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 路遇宫娥
    好在等到她梳洗完毕以后,喧闹声已经散去。

    站在门口,明显看到今天来的人,似乎比每天少了许多。

    宁秋也是一脸的别扭,好像是有些无奈。

    “大王后那边,有消息了?”

    趁着宁秋过来洗脸的时间,林梦雅快速的何其交换情报。

    点了点头,小丫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可不是么,大王后那边发了好大的脾气,差点把整个麟邱阁给砸了。还骂了很难听的话,整个王宫里的人都听到了。也不想想,她能有今天,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宁秋自然是要向着自家夫人说话,毕竟夫人这些年受的苦楚,她桩桩件件都是看在眼里。

    不过林梦雅所担心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大王后该往外透出消息了吧?你叫人盯着点,别出什么差错。要是今天晚膳之前,消息还没有传到大王后的兄长耳朵里,你就找人去吹吹风。”

    棘手的是那位深不可测的大殿下,她们所用的伎俩并不高明,很容易被完颜景识破。

    万一他再反将一军,只会让事情更为麻烦。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天刚刚擦黑,宁秋就一脸担忧的回到了凤羽苑。

    她今天赶去王上的寝宫伺候了一整天,当然静柔夫人也在那里。

    林梦雅看着她的脸色,就知道事情,可能没有那么顺利。

    “消息没有传出去,对不对?”

    料事如神的林梦雅并没觉得有多意外,反倒是宁秋一脸的郁卒。

    “你说,这大王后怎么就突然调转了性子。非但没有告诉她兄长,反倒是到了王上的面前请罪。还说什么,以后要修身养性,再也不管后宫的事情。王上只能大加抚慰,还斥责了夫人。”

    最后这句话,宁秋说的无比的委屈。

    想来也是,王上从来都是护着夫人的,如今居然为了那个大王后,斥责夫人。

    虽然没有疾言厉色,但却是少有的。

    正在为夫人调制安神香的林梦雅,只是略略的顿了顿,随后继续鼓捣着桌子上的香料跟药草。

    “不是她转了性子,而是她身边的人教了她一招。你先去夫人身边伺候,一切有我。”

    宁秋心事重重,但看到贺兰这样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又觉得安心了一些。

    取了些东西,就又回到了夫人的身边。

    “小姐,大王子派过去的人,都已经被我们半路截杀了。只是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让大王子起疑。”

    白苏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林梦雅的身后。

    早在宁秋没有回来之前,她就已经让白苏,暗中去料理此事了。

    “起疑?他一定已经十分清楚这是夫人给他母亲设下的局,不然,他也不会派人去通知他的舅舅了。放心,这一局输赢还未定。以他的性格,送消息的人被杀了,也不过是件小事罢了。”

    这是第一次,她算是跟大王子间接交手。

    想要处处抢在大王子的面前,就要处处留心,步步谨慎。

    “查清楚大王子,之前出宫办的事情了么?”

    她派出去的人,不一定会把大王后受辱的消息直接传递给大王后的舅舅,但林梦雅已经安排他们,要以以讹传讹的方式,在那位大人的府邸里传播。

    这样的话,等传到正主儿的耳朵里的时候,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子了。

    但在那位大人没进宫闹腾以前,大王子都是有机会说服他的。

    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缠住完颜景,让他分身乏术。

    小玉这边的势力不能动用,否则很快就会被完颜景识破。

    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用之前,他出宫办的那件事。

    “已经打听清楚了,是因为蝗灾,让几个部落绝收。而且他们都是比较偏向于支持大王子的,所以王上才会让大王子去抚慰。”

    原来是赈灾,这就好办了。

    那些部落族人们,各个都彪悍得很,想要得到他们的信任跟支持很难。

    所以大王子,才会如此重视。

    “你告诉完颜烈,让他暗中煽动那些部落闹事。至于由头,就在赈灾款的发放,灾民的安置里找些文章出来。不需要闹得太大,只要声势够厉害即可。”

    白苏略有迟疑,在林梦雅询问的目光下,还是问出了口。

    “可是大王子治下严谨,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这么做,好像是有些不妥。”

    放下手中的香料,看来她真的要跟白苏这丫头好好的讲一课了。

    “大王子的确是个严于律己的人,但白苏,他从小生活在帝王之家,平民百姓的疾苦,他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林梦雅记得政治课上有句话,叫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如果大王子从小就生长在民间,那么老百姓所迫切需要的什么,他一定能理解,也会替他们想到。

    但据他的了解,大王子是锦衣玉食的在王宫里成长起来的。

    这样的人,不管他如何勤政爱民,终归不能完全的理解民众的疾苦。

    而天灾**之后,按照一般的救灾措施,朝廷会发放大量钱财,用来安置灾民跟灾后重建。

    这一点上,她之前跟龙天昱也是经历过的。

    这事,就容易有些人见钱眼开。

    如果被大王子查到,他自然严惩不贷。

    但敛财的手段有千千万,他一个显赫的大王子,如何得知?

