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 帝王情爱
    林梦雅一向是个有分寸的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完颜烈,为的不过是提醒他,小玉不是他们的一面旗帜,可以怎样妄为都可以。

    但同样,她也清楚。

    完颜烈为了辅佐小玉,都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她不过是一个助力者罢了,喧宾夺主,那就有些过了。

    许是因为林梦雅的不好惹,也让完颜烈稍稍收起了心中些微的不满。

    这一场较量下来,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

    “烈叔,上次我跟您提过的那件事,不知道,您现在可方便?”

    小玉对完颜烈还算是十分的客气,不过后者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有些凝重。

    片刻之后,方才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似是有些不愿意,再想起当年的那些儿女情长。

    “这事,原本是王上与夫人的往事。为人臣子者,本不该提起。但——林姑娘既然说此事与大业有关,我也只能对不起王上他们一次了。”

    完颜烈的视线,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显然是觉得,这些陈年旧事,又怎么能解决眼前的困境。

    林梦雅早就预料到,毕竟完颜烈常年在外,宫内的许多微妙处境,他未必了解。

    何况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得女人家的那些弯弯绕。

    当下开口,为他讲解了一番后,才让完颜烈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怪不得夫人在宫里,总是受人诟病。没想到,这事情隔了快二十年了,还要被人提起。”

    完颜烈感慨万分,应该是没有想到,当初的那一段往事,会随着时间慢慢发酵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林梦雅跟完颜玉都静静的等着他的下文,毕竟,除了宫里的那两个当事人之外,也唯有面前的完颜烈,最清楚前因后果。

    而随着完颜烈略带着几分怀念的语气,林梦雅跟完颜玉,终于了解到了二十年前的部分真相。

    当年,王上靠着那几个世家的力量登基之时,还是个年岁如同小玉一般的少年人。

    都说少年夫妻最是情深,可大王后因为是别人硬塞给他的,再加上性子十分的跋扈,别说是与王上两情缱绻了,若是王上稍微冷落了她,她都是要在宫里面,闹的个天翻地覆的。

    而此时,王上在因缘巧合之下,就结实了当时还是辛家蛊女的静柔夫人。

    完颜烈的回忆之中,虽然没有什么旖旎的词句,可当初,孤独冷傲的少年天子,与温柔深情的美丽少女,必定是经过了让人沉溺的浪漫后,方才定下了一世的情缘。

    对于这一点,从王上现在对夫人的宠爱来看,林梦雅并不怀疑。

    但是,当时王上与静柔夫人的恋爱,只能处于地下情的阶段,所以,当时还是静柔夫人贴身侍女的慧夫人,就成了传递书信的鸿雁。

    许是因为,她是自己与爱人之间,唯一的纽带,王上对慧夫人的态度,比别人多出了几分的耐心。

    可他们看起来,也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渐渐,慧夫人迷恋上了这个忧郁而高贵的男子。

    接着给两人传递消息的机会,慧夫人不断的给予王上暗示,到后来,还主动的想要献身。

    只是,全部都被王上拒绝了。

    不过静柔夫人却并不知情,王上又是个不喜欢在女子的问题上打转的人,所以,这件事情只有他们这几个近侍知道罢了。

    等到二人历经千难万险,终于结为伉俪之后,静柔夫人就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入了王宫。

    头几年还好,慧夫人虽然是落花有意,奈何王上始终不喜她,也只能安分守己。

    可第四年上,王上突然宠幸了这位慧夫人,还把她从一个侍女,破例提升为仅此于静柔夫人的慧夫人。

    所有人都说,是因为当初王上看上的原本是身为侍女的慧夫人,无奈静柔夫人身为主人,利用身份与权势,抢夺了王上的宠爱。

    而王上后来终于得知了真相,所以才一怒之下,给予了慧夫人名分。

    当然,各种各样的流言,最后都被王上给镇压了下来。

    但是慧夫人的名分,却是稳固了。后来,王上对静柔夫人,也跟以前大有不同。

    这些事情,才作为暗地里的传闻,保留了下来,并且几乎成为了真相。

    不过,按照完颜烈所说。当初王上看上的就是身为小姐的静柔夫人,是慧夫人横刀夺爱,痴心妄想。

    可为何,连静柔夫人,也会觉得是她抢了慧夫人的宠爱呢?

