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香饵有毒
    静柔夫人应该是休息得不好,所以脸色看起来分外的苍白。

    林梦雅配置的安神香她一向用得习惯,当下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默许了林梦雅去把香饵放入香炉之中。

    起身,走到了那两位面前的香炉,林梦雅打开盒子,随便拿了一颗放入了香炉之中。

    炙热的香炭,瞬间蒸腾出香饵清香怡人的味道来。

    让人的心中,升起丝丝缕缕的温暖。

    夫人渐渐舒缓了眉头,就连王上,也仿佛受到了影响,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紧绷。

    倒是林梦雅,却是眉心皱了皱。

    “夫人,这香不对劲!”

    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林梦雅脸色大变,低声喝到。

    立刻拿过了夫人面前的一只茶碗,完全熄灭了香炉里的炭火。

    “怎么了?”

    就连夫人都被这变故吓了一跳,不由得疑惑的看向了林梦雅。

    这丫头向来稳重,能让她如此,想必是出了什么大事。

    “请夫人,王上恕罪!这香饵奴婢嗅着有问题,为了两位的安全,还是来请王医来一同验看!宁秋,看好香料盒子,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林梦雅一脸的严肃,也让王上跟夫人,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静柔夫人看了看王上,在对方点头之后,方才派人去请在王宫里当值的王医。

    没一会儿的功夫,王医就匆匆赶来。

    此时,林梦雅正跪伏在地上,再也没动过香炉跟香料盒子。

    “老臣,叩见王上,不知王上急召老臣前来,可是身体有恙?”

    身为王医,他自然是要为了王族服务。

    但是这位王上从小练武,再加上身边能人不少,所以鲜少能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如今却这样急匆匆的叫了他来,的确是有些不同。

    “贺兰,人已经来了,你快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上不理这些小事,所以都是由静柔夫人开口。

    既然问道了自己的身上,林梦雅也不敢怠慢。

    “回禀娘娘,奴婢觉得,这香饵的香气有问题。好像,微微的多了一股子腥臭的味道。这香饵是奴婢亲手做的,绝对没有放这样的东西。所以奴婢想,是不是香饵,出了什么问题?虽然只是小事,但事关娘娘跟王上,奴婢不得不小心谨慎。”

    林梦雅说得极为诚恳,丝毫不因为这东西是她做的,而有任何的开脱之语。

    不过,她说的倒是实情。

    只要事关王上,任何小事偶也都成了大事。

    静柔夫人觉得她说的有礼,于是要求林梦雅与王医,一同验看。

    香炉里的香饵只烧了一小半而已,王医小心翼翼的把它取出来,放在手中,轻轻的嗅了嗅。

    轻松的表情,越发的凝重。

    林梦雅也有些惴惴不安,与王医对视一眼后,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了计较。

    “其他的香饵,可都在这里了?”

    “是,奴婢不敢擅自做主。已经命人细心看着,谁都不能动。”

    宁秋立刻把香料盒子送了过来,盒子在王上跟夫人的眼皮子底下,没有人有那个能耐跟胆量能动。

    王医掀开来查看,眉头越来越紧,最后,近似拧了一个死结。

    “这是怎么回事?刘王医,难道说,这香料有问题?”

    寝殿里的气氛极为严肃,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就连一直在看书的王上,都把目光,投在了刘王医跟林梦雅的身上。

    清冷的眼睛里,带了几分的不耐烦,看得刘王医,一阵阵的心惊胆战。

    “回...回禀夫人,这香料里,好像是被人掺杂了毒药!这毒药具体是什么,还得容老臣回去,细细的查验。不过此香是断然不能用的了。”

    居然有人,敢在香料里投毒!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子冷气,从后脊背直达了天灵盖。

    ‘啪’的一声,王上手中的书,被狠狠的扣在了桌子上。

    所有人都被吓得跪了下来,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查。”

    冰冷的声音暗藏杀机,如同一块冰,兜头盖下。

    首当其冲的人,自然是林梦雅。

    她却并未多为自己分辩一句,而是在叩了个头后,语气极为诚恳的看着王上跟夫人。

    “香料既然是奴婢亲手制作的话,无论是何原因被掺了毒进去,奴婢都有保管不利的罪责。还请夫人与王上,责罚奴婢。”

    林梦雅的主动认错,反倒是让夫人跟王上,没办法过重的处罚她了。

    况且,是她第一个指出香料是有问题的人。

    即便是王上这种严厉的人,也办法开口。

    “此事你的确是有责任在,先起来吧,你说这香是你亲手制作的,在来之前,你可发现什么异常?”

