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突然改变
    殿内只剩下了各自的心腹,静柔夫人假意偶然提及,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竖起耳朵,林梦雅乖巧的退到夫人的身边,当一个人肉背景板。

    “是,黎儿虽然年纪小,可到底是大哥的儿子。天资聪慧,我实在是比不上他。”

    辛栾夸赞起自己的侄儿来,语气倒是颇为真诚。

    “黎儿的天资是不差,只是心性未免有些浮躁。远远比不上你,若是大祭司之位落在了他的肩上,不知是福还是祸。”

    静柔夫人说完,两个人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辛栾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许多防备。

    “幸好阿姐你当初逃离了辛家,不然现在一定也如我一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阿姐,你既然放弃了辛家,那辛家的事情,你也尽量不要再参与。今日的辛家,早已不是当初那一个。若是可以,我也想像阿姐一样,脱离那个地方。”

    辛栾的话里,包含着许多的无奈。

    好似对夫人十分的羡慕,又带着些许的警告意味。

    “这个,我自然是清楚。当初我放弃了蛊女的位置,也就代表着辛家所有,已与我没有半分的牵连。只是,辛黎跟大哥的心思,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们这样野心勃勃,也许会葬送整个辛家。”

    有些激动,林梦雅挑起眸子看着那俩个人。

    静柔夫人极少有这样的情绪,一双眸子更是含着几分水光,看来,对辛家她也并非是全然无情。

    毕竟是生养自己的家族,夫人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平常。

    “唉,大哥跟黎儿的野心太大,不是你我能够说服。阿姐,这件事情,也只能靠王上跟玉儿了。”

    这是,拒绝合作的意思?

    林梦雅有些微微的惊讶,夫人今天来是什么意思,她很清楚。

    除了是来探望故人之外,更多的,不过是试探大祭司的立场。

    可这位大祭司,说话滴水不漏。怎么看都没有破绽,相信就连夫人,一时半刻也拿他没有办法。

    但林梦雅总觉得,辛栾不像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欲无求。

    从贤南殿里出来,静柔夫人一脸的沉重,一路上步履匆匆,满腹的心事。

    辛栾,这个传说中的辛家大祭司。

    她本以为辛栾是一个野心勃勃,又长袖善舞的枭雄的样子。

    却不想,是个儒雅敦厚,相当念旧情的这么个男人。

    尽管辛栾跟夫人的话,看样子是没有透露出丝毫有用的信息来。

    敏锐的林梦雅,却还是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辛栾跟辛黎的关系并不好,不过想来也是,辛栾现在的位置有些尴尬。

    他正值壮年,就有了一个优秀的继任者,自己辛苦那么多年的位置,却还是败给了主家出身的小孩子。

    还有,辛栾跟王上,绝对有关系。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她们刚刚进去的时候,贤南殿里,堆积的那么多书,根本就不是住在这里一天两天的人,会准备的样子。

    除非他本就打算在这里常住,不然的话,这些书可不是他们俩个人就能搬过来的。

    如果辛栾是跟其他人有关系,绝对不会住在王宫里。

    林梦雅更加确定了自己当初,猜测的某种可能。

    从沉思当中退出,却看到前面的静柔夫人停了下来。

    宁秋早就迎了上去,看了看路口,又看了看自家夫人。

    “夫人,您这是要,去麟邱阁么?”

    分岔的路口,一条通往凤羽苑,另外一条,正是通往麟邱阁的。

    大王后也好了这么些日子,按理来说,静柔夫人也该去看看大王后。

    但她们谁都清楚那位大王后的难缠,只安排夫人这次去,又要受到刁难了。

    垂下眸子,静柔夫人敛去了自己的神色,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她扬起头来,林梦雅却感觉到,此刻的夫人,好像是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去麟邱阁。”

    轻柔的嗓音带着几丝坚定,林梦雅虽然说不上夫人的改变具体是什么,但对比之前似乎面色更加的淡定与安然。

    奇怪了,不过就是去贤南殿里,见了辛栾一眼么,怎么夫人,会有这样的变化呢?

    “贺兰,你过来。”

    听到夫人点到自己的名字,林梦雅立刻赶到静柔夫人的身边,恭敬的垂手而立。

    “一会儿,你就跟在我的身边,随机应变,知道了么?”

