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截杀祭司
    小玉是绝对不会伤害林梦雅,为了雅儿,小玉亦是能放弃一切。

    且龙骨能治好雅儿的事情,又是小玉亲口所讲。

    该死!他当时急火攻心,竟然漏掉了许多可疑的细节。

    心头狂喜渐生,但更多的,却是对这件事情的不可确定。

    如果小玉真的暗中带走了雅儿的身体,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龙骨不能让雅儿死而复生,小玉是骗他,趁他走之后,把雅儿埋葬。

    至于第二种...

    龙天昱的手有些激动的颤抖,雅儿也许又活过来了!

    听得龙天昱的话,侯月天亦是疾步走出屋子,去召唤手下。

    询问了半天,才回到屋子里,与龙天昱共享消息。

    “我的人没有看到一个灰白头发的少年从上面下来过,这个人,究竟是谁?”

    龙天昱的心里,更加坐实了小玉的嫌疑。

    良久,才把激动的心情,勉强的压回了心底。

    “那是我妻弟,不过可能是出了些意外,发生了一些变数。”

    事情究竟如何,看来必须要找林中玉才能问个清楚了。

    好在林中玉是在烈云,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抿紧的薄唇,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有了些许的波动。

    雅儿...他的雅儿...

    如果她真的还活着,那么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让她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让自己白白耗费的思念,究竟有多难过。

    “慢着,如果小丫头真的没死。那她为何会如此,你们可曾想过?”

    三个人里,最了解林梦雅的所想的,永远都是清狐。

    得知丫头可能没死,清狐心中的激动也难以名状。

    但是他更知道丫头的苦恼,所以,才立即想到了某种可能。

    其他的俩个人都看向了清狐,尤其是龙天昱,现在他满心所想,都是想要立刻冲到烈云,去逼问林中玉,雅儿的下落。

    无奈的轻叹一声,清狐白了瞎激动的龙天昱一眼。

    “依我看,这里还是一切如常。如果想要帮到她的话,不如你回去,宣布她的死讯,为她举行一场葬礼吧。”

    龙天昱疑惑至极,不过他却是个聪明人。

    这些日子侯月天的确是帮了他们不少的忙,但有些事情,他还是不能跟侯月天交代底细。

    “如此倒不是什么麻烦事,龙兄跟林兄,你们尽管吩咐便是。林姑娘对我有大恩,这件事,只当是我报答姑娘了。”

    侯月天如此慧智,哪里会不懂得面前这两个人的顾虑。

    俊脸上露出了一丝宽厚的笑容,哪怕他的身份,早就已经被龙天昱识破,可他还是愿意在林梦雅的面前,只被当成那个普通的侯月天。

    “此事,就麻烦夏侯兄了。”

    龙天昱冰冷的脸,现在终于稍稍的有了缓解的迹象。

    原来面前这位夏侯月天,也就是东夏国那位新任的皇帝。

    夏侯月天能稳住摇摇欲坠的东夏国,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只是此人颇为重情重义,雅儿算是间接的医好了他母亲的病,夏侯月天便要报恩。

    此事,也算是名正言顺。

    “不妨事,我宫内还有事,就不留了。”

    得知林梦雅可能没死,连夏侯月天,也有些雀跃。

    他是十分的喜爱那个聪明的姑娘,但欣赏的成分多一些。

    并非是那种缠绵悱恻的男女之情,更偏向是知己。

    抱拳跟那俩个人道别,他知道,有些事情,他能参与。

    而有些事情,自己更适合一无所知。

    “主上。”

    刚出门,就有属下迎来,恭敬的等待着他的命令。

    “一切照旧,今天所有的异常,不要传出任何风声。”

    眸光闪过一丝精光,林梦雅的身份,并不如他了解的那般简单。

    既然如此,不如就彻底的让世人以为,她已经过世了吧。

    “是。”

    屋内,龙天昱一脸复杂。

    站在那里,如同一尊石雕。

    清狐站在门口,就这样看着他,半晌,方才叹了一口气。

    “别乱猜,她对你的真心,你应该能感受到。只是,她所承担的,也并不比你的少。希望你不要怨她,至少在亲眼见到她以前,不要做出任何,会让你们俩个后悔的事情。”

    无奈的勾起唇角,清狐太清楚这两个人的过往。

    龙天昱为了她可以抛弃一切,丫头亦也可以为了他倾尽所有。

    只是,有些事情,远非他们现在的能力所及。

    如果丫头真的是诈死,倒也是有情可原。

    “为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跟她一起承担?”

