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八章 心狠手黑
    从辛家开始,静柔夫人就是按照蛊女的要求被培养,而成长起来的名门淑女。

    所以,跟寻常的女子相比,她除了柔情万种,更多的,是对家国天下事冷静而客观的处理态度。

    也许大王后跟慧夫人那样的人,只会把目光放在小小的王宫,处于自己的私心,而觊觎王上的宝座。

    但静柔夫人,比起让自己的儿子继承那个位置,她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让这个国家,有一个慈悲同时也果断的君王。

    林梦雅也突然能够明白,为何静柔夫人,会跟王上携手共度这二十多年了。

    有这样的贤妻在侧,王上那样的男人,何愁不能成就一番霸业。

    有些事情,她还是不如夫人想得那般透彻。

    “夫人言重了,小玉品性纯良,本就是个好孩子。只是听夫人的意思,那位大殿下,似乎是做出过什么事情?”

    林梦雅试探的问道,其实大殿下那种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个难缠的角色。

    但到底有多难缠,唯有夫人跟王上才最为清楚。

    果然,虽然完颜景是大王后的儿子,但静柔夫人也是真心疼过他的。

    秀眉微微一蹙,眉目之间,掠过了几许担忧。

    “五年前,他跟王上一起去打猎。王上本来看重了一头白鹿,追逐之前,却发现白鹿已经产子。王上有意放白鹿一马,可当晚,景儿就给他的父亲,献上了一头炙烤幼鹿。那头白鹿的头,也被他亲手砍下,当做了彩头。从那以后,王上处处留心,发现那个孩子,心绝受狠,绝非善类。”

    也许对于大殿下来说,这种杀戮不过是小事。

    但见微知著,王上尚且不忍心的加害那对可怜的白鹿,但是到了完颜景的手中,却如此残害了这一对生灵,可见此人的心狠,绝非一般人的程度。

    恰巧,此时被她派去盯着如何处置瑾美人的宫人来回禀,林梦雅让人进来,却看到那宫人,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就连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给你吓成这样?”

    关好了寝殿的门,林梦雅直觉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只见宫人面色如纸,筛糠似的颤抖的身体,连声音,都带着几许恐惧。

    “回...回夫人的话,大殿下,叫人割了瑾美人的舌头,挖了她的眼睛,丢入油锅,又命人喂给她吃了。奴婢...奴婢实在是...”

    宫人瑟瑟发抖,她不过是偷偷看到的,就吓成了这个样子。

    可见在处置瑾美人的时候,到底是有多残忍。

    “什么?”

    这下子,不仅仅是林梦雅,就连静柔夫人,都被这消息,给炸的惊慌失措。

    不管怎么说,瑾美人也是他父上的妃子,居然...居然就这样给处置了。

    从心底里,翻上了一股子冷意来。

    林梦雅亲自送了那颤颤巍巍的宫人回去,并且吩咐放了她三天的假期,又找了人给她熬了安神药后,这才回到寝殿里。

    一进屋,一股子安神静心的檀香,就呛得她敏锐的嗅觉有些不适应。

    屋子里,同样疑惑的还有拿着香料盒子的宁秋。

    跟林梦雅对视了一眼后,宁秋无奈的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从前夫人不太喜欢这种太过香浓的味道,可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要不是她进来看看,恐怕这一盒子的香饵,都得被夫人给投入香炉之内。

    静柔夫人有些失神的坐在椅子上,还好,不过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她就恢复如常。

    只是一双不经意就紧握的手,出卖了她藏在心底的情绪。

    林梦雅明白静柔夫人此刻的心情,曾经,完颜景也是她跟王上认定的王位继承人,心思自然是少花不了的。

    谁想到,如今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暗自在心中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还不是后天教养就能改过来的。

    “夫人...觉得该如何安置瑾美人?”

    虽然被挖了眼睛割了舌头,但人毕竟是没有死。

    可若是好好医治,那女子的一生,也是废了的。

    与其让她如此痛苦绵长,还不如——

    林梦雅忽然间惊讶于自己的心狠,当初,那位内脏都露出来的夫人,她还勉力的救治。

    到底是什么时候起,她竟然也能够如此武断的,去宣判一个人的生死了?

    难道,是浸淫在这种危机之下,所以让她的心,也逐渐变得冰冷如铁了么?

