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异瞳催眠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林梦雅也没有想到,这股子邪风,居然会这么快的,就吹到了自己的身上。

    早上,夫人就带着宁秋,去探望已经清醒过来的大王后了。

    林梦雅一向是会驻守在凤羽苑的,所以,当一个并不怎么眼熟的小宫娥,跑来跟自己说,娘娘跟大王后又再麟邱阁吵起来的时候,她其实没有起什么疑心。

    不过,当她踏出凤羽苑,却又很快的失去了小宫娥的踪迹后,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捕猎套子。

    而她,就是那个待宰的猎物罢了。

    被人强行带到一个远离人群的宫室内,尽管这屋子里有很浓重的熏香味道。

    可她,还是勉强的分辨出了其中,掺杂着些许血腥的味道。

    状似恭顺的跪伏在地上,可她早就已经猜测出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了。

    “你,就是静柔夫人身边伺候的贺兰?”

    “是...奴婢就是贺兰。”

    林梦雅把自己缩得更紧,企图营造出一种,极为害怕紧张的情绪来。

    实际上,经过那么多事情。

    即便身处危险之中,她也早就练就了一身波澜不兴的气质。

    但此时此刻,她的身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宫娥罢了。

    若是不表现出几分害怕来,反倒让人觉得怪异。

    “那盆黑牡丹,也是你献给大王后娘娘的,对么?”

    声音由远及近,似乎不是属于大殿下的。

    林梦雅虽然觉得奇怪,可还是没敢抬起头来张望,反倒是极为卑微的跪伏着。

    “是奴婢从宫外带回来献给大王后娘娘,但那花,并不是奴婢培育的。”

    大王后既然已好转,她自然是要查出自己致病的元凶。

    林梦雅早知道这件事情,早晚会怀疑到她的身上,只不过,她有充分的自信,绝不会漏了陷。

    如今,他们也不过是在怀疑而已,完全不会有什么证据可言。

    突然,下巴被被一只大手重重的捏住。

    随后被人强行抬起,视线跟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对撞。

    可让林梦雅没有想到的是,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居然有两个瞳孔!

    “告诉我,那花是谁给你的。”

    声音不大,却带着几分引诱似的味道。

    尤其是配合着那双不同寻常的眼睛,竟然在林梦雅在瞬间,有些恍惚。

    不过瞬间,大脑就又恢复了清明。

    神农系统在大脑内发出蜂鸣般的警告声,林梦雅这才警觉的发现,那人在刚刚的一瞬间,居然对自己使出了催眠术。

    看来,这双重瞳的眼睛,很有问题。

    还好有神农系统在,世上的任何人,都没有催眠她的可能性。

    毕竟,谁听过人能催眠电脑的么?

    可她还是做出了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傻呆呆的,眼神也涣散开来。

    重瞳的男子十分满意她的反应,松开了捏着她的下巴,从地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花是从花农的手里收购的,他说培养了好几代人才有的名种。静柔夫人让我出去寻找名贵的品种献给大王后娘娘,这是其中最名贵的。”

    像是梦游般,从嘴里轻吐出一连串的话来,林梦雅的伪装丝毫没有破绽。

    由始自终,她都没有看那个人一眼,只是维持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真的被人催眠了似的。

    重瞳男子想必是十分相信自己的技术,也没有再过多的盘问她。

    只是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

    “以后,你回到凤羽苑,只要有任何关于大王子殿下跟大王后娘娘的消息,都要用纸笔记下来,每隔三日送到这里来。”

    那声音似远似近,带着一股子,就想让人听从的魔力。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明白这才是那人的真正目的。

    可重瞳男人吩咐了她之后,并没有急着让她离开,反而是转身,进了屋子的深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林梦雅依旧维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但膝盖已经隐隐的有些酸疼了。

    她感觉不到周围,是不是有人。

    但作为一个被催眠了的人,如果没有催眠师的发号施令的话,至少现在是没那么容易解开的。

    耐心的等待着,终于在过了半个时辰后,周围又有了些许的动静。

    林梦雅知道,这才是正餐。刚才的,不过是都是一些试探罢了。

    若是她真的趁着刚才,偷偷走掉的话,她保证是活不到凤羽苑的。

    “你确定,她真的会听你的话?”