    最初的激动过后,龙天昱的心中,却是涌起了对她的怨气。

    他对她如何,难道她当真不明白?

    被人辜负、误解而挫伤的自尊,成为了心里如刀割般的痛楚。

    可他更加悲凉的发现,越是怨恨着林梦雅,却又更加清晰的发现,自己,到底有多爱她。

    “这...这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你当面问她的好。这阵子,我已经探查清楚林家父子被关押的地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一起,把他们给救出来。”

    他们俩个人的事情,自然是要他们俩个人来解决跟面对。

    外人来搀和,只会越帮越忙。

    绷紧了俊脸,龙天昱自然是要跟清狐一起去的。

    只是他迟早要去烈云国,那之前的计划,就得做一个小小的更改了。

    “我们立刻回京,按照你说的,传出梦雅已死的消息。”

    情感的波动,并未带走龙天昱丝毫的英明。

    两个人再次踏上了回京之路,不过此时的心境,却跟之前全然不同...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暴露的林梦雅,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经过跟小玉以及静柔夫人的商议,她还是要办成被人蛊惑的样子,按照那个重瞳男的计划,为他们传递假消息。

    那个重瞳男,静柔夫人好像是知道他是谁。

    可她跟小玉不管如何打听,夫人就是咬紧了牙关,死活都不说。

    但林梦雅跟小玉是何许人也,两个人私下里一合计,就大概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

    这些年在宫里,静柔夫人已然很少接触外面的人。

    她能认识,还能咬紧牙关保守秘密,想来,也就只有辛家的那群变态们了。

    刚入夜,林梦雅就坐在桌前,记录一些跟凤羽苑有关,但能够误导大殿下的信息。

    “小姐,外面传来消息,今天出宫的那几位祭司,在半路上,受到了不明人士的截杀。”

    白苏清丽的倩影出现在她的身后,这几天王上有事不能来凤羽苑过夜,所以宁秋那丫头,就去夫人的屋子里陪夜去了。

    “这么快,可有露出什么马脚么?”

    头也不抬的轻声问道,昨天一早,大王后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而且身体健康得很,半点毛病也没有。

    刚准备做法事祈福的祭司们,瞪得眼珠子差一点脱窗。

    也不知道从谁的嘴里传出来的消息,一面说大王后是装病,目的是为了戏弄他们这些祭司。

    另外一间,则是说这些祭司们装神弄鬼,半点作用也没有。

    总之,在有心人的故意传播下,这事倒是闹得个沸沸扬扬。

    那些祭司们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听着听着,就自然是看那位大王后不顺眼。

    仗着自己的身份,跟儿子在身边,大病初愈的大王后,也是个一点就着的*。

    明里暗里的,也没少给那几个祭司话听。

    这样正好,人刚出宫就被杀了,唯一起过矛盾的还是大王后。

    虽然动机有些明显,但林梦雅并没有想过,这一招真的能治大王后于死地。

    她要的是混乱,所以这一点上来说,目的的效果,确实不错。

    “没有,七名祭司死了三位,重伤了一位,其他都是轻伤。只是那位辛家的大祭司,并没有返回辛家,而是又入宫了。”

    白苏获得消息的渠道很隐秘,不会有被人发现的可能性,所以,林梦雅并不怀疑消息的真伪。

    “入宫?”

    转过头,林梦雅看了一眼白苏,眼中有些疑惑。

    “嗯,听说唯一没有受伤的,就是这位大祭司了。好像,他提前发现了些什么。”

    有些迟疑的回答道,其实白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可那人就是这样说的,具体的,她也不太清楚。

    眸光微垂,林梦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中的毛笔,也不过是暂时顿了一下,随后又继续在纸上书写。

    “大概是有所警觉吧,烈叔他们做事十分的稳妥,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

    实际上,林梦雅更怕消息提前走漏。

    当时知道这个计划的人,应该都是完颜烈跟小玉的心腹。

    而且如果这位大祭司真的知道了真相,现在早就会带着那些祭司们来发难,也不会让他们损失惨重了。

    除非——

    “明天早上去禀告夫人,大祭司既然是夫人的旧人,想必趁此机会,也会去跟他叙叙旧吧。你跟我一起去,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这位大祭司,能从分支熬到如今的这个地位,想必心计手段,一样不缺。

    受到了伏击,大祭司不回到铜墙铁壁一般的辛家,却再次回到王宫,这种行为本身,就值得探究一番。

    看来,辛家也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平静。

    她投下的这一颗*,到底,会炸出多少埋在深处的秘密呢?

    她,很期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