    她有些心惊肉跳,生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像是大殿下那样,视人命如草芥。

    下意识的紧紧的握住了藏有高僧舍利的香囊,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一股子温暖,似乎从手心里蔓延开来,渐渐,直达她的心底。

    大概,她不会有永坠黑暗的那一天吧。

    “再待在宫里怕是不成了,我去回禀王上一声,送她出宫了此残生。玉儿要进宫,你就留在这里等着他。景儿这一次,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不管怎么说,静柔夫人也是要保全瑾美人的这条命的。

    大王后那种人,等到她好了,怕为了自己的儿子的名声,也会向她当初的盟友,举起屠刀。

    现在把瑾美人送出宫,还能留她一命,只怕晚了,杀人灭口这种事情,相信大王后跟大殿下,做的也不是一次半次了。

    这件事,她还得知会小玉一声。

    说实话,完颜景之所以会这样处置瑾美人,除了要成全自己公正严明的名声之外,更多的,是向他们所有人,传递出一种信号。

    这个王宫,现在已经由他做主了!

    如果,真的如此,只怕大殿下,已经做好了随时篡位的准备。

    看来,她必须要搞清楚,大殿下的手里,到底攥着一张什么样的王牌!

    宫里出了连番的事情,大王后的病情,祭司们依旧是无计可施。如今瑾美人又被大殿下辣手无情的处置了,并不平静的王宫,人人自危。

    不过,算一算时间,明天她下给大王后的毒,机会开始减退。

    而且大王后会觉得极端的口渴,只要她灌下三碗水去,那些毒素也就被排的差不多了。

    追杀祭司们的事情,已经得到了王上的支持,不出五天,那些部落们,就会迎来一场大乱。

    事情都已经被人安排好了,如今林梦雅要做的,就是在宫里,保护好夫人跟小玉。

    可大殿下的到来,又让她已经放下的心,重新又悬了起来。

    尤其,是在见识过他的手段之后,林梦雅更是对这位大殿下,忌惮到了一定的程度。

    整个王宫,包括凤羽苑在内,全部都被这几件事情,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麟邱阁几乎成了整个王宫的禁地,若非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没人肯踏进那里一步。

    “你看,这是我从外面给你带来的小玩意,还有许多姐姐从前爱看的闲书,姐姐可喜欢这些东西?”

    刚住进小院,小玉就献宝似的,把自己搜罗给姐姐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让她按样瞧一瞧。

    “嗯,我都喜欢,你且先收起来。免得被人瞧见,又要说我们的闲话。”

    其实小玉能来,林梦雅心头是十分欢喜的。

    但大殿下的事情,始终是她心中的一个结。

    就连夫人都被劳累着亲自去料理瑾美人的事情了,她在凤羽苑里,却只能干操心,什么忙都帮不上。

    此时,林梦雅才惊觉,没有了所有助力的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跟无奈。

    “可是那个完颜景,给你气受了?”

    小玉才进宫,瑾美人的事情,因为王上跟夫人的故意压制,他只不过知道些影子罢了。

    具体的情况,小玉并不知晓,只知道完颜景私自处置了一个冒犯他母亲的人罢了。

    说实话,他本就对那个瑾美人没什么好感,如今被处置了,他反倒是觉得有些畅快。

    只是听说母亲跟姐姐,都跟完颜景见过了,还以为她们是受了他的气呢。

    “那倒是没有,只是以后,你千万要小心那个完颜景。他...实在不是个好人。”

    不想告诉小玉太过鲜血淋漓的事情,林梦雅明知道,小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少年了,可她还是想要,竭力的保存小玉难得的美好。

    乖巧的点了点头,在完颜玉的心中,没有人比姐姐更重要。

    所以,不管是要他小心完颜景,亦或是些别的什么,他都乖乖照办就是了。

    “我看看,你到底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

    听觉异于常人的林梦雅,觉察到外面,似乎有人走动过的声音。

    转了态度,立刻做出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来。

    可完颜玉却一把拉住了姐姐的手,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为难?”

    抽出手来,摸了摸小玉的头发。

    这孩子鲜少会在自己的面前,露出这样一幅烦恼的模样来。

    小玉眼神有些闪烁,可还是在酝酿了半天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有个人...想要见你。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见他,但是他跪了我三天,我实在是没了法子,这才带了他来见你。但若是姐姐不愿意的话,我即刻让他消失。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姐姐,你看可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