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二章 幽禁宫苑
    搜宫进行得尤为顺利,大王后也不知道是猖狂得过了头,亦或是没来得及藏好。

    总之,毒药一下子就在大王后的寝宫,跟几个心腹宫人的房间里搜了出来。

    当內侍们把证据都拿到王上的面前之后,大王后立刻像是斗败了的公鸡,眼神晦暗无关,人也瘫坐在了地上。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即便是到了现在,大王后依旧死不认罪。

    王上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看她的时候,犹如在看一个死物。

    “不...就算是这些毒是我的。可我从未想过,要谋害王上。王上,你我夫妻三十载,我一直对你情深似海,可为何,你却独独喜欢那个贱人!”

    大王后的语气里,心酸与嫉妒交织。

    用了错误的方式爱错了人,她却是葬送了一辈子的幸福。

    林梦雅在心中,稍稍的觉得有些惋惜。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也不该成为大王后,在后宫为所欲为的借口。

    在搜宫之时,大王后的一些心腹,以及沅淑,都已经被人带了下去。

    有了沅淑的例子在,许多事情,也都被挖掘了出来。

    当他们的证词摆在王上的案头之时,大王后的恶行昭昭,早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王上只是翻看了一下,就气得把证词,摔在了他们兄妹二人的身边。

    “好一个大王后,好一个姚家大小姐。这么些年,你把朕的王宫,当成什么了!”

    即便是大王后,现在都是瑟瑟发抖的看着王上。

    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次知道害怕。

    姚遵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辛栾的视线,一直不紧不慢的盯着他。

    只要他敢乱说一句话,辛栾就立刻去姚家老爷子那里告状。

    顿时,姚遵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来人,褫夺姚璐的封号,关入麟邱阁,终身不得出。”

    大王后,不,现在只能说是姚家大小姐的结局,已经尘埃落定。

    林梦雅知道,以王上对她的厌恶程度,自然是巴不得直接赐死。

    但他总要顾及到姚家,以及完颜景,所以,才把大王后终身幽禁。

    “王上!不要!不要这样对我!哥哥,你求求王上,不要这样对我!王上,不要啊!”

    这一场阴谋,终究是以大王后的落败而告终。

    她凄厉到悲惨的呼声,却仅仅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看着妹妹被强行拖走,姚遵的脸上,心疼与暴怒的神色掺杂。

    在看向那个始终不动声色的王上后,一丝阴毒,爬上了他的眼睛。

    “姚遵,你可还有其他的事情?”

    哪怕是处理完大王后,王上还是一副冷漠到了极点,事不关己的模样。

    那姚遵却是强忍着,几乎就要炸开,去跟这些欺负了他妹妹的人拼命了。

    但是,有辛栾在,还有大巫医跟王上,他,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

    告罪一声后,就气呼呼的冲出了寝殿。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静柔夫人,此时也是一脸的疲惫。

    尽管跟大王后斗了那么久,可真当尘埃落定的时候,就连她,也觉得有些空荡荡的。

    “是。”

    随着宫人们,一起退出了王上的寝殿。

    林梦雅寻了个角落,偷偷的揉了揉已经跪疼了的膝盖。

    白苏就在她的身边,帮着她一起揉。

    一大早上就被宣过来,陈述完案情后,又跪着看了这一场戏。

    不知怎的,林梦雅觉得相当的无语。

    “小姐不高兴?”

    白苏最懂她的心思,所以,也最知道她的想法。

    轻轻的摇了摇头,其实她说不上什么高兴不高兴。

    只不过觉得,她真是变了许多。

    从前为了保护自己跟家人,才不得不与那些人争斗。

    如今,却是她主动的挑起了这滔天的巨浪。

    不知道,又要葬送多少条性命。

    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了装着高僧舍利的香囊,似乎有了这个东西后,她总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合时宜的悲天悯人。

    想要获得权利,就得与人厮杀,就会有流血牺牲。

    想要兵不血刃的就解决所有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了。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自己,这些在想些什么呢?

