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辛家姐弟
    王宫内外,因为大祭司的再次到来,到底也有了一番不同。

    小玉每天早出晚归,据说是跟在王上的身份,追查截杀祭司们的‘真凶’。

    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真凶’怕是要下辈子才能追查出来的。

    视线转回桌子上,写得密密麻麻的所谓情报。

    嘴角挑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来,原来,那些富贵权势,不过都是建立在一个个谎言之上的。

    谎言若是关系到家国天下,就变成了权谋。

    最优秀的政治家,亦是最厉害的说谎者。

    看穿了,也不过如此。

    “你在这里呀,贺兰姐姐,夫人请你过去呢!”

    宁秋对于贺兰,除了亲近之外,还有些敬畏。

    但她每时每刻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份,除了对夫人效忠之外,她没有别的出路。

    不是没有人来刻意的拉拢她,但宁秋年纪小,心却是通透。

    今天她会背叛夫人,明天她就会为了同样的理由,背叛新主人。

    而这种人,则是会死的最惨。

    “好,我马上就去。”

    声音轻柔,隐去了复杂的笑意,剩下的就是让人忍不住亲近的如沐春风。

    林梦雅随手收起桌子上的假情报,随着宁秋一起,往凤羽苑内的寝殿走去。

    “宁秋,咱们宫里,是不是来了新人?”

    不经意的扫到了墙角的角落里,一道略有些眼生的身影,撞入眼帘。

    因为有神农系统在,凤羽苑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第一时间,被她识别。

    尽管身影并不起眼,可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被她给辨别了出来。

    宁秋看着突然停下的贺兰,眼神有些微微的疑惑。

    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过去,思考了片刻,她恍然大悟的说道。

    “她不算是咱们院子里的人,那人是花房里的小宫娥,每隔半个月都会来咱们这里送些时新的花草。这些本应该是隔天一换的,只不过夫人觉得麻烦,所以才叫他们半个月来一次。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林梦雅转过头来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宫娥手里抱着花草,的确像是花房里的人。

    但敏锐的听觉,让她刚刚,识别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铃铛声。

    要是她没听错的话,这铃铛,应该是前些日子,重瞳男给大殿下的那一个。

    果然,大祭司的到来,也让那个人,沉不住气了么?

    “走吧,别让夫人等太久。”

    看来,今天晚上,她又去要冒险了。

    但愿那俩个大变态,不会再像是上次那样,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

    寝殿一如既往透着高雅华贵,只是屋子里的檀香,照比昨天,好像是浓重了一些。

    屋子里,那些伺候静柔夫人的宫娥,在二人到来后,自动的退了下去。

    谁都知道,宁秋跟贺兰是夫人的心腹,只要有她们俩个在,外人是不用进去伺候的。

    何况今天,一大早就愁眉不展的夫人,的确像是有什么烦心事。

    “你来了。”

    美眸不过是转过来看来林梦雅一眼后,就继续投在了手上的佛经之上。

    点了点头,林梦雅跟宁秋,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侍奉着这位柔美的夫人。

    默念着佛经,直到最后一个音节消失,夫人才放下了经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辛栾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当初截杀祭司的事情,夫人也是知情的。

    想必能让她如此烦忧的,应该是那位大祭司的再次到来吧。

    “嗯,大祭司已经回到了王宫,王上还特意拍了不少人去保护他,相信,不会有人再敢对他不利了。”

    这一次的截杀,不管取得什么样的后果,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后续动作。

    其实私心里,林梦雅还是希望能让这位大祭司活着回去。

    毕竟,比起辛黎那个变态,这位有野心有手段的大祭司,至少还是个正常人。

    有他在,想必辛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你随我去看看他吧。”

