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杀人未遂
    除了她自己的脚步声之外,又有了另外的声音。

    林梦雅立刻奔到了门前,待看到外面有个陌生的身影后,却是立刻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小偏殿的外面,一个穿着藏青色衣衫的內侍,正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她。

    “你,就是凤羽苑的那个贺兰?”

    林梦雅心思微动,轻轻的点了点头。

    可身子,却是下意识的,往屋子里挪了一点。

    “那便是你了,姑娘,在王宫里,最怕的就是管不好你自己的那张嘴。所以,到了那边,就学会闭嘴吧。”

    內侍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邪气,林梦雅心头一跳,但面色却依旧沉静。

    “是谁派你来的!我告诉你,这里可是王上的寝宫,你...你就不怕惊动他人么?”

    林梦雅眼色微变,不断的往窗外看去。

    可这里却是寝宫最为偏僻的地方,别说是侍卫了,就连鸟都不来方便。

    “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的好,死在我手里的人不少,放心,绝不会让你太痛。”

    一道细微的银光,从那个內侍的手中划出。

    林梦雅立刻反应到,哪银光是一条极细的钢丝之类的东西。

    只要往她的脖子上一绕,立刻就能要了她的命!

    “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扯着脖子开喊,那內侍眼神微寒,一下子越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把她牢牢的困在了墙角。

    “不要,不要过来!”

    林梦雅跌坐在床上,可手边只有略有些潮湿的枕头被褥什么的。

    丝毫不能抵挡住內侍的逼近,她只能抱着被子,仓皇的缩在了墙角。

    黯淡的烛光下,女人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但內侍却是眼露凶光,看不出半分的怜惜。

    强行的把林梦雅拖到了床边,银光绕到了她雪白而脆弱的脖颈。

    用力的一拉,绷紧的银线,堪比利刃。

    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內侍还没等反应过来,外面,就传来了侍卫们的声响。

    “什么人!给我围起来!”

    一声冷喝,让刚才还狠毒无比的內侍,有些慌了手脚。

    不过他武功奇高,想要逃脱掉几个侍卫的追捕还不容易么?

    立刻松开了手中的银线,却不想那女人的头,居然先跌落到了脚边。

    不对!他根本就没有用那么大的力气,人头又怎么可能落地!

    而且,刚刚他抓人的时候,那女人,不仅没有挣扎,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反应过来了?不过,有点晚。”

    温婉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从他的身后响起。

    下意识的转头,看到门口,本应该死去的女人,却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冲着自己浅笑嫣然。

    “噗——”

    腹部觉得剧痛无比,內侍低头,只看到一柄长剑,从自己的肚子里穿膛而出。

    立刻,一股子异常的酥麻,从伤口扩散蔓延,直到他完全跌入了黑暗之中,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哐当”一声,以结束他人生命为任务的內侍,倒在了林梦雅的脚边。

    唇边携了抹冷笑,既然撞到了她的手中,那生死,可就由不得他了。

    “小姐,你没事吧?”

    纤细窈窕的身影,自昏暗中走了出来。

    白苏不放心的查看着自家小姐,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

    “我没事,倒是你,没被伤着吧?”

    屋子里很暗,所以她才能用出这偷天换日的把戏来。

    也是那內侍太过狂傲,所以才没有发现,床上她早就摆放好的人偶。

    而她也是在被人偶挡住后,立刻贴着墙边,悄无声息的走到了门边。

    “就凭他那点本事,还伤不到我。”

    白苏的眼睛,不屑一顾的看了看那个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家伙。

    敢杀她家小姐,万死都难消她心头之恨!

    “恩。”

    对于白苏的武功,林梦雅也是十分的有信心。

    恰好此时,外面的侍卫循声赶到。

    主仆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立刻做出了一副,吓死宝宝了的样子。

    等到侍卫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苏抱着林梦雅,细心的安慰。

    而林梦雅则是一脸的惊魂未定,小脸煞白不说,眼泪更是在眼眶里转悠着,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二位姑娘,这是——”

    侍卫虽然不认识这两个人,但他们却知道,小偏殿里,关着一位凤羽苑的宫娥,且身份十分重要。

    语气,不由得客气了不少。

    “这位大哥,奴婢是凤羽苑白苏。这位是贺兰姑娘,刚刚有人想要袭击她,被我恰好救了下来。人就在这里,还请你们立刻禀告王上,有人,意图对王上不轨!”

