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顺水推舟
    好说歹说,小玉才松开了一双手臂,但是他却非得要亲自确定姐姐安然无恙才放心。

    林梦雅实在是被缠得太厉害了,假装自己伤口又疼了,这才让小玉乖乖的坐在他的身边。

    “宫内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大王后这次决计逃脱不掉,你那边进展如何?”

    白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林梦雅的一个计谋罢了。

    但除了他们三个跟完颜烈之外,就连夫人跟王上,都是被蒙在鼓里。

    且为了效果的逼真,林梦雅还亲自上阵,上演了一出好戏。

    “都已经准备好了,完颜景暂时回不来。烈叔按照咱们的提示,很快就找到了几个纰漏的地方,现在,完颜景已经是焦头烂额。”

    小玉的眼神里,闪烁着幽光。

    这一次他跟着姐姐,也算是见识到了不少的事情。

    有些平静的表象,现在看起来虽然是古井无波,可一旦找到了关键的那一点,再平静的表象,也会被暗涛撕碎。

    现在,完颜景的粉饰太平被他的人,暗中拉开。

    一旦他处理不好,所谓的功劳,就会变成他的罪过。

    这一点上,烈叔教会了他许多。

    哪怕他都没有离开过王都,但却早就已经掌握了主动。

    “那就好,我估计明天,沅淑就会被带到王上的面前。白苏,你有没有安排人,暗中看着她们?”

    沅淑是大王后的陪嫁,深得她的信任。

    自从大王后醒过来以后,虽然身体无恙,但是她总是疑心身边有人要暗害她。

    所以,她的饮食起居,现在都由最得力的心腹们照顾,从不假于人手。

    大王后有个习惯,喜欢在每天晚膳之前,吃一盅雪梨燕窝养颜。

    沅淑每天都会在那个时候,从膳房里,给大王后端过来。

    林梦雅选择在那个时间出门,跟沅淑碰上,是必然的。

    “小姐放心,人我都已经安置好了,绝对不会让沅淑,有被处理掉的可能。”

    白苏点了点头,沅淑自从回去以后,她就派人盯着了。

    小姐在王上面前,说那香料盒子,只有沅淑碰过的事情,早就已经被大王后,安插在王上身边的眼线,传到了麟邱阁。

    大王后又惊又怒,生怕王上会真的相信小姐的话,才派了她身边,最得力的一条狗来除掉小姐。

    但可惜,她们早就预料到了。

    床上的被褥跟枕头,其实事先都是经过布置的。

    那个用来瞒过那个杀手的假人,就是用被子跟枕头做的。

    只不过小姐故意躲在床上,才暂时麻痹了杀手而已,让他误以为,杀的是小姐本人。

    现场,看到的唯有一片狼藉,谁也不会知道,这是一场早就有所预谋的算计。

    “那就好,我猜想现在她们一定是心急如焚。沅淑的消失不见,一定会让大王后慌乱。还有,那个花房的宫娥给我盯紧了,别让她坏事。”

    完颜景虽然眼下不在宫中,但他的暗线不少,这些人,不大可能会坐视不理。

    “好,姐姐放心。”

    屋子里的三个人早就已经达成了共识,一张无形的网,已经牢牢的掌控住了麟邱阁。

    不出林梦雅所料,第二天一早,她就被再次带到了王上的面前。

    内殿之内,林梦雅跪在地上,低眉顺眼的样子,倒像是十分的害怕。

    王上坐在首位,脸色不大好看。

    不过脸色最难看的,却是那位站在一旁的大王后。

    在王上的面前,她早就没有了嚣张的气焰。

    面无血色不说,人还有些极度的不安。

    站在那里,视线却是乱扫。

    看到林梦雅后,还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林梦雅就当看不到,只是头一直低垂着,努力的进入自己目前的角色。

    “启禀王上,香饵里的毒已经查明,是一种名为鹰曼蛇的蛇毒。毒素并不强烈,但如果掺杂在香料内长期用下来,人就会慢慢中毒,最后会变得疯癫,完全失去本性。且这种毒十分难得,一般人是察觉不到的。”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土黄色衣衫的小少年。

    林梦雅知道那是大巫医身边的弟子,而大巫医此刻也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却是双目微闭,面色沉静。

    仿佛这里的一切,与他无关。

    “姚璐,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这一次,却是王上亲自开口。

    尽管跟王上接触不多,但林梦雅也深知,王上从来不会轻易插手后宫之事的人。

    但这次的事情,却是触怒了王上。

    所以,他才会亲自审问此事。

    如今听了大巫医弟子的话,王上竟然直呼大王后的闺名,想必,也不会顾及什么夫妻情分了。

    “王上,臣妾是冤枉的!您千万不能听那些奸佞小人的话,臣妾自十五岁,就进府服侍您,这么些年来,臣妾虽然有些小错。但,但臣妾对您的心,却是日月可鉴啊!”

