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逃出魔爪
    丝丝凉意,几乎让林梦雅脸上故作的表情崩塌。

    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为何,完颜景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看来,你的瞳术还是一如既往的管用。”

    冰冷的匕首被完颜景收回,林梦雅这才明白,原来是试探。

    可她也十分清楚,如果她刚刚哪怕是露出丝毫的破绽,那把匕首,都会毫不犹豫的,取走自己的性命。

    在鬼门关绕了一圈的她,不得不佩服自己多年历练出来的心理素质。

    “那是自然,若我没有这点用处,殿下又何须用重金招揽。行了,你退去吧。走到凤羽苑以后,这里的事情,你将不会记得。”

    重瞳男又用那种魅惑的声音吩咐,林梦雅耐下性子,像是一个真正的傀儡,一板一眼的起身,走出了院子。

    周围开始有人,但林梦雅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

    她向来谨慎,尤其是刚见识到那个邪门的重瞳男之后,更是要做戏做到底。

    很快,凤羽苑的大门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身体微微一震,做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

    “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

    眉头皱起,颇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

    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周围好像是有几道身影,匆匆的离开了。

    亏得她做出了这一场戏来,不然怕真的会被人给清除掉。

    镇定自若的走回凤羽苑,院子里有些安静,看样子静柔夫人还没回来。

    挺直了身体,直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俏脸才一片惨白。

    ‘砰’的一声,林梦雅腰腿松软,瘫坐在了地上。

    要不是她反应快,还有神农系统的帮忙,这怕这一次,真的要着了人家的道了。

    “主...小姐,你没事吧?”

    一脸焦急的白苏,从窗口一跃而入。

    随着她身后的,还有同样一脸冰霜的小玉。

    林梦雅艰难的抬起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摇了摇头。

    “我...没事,你们没被发现吧?”

    她明知道大殿下绝对要找她问话,所以这几天小玉跟白苏,多是在暗中保护着她。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想到,这个大殿下居然玩阴的。

    小玉跟白苏一定看到了,只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是有约有暗号在的。

    没有暗号,就代表她一切平安。

    谁知道那个重瞳男不按套路出牌,搞得她连发暗号的时间都没有。

    这一次,她还真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没有,不过我们找了你好久,才听到你回了凤羽苑,姐姐,你到底去哪了?”

    小玉眉头锁紧,他原本想要跟着姐姐的,谁知道被人缠住了。

    等到他解决之后,却发现姐姐并不在凤羽苑,也不在麟邱阁。

    就连白苏也失去了踪影,要不是片刻前,他得到了姐姐回来的消息,怕是现在,早就已经发了疯似的把整个王宫翻过来了。

    “你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林梦雅挑起眉头,觉得这事有些荒谬。

    白苏垂下了一颗脑袋,万分沮丧的点了点头。

    “哈?我的老天爷啊!”

    翻了个白眼,林梦雅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以为至少,白苏还是在她身边的。

    却没有想到,她刚才是真的当了一回孤胆英雄。

    “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离开姐姐身边半步的么?”

    看到姐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小玉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心悸。

    林梦雅是什么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今露出这样一副庆幸的样子,由此可知,她面对的事情,会有多么凶险。

    他跟白苏,好没用。

    “我...我之前看到一个可疑的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凤羽苑门口,而且一直盯着小姐。我以为他要对小姐不利,所以才跟上去的。是属下办事不利,请少主跟小姐责罚。”

    白苏立刻跪在了地上,一副后悔万分的样子。

    小玉刚想要发飙,却被林梦雅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起来,小玉你也不要再责怪白苏了。我想,这些事情跟那个大殿下逃不了干系。今天我也算是见识到了,好缜密的手段。咱们在人家手里吃了些亏,也不算是丢人。”

    已然恢复平静的林梦雅,心头早就已经把这件事情给看透彻了。

    大殿下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先不说他身边有个重瞳人,只说他做的这些手段,几乎是密不透风,半点弱点也找不到。

    不用说,小玉也是被人给绊住了脚步。

    光是对付她一个小小的侍女,居然会这样的细密。

    要真的夺起王位来,只怕会更厉害。

    这个对手,有意思!

    “完颜景居然真的敢对你出手!”

    小玉怒不可遏,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冰山似的大哥。

    旁的不说,就说他的母亲老是欺压自己的母亲。

    而且今天,他居然敢对姐姐出手。

    早晚有一天,他要亲自,把完颜景送入地狱!

