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风雨欲来
    其实林梦雅的心里,也是有着疑惑在的。

    这一次,慧夫人未免撤得有些太及时果断了些。

    如果是这是慧夫人一贯的手段的话,林梦雅倒是觉得,慧夫人恐怕,就不会成为大王后的心腹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能够如此迅速的,放弃掉自己的靠山呢?

    不过这一次慧夫人既然躲出去了,想要回来,怕就难了。

    静柔夫人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心思跟手段,都不可同日而语。

    尤其是在处理大王后余党的态度上,夫人虽然没有赶尽杀绝,但是在她的主持下,却是已经被连根拔起。

    再想要兴风作浪,绝对不可能。

    而大王后倒了,慧夫人是最有可能,接手大王后的那些势力。

    所以,不管是她,亦或是夫人,在慧夫人的问题上,早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明哲保身与东山再起之间,可没有那么容易兼得。

    在这一场风波中,她跟静柔夫人,都有意的淡化她在这场风波里面的作用。

    好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大王后跟她的那群跟班的身上,对于她,却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关注。

    安安心心的在院子里,暂时当一个留守儿童。

    好在林梦雅不太喜欢吵闹的地方,安静且安全的凤羽苑,很适合她。

    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夫人自然是要留在王上的身边处理一些后续的事宜。

    凤羽苑里,只有小玉跟白苏,每日来往。

    不过小玉今天,却像是有些心神不宁。

    就连林梦雅把他手里的那本书抽出来,都浑然未觉。

    林梦雅觉得实在是有趣,随手在桌子上拿了一块他最讨厌的姜糕,塞入了他的手里,又把他的手,推到了嘴边。

    那小家伙竟然也咬了一口,好像是完全不知道,她给他吃了什么。

    看着一整块姜糕都进了他的嘴里,林梦雅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啊!姐姐,咳咳,这是什么?”

    将将回过神来的小玉,差点被嘴里的姜糕给噎死。

    好在林梦雅早就有准备,马上塞了他一杯温热的水,这才拯救了他悲惨的命运。

    不过,那骨子甜腻的姜味,却久久的在他的嘴里难以消散。

    完颜玉立刻明白,这是自家姐姐做的怪。

    说也说不得,责备也责备不得,只能老老实实的,咽下这口带着姜味的茶水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这样心神不宁的,难道说,我家小玉,有了心上人了?快跟姐姐说说,她是哪家的姑娘,长得好不好看?”

    在林梦雅的面前,小玉永远都是那副纯真可爱的少年人模样。

    脸上难得的飞上了一抹红,看向姐姐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无奈。

    谁家的姑娘,在他的眼里,都是比不得姐姐半分的。

    “没有,我只是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纰漏。大王后自从被幽禁到宫内,姚家却是一片平静。就连姚遵都被姚家的人给压制住了,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

    小玉的心思,也在不断的磨练下,越发的成熟细腻了。

    王上为了保护他的安全,给了他不少的力量。

    再加上有完颜烈的暗中帮忙,许多事情,已经可以做到完备。

    如今他能想到监视姚家,还能获得不少的一手消息,看来,这个学徒成长的不错。

    “恩,的确是有些不对劲。”

    林梦雅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小玉,眼神里带着几抹赞赏。

    转过头来,小玉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姐姐她...总是会这样看着自己,倒是有些怪怪的。

    “姐姐,你不要老是笑,这件事情,还得你来拿主意。”

    小玉有些急了,林梦雅依旧不慌不忙。

    只不过看向自家傻弟弟的眼神里,多了几丝认真。

    “有些事情,你也该自己拿主意了。小玉,姐姐不能总是替你做主。”

    其实最近的事情,林梦雅更多的是提点,而并非是发号施令。

    许多事,都是小玉在完颜烈的协助下,独立完成的。

    这是一个王者必然经历的过程,在她的羽翼之下,小玉是得不到真正的成长的。

    而她可不想做什么垂帘听政的老佛爷,至少在她能看到的情况下,让小玉放手去博。

    不管结果如何,她只要都可以替他收收尾就可以了。

    “可是,我——”

    小玉有些急切,还以为林梦雅是在跟他开玩笑。

    有些自豪的看着面前的俊美少年,即便是他的年纪尚幼,模样还带着少许少年的稚嫩与青涩。

    可就像是她跟王上夫人希望的那样,这个小小的少年,也许以后,会蜕变成为最优秀的君王。

    “这些日子以来,姐姐非常满意你的表现。所以,之后的事情,你也继续努力吧。”

    林梦雅温柔浅笑,他们联手扳倒了大王后,自然是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小玉乱中求胜,虽然千难万险,可对于他来说,这不仅仅是场历练。

    “姐姐,你是不要我了么?”

