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姐妹相逢
    脑中有半分的疑惑,却在下一秒,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立在院子里,而瞬间明白了小玉的为难。

    “主子...我...我只是想来给你请个安。”

    颤抖而压抑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

    局促不安的低垂着头,如不是她腰上的长剑,怕是会被人看做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女孩吧。

    小玉偷偷的看了姐姐一眼,他虽然再了解不过她的性子,但白苏曾经为他舍过命,这些日子以来,白苏从来没有跟他提过任何的要求。

    唯有在得知姐姐来了烈云后,才跪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来见姐姐一面。

    只是如今,怕是姐姐,还不是很想见他。

    心中叹了一口气,刚想要吩咐白苏离开,却听到林梦雅淡然的声音响起。

    “既然来了,就过来坐吧。想起来,咱们也有好些日子没见面了。”

    相较于已经呆滞的两个人,林梦雅的心里,其实早已释然。

    当初白苏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当时觉得,白苏隐藏了细作的身份,是故意欺瞒自己。

    可实际想来,白苏她也是身不由己,而自己之所以会绝情的赶走白苏,怕也是为了保护她,以免她遭到别人的毒手吧。

    细作,本就是每个国家暗中要剪除的暗中势力,自己不想让白苏,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如从重情。也罢,现在自己的这个样子,还有什么,是值得人家图谋的呢?

    落难才知情真,也不过是这个道理罢了。

    “是,白苏遵命。”

    冷清的面容,如今第一次染上了些许的激动。

    就连小玉都觉得,得到了姐姐原谅的白苏,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笑了笑,冲着白苏使了个眼色,后者也有些犹豫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坐下。

    犹如一个犯了错的小姑娘,怯生生,还带着期待感的看着林梦雅。

    “好了,我的事情,小玉都跟你说了吧。我已经不是什么王妃,也不是你的主子了,要是你觉得别扭,就跟小玉一样,叫我一声姐姐吧。”

    林梦雅本是好意,想要让白苏不再那么紧张。

    可谁知道,白苏却有些误会了,以为林梦雅还没有原谅自己。

    顿时,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就溢满了泪水。

    看得林梦雅有些慌了手脚,这丫头,怎么才几个月没见,就变得那么爱哭了?

    “我知道是我错了,不应该瞒着主子。可...可我也是身不由己,主子尽管罚我吧,只求您,千万不要不认我。”

    可怜兮兮的哭腔,让林梦雅软下了心肠。

    伸出手,轻轻的给她擦去了眼泪,其实白苏又有什么错呢?错的,不过是她没有生到一个平安喜乐的年代罢了。

    “好了好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咱们在这里重逢,除了小玉之外,你也算是我最亲近的人。你这样哭来哭去的,我都觉得,是不是认错人了呢。”

    白苏眨巴着一双大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梦雅。

    她早已经想过了千万种,乞求主子原谅的方法,却没有预料到,其实主子竟然真的不怪她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撵着衣角,主子对她来说是特殊的。

    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少主人最重视的姐姐。

    在大晋的那些日子,让她有了家人,有了姐妹,还有了一个温暖而值得信赖的家。

    当初,她被迫要从大晋离开的时候,心如刀绞,第一次体会到了,被迫流离失所,是件多痛苦的事情。

    她做梦都想回到那个家,回到亲如姐妹的家人的身边去。

    如今,主子居然原谅了她,这比任何事情,都让她觉得珍贵。

    “看来,我这礼物倒是没白准备。姐姐你留在宫里,必然是需要帮手。白苏的心思也不在我那,不如,还是让她进宫来,帮你的忙吧。”

    看到状况好转,小玉也松了一口气。

    白苏的身份有些特殊,当初她被派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其实还有一层考察监视的作用在。

    如今,她已然完全被姐姐收服了,也算是免了他的一桩担忧。

    而且有她在,也就没有人能伤害到姐姐了。

    “不成,宫里的情况多变,白苏是你身边的人,不管她又没有露相,万一有人想要对你不利的时候,她便是首当其冲。我已经陷进来了,就不要再拉其他人下水了。”

    这一点,林梦雅是纯然的为白苏考虑。

    白苏武功高强,心思也缜密,但王宫之内都是女人,用的都是一些绵里藏针的细腻法子。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真的怕白苏会因为她而吃亏。

    “不要,我想要跟在主子的身边!少主人,我前几日听说大殿下回宫了,他一定会,必定会跟夫人起冲突。到时候,我家主子可怎么办?”