    况且,通过这几次接触,她更知道大王子是个心机深沉,手段残忍之人。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到爱民如子?

    所以,林梦雅敢打包票,这一次的蝗灾,一定会有问题!

    “白苏受教了,我这就去,小姐放心。”

    林梦雅的话,也让白苏茅塞顿开。

    脸上紧绷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她终归还是喜欢在小姐的手底下做事。

    点了点头,白苏做事她也是放一百二十个心的。

    眼下新的安神香已经做好了,该是时候,给夫人送去了。

    黄昏时分,天边的日头似明非明。

    淡色的橘黄,让林梦雅一身艳丽的紫色格外的显眼。

    端着一直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锦盒走在路上,林梦雅小心翼翼的,生怕会弄撒了盒子里的香饵。

    不远处,几道袅娜的身影缓步移了过来。

    林梦雅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被人开口叫住。

    “站住,你是那一宫的宫娥,怎的这么不懂规矩。见到沅淑姐姐,也不知道过来请个安。”

    清朗的声音,带着稚嫩的盛气凌人。

    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哪个宫里刚进来服侍的小宫女。

    林梦雅低垂着头,不想惹上什么麻烦,立刻说道:

    “请沅淑姐姐恕罪,奴婢是凤羽苑的宫娥,正准备去给我家夫人送东西,没有看到沅淑姐姐,真是罪过。”

    “哦?凤羽苑的?”

    挑高的声音,明显的听出了怒意来。

    林梦雅也不敢抬头,反而后退了几步,瑟瑟发抖的不敢上前。

    “你怕我?不用拍,你家主子都那般厉害了,以后在王宫里,谁还敢跟你们凤羽苑的人起什么争执?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林梦雅握紧了手中的盒子,却是半晌都没有吭声。

    一旁的小宫娥等不及,劈手夺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打开,之后,却是一片惊讶之声。

    “好精致的香饵,咱们宫里都没有这样精致的香饵呢!”

    嫉妒的语气,让林梦雅格外的有些不安。

    她只听到有人似乎在翻检着那些香饵,清脆的碰撞声有些重,皱起了眉头。

    “沅淑姐姐,这香饵才刚刚烘烤,最是脆弱。请您的动作轻一些,不然,香饵会碎掉。”

    她做的是现代比较流行的塔香,其他的不用管,她只管配料,其他的自有人来完成。

    只是那香饵都是一颗颗的码在盒子里的,这下子,怕是要混乱了。

    “哼,啰嗦什么。沅淑姐姐想看便看罢了,小气巴拉的,跟你那主子一个模样!”

    小宫娥的伶牙俐齿,让林梦雅的脑袋垂得更深了。

    周围渐渐有其他宫娥经过,看到这一幕后,也不过是加紧了脚步,却无一个人敢为林梦雅出头的。

    终于,‘哗啦’的声音停了下来。

    林梦雅只听到‘啪’的一声,盒子被人再度紧紧的扣起。

    随后,一只小手又塞回了她的怀中。

    “给你!别到时候,又说我们麟邱阁的人多管闲事。还不快给你家主子送过去,我看着香饵清香得很,正好给你家主子静静心,让她以后,少来惹我家娘娘!”

    小宫娥丝毫不客气的说道,那位沅淑姐姐,也并未阻止,想必,这都是她们心底一直想要说的话吧。

    “是,奴婢遵命。”

    怯懦的抱着盒子,还闪开了那条路,让那些得意洋洋的宫娥们先过。

    待他们走后,林梦雅快步,走到了王上的寝殿。

    中间,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就连听到几个相熟的宫娥们的问好声,她都是心事重重的忽略了。

    待得内侍们通报一声后,林梦雅终于见到了寝宫之内的静柔夫人。

    恰好王上也在,俩个人的脸色不太好,气氛有些不对劲。

    “是贺兰啊,怎么了?”

    静柔夫人好不容易看到了自己的贴身侍女,自然是要问一声的。

    林梦雅立刻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是奴婢新给夫人制作的香饵,有精气凝神的功效,不知夫人,可否喜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