    雌雄莫辩的妖孽脸蛋,立刻露出了深深的悲伤神色。

    林梦雅看着难得撒娇的小玉,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傻瓜,姐姐怎么可能不要你呢?只不过是因为姐姐在王宫里,外面的事情鞭长莫及罢了。而且我过几天,可能就没有这么悠闲了。万一你找不到我的时候,耽误了大事,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小玉对她的依赖,让林梦雅既贴心又有些担忧。

    自从她把小玉给带回家,这小子多少对她有些雏鸟心态。

    忍不住在心头叹了口气,她是还是挺有红颜祸水的潜质。

    要不是她本就不喜欢权利跟争斗什么的,她还真能左右几个国家的政事。

    小玉面上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后,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

    不愧是王上跟夫人的血脉,骨子里,其实还是带着些争雄逐鹿的架基因在。

    “完颜景怕是已经知道了宫里的事情,如果姐姐你还要去面对他的话,怕是要小心一些。”

    林梦雅慎重的点了点头,今天她差不多就要去那个小院子里报告。

    这种间谍一般的生活,在完颜景没有被扳倒之前,估计还是要持续一段时间。

    “我知道,还有一件事,你千万记得。那个辛家的重瞳男,你在调查的时候,千万不要惊动。我不敢揣测,他是不是离开王宫了,但如果他没有离开,这个人,你必须要分外小心。”

    不是林梦雅的疑心病太重,而是因为这一次,他们虽然行动迅速,且有各方人员的配合。

    但就这样拿下大王后,却有些太过于简单。

    这种感觉,林梦雅之前遇到过,所以不得不格外的小心。

    因为在这场风波里面,他们遇到的阻力,仅仅是来自于姚遵。

    姚家跟完颜景的按兵不动,让她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看了看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林梦雅却是满腹的心事。

    完颜景跟姚家,到底在计划什么?

    合衣躺在床上,屋子里白苏跟林梦雅的呼吸声绵长而均匀。

    如果不是两双黑暗之中圆睁的眼睛,丝毫没有任何的困意,还真的会以为,她们已经陷入了甜梦之中。

    凤羽苑又是一片安静,空气飘荡着淡淡的甜香。

    这是上一次那个小宫娥送过来的花儿,散发出来的味道。

    林梦雅有意露出这样的破绽来,所以,不出意外,宫人们全部都中了招。

    尽管只是一个小宫娥,却让林梦雅无比的忌惮。

    能用这种手段,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放倒了整个院子里的人。

    想来,不知道还有多少,是她没有见识过的。

    ‘叮...叮...’

    清脆细微的铃声,在夜空里格外的清晰。

    林梦雅做了个手势,白苏也绷紧了身体。

    梦游般,从床上直挺挺的起身。打开门,让自己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

    今晚充满了危险而刺激的夜游,又要开始了。

    小宫娥依旧在路上等候着她,林梦雅低垂着头,完全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

    进了空荡荡的小院子,有些意外的没有看到任何人踪影。

    林梦雅独自一人站在这里,心头却爬上了些许,淡淡的不安感。

    乌云暂时遮住了圆月,空气里那闷热而潮湿的味道,让她很快的意识到,不久之后,可能会是一场倾盆大雨。

    只有一个人的宫苑,却泛起了令人战栗而不安的冷意。

    脚步声,终于在黑暗深处想起。与此同时,一道惊雷,也在瞬间划破了天际。

    ‘轰隆’一身巨响,林梦雅像是被惊醒了一般,浑身有那么一瞬间的战栗。

    一道不明以为的浅笑,让林梦雅如同雷击。

    “还在装?林姑娘,当初我听说你的事情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多聪明的人。现在看来,你不仅聪明,还很有胆识。但是,你莫不是以为,以你那生涩的演技,就能骗倒大殿下吧?”

    难以置信的抬起头,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撞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那双重瞳的眼睛,此刻看起来,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不出来是贬是扬,但有一点,林梦雅可以确定。

    面前的这个男人,从一开始,也许就已经识破了她的计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