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反击开始
    “姐姐,我宫里还有事,就不多打扰了。”

    全身而退,雍容华贵,在一群目瞪口呆中,骄傲的退场。

    这一幕,别说是大王后她们了,就连林梦雅,都看得一阵阵的惊讶。

    小绵羊突然成了霸气的母老虎,这剧情,还真是翻转得够快的。

    从麟邱阁出来,静柔夫人仿佛松了一口气。

    苦笑着看了林梦雅一眼后,身体就软了下去。

    “夫人!”

    林梦雅跟宁秋低呼一声,立刻上前扶住了静柔夫人。

    她这才发现,夫人的手心里,已然都是汗水了。

    “不碍事的,这么多年过去,我倒是当真忘了从前的事情。”

    笑了笑,林梦雅觉得对这位静柔夫人,她要重新审视了。

    从前只觉得夫人温柔敦厚,沉静内敛,不想,她也有这言辞犀利,咄咄逼人的一面。

    一行人匆匆的回了凤羽苑,林梦雅立刻跟宁秋跟一起,服侍夫人换上了便服。

    寝殿内,袅娜的檀香燃起,却再也不是当初,那浓烈到熏人的味道了。

    “夫人今天好威风,连奴婢都吓了一跳,您瞧到大王后娘娘的脸色了么?当真叫个精彩,夫人早该拿出些气度来,也省得被人欺辱。”

    宁秋雀跃的说道,她跟在静柔夫人的身边,这些年没少吃亏。

    如今夫人硬气起来,她也跟着有了些报仇雪恨的爽利。

    “不许乱说,今天的事情,按照大王后的性子,她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这些倒是不要紧,只怕她会来找你们的麻烦。贺兰也好,宁秋也罢,你们都是我最贴身的人,万万要小心,不得鲁莽。”

    静柔夫人自然知道,她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只是现在的情形,容不得她有半分的后悔。

    宁秋点了点头,又笑嘻嘻的去给夫人煮茶去了,屋子里只留下了林梦雅她们俩个。

    静柔夫人转过头来,看着始终疑惑不解的林梦雅,嘴角弯出了一抹笑意,招了招手,叫她过来。

    “可是觉得我,这事做得有些突然?”

    当初林梦雅就劝过夫人,不能如此的软弱。

    可夫人却是顾忌着当初的事情,一味的忍让。

    如今只不过是见了辛栾一次,回过头来,就像是一枚*似的,几句话就气得大王后炸裂,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是有些突然,不过却十分解气。大王后兴风作浪了那么久,也该夫人压制她一番了。”

    林梦雅笑着说道,她从来都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欺负的性子。

    当初在大晋,不管是皇帝亦或是皇后,谁惹了她,她必定狠狠的还击回去。

    所以她才担心,夫人这样忍耐过头的人,逆来顺受成了习惯就糟了。

    却不想,今日她终于见识到了夫人不输她的锋利爪牙。

    “从前,是我作茧自缚,总觉得对不起慧儿,才会一再的忍让,可结果呢?我差一点就失去了我唯一的儿子,又因为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楚。我欠她的,也早就该还清了。”

    理是这个理,但林梦雅总觉得,夫人好像还藏着一些话没说。

    不过她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追问。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夫人的下文。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些话,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还有一点,我希望只有我们两个能知道。”

    静柔夫人严肃的看向了林梦雅,美目之中,带着十分的认真。

    “夫人请说。”

    想要知悉秘密,就要有保守秘密的价值。

    她并非是好奇,不过是现在,她跟静柔夫人,跟小玉都是一条船上的,多知道些,也能多些对策。

    “当初我跟王上一起离开辛家的时候,是辛栾帮了我们。他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物,即便是大哥跟辛黎,也不是他的对手。曾经我脱离辛家之前,他对我说过,若有一天我们再见,就是十分危急紧要的关头,一定事关我夫君跟我孩儿的生死。前一次他来的时候,我也曾去看过他一次,却被他婉言谢绝了。可今天,他却见了我。”

    静柔夫人的神色有些沉重,林梦雅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刚一见面,眼神为何有些异常了。

    他们的交谈毫无目的,是因为本身他们的见面,就是在释放着一种危险的信号。

    怪不得,辛栾要再次回到王宫,也怪不得,夫人在见了他之后,脱胎换骨。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姐弟两个再见之时,就是最危急的时刻,而他们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要让大王后跟大王子那群人,乱了阵脚。

