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乱中取胜
    打破现有的格局?!

    完颜烈现在,更觉得林梦雅,是在痴人说梦。

    想当初,王上刚刚登基之时,枕边人尚且不能自己做主。

    而为了能有现在的格局,王上所付出的,不仅是这二十年的隐忍。

    想要打破,岂不是等于从头再来?

    看着完颜烈冲着自己瞪眼睛,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的脑袋,显然也是僵化住了。

    整理了一下脑海之中的思绪,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催化这只榆木疙瘩。

    “阁下一定是觉得我疯了,不过,我且问阁下一句话,以现在的情况,小玉承袭王位的可能性,可曾超过四层?”

    王上苦心经营,其他人又怎么会闲着?

    何况小玉如何的天纵英才,但有些事情,须得靠日积月累,方能稍有根基。

    完颜烈严肃的盯着林梦雅一双黝黑的谎言,半晌之后,方才苦涩的摇了摇头。

    别说四成了,要不是他们铤而走险,让小玉强行种上了王室世代供奉的金蚕蛊,只怕现在,小玉连一成的机会,也不会有。

    “可如今王上身体康健,少主也并非没有机会。林姑娘,这件事情,还需斟酌。”

    论起资历来,完颜烈的确比她这个半路出家的人,更懂朝廷的权谋。

    但有些事情,林梦雅作为一个外来人的角度,比他看得更透彻,更直达核心。

    “的确,以王上的身体状况,再活个五六十年的都不成问题。但那时,小玉可能会有更高的呼声。但别人早就已经根基稳固,或许,有一天他们连做戏都不屑于去做的时候,阁下可有那力挽狂澜的能力?”

    一路走来,小玉父辈们,都要的是一个‘稳’字。

    这是没错的,至少在他们的那个时候,收敛起自己的爪牙,从一只猛虎,强行把自己伪装成一只乖巧的绵羊,为的不过是培养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

    如今此消彼长,才会有今日的情状。

    但别家也不是傻子,既然能扶持当初的王上,也约莫会有些挟制他的方法。

    如果任由他们这样发展下去,只怕到了最后,王上所期盼的事情,难以达成不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们一家三个,生命怕是都岌岌可危。

    所以,如果想要取胜,必须兵行险着。

    完颜烈听得她的话,也只是陷入了深思。

    她知道,想要说服他们并不容易,但无论如何,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着手去做了。

    “再者,诛杀那些部落的祭司,必定会引起众怒。到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那些部落身上,谁又会分神来监视你们这边呢?我听闻,烈云的这些部落,性子极为刚烈。要是这事做得漂亮些,保不齐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若是查不出凶手来,阁下以为,责任在谁?”

    林梦雅循循善诱,活像是一只在教野狼捕食的狐狸。

    完颜烈也是个聪明人,忽然间眼前一亮,他好像是听懂了林梦雅的意思。

    “此事...我自会去跟王上禀告。成不成,姑娘的一片心思,我都懂了。王宫之内的事情,还需要姑娘多费心了。少主,你还是先带林姑娘回去,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互相点了点头,算是初步的达成了共识。

    林梦雅由小玉护着,顺利的出了他们接头的府邸。

    此时,外面已然是黄昏。斗篷披在头上,没有人能认得出她的身份。

    直到二人悄然回到了王宫,林梦雅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完颜烈进宫求见王上的消息。

    林梦雅心头暗喜,如此一来,事情可就成了一半了。

    “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这件事情,姐姐为什么不直接跟父上说呢?”

    凤羽苑的偏殿内,小玉一脸的不满。

    这件大事,林梦雅就连他都是瞒得死紧的。可姐姐若是想要说服父上,跟他说岂不是更加便捷?

    林梦雅伸出手来,轻轻的抚平了他灰白色的长发,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惋惜。

    这灰白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晦暗,没啥年轻人的朝气。

    不知道青筝谱里,有没有能让人恢复黑发的方子。以前听人家说,吃黑芝麻跟核桃有用,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姐姐,你又在出神了!”

    无奈摇了摇林梦雅的袖口,小玉眼神里带着几分委屈。

    他明明都那么努力了,怎么姐姐,还只是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呢?

    “哦,不直接跟你的父上说,是因为我不了解这里的情况。要是贸然提议,反而还要累得他跟完颜烈再去商议细节。我看完颜烈这个人,倒是个心思缜密之人。我这主意一提,他那边必定是完备得详实了,才去跟你的父上说的。这几天你寻个由头,来宫里住一阵子。记得,你那些明面上的心腹最好都跟你一起进来。要是不能的,也在王城里频繁露个面,知道了么?”