    这是什么意思?林梦雅抬起头来,盯着静柔夫人的眼睛看了几秒钟后,方才点了点头。

    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就连林梦雅都觉得,这样的夫人,让人觉得莫名的心安。

    眼神里带着几许疑惑,不过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这一次去麟邱阁,她们,可能再也不会像是从前一样,任人欺负了。

    大王后的麟邱阁一如以前,雕梁画栋,热闹非凡。

    许是因为她大病初愈,不少从前就与她交好的嫔妃们,更是殷勤的往她的寝宫里送去各种补品。

    林梦雅她们到这里的时候,正赶上不知哪位嫔妃说了个笑话,惹得一寝殿的人,都笑得花枝乱颤。

    夫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再度带上了她惯有的轻柔浅笑,往门内去了。

    “可是我来的不巧了,不知道众位姐妹都在这里与大王后姐姐玩笑,姐姐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柔和的嗓音,听不出半点的针锋相对。

    林梦雅微侧了侧脸,看着面前的静柔夫人。

    她就说夫人好像是多了些什么,如今看来,是多了几分斗志吧。

    隐去嘴边的笑容,其实以静柔夫人的心智,想要斗败这些后宫的小虾米们,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只是她好奇不已,到底是怎么事情,会让夫人有如此大的改变?

    “哼,不请自来的人多了,也不缺妹妹你这一个。”

    床上,显然刚刚心情大好的大王后,在看到静柔夫人后,沉下了脸色。

    半点不客气的说了这么一句,气氛顿时冷场。

    不过夫人并没有像是从前一般,立刻请罪。

    反而是气定神闲的走到了大王后的面前,笑得一脸的和煦。

    “是了,既然不缺妹妹这一个,那我就打扰了。”

    周围的妃嫔们,都是见鬼一样的神色。

    看到静柔夫人自顾自的,就坐在了离大王后最近的地方,她们一时半刻,还没有接受这种改变。

    “你来做什么?”

    大王后也跟那些人一样,居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疑惑的问了一声。

    “臣妾来,自然是想要看看姐姐的病好没好。姐姐这次可是吓坏妹妹了,虽然宫里的事情是不少,但姐姐还是要保重贵体。以后,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麻烦大王后娘娘,明白了么?”

    最后的一句话,是说给那些宫人们听的。

    多年以来,后宫名义上,都是由静柔夫人掌管。

    但大王后仗着自己的身份,许多事情都要硬插一脚。

    夫人没办法计较,也只能任由她去了。

    可如今,静柔夫人柔中带刺的一句话,就让那些依附于大王后的宫人们,觉得内心有些不安。

    今天这静柔夫人,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怎敢如此对待大王后娘娘?

    “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躺在床上,上一刻还柔弱无比的大王后,现如今勃然大怒。

    一双美目瞪着溜圆,仿佛要吃了静柔夫人似的。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却无人敢动。

    因为静柔夫人站起身来,那双向来柔和的眼睛,不过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里面的威吓,就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宫人们,停住了脚步。

    “姐姐这是在说什么呢?论阶品,本宫是正一品的贵夫人,姐姐是何阶品?况且王上早有圣旨,要让我掌管后宫诸事,姐姐心善,不忍妹妹劳心劳力,所以才替妹妹料理事物。不想,居然累病了。以后,妹妹凡事定然会亲力亲为,不让姐姐操心,好好养病才是正途。”

    这下子,不仅仅是大王后被气得够呛,就连林梦雅都是一脸的惊讶。

    她从前总以为静柔夫人是那种温柔可人型的,没想到,说起话来,句句如刀,刀刀要人命啊!

    寝殿内的所有人,都呈呆滞状。

    大家都傻了,谁也没有想到,向来连半句都不敢顶撞的静柔夫人,说起狠话来,居然会这么直戳大王后的心窝子。

    不知为何,所有人都不敢反驳。

    仿佛那站在床边,一脸温柔的女子,才是后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姐姐,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多吃一些人参燕窝来养一养,免得,再让大家操心。尤其是,那些被你连累的祭司。”

    ‘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这件事情目前可是大王后最忌讳的。

    昨天就因为有个宫娥传这样的闲话,被大王后逮到,立刻就被带出去打了个半死。

    如今,静柔夫人却半点没有犹豫的就讲了出来,果真是要彻底翻了脸了。

    “你们好生伺候着娘娘,有什么缺的,尽管去本宫这里拿。”

    霸气而淡定,仿佛她才是这宫里的女主人。

    所有人都只有低头听话的份儿,眼神扫视了一周,谁都没有落在她的眼里,可每个人却像是都被那双淡然的眼睛,扫过一遍似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