    “别着急,完颜景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半分都不能行差踏错。”

    眯起眼睛,刚刚还让她有些颤抖的恐惧,居然慢慢的转变成了熊熊斗志。

    她本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性子,隐忍与宽容,不过是她用掩饰的借口罢了。

    当初,她一个小小的孤儿,是如何考上淘汰率居高不下的医学院,又是如何成为国际首屈一指的专家的学生的,其中的艰辛,唯有自己才能清楚。

    在家人的面前,她甘心被保护,收敛起自己的爪牙,只为了他们,展示自己最温柔的一面。

    如今,她必须露出自己所有的峥嵘,为的,也是保护好自己最重要的家人。

    大殿下完颜景,不如就让她来看看,鹿死谁手吧!

    严酷的环境,让林梦雅渐渐的蜕变。从一只聪明淘气的小猫咪,渐渐露出了狮子般的霸气。

    可在另外一边,却有一只雄狮,正陷入了狂喜与狂悲的巨大情绪里,险些崩溃。

    雪山七绝峰的山洞内,巨大的蛇形阵中,一位玄衣男子,正站在舌头池子的部分,脸色变幻不定。

    她不在这里了!

    龙天昱看着清澈的池水,浑身颤抖。

    这几天,他收到了关于烛龙会的几条重大的情报。

    心急如焚的他,甚至没有查证真伪,就想带着人直捣黄龙。

    可不知为何,他想在临走之前,再看她一眼。

    却不想,雪山依旧冰冷孤寂,可那个生死不明的人儿,却不在池水中了。

    “你跟丫头告完别了么?别磨磨蹭蹭的了,早一点回来,丫头就早一点醒...丫头呢?!”

    一道火红的身影走到蛇头池边,可还没等他取笑完龙天昱,那一双细咪咪的狐狸眼睛,却是瞪了个溜圆。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丫头只要在水里就可以保持身体不腐的么?”

    月余的折磨,让清狐跟龙天昱一样的消瘦。

    比之前更加冷酷的态度,让他成为最近江湖上,声名鹊起的新任杀神。

    龙天昱要救丫头,他自然是也是要去的。

    却没有想到,跟他来跟丫头告别,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池水。

    “不知道,也许——”

    龙天昱忽然间大步流星的往外面走去,他原本也以为,林梦雅是出了什么意外。

    可一丝让他几乎狂喜的希望,支撑着他仅存的理智。

    也许...也许雅儿不是完全死了,而是复活了!

    如疯如魔的两个人,全然不顾雪山的难行,只用了短短一天,就到达了山脚下。

    曾经被烛龙会给屠戮殆尽的镇子,此时已经成了军营。

    龙天昱面如冰霜的闯入了其中,在最大的院子前停下,迫不及待的踹开的大门。

    而里面,一位穿着白色衣袍的华贵男子,正从窗口,望着雪山出神。

    “怎么了?”

    侯月天回过神来,皱着眉头,看着冷若冰霜的两个人。

    周围的侍卫们都绷紧了神经,生怕这两个比雪山还冷的人,会对他们的主人不利。

    “让你的人都出去,我有话要对你说。”

    即便是到了现在,龙天昱还保持着跟之前一样的情绪。

    因为,他在路上,想通了一件事。

    “好,你们都下去,任何人不允许逗留。”

    侯月天冷静的发号施令,能被龙天昱这样慎重的事情,想必,一定跟她有关吧。

    而凡是跟她有关的事情,他都会责无旁贷。

    侍卫们没有任何的异议,安静而快速的退下。

    转眼间,偌大的院子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请说。”

    一个眼神,清狐自动退出了门外。

    有他在,就可以断绝任何人,听到他们谈话内容的可能。

    龙天昱的耐心,也是用到了极限。

    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雅儿的身体——你的人动没动?”

    侯月天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当然知道龙天昱问的是什么。

    凝重的摇了摇头,林梦雅的沉睡,是整个东夏国最大的秘密,来的都是精卫,根本没有人敢上山去动她的身体。

    难道说,出了什么意外?

    “那之后,有没有人从山上下来?你的人,有没有看到一个灰白色头发的少年,从山上带下什么东西过?”

    那天的事情,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龙天昱的脑海中,任何一个细节,他都不会忘记。

    所有的环节他都可以确定,没有任何的纰漏,却忘记了唯一的变数——小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