    宫外的事情,夫人无力改变,唯有宫内的事情,还能尽些心力。

    所以夫人才去了麟邱阁彻底惹怒了大王后,这倒是便利的法子,大王后那种人,最受不得这种屈辱。

    “夫人果然是好决断,只不过,以大王后在王宫里的威势,这下子,咱们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笑了笑,其实林梦雅并不把大王后的威吓放在眼中。

    真正可怕的人,是她今天晚上就要面对的那一个。

    “嗯,大王后出身世家,她一定会去跟她的兄长求助。他兄长那个人,性格独断专行,又十分的宠爱她这个唯一的妹妹。到时候,一定会去跟王上面前大闹一通。到时候,王上也就有了贬斥他的理由。他一倒了,支持大王子力量,就会少了一半。”

    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但林梦雅此时更加担心的是,大殿下的力量,绝对不是她们目前看到的这样。

    话到嘴边,却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夫人的这一招,也算是对她的计划有所帮助。

    万一她要是说了,静柔夫人再犯了瞻前顾后的毛病,可就白费了她的一番心思。

    “是,夫人英明。”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

    离她跟大王子约好的时间越来越近,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看来,今天晚上,她好像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虽然王上没有来,但还是让内侍,接了夫人过去。

    想必今夜,他们也是在商量着对策。

    林梦雅找了个理由留在了宫里驻守,偌大的偏殿,唯有她跟白苏两个。

    “小姐,不如我替你去吧。大殿下手段阴险,我怕你应付不来。”

    因为有着上次的事情,如今白苏可是寸步都不敢离开林梦雅的身边,生怕再让她一个人,去冒险。

    烛火摇动,映衬着林梦雅的眸光闪动。

    又细细的在纸上记好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今晚大殿下应该会逼问她白天夫人触怒大王后的事情。

    唉,真是难办。

    “不行,如果你去了,有可能会比我还危险。白苏你不仅不能离我太近,一旦被别人发现,你要立刻逃跑,不留一丝痕迹,明白了么?”

    林梦雅知道,白苏会为了自己拼命。

    但当下,唯有智取。

    大殿下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就连当初见到辛黎的时候,她都不会觉得如此的忌惮。

    那是一种,动物对危险的天然预知感。

    说不准,大殿下会是她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危险的人。

    她必须处处谨慎,方能周旋保全自己。

    “可是——”

    白苏眉头紧皱,眼底里都是担忧。

    林梦雅却挥手,制止了她要说出来的话。

    “听话,如果你想让我完完整整的回来,就按照我说的办。”

    重重的点了点头,尽管白苏的心里还是有着深深的担忧,但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也只能听从自家主子的命令。

    ‘铛铛——’

    清脆到细不可闻的铃铛声响起,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林梦雅过人的听力是绝对不会出错的,眼神一沉,来了。

    吹熄了烛火,在黑暗中,与白苏两两对视。

    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林梦雅这才揣起了密信,装作失了魂似的,踏出了偏殿的大门。

    铃声很细微,断断续续,好像是按照某种频率。

    不过对于林梦雅来说,分辨出来倒不是什么难事。

    周围有些安静的吓人,等到她踏出凤羽苑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宫苑内都是有上夜的人,为何直到她出来,都没听到任何响动?

    铃铛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急。

    终于,在小路的拐角处,一道小巧的声音,正手持着铃铛,等待着她的到来。

    “跟我走吧。”

    清冷的声音,可以分辨得出来,是个女孩子。

    林梦雅深一脚翘一脚的跟在她的身后,却发现那女孩即便是不用灯,也走得比她稳当多了。

    看来,是个练家子。

    夜风渐起,一股子幽然的花香,淡淡的窜入了林梦雅的鼻息之中。

    脑中的神农系统立刻反应了过来,难怪,院子里连个上夜的都没看到。

    原来是被股强烈的安眠花香所影响,人都陷入了甜梦之中。

    娇小玲珑的身影越发的熟悉,与白天看过的一个人,偶然间重合到了一起。

    果然是她!

    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做到把这股子花香,均匀的铺满整个凤羽苑。

    而偏偏,她的房间里没有。

    月上中天,一道银辉撒下。

    早就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林梦雅,隐隐约约的,透过月光,看到了那张古板的小脸蛋。

    花房里的那个小宫娥!她绝对不会认错,没想到,她竟然也是大殿下的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