    白苏有些急切的说道,却看到完颜玉一脸的无奈。

    昨天她还是那种冷若冰霜的样子,如今,一口一个主子的,倒是让他这个前少主,有些挫败感。

    不过,谁让白苏认定的,是他的姐姐呢?

    当下也就随了白苏的心思,劝慰起姐姐来。

    “说的也是,姐姐不用担心。白苏来历不凡,有她守在你身边,大殿下也会投鼠忌器。况且,就算是我把她给拉走,你觉得,她还会安分守己的待在我身边么?”

    摊了摊手,小玉故意做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林梦雅思考再三,并且跟白苏约定,在外人的面前,白苏必须称呼她为贺兰后,这才松了口。

    看着有些雀跃的白苏与小玉,林梦雅只觉得心里,仿佛被暖意包围。

    有家人陪伴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最终,白苏还是作为新进的宫娥,专门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做事。

    好在这些事情都是由静柔夫人来掌管打理,宫里多个把个宫娥,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而且最近宫里人荒马乱,又有谁会去刻意的看凤羽苑最近是不是多了几个人呢?

    能重回林梦雅的身边,白苏格外的珍惜。

    一张冷冰冰的小脸,愣是笑得眉眼弯弯。

    就连林梦雅都觉得,这丫头是不是得了什么病症了。

    小玉按照她的安排,每天早上就会去王上的寝宫内请安,然后随着王上一起去处理国事。

    晚上回来之后,还会跟静柔夫人闲谈一阵子,亦或者陪着他母亲出去走走。

    这样一来,他几乎是白天晚上,都要暴露在人前。

    为之后的事情,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大王后的毒,也在第二天顺利的消失。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凤羽苑的几个人,正围坐静柔夫人的寝宫内打花牌。

    “知道了,你下去吧。”

    打发了来通报的人,林梦雅跟静柔夫人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那些祭司们这几天可是折腾得有点狠,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也不能让大王后的病情有丝毫的好转。

    听说,就是因为折腾了昏迷之中的大王后,还跟护母心切的大殿下吵了几次。

    这本是意料当中的事情,大殿下的戾气太重,再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折腾没个人样儿了,自然是要发火的。

    倒也没什么坏处,反而,让他们的计划,能够更好的进行。

    “大王后这病,来的可真是蹊跷。我听麟邱阁的宫娥们讲,也许大王后这病啊,是中了邪了。”

    屋子里,只有宁秋不算是知道完整的实情。

    但其实,宁秋聪明的很,早就猜出来这事,跟自家夫人是脱不了干系的。

    所以她处处都留心着麟邱阁的一切,只要有一丁点的消息,就会立刻回禀给自家夫人。

    “哼,我看最大的邪气就在她的麟邱阁内。自作孽不可活,不过是想要讹诈旁人罢了。”

    大王后她们,在小玉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不省事的老巫婆罢了。

    静柔夫人不赞同的瞪了小玉一眼,无论如何,大王后也算是他的长辈。

    这样说话,成什么样子!

    “母亲莫气,孩儿知错。今天的花牌先打到这里,孩儿要去父上那里,重温昨日的功课了。”

    放下手中的花牌,小玉/脚底抹油开溜了。

    林梦雅看着小家伙镇定自若的背影,嘴角弯出了一抹笑意来。

    看来,这小家伙除了她之外,对温柔聪慧的静柔夫人,也是尊敬有加。

    这样倒是不错,静柔夫人身上的东西,也够他学一辈子的了。

    “你看,这邪风,会如何吹呢?”

    静柔夫人揉了揉眉心,也不再耗费精神,玩这些没用的东西。

    林梦雅明白夫人的意思,后宫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女人之间的事情。

    既是女人的事情,小玉就最好不要沾染太多。

    “往哪吹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咱们凤羽苑,怕是树大招风。大殿下前几日用雷霆手段处置了瑾美人,也未必会对咱们凤羽苑留情。不过夫人放心,凤羽苑他还无法撼动。不过数日之后,大殿下即便是有心,也无力了。”

    点了点头,静柔夫人倒是十分赞同林梦雅的话。

    “也是,只是这几日,少不得要辛苦你了。”

    静柔夫人缓缓浅笑,与林梦雅对视一番后,一切,尽在不言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