    林梦雅猜测,如果是完颜烈来做的话,这事一定会做得滴水不漏。

    但越是滴水不漏,最后想要翻出来做个人情的时候,就越要考验手段跟演技。

    她让小玉进宫,还带着心腹来,主要是让整个王都的王室,都给他做个见证。

    这样省得以后那些世家想要查明真凶,来讨好部族的时候,会暗中给小玉做手脚。

    她想得条条处处,都是为了小玉的安全。

    殊不知,那家伙在听到自己让他入宫来住的时候,却是眼角眉梢,都携了分外灿烂的笑容。

    “好,我即刻就搬来!凤羽苑外面就有我的一处院子,而且跟凤羽苑是想通的。姐姐你等着,我立刻就回府去打点!”

    看着那小家伙飞奔而出,林梦雅不禁莞尔。

    说起来,她自打再次回到这个世界,最快活舒心的,不过是当初带着四个丫头,并小玉这枚半大的少年,在流心院逍遥的那一段日子。

    现在想来,其实那个时候,她跟龙天昱就互相生了好感。

    只是他那时候是个闷葫芦,自己也是个糊涂蛋,才白白蹉跎了那么多时日。

    想起龙天昱来,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浓情蜜意。

    心中才不过甜蜜了片刻,那强压在心头的众多愁绪,又像是一块巨石,压住了所有的美好的过往。

    该死的烛龙会!该死的古卫之遗!

    可她没得选,只有彻底的解除了那些后患,她跟龙天昱才能去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神农系统内,一副内容详实的地图,正静静的在页面内摊开。

    林梦雅闭上了眼睛,虽然地图的原本,还在七绝峰的那个山洞里面躺着。

    但即便是有人得到了地图的原件,也未必能看得懂。

    其实她也是在神农系统的帮助下,才能读懂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参数。

    只有在参数的配合下,才能构造出立体的3d地图模型。

    这种制图手法,在现代并不罕见,但是在这里,一般人都不会看懂这种地图。

    在这样双重的保护下,想要得到地图,并且还能破译的人,就大大的减少了。

    不过,有一点是她一直想不明白的。

    钱长老曾经跟她提过,他们这一族,是为了护卫古卫之遗而存在的。也就是说,他们的作用,应该是为了阻止那些不应该找到古卫之遗的人。

    但如果古卫国是一夜之间消失的,那这张地图跟青筝谱又是谁流传下来的呢?

    难道是有人已经找到了古卫之遗,想要传给自己的后人?

    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古卫之遗早就被人给搬空了,那她手中的地图,岂不是成了笑话?

    而且不管是烛龙会,亦或是大晋的那位皇帝,怕都是能够确定,古卫之遗还是存在的。

    诸如种种,让林梦雅对这个古卫之遗,充满了重重的矛盾。

    她如今只能清楚一件事,不管古卫之遗到底存在不存在,她必须要彻彻底底的解决这件事,不然,这东西早晚会像是*一样,炸的她尸骨无存。

    地图模型已经建好,林梦雅找来一张,她抽时间在街上买来的烈云国地图。

    玉尺地图很庞大,整个烈云国,也不过才占了四分之一而已。

    放大玉尺地图的标记着烈云国的位置,让它与烈云国的地图互相融合。

    林梦雅终于找到了那个标记着钥匙的位置,在烈云国的位置,是一个叫灵巫山的地方。

    地图虽然标记了位置,但是却并不详实。

    林梦雅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把脑海之中的地图,收了起来。

    “看来,得找个人问问了。”

    好在小玉马上就要搬来王宫里住,林梦雅倒是并不担心消息的来源。

    此次,她之所以要跟小玉一同来烈云,其实就是为了寻找这把钥匙。同时,又能解决小玉的前途问题,一举两得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拒绝。

    约摸着此时,出去各处查看的静柔夫人该回到凤羽苑了,林梦雅也赶着出去迎接。

    等了一会儿,却没看到夫人跟宁秋,林梦雅心头有些疑惑,往宫外迎了几步。

    一阵吵闹的声音,从凤羽苑外面的小路上传来,林梦雅听着有些像是宁秋的声音,下意识的紧走了几步,就看到拐角处,夫人那一袭碧蓝色的宫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