    低沉的声音,丝毫没有该属于人的活气儿。

    林梦雅心头一紧,立刻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殿下请放心,她不过是一个侍女罢了,暂时,还无法破解臣的瞳术。”

    果然,是大殿下派来催眠的人。

    林梦雅故意让自己看起来跟刚才差不多,丝毫不因为对方的谈话,而有丝毫的动容。

    话音还没落,两道身影,又从她的身后走了过来。

    随后,大王子冷冰冰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林梦雅在心里,只想骂娘。

    “你的瞳术,当真那么神奇?我前日里听说,那个瑾美人被你的瞳术催眠后,是自己挖的眼睛又割的舌头,可有此事?”

    不可能!催眠的确是能够让人无视一些比较小的痛感,但挖眼跟割舌,再迟钝的人也会被惊醒。

    “怎么可能,不过臣给她喂了点东西,才让她那么乖乖的听话。毕竟这种双手沾满血腥的事情,臣还是做不来的。如果大殿下感兴趣,可以拿这个试试。”

    试你个大头鬼!

    林梦雅心里疯狂的诅咒着二人,可表面上,还是一副傻呆呆的模样。

    完颜景眯起眼睛,看了看那个低着头的少女。

    这女人他在静柔夫人的身边看过,只是没瞧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抬起头来。”

    林梦雅依言行事,她娇嫩的一张俏脸,缓缓出现在大王子的视野。

    不知为何,一丝厌恶,却从大王子冷静的双眸之中滑过。

    快到林梦雅,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位大殿下,也会有属于人的情绪么?

    “啧,还是个美人。王宫之内果然是藏龙卧虎,这样的胚子,居然只当个侍女,真是可惜了。”

    在大王子的身边,一个一袭碧绿色骚包衣衫的男子,正带着几分趣味,打量着她。

    那人便是刚刚试图催眠她的重瞳男了吧?

    这两个人给她的感觉都不好,尤其是片刻之前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已经把这二人,划入了变态的行列。

    可没想到,大王子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别过了头。

    好像,她不堪入目似的。

    “以色侍人罢了,若你喜欢,送你便是。”

    就这样想要把她送人?林梦雅真想翻一个大白眼。

    她又不是属于完颜景的私人财产,说送就送,还没有点王法了?

    “你倒大方,不过这个小美人还有妙用。你不是说,那凤羽苑是铜墙铁壁,你派去的人,全部都给挡回来了。这个美人,以后就能成为你的内应。我这里有个铃铛你拿好,只要她听到这个铃铛,就会听你的话。而且,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她的变化。”

    清脆的铃铛声,让林梦雅有些叫苦不迭。

    她只知道催眠之后是什么反应,至于这个该死的铃铛,她也没见过谁用过。

    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身体却是紧绷着,只要稍有不对劲,她就夺门而出。

    不过,看着完颜景声色不动的收起了铃铛,林梦雅的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铃铛没什么变态的设定。不然的话,她还真是要露出马脚来。

    “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么好用?本王不喜欢信口开河之人,要是她是假扮的,那我们的事情,岂不是全部都暴露了?”

    人性多疑,林梦雅其实也料到。

    谁知道,重瞳男忽然间从袖口,抽出了一只匕首,笑眯眯的放在了完颜景的手中。

    “好用不好用,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要是她真的是假装的,你把她了结就是了。不过你最好快一点,她可是跟在夫人身边的人,要是时间长了,一定会引起怀疑。”

    试?怎么试?

    林梦雅现在有点方,不是她胆子小,实在是那把匕首...有些让人胆寒。

    在她身上戳个洞还算是好的,万一这两个变态的家伙,在她身上搞什么人体器官摘除,那她可就惨了。

    这东西在她手上不算什么,但是在人家的手上,可就是赤果果的凶器啊!

    林梦雅忽然后悔,为啥不让白苏靠的近一点。

    她要是突然间惨叫,也不知道白苏,能不能听到。

    拿着匕首,完颜景似乎真的在认真的考虑,在她身上哪里下手比较好。

    “要不,你就把她的耳朵给戳聋了好了。这样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留下来一个,能听到铃声就好。”

    重瞳男还在出着主意,殊不知林梦雅早就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他家祖上所有的亲戚朋友。

    可怕的是,完颜景似乎还真的在研究这件事情的可行度。

    看着那把匕首离自己的耳朵越来越近,林梦雅却是连半点反应都不敢有。身高这把匕首,瞬间改变方向,抹向自己的脖子。

    尖锐的匕首,已经跟她娇嫩的耳道有了细微的接触,林梦雅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