    今天的夫人话格外的少一些,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噙着一抹略有些复杂的情绪。

    林梦雅倒是能略微的理解夫人的这种心情,毕竟,她当初等于是从辛家逃走的。

    这种近似于近乡情怯的感情,怕不是旁人能够理解。

    王宫依旧热闹非凡,只不过静柔夫人这阵子越发的低调,所以并未遇到什么明目张胆的挑衅。

    相反,因为大王后曾经跟几位祭司们起了冲突,后来又有那样的流言,隐隐约约的,宫人们渐渐有些一些细微的改变。

    能在王宫里生活,必须要有一顶一的观察里。

    既然宫里的风向有了改变,他们也必须随之改变。

    一路上走来,几乎所有人都对夫人毕恭毕敬。

    而且有几个,当初跟在她们各自的主人身后,对夫人不屑一顾的宫人们,眼里也渐渐的有了巴结讨好的意思。

    林梦雅明白得很,这些人都不是傻子,知道以后这宫里,大王后一定会渐渐失势。

    哪怕以后她的儿子登上了王位,那些爱记仇的部落首领们,也不会忘记这一场祭司们的惨死。

    人心这种东西,虽然难以掌握,却容易煽动。

    现在,她派出去的人,已经把宫里的那些消息,都传到了部落内。

    她会让大王后,永远不能翻身。

    几个人走走停停,不久就到了大祭司入住的贤南殿。

    夫人有些激动,眸子涌起了几分水汽。

    林梦雅倒是有些好奇,辛家的人对于夫人来说,不应该都是痛苦的回忆么,怎么会——

    “阿姐!我终于见到你了!”

    贤南殿内,一道略有些疲惫的低沉嗓音,忽然间出现。

    随后,一道穿着白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大步的走到了她们的面前,毫不避忌的,揽住了夫人的纤腰。

    “咱们都多少年没见了,阿姐你还是这么漂亮。”

    熟稔的语气,让林梦雅有些微微的意外。

    当时夫人的语气,不是跟他不太熟悉么?

    怎么现在,两个人倒像是亲姐弟一般。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不怕让人笑话。”

    夫人皱了一早上的眉头,此刻终于化解开来。

    温和的看着面前,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堂弟,语气也松缓了许多。

    林梦雅可以明确的看到,这俩个人刚刚的眼神,好像是在交换些什么东西。

    等她想要进一步探究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神,又恢复了正常。

    咦,奇怪!

    “是我一时激动了,阿姐快请进。听说我那小外甥回来了,前些日子没看到,你可带来了?”

    尽管放开了静柔夫人,可辛栾依旧是亲热的拉着夫人的衣袖。

    林梦雅这才有机会打量着面前这位,传说中以分家家主,爬到大祭司位置的男人。

    五官,只能算是普通。

    说实话,她见到的辛家的人,不管是辛黎,还是夫人,亦或是小玉,外貌都有些妖孽般的精致。

    但是这位大祭司,别说风度翩翩了,相貌上来看,只能算是中游偏下。

    人不可貌相,这一点林梦雅还是懂得的。

    虽然大祭司不算是英俊,可那平淡的五官却会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眸子精光内敛,让人看不出他的深浅,若想要往深里谈一谈,却发现犹如铜墙铁壁,让人找不到任何弱点。

    而且他跟夫人谈笑间,丝毫看不出任何上位者的威势,偏偏又让人轻视他不得。

    小玉的这个舅舅,是个了不得的人呢。

    随着二人一起走入了贤南殿,里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

    只不过,书案上,还摊着几本大部头,看来,在他们来之前,辛栾应该是在看书。

    林梦雅不留痕迹的打量着周围,发现这里除了书之外,看不到任何的装饰品。

    而且大殿内,只有一个穿着青衣的小童伺候,连一个宫娥都没有。

    想来,这位大祭司也是省事到了极点。

    “我没带玉儿过来,这孩子每天都跟着他父上去查袭击你的那些人。对了,你没有受伤么?”

    夫人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询问之中,就带了几分担忧。

    辛栾立刻摇了摇头,爽朗的样子,仿佛丝毫不把那次截杀放在眼里。

    “当然没有,我不过是个不重要的角色,人家也不会杀我。只是要在宫里叨扰一阵子,还请阿姐不要嫌弃我。”

    状似不经意的话,却让林梦雅暗中挑起了眉头。

    只打了一个照面,可她对这位辛栾大祭司,却有了一个浅淡的了解。

    连屋子里都清爽成了这个样子,除了说明辛栾不注重享受之外,还能说明一件事。

    这人,谨慎得很。

    可他的话,却明显的是话里有话。

    静柔夫人愣了愣,但却是飞快的反应了过来。

    美眸依旧柔和,看不出半点破绽。

    与辛栾也不再讨论截杀的事情,姐弟两个,开始热切的叙旧。

    听着辛家姐弟的陈年往事,殿内也只留了她跟宁秋,还有那个青衣的小童伺候。

    两个人好像是十分的默契,故意的不提任何关键性的事情,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可惜。

    本来,这可能是一个了解夫人过往的大好时机。

    可谁知道这两个人竟然滴水不漏,果然是辛家的人,个顶个的都这么难搞。

    “我听说,黎儿已经成了下一任的大祭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