    林梦雅是第一个经手人,自然,如果有异常的话,也是她会察觉。

    低头想了想,才慢慢的说到。

    “香料是我配好,然后凤羽苑里的人制作的。刚刚熏干我就拿了来,对了,在走之前,我还跟制作的宫人们试了一些,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不知道为何,到了这里,却被人掺了毒。”

    如果从凤羽苑里拿出来的时候是没问题的,那么就说明,岔子是在路上出的。

    林梦雅又想了想,脸上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看了夫人跟王上一眼后,到嘴边的话,又被她被咽了下去。

    “想起什么了,你直说就是。”

    夫人哪里没看出他的欲言又止来,不过林梦雅怯生生的看着她之后,却是有些为难的开口。

    “这香除了咱们凤羽苑的人碰过,就是在路上,被一位叫做沅淑的宫女翻看过。其他的,便再也没有了。”

    沅淑这个名字,让静柔夫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因为她是大王后的陪嫁,又在王宫里有些势力,就连静柔夫人,刚入宫的那几年,都看了她不少的脸色。

    如今,好死不死的居然是她一头撞了进来。

    其中的事情,多少会让人产生不小的联想。

    “你这丫头,怎能乱说!”

    静柔夫人有些疾言厉色,她才因为大王后的关系,得了王上的一通贬斥。

    如今又跟大王后身边的人有了关系,自然是有些忌惮。

    可林梦雅却连连叩头,说自己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这下子事情有些难办了,静柔夫人不得不,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边的王上。

    “这事,全凭王上定夺。”

    寝殿内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林梦雅跪在地上,接受着王上目光的审视。

    后者眼神森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是眼神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林梦雅,又看向了那位刘王医。

    “请大巫医过来,朕要立刻知道,这毒,到底是什么。”

    有了王上的话,这事就算是有了定论。

    查是一定要严查下去的,而且这位大巫医,可是世代侍奉王族,又再公证不过之人。

    且他深谙毒理,天地间,没有一种毒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若是香料里的毒,是对王上跟夫人有害的。

    不管任何人,他都会追查到底。

    大巫医就是王族的守护神,宣他过来,就代表此事一定会被查得个水落石出。

    静柔夫人的脸色有些微微的担忧,不过视线落在了那只香料盒子上面后,又变得极为的坚决。

    下毒谋害她就罢了,居然还想对王上动手。

    此事,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就只能委屈你一下了。来人,把贺兰带到偏殿,没有本宫跟王上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探望。”

    “是,奴婢遵旨。”

    低垂着头,林梦雅从地上站了起来。

    顺从的跟随着內侍走出了寝殿,不过却是被带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偏殿内。

    里面除了一张床之外,就只有两张椅子跟一个桌子罢了。

    “贺兰姑娘,请吧。”

    能在王上身边服侍的,那都是人瑞。

    即便是林梦雅现在被关押,可那人依旧是客客气气,不见半点的怠慢。

    “有劳大人了,对了大人,那香料盒子事关重大,还请大人替贺兰好生看管。”

    內侍笑了笑,算是应了她的话。

    她所说所做,在外人的眼中,都是一个极力要洗脱自己罪名的无辜者的样子。

    即便是这几句话,也会被人传到王上的耳朵里。

    叹了一口气,林梦雅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了偏殿内,背对着窗子,似乎有千万件心事,压在了她的心头。

    敏锐的听觉,听到了脚步声的渐渐离开。

    昏暗中,原本垂头丧气的林梦雅,此时此刻,嘴角却是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事情,都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

    相信明天,这场大戏,会尤为精彩。

    那个沅淑,会成为她们扳倒大王后的关键证据。

    到时候,她倒是要看看,在王上的信任,与自己母亲的清白中,大殿下,到底会如何选择。

    小偏殿内,虽然没有凤羽苑的舒适自在。但好在清幽干净,一应东西都不缺少,她倒是过得甚为悠闲。

    从窗口,她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寝殿那边的情况。

    不久前,一群衣着有些怪异的人,往寝殿的方向去了。

    想必,应该是那位大巫医吧。

    此时夕阳西下,夜幕即将降临。

    林梦雅算了算时间,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在窗口可以看到的地方,不停的来回踱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