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处置美人
    此刻,那抹碧蓝色的身影,正被几个侍女挡在了身后。

    为首的,自然是忠心耿耿的宁秋。

    而对面,则是几个一脸怒意的华衣女子。

    想必是起了什么争执,不然就连一向宽容的夫人脸上,似乎都挂着薄怒。

    林梦雅心下觉得有些不对劲,旁的妃嫔们,在大王后或是慧夫人不在场的情况下,是不敢对夫人逾矩的。

    如今大王后病着,慧夫人也在麟邱阁,她们应该不至于如此的不本分。

    刚走到夫人的身边,就看到不远处,一行人不紧不慢的往这边走来。

    其他人都是寻常的宫人打扮,只是其中最为打眼的,就是位穿了一身鸦青色衣衫的男子。

    男子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模样倒是生的十分的英俊神武。也不像是寻常的男子一般轻浮,多了几分稳重。

    不过此刻,男子的眉目之间,却涌上了几分的疲惫。

    林梦雅纯然打量的目光,与男子不经意的碰撞。

    可下一秒,她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好冷的一双眼睛,林梦雅立刻低头,扶着静柔夫人,稍稍的缓了缓神。

    男子的身份是什么,她现在已然猜得是**不离十了。但她唯独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传说之中的大王子,眼神会如此的森冷。

    当初的龙天昱跟清狐,虽然都是那种冷冰冰的状态,但好歹还是有着些活人的气息在的。

    但这位大王子的眼神...却比七绝峰山顶,终年不曾融化的冰雪,还要冷上三分。

    那才是一种,真正不属于活人的温度。

    这世上,怕是再没有事情,能让这位大王子在意。

    怪不得连完颜烈都忌惮这位大王子,果真,不是个轻易能招惹的角色。

    各方既然都已登场,林梦雅自然是摸清楚了面前的情况。

    祭司们都入了宫,为了显示对大王后的重视,就连在外面处理公务的大王子,都匆匆的赶了回来,所以,那群一向喜欢对自家夫人不敬的女人们,才敢蹦出来在大王子的面前,邀功请赏。

    殊不知,她们这样的做法,不过是找死罢了。

    “大王子殿下,您来的正好。”

    明明都是瞄着大王子来的,此时却像是才看到大王子来似的。

    立刻有一道略有些奸细的声音,装作惊喜万分的样子,嚷嚷了出来。

    “见过静柔夫人,不知各位夫人在此,所为何事?”

    大王子的声音有些沉闷,但是语调极为的轻缓,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的语句产生些许的波澜。

    一双黑眸淡淡的扫过那群妃嫔后,却是落在了静柔夫人的身上。

    林梦雅看不出他对夫人有任何的敌意,同时也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敬意。

    “大殿下难得回宫,还是先去宫里探望王后娘娘吧。”

    还不等静柔夫人开口,就先有个抖机灵的女子,讨好的说道。

    林梦雅记得那人不过是一个刚进宫几年的美人,虽然不得王上的宠爱,但仗着讨好大王后,在宫里也是有些地位在的。

    此时,大殿下的视线,淡淡的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自以为得眼了的美人,在脸上挤出了一朵越发讨好的笑。

    就连林梦雅都看得有些身体发抖,觉得那笑容实在是太过腻味了,完全不像是一个庶母,对晚辈的态度。

    可大殿下,却依然镇定自若,冷静到近乎冷血。

    不由得在心中,给大殿下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人,果然非同一般。

    “瑾美人,我刚刚听到,你言语之间,多番冒犯了静柔夫人,可有此事?”

    哎?!

    所有人,包括林梦雅在内,都被大殿下的这句话给问住了。

    瑾美人也是一样,笑容僵在脸上,不知道是承认好,还是否认的好。

    “来人,瑾美人以下犯上,其罪当诛。押她下去,等候处置。”

    大殿下面无表情的命令着,后面立刻上来几位看起来就不太好惹侍卫,拖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瑾美人下去。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就连林梦雅也是呆滞在了当场,一时之间,没办法了解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在宫里,除了我母亲之外,其他人应当以静柔夫人为尊。王宫之内无论何人,若是敢僭越,就不要怪儿臣不孝。夫人请见谅,儿臣要去探望母亲,就不陪夫人说话了。”

    拱手告辞,大殿下一如他来时的干脆利落,丝毫,没有顾忌到身后,那一双双圆瞪着的眼睛。

    “大殿下他...”