    侍卫们迅速的处理了一下状况,知道白苏说的是真的,尤其是在看到躺在地上,不明生死的那个內侍,心头大惊,立刻叫人去寝宫周围,保护王上跟夫人的安全。

    屋子里,暂时得了空闲的林梦雅与白苏对视一眼。

    后者立刻会意,以极快的速度,从地上捡起了那根银线。

    狠了狠心,绕了自己小姐细嫩的脖颈,略微用了些力气,就让她的皮肤,有了一道极细,却沁出了血珠儿的伤痕。

    脖子上传来一抹刺痛,林梦雅硬咬着唇,半点痛呼都没有发出来。

    两个人做完这一切,也只是用了极短的时间,所以当侍卫们再次折返回来的时候,丝毫不知道,林梦雅的脖子上,已经多出来一条新鲜的伤口了。

    “二位姑娘,青随我来。你们几个,把这个刺客一并带走!”

    威严的侍卫指挥着这里所有的人,林梦雅跟白苏,自然是乖乖听话。

    是以当她跟白苏,出现在王上跟夫人面前的时候,她脖子上的伤口,已经由刘王医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药物的刺痛感,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只是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她从前的那些良药,暂时都派不上什么用场。

    而且,一条小伤口而已,却换来了很不俗的效果,也算是值得了。

    “贺兰!怎么会这样?”

    寝殿内,夫人一脸的惊讶。

    在看到自己宫里的宫娥,居然受了伤,且花容惨白,一张脸上,也带了几分怒容。

    “回禀娘娘,奴婢本是偷偷探望贺兰姐姐,谁知道,竟然看到有人要杀她。若不是奴婢在场,只怕贺兰姐姐现在,已经成了无辜的亡魂。您看,她脖子上的伤,就是那个刺客弄伤的。这里可是王上的寝宫,那刺客,怕是要对王上不利。”

    白苏是完颜玉的亲卫,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

    而贺兰,也就是林梦雅跟那位小殿下的关系,王宫里也是穿得有鼻子有眼的。

    这一点上,再坐的也都清楚。

    所以,白苏出现在那里,倒是也合情合理。

    但更重要的是,到底是何人,敢在王上的寝宫,想要杀害贺兰。

    “好大的胆子!王上,前番是下毒,现在又是明目张胆的来杀人。到底,是何人想要对您不利!”

    事关王上,静柔夫人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一直坐在上位的王上,脸色也不再淡然。

    一双眼睛冷若冰霜的巡视了一周后,手中的茶碗,却是瞬间落地,摔了个粉碎。

    “给朕查!查出真凶,即刻仗杀!”

    “是!”

    侍卫们领命而去,林梦雅知道,王上是真的怒了。

    垂下了眸子,尽管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但眼神之中,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慌乱。

    药引跟药材都已经具备,接下来,就要看看这一剂猛药,如何在王宫之中,肆意的发酵了。

    因为受到了‘惊吓’,林梦雅跟白苏,被安排回到凤羽苑去休息。

    不过凤羽苑却加强了戒备,没人能再次潜入,对她图谋不轨了。

    偏殿内,白苏一脸自责的替林梦雅重新上了药。

    还是她自己的药用着舒服,冰凉感觉,丝毫没有刺痛。

    等到她重新系上一圈干净的棉布后,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

    估计,明天早上就会结痂。

    她的疗伤药,一直都好用得令人发指。

    “怎么了?我又不疼了,瞧你,怎么还像是要哭了似的。”

    轻声取笑着面前的傻姑娘,林梦雅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抱歉的。

    毕竟她知道,白苏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伤害自己。

    但为了更好的完成这个计划,她也只能委屈了白苏。

    “都是我没轻重,才让你受了伤。小姐,其实这事,我来就可以。您这样做,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其实在这个计划完成的时候,白苏也曾经自告奋勇的想要替她受伤。

    可林梦雅从各方面考虑,这个人选,唯有自己才是最适合的,才坚持一定要自己亲自上阵。

    “我就是知道,这事唯有你才能胜任,其他人,我可没有那个勇气,让他们在我的脖子上划上一道。行了,那小家伙来了,看看他那边情况如何。”

    开着玩笑,话音还没落,门就被人推开。

    随后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就狠狠的把她拥入怀中。

    “好了,我没事,不用担心。”

    林梦雅有些无奈的安慰着这双纤细手臂的主人,唉,看来她以后还是少亲自上阵了。

    不然的话,周围的这些人,早晚会让她吓得折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