    本以为会得到答案,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更加破朔迷离了。

    林梦雅眉头微蹙,看着爱莫能助的完颜烈,毕竟他一个大男人,只能看到那些表面上的东西。

    至于三个人之间,真正的感情纠葛,可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不可能,那慧夫人佛口蛇心,最善于做戏,一定是她为了争宠,在造出来这样的谣言!”

    小玉有些隐忍不住,冷意凛然的说道。

    林梦雅看了看那孩子,却是摇了摇头,

    “如果事情真的像是阁下说的那样,那慧夫人的得宠,跟我家夫人的愧疚,就十分的没有道理。再说了,王上的个性,我虽然没有你们清楚,但我也感觉,他可不是一个能轻易受到蒙蔽的人。对了,那几年王上冷落我家夫人的时候,宫里,可曾发生过什么大事?比如说,妃子之间争宠,内斗,比较过分的那一种?”

    她跟小玉的目光,同时投向了完颜烈。

    后者有些为难,但是那俩双殷殷期待的目光,又让他难以招架。

    拧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说了几件事情。

    “似乎是有几件事比较大,好像是有几位新进宫的美人,因为谋害宫里的某位夫人,而被王上赶出宫外。还有慧夫人传出孕信,后来却不了了之。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了。”

    以完颜烈的性格,能记得这些已经实属不易。

    林梦雅把几件事情串联起来,也得到了一些还算是有用的信息。

    慧夫人得宠之后,王上就有意冷落了静柔夫人许久。

    此时又有几个新进宫的人谋害宫里的某位夫人,那她是不是这样猜测,王上册立慧夫人的初衷,其实也是有为静柔夫人抵挡暗箭的可能性呢?

    小玉今年不过十五岁,静柔夫人又是二十年前进宫的。

    既然能在生了孩子以后,就立刻把他送走,就说明至少在那个时候,她在宫里的地位还是不太稳固的。

    但仅仅是为了多个挡箭牌,就册立了慧夫人,又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慧夫人那天口口声声说,是静柔夫人害死了她的孩子。

    那么当年,在王宫之中,必定是发生了十分复杂的事情。

    摇了摇头,林梦雅发现,自己好像是掉入了一个大坑里。

    而且要是想要解开当年的所有误会,那必定是要知道前因后果才行。

    王侯将相家,虽然有滔天的富贵,却有太多太多的不得已。

    指不定会牵连到多少人,闹了半天,她才发现,此路不通。

    看来,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罢了,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件事情,想要劳烦阁下。”

    完颜烈看着林梦雅,却并未拒绝。

    毕竟,林梦雅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他们。况且有一点,完颜烈跟小玉早就达成了共识。

    林梦雅是绝对不会做能够危害到小玉的事情,他看人很准,尤其是对林梦雅,绝对不会失误。

    “请说。”

    “我希望,你能帮我截杀那几位部落的祭司。不用杀了他们,只要重伤即可。也不要露出任何的线索,不要有意引导消息。最好,是能死个一两个即可。”

    林梦雅目光柔和,说出来的话,却让完颜烈浑身轻颤了一下。

    他,没有听错吧?追杀祭司,这可是犯众怒的事情!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完颜烈,似乎觉得,他的迟疑,有些可笑。

    “林姑娘,你要知道,这些祭司即便是在各自的部落里,地位都是极为尊崇。现在,我跟少主在暗中也是在极力的争取他们的支持。此时若是追杀,是否有些太过冒险?而且,即便是他们死了,继任者也不一定能够支持少主。反而,是弄巧成拙。他们可是最不喜欢,被人操控的了。此事,怕我恕难从命。”

    完颜烈是以为,林梦雅想要除掉不支持小玉的人,然后扶持一批支持小玉的人当上祭司,这样,就可争取到部落的支持。

    但各个部落虽然偶有纷争,可部落内部的齐心可不是他们这些内斗的王族能比拟的。

    也许这个法子在别处可用,但是在部落里,风险太大,也容易被人发现。

    一旦暴露,小玉会立刻处于下风,甚至于再无继任的可能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冒这个风险。

    林梦雅无奈的笑了笑,她看起来,像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么?

    “阁下莫急,要是我真的想要如此,那干脆让你的人去嫁祸,岂不是更容易。之所以让你的人去追杀那些祭司,是我想要他们的命,来打破现在所有的格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