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六章 画像印记
    宫里有大殿下的人,这一点林梦雅丝毫不怀疑。

    但想要把他们都找出来,却是难如登天。

    不过,这个小宫娥露了面,她就一定会跟其他人联系。

    没有人能真正的不露任何的蛛丝马迹,只要顺着这一条线找,就一定能摸出不少的鱼儿来。

    不管是大鱼小鱼,总比无头苍蝇似的乱撞的好。

    平稳着呼吸,林梦雅尽量不让自己露出任何的慌乱来。

    好在不远处,就是上次她差一点被催眠的那个空院子。

    “人已经带到了,进去。”

    恭敬的声音,一如她主子般的冰冷。

    林梦雅听话的往院子里走去,这里,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破败不堪。

    她有些奇怪,这里虽然不引人注目,但白天的时候她曾经路过几次,好像并没有人在居住。

    为了不不打草惊蛇,她也在其他时间来过。

    但是有一点,让她颇为不解。

    这里离凤羽苑跟麟邱阁都不算是远,可为何会如此的幽静,就连一向谨慎的大殿下,都敢拿这里当接头的地点,可见这个院子,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应该都是没人会来的。

    这个王宫,秘密还真是不少。

    空空荡荡的宫室内,燃起了一只白烛,那光有些渗人。

    林梦雅的心头一紧,脚步却依旧沉稳的走到了宫室内。

    停住脚步,木然的看向了烛光笼罩下的那两道身影。

    重瞳男依旧笑得春风和煦,完颜景也是冷着一张脸,跟上次没有半分的区别。

    “东西呢?”

    重瞳男笑眯眯的看着她,不过眼神倒是透着一股子不屑来。

    想必自己在他的面前,只是个工具罢了。

    从袖口里拿出几张纸来,林梦雅双手呈上。

    凤羽苑里的事情,她自然是不能一五一十的都告诉给他们。

    但真假掺半还是有的,至少不像是宁秋跟她这样的近侍,是没有办法分辨出真假来。

    何况,她还写得有些颠三倒四,就像是在记流水账。

    为了蒙混过关,她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心意。

    重瞳男只看了一眼,就递给了完颜景。

    后者快速的扫过了几眼后,眼神依旧定定的盯着她,看得林梦雅的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她,不是露出了什么破绽来了吧?

    “今天静柔夫人,都去了哪里?”

    果然是这件事,林梦雅不由得加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去了贤南殿,又去了麟邱阁,晚上去了王上的寝殿。”

    林梦雅没有自作聪明的说些多余的答案,他问什么,自己就答什么,其他的话,一个字都不能多说。

    “她去看了辛栾?可跟辛栾说什么了?”

    完颜景的神色依旧冰冷,但重瞳男却有些紧张似的追问。

    “夫人跟辛栾打了声招呼,说了一些家常。”

    气氛有些冷,林梦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僵硬,但那两双眼睛,却是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

    尤其是重瞳男的那双眼睛,总是让她觉得妖异万分。

    完颜景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翻看着她送去的那两张纸。

    倒是重瞳男渐渐的紧紧的盯着她,眼神里,突然间变得有些奇怪。

    “把衣服脱了。”

    啥!?

    林梦雅差一点就控制不住破功,不是让她来当奸细的么?怎么又来劫色了?

    暗中咬了咬牙,林梦雅知道,如果违抗了重瞳男的命令,她的伪装就算是白费了。

    可如果重瞳男真的要对她那个啥啥的话,她就算是拼了命,也得反抗不是。

    “难得,你居然也会看上一个女人。”

    破天荒的,完颜景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还算是取笑的话。

    重瞳男却指着她的一张脸,有些兴奋的对完颜景说道。

    “你不觉得,她的这张脸,跟那个人给我们的画像很相似么?”

    画像?林梦雅不动声色的,手指与腰间的腰带纠缠。

    反正她穿了好几层,脱慢一点,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完颜景像是响起了什么,冰冷的视线,竟也粘在了她的身上。

    一瞬间,林梦雅继续跟腰带纠缠的手有些抖。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跟画像的确相似,脱了。”

    林梦雅觉得自己一定是抖了一下,完颜景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她今天,应该是在劫难逃了。

    脑中一面想着如何脱身,一面又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林梦雅有些悲哀的发现,这两个人的视线,似乎像是黏在了自己身上似的,半点都不转移。

    色狼,变态!