    宁秋咽了咽口水,刚刚在跟那些嫔妃们的争论当中,她可是鼓足了劲儿要跟人家吵架的。

    谁知道,事情居然就这样结束了。

    林梦雅若有所思的盯着大殿下消失的方向,虽然大殿下看起来是个稳重性子,但实际上,从他对瑾美人的处置里,她却嗅出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唱戏的主角都了,那些人也没了再闹下去的兴致,灰头土脸的散了开来。

    “去,盯着点,看看大殿下,是如何处置瑾美人的。”

    悄声吩咐了身边比较机灵的宫娥,转过身来,正好跟夫人略有些担忧的视线对上。

    “回宫吧。”

    短短三个字,却似是饱含着千言万语。

    林梦雅点了点头,只怕她的担忧,与夫人是一致的。

    从小路到凤羽苑,也不过是几十米的距离罢了。

    林梦雅故意跟宁秋落在了后面,打听了几句事情的前因后果。

    其实倒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不过是这个瑾美人,想要在大殿下的面前得脸,所以想要把大王后病倒的罪名,都按在夫人身上罢了。

    毕竟,大王后病倒之前,是曾经去过凤羽苑找麻烦的。

    他们虽然查不出大王后的致病原因,但这种泼脏水的事情,难度不大,当事人又难以洗清,她们这才仗着大王子回宫,才胆敢来给夫人找晦气。

    宁秋自然是忠心护主,使出了浑身的能耐,与那几位妃嫔舌战。

    只是大殿下横插的这一脚,别说是那些嫔妃们了,就连宁秋到了现在,还觉得是不是自己在发梦。

    “这几天先不要出门,小殿下马上就要进宫来住。你帮我看好他,不要让他跟大殿下起冲突。”

    那位大殿下——

    林梦雅总觉得有些特殊的在意,而且,那些妃嫔们虽然做的有些过分,但大抵都是为了他的生母。

    可他非但没有维护,反而出手惩治了始作俑者。

    要只是做戏的话,这人倒是还有些人情味,但若不是的话,这位大殿下的心思,只怕深沉得不是一般二般。

    “好。”

    凤羽苑里,已经渐渐的有了以林梦为首的姿态。

    宁秋的资格虽然比她要老,但行事却没有她缜密,许多事情,还得她来拿主意。

    就连静柔夫人都默许了她的发号施令,凤羽苑内的其他人,自然是不敢不从。

    看着宁秋带着下人们,去隔壁的院子里清扫,为小玉的到来做准备。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亲手烹了一杯茶,往凤羽苑的寝殿内送去。

    寝殿内,静柔夫人眉头紧皱,不见刚刚的那副柔弱的姿态。

    其实许多事情,未必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大殿下虽然心计深沉,面前的夫人,亦不是什么傻白甜。

    对待慧夫人,可能夫人会几分隐忍。

    但对待其他人,只怕这位夫人的手段,旁人也是不想领会的。

    “你来了,我听说玉儿要来住。你做的很好,我跟王上,都同意你这次的计划。”

    静柔夫人抬起头,对着她柔声说道。

    林梦雅把手中温热的茶递给了夫人,对于夫人知道追杀祭司的事情,她并不觉得怎么惊讶。

    毕竟王上跟夫人夫妻同心,此等大事,必定是不会隐瞒于夫人的。

    如此,却是更加证实了自己的一个猜测。

    王上那种人,是绝对不会信任一个曾经欺骗过自己的人。

    这么一来,倒也是更加印证,王上对夫人的感情。

    “此事还需要王上与南邵大王费心周全,我不过是提了个引子罢了是。夫人可是在忧心,那位大殿下的事情?”

    林梦雅无意在那件事请上多做周旋,她不是来邀功请赏的,况且这件事情永远见不得光,还是只当一个埋在心底的秘密就好。

    静柔夫人也大致的了解了她的性子,慢慢的点了点头,眉头却是蹙得更紧了。

    “其实,当初我与王上,都希望景儿能继承大统。可是,这些年过去,我们却是越发的看不懂那个孩子了。当王上者,除了要有霹雳手段,更是要有一颗仁心。今日你也看到了,景儿那孩子,能在弹指间,就处置了他父上的妃子。要是他真的继承了王位,只怕...只怕整个烈云,都会被他带上歧途。这一点上,我不得不要感谢你。玉儿的性子本就偏冷,可在你身边生活的那段日子,却教会了那个孩子,要心存宽容。我与王上都十分的惊讶,烈云总算是没有毁在我们二人的手上。”

    静柔夫人眉宇间,像是有些松了口气般的舒缓。

    这也是林梦雅第一次,看清楚静柔夫人的心。

    怪不得,就连看起来那般冷清的王上,都能对夫人倾心相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