    “大王后是咎由自取,小姐不必忧心。其实这一次,如果不是宁秋私下探知,慧夫人给大王后出了这条毒计,只怕中招的,就是静柔夫人了。”

    白苏低声说道,这事,最开始的时候,是宁秋通过早操时间的八卦得知的。

    说是慧夫人最近有个远亲来王宫里探望她,而且,她还暗地里,带着这个远亲,去了大王后的宫中,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

    林梦雅留了个心眼,让小玉跟白苏,想尽办法去探知。

    这才知道,大王后竟然如此的恶毒,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夫人给除去。

    得知情况之后,林梦雅跟小玉商议,与其被动受难,不如主动出击。

    其实她们做了很多手准备,故意在麟邱阁人面前,露出了不少的破绽。

    沅淑下毒的功夫很巧妙,但天地间,谁又能在林梦雅的面前玩弄这些东西。

    只要是从她身边一过,身上有没有毒药,她就能探听得一清二楚。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在王上的面前发现,然后把大王后给扯进来了。

    整件事情,都是大王后咎由自取。

    但其实,她又有许多挽回的机会。

    如果她没有让沅淑去下药,如果下了药以后,她没有让人去除掉林梦雅。

    那么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可偏偏,大王后一步步的,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能有现在的结局,也不算是冤枉。

    “恩,我知道。后续的事情你帮小玉去处理好吧,那些人,还是放出宫去。我们留着他们,还有用。”

    其实,斩草应该除根。

    可大王后的根盘根错节,现在出去,怕是没那么简单。

    幽禁大王后,只是他们计划的其中一步。

    还有最重要的一部分,需要这些残兵败勇们去完成。

    “是,小姐放心就是。还有一件事,少主让我禀告小姐,大殿下的身边,果然有烛龙会的痕迹,而且,那个重瞳男也是出自辛家,同时,他也可能是烛龙会的一员。”

    林梦雅的眼中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芒,这些事情,她也只是姑且猜一猜,却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她给猜中了。

    “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我总觉得,完颜景没有那么简单。即便是姚家倒了,他也不一定真的会伤筋动骨。”

    要说林梦雅猜这件事,其实还是有些偶然的成分在。

    从前大家都认为,因为烈云国极度排外,所以烛龙会无法渗入。

    但林梦雅自打到了这里,就觉得有些言过其实。

    的确,在烈云国,各个家族的继承者们,是以血脉来延续蛊毒之类的东西。

    可这并不代表,烛龙会不能渗透进来。

    烛龙会盘根错节,且势力庞杂历史悠久。

    很难说,他们会不会花费时间,让这里其中的一支家族,成为他们的势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的确是没有烛龙会的替代,而是变成了其中一员。

    那天初见那个重瞳男的时候,不管是他用出来的诡异催眠术,亦或是他身上,那似有若无,与铜奴身上,有些相似的味道,都让林梦雅起了疑心。

    不得不说,只有烛龙会里的人,才会喜欢弄那些邪门歪道的玩意。

    却没有想到,原来那个重瞳男,真的是烛龙会的一员。

    可为何,那天自己却没有被认出来呢?

    上一次雪山之行,林梦雅已经知道了自己,现在已经是烛龙会里,炙手可热的目标。

    现在,有更多的疑惑,让她无法解答了。

    “我晓得,对了,夫人在咱们走的时候,让宁秋传了话来。说是这几天,小姐还是好好的在凤羽苑休息的好。”

    静柔夫人的意思,林梦雅自然知道。

    其实这件事,她本不应该自己掺和进来。

    虽然因为这件事情,凤羽苑已经戒严,不许那些人随意的出入。

    但是她可是假装中了催眠,每隔三天,就要去那个空荡荡的院落里报道一次。

    现在还不是戳破的时候,她得要继续装下去。

    因为这次的事情,怕是她去的时候,危险又要增加不少。

    凡事喜欢亲力亲为,有时也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现在,她觉得总是有把刀子,架在自己的头上。

    算一算时间,最迟明晚,那个铃铛声就会再度出现。

    她得想个法子,至少能让自己全身而退的。

    这一场风波,波及了不少的人。

    从王上的寝殿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是晌午了,直到了晚膳时刻,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牵连的人,已经快要达到了三位数。

    但有一个人,却置身事外,那就是大王后最厉害的跟班慧夫人。

    她倒是聪明,想必是怕东窗事发,找到自己的头上。

    从毒药的来源,到使用的方法,她都是让大王后亲自处理。

    即便是白苏他们暗中探听到,主意可能是她出的,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能拿她怎么样。

    且她前几天,以为大王后祈福为名,去了外王城的神巫庙找神巫祈福去了。

    这一下子,她倒是撇的干干净净,无辜的很。

    眸光流转,林梦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好像是意料之中的样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