    大王后有些慌不择言,她忙着表达自己的真心,却忘记了,她所谓的那些奸佞小人,有些,却是连王上都不得不尊敬的存在。

    果然,离开了完颜景跟慧夫人的大王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包罢了。

    林梦雅的心头,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来。

    要是大王后知道,那个真正害了她的人是谁的话,想必一定会气得吐血身亡吧。

    “住口!”

    王上冷喝了一声,而那位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大巫医,此刻却是睁开了眼睛。

    淡然的看了一眼大王后,又再次合上。

    但所有人都知道,对于大王后的话,这位巫医大人,可能是有些不满了。

    “王上,臣妾真的没有做!没错,臣妾是不喜欢静柔。但是,臣妾却是绝对不会做任何,危害王上的事情。还请王上明察,还臣妾一个清白!”

    大王后声泪俱下,哭得好不可怜。

    可林梦雅却知道,这屋子里,谁都能原谅她,唯独王上跟静柔夫人,是要把她置于死地。

    当初,小玉呱呱坠地,大王后为了铲除异己,维护自己儿子的地位,就利用自家的势力,活生生的逼走了小玉,让他们母子分离了这么多年。

    况且,王上这种类型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这么多年,大王后生生的磨掉了他们之间,本就淡薄的情分。

    即便是没有静柔夫人,也会有其他的夫人,取代她的位置,让她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

    也许大王后对王上是有情的,但是这种建立在霸占与嫉妒之上的爱,早就已经被王上所厌弃了。

    何况,她的身后,还站在一个一直对王位虎视眈眈的姚家。

    “王上,臣妾也觉得,此事不是姐姐所为。也许真的是有人栽赃陷害,还请王上,早下决断。”

    温柔的声音,却让大王后的火气,往上飙涨了一截。

    大王后愤恨的瞪着自己的宿敌,心里早就认定了此事,是静柔夫人,为了除掉自己所做的陷阱罢了。

    刚想怒骂几句,却被身边的宫娥悄悄的拉了下来。

    现在,唯一肯给她说话的,居然是自己的敌人。

    不过在她的眼中,这不过是静柔夫人,在假仁假义罢了。

    “既然,你说不是你做的。朕让人去带沅淑,你就为何不把她交出来?”

    即便是有静柔夫人的劝慰,王上依旧是不肯轻易的饶恕。

    一句句,怼得大王后根本无力招架。

    “这...臣妾不知道那贱人跑去哪里了。也许,是畏罪潜逃了吧!王上,臣妾真的没有做,也许,这一切都是沅淑与别人串通好,来污蔑臣妾的。”

    大王后心里有些发虚,所以态度也不再如同之前那般的坚决。

    林梦雅冷笑了一声,其实大王后远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无辜。

    这个计划,原本就是一场顺水推舟的阴谋。

    如果不是他们反应的快,只怕夫人,会真的中招。

    “是么?那就让沅淑自己来说,来人,把她给朕带上来!”

    王上眯起了眼睛,看向大王后的眼神里,早已无情无义。

    大王后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看向王上的眼神里,也多了几抹惶恐。

    沅淑是她的亲信,这些年来,知道她不少事情。

    她原本是想要连夜处理到那小贱人的,却不想,遍寻整个王宫也找不到沅淑的踪影。

    却不想,沅淑竟然早就落到了王上的手中。

    从心里升起的深深的恐惧,让大王后的身子有些发软。

    但很快就压了下去,只要有姚家在,只要有景儿在,哪怕是王上,也轻易动她不得!

    她不能慌,只要咬紧了牙关,把一切都推在沅淑的身上,她,就如同以前一样,能够轻易的逃脱罪责。

    “王上...娘娘...”

    有些含糊不清的话,突然从身后传来。

    大王后转过头去,看到了浑身是血的沅淑,想必是已经被上过刑了。

    双手紧握,无视沅淑看向自己的求助的眼神。

    反倒是一脸嫌恶的,怒瞪着她。

    “好一个贱婢,本宫问你,你到底是拿了谁的好处,来污蔑本宫!”

    林梦雅同样是跪在地上,但此时此刻,她已经成为了配角。

    可没有一个人能猜到,这场席卷了整个王后,甚至于动摇了烈云国的滔天巨浪,居然是她,亲手掀起的。

    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里,眼里噙着一抹玩味。

    热闹,就要开始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