱先生那个人,太过厉害。

    任何人倒他的面前,都只有被戏耍的份儿。

    好在面前这个还算是聪明的女人,能够让他体会到这种难得的乐趣。

    “那就好,多谢你带来的这个消息。不过我想,你特意挑了这个时候来,应该不是仅仅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吧?”

    迟疑,没有持续太久。

    辛羽在心中大呼无聊,不过这乐趣也是因为难得,所以才更让他惦念。

    收起了笑容,他们的谈话声本就不大,如今更是因为外面的风雨,而被完全遮挡。

    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二人,能够完全得知谈话的内容。

    “好吧,其实朱先生让我来,是为了在这里找一样东西。而且这个东西,你比朱先生,更加需要。至于完颜景,你做的那些事情,他未必不知道。所以朱先生让我提醒你,完颜景的野心,不仅仅是一个烈云国。如果你想要斗倒他,就不能有任何的留手。这一次大王后的落败,其实他并不在乎。他在宫里真正的后手,是慧夫人。”

    信息量有点多,林梦雅反应了一会儿,方才捋顺。

    “你说过,你是来帮我的。我想知道,你如何帮我?”

    思考片刻,林梦雅才严肃的问道。

    辛羽收起了一直玩笑轻松的表情,那双重瞳,也注视着面前的女子。

    “我能帮你的地方十分有限,所以许多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来办。不管完颜景这边有任何的情况,我都会想办法,第一时间通知你。但能不能完全剪除大王子的羽翼,还要靠你们自己来做。等到时机成熟,我会帮你一起去寻找某样东西。在这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会害了你,也会完全打乱朱先生的布置。”

    说了半天,辛羽并不算是朱先生给她的外挂。

    好在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依靠别人的人,纵然知道辛羽除了能给自己传递消息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作用,也并没有觉得沮丧。

    “外面的那个宫娥,是你的人么?我还要不要,继续伪装下去?”

    辛羽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完颜景被支走,而且还下了这一场大雨的话。

    他跟林梦雅的坦诚相对,怕还是要多隔一段时间才行。

    “完颜景城府很深,他十分清楚,我们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所以他从来没有完全信任过我,不过是因为我的瞳术的关系,他才觉得我可用罢了。还有,辛家的事情,你尽量不要参与。辛家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就算是我,都不一定能完全知道辛家的底细。而且,辛家的辛黎有问题。别的我不知道,烈云国的王,不管轮到谁,都轮不到他。你记住这一点就好,其他的,现在还不宜告诉你太多。还有,我会告诉完颜景,你的催眠被解开了。但是关于这里的事情,你都不会记得了。他不一定会相信,所以很有可能,会暗中对你下手,你小心一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