    暗骂了几句,最终她还是脱下了外面的一层纱衣。

    但等到她有些颤抖的解开最贴身的衣服的时候,完颜景却突然说道。

    “转过身去。”

    哈!还得转过身去,什么鬼爱好。

    不过转过身去,就等于她面对着门口,倒是好走脱。

    立刻照办,就在她的衣服从肩上滑落,而脚步也蓄势待发的准备冲出去的时候,一双大手,却抓住了她的衣服,并且强行,把衣服脱到了腰间。

    林梦雅在心中大骂,却没有想到,对方并没有对她怎样,只是撩开了她贴身的中衣,看了看腰间的位置。

    “没有标记,看来只不过是巧合罢了。”

    重瞳男的声音,带着不加掩饰的失望。

    “嗯,要真是那么好找的话,他就不会把画像遍发天下了。好了,穿上衣服,回到凤羽苑去。”

    完颜景好像是十分厌恶她这个样子,冷声命令以后,就不再管她。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发麻,她虽然是个现代人,这一次也没露什么,但她十分的讨厌完颜景跟重瞳男的态度。

    心中狠狠的给他们两个记上了一笔,以后,总有一天,她要彻底的清算。

    “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你回去后就会彻底忘掉。”

    又来了,那种忽近忽远的迷惑声音,强行命令着林梦雅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

    跟在那个花房里的小宫女回来的路上,林梦雅克制不住的狠狠诅咒着那俩个大变态。

    不过,她可没有忘了,她冒着风险得来的情报。

    有人在找一些与她相似的人,而且腰间还有什么印记。

    瞳孔微微紧缩,她记得自己的腰间,不是有着那个梅花的记号的么?

    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急切的心思,又像是那天一样,做完了整套的戏后,林梦雅这才回到了偏殿。

    窗子开合,白苏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看看,我腰间可还有什么印记没有?”

    脱下衣裳,林梦雅小声的吩咐着白苏。

    后者在她纤细雪白的腰间看了又看后,方才疑惑的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怎么了小姐?”

    没有?不可能,她明明记得之前,自己腰间是有那个梅花的烙印的。

    两位表哥曾经提起过,这个梅花的烙印是家族的证明。

    但是她身上的这一朵,却是母亲特有的。

    难道说,他们嘴里提到的画像,是找自己的么?

    不过很快,林梦雅就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如果画像真的是找她的,那么那俩个人应该不会只查看了她的腰间,就让她走了。

    他们只是说相似,而且还要靠腰间的印记来辨别,想来,画像上的人物跟她也不是十分的相似。

    这到底,有什么玄机在。

    “没事,大概是我多心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你?”

    这么多的疑问,像是一团乱麻般,纠结在林梦雅的心中。

    好在她知道,都会有找到答案的那一天,不必急于一时。

    那个小宫娥的武功应该不低,她怕白苏暴露了,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没事,只是在你后面远远的跟着罢了,旁人不会发现我的。对了,那个领着你出去的小宫娥,好像是花房的人。此人我功力绝不在我之下,而且很奇怪,我好像是感应不到她的内息。她应该是练过龟息功一类的功法,不然在白天,我也应该发现她的不同。”

    白苏跟她的感觉不谋而合,王宫里当然是藏龙卧虎,这一点她早就有所觉悟。

    但一个武功高手,居然就隐藏在花房内,做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林梦雅总觉得有些大材小用。

    难道完颜景的势力,都已经阔绰到这种程度了?

    无论如何,这个小宫娥,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你马上安排人,给我紧紧的盯住这个小宫娥。一定要顺藤摸瓜,找出些线索。还有,千万不能让她发现,以免打草惊蛇。”

    白苏点点头,身子掠开,就消失在了林梦雅的视线中。

    脑子里千头万绪,计划没有变化快,看来,她在路上与小玉商议的那个计划,得稍加做一下改变了。

    但有些事情,必须要做,而且,宜早不宜迟!

    做了一夜的噩梦,林梦雅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头。

    她比自己想象里,还要厌恶那俩个混蛋,所以昨晚的梦,都是她用各种刑罚,对那个变态报复。

    爽是爽了一点,但用脑过度的后果,就是脑筋有些不清楚。

    愣了片刻,她才意识到,外面喧闹的,好像是她前阵子组织起来的早操队伍。

    说起来,这个利用早操时间收集八卦的任务,她已经完全的交给了宁秋。

    那丫头倒是不负她所望,听八卦的时候,简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半点都不会落下。

    今天也不例外,只是这吵吵闹闹的声音,让她的头有些微微的胀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