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瞪眼大赛
    没想到小玉的行动竟然这么快速,几天的功夫就说服了完颜烈。

    好在今天即便是她不出宫,静柔夫人也要是在凤羽苑里躲上一天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跟在小玉的身后,鬼鬼祟祟的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王宫里虽说人来人往,但宫门的位置,还没有什么人敢靠近。

    如今以小玉的身份,带个人出去王宫,早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目了。

    何况,现在就连王宫侍卫们,都在紧张兮兮的,检查着迎接大祭司他们的准备。

    看到这一幕,林梦雅倒是有些能够理解,为何那位王上,如此心力交瘁了。

    一山不容二虎,表哥所在的临天国,虽然百草阁大长老的位置,未曾凌驾于他之上,也不过是个精神象征,以表哥的度量,尚且无法容下。

    何况在烈云,那些世族,不仅掌握着实权,更是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势力跟力量。

    若想要把他们除去,收回他们手中的权力,只怕是难上加难。

    难以想象,到底王上跟夫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她也明白,要不是有王上跟夫人多年的积累,她即便是再有手段,也难以翻江倒海。

    “哼,什么祭司,不过是一些狼子野心之辈罢了。”

    出了宫门,小玉冷笑岑岑的瞥了一眼正在路上扫撒的兵士们,沉声说道。

    “的确,留他们在这里,不过是更大的后患。不过,这一次可有好戏看了。”

    林梦雅嘴角弯弯,看似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容,可实际上,那笑容这种蕴含的凉意,却与小玉没什么两样。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姐姐先随我来。”

    这大半年的时间,他从一个孤僻的少年,成长为一方势力的少主,进步的不仅仅是心计手段,更多的,是一种不符合他年纪的沉稳。

    披上一件可以隐藏大部分形貌的斗篷,林梦雅随着小玉灵活的在王宫外面的街道上穿梭,在与好几个人暗中接头之后,二人方绕进了一座高墙大院之内。

    看到小玉如此谨慎,林梦雅心头也有些欣慰。

    到底,这孩子是不用她再处处提点,被迫成长,也并不全然都是坏处。

    “什么人!少主,去,立刻通报大统领,少主来了!”

    二人才刚进门,就被一道壮硕的身影拦截住了。

    不过小玉却是十分沉稳的与对方点头示意,那人立刻降低了音量,十分恭敬的给二人让开了位置。

    林梦雅的视线,在那道身影上盘旋了片刻后,旋即又有些疑惑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人虽然裹在一袭黑色的衣衫之下,但是四肢是极为发达,全身的比例有些不协调,活像是一只壮硕的黑猩猩。

    而且,她在那人的身上,嗅到了一股子极为熟悉的味道。

    当初那些铜奴的手臂,在受到火舌的舔/吻之时,会散发出极为浓重的一股味道。如今,这人身上倒是跟铜奴有些相似。

    唯一的不同便是,铜奴是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且被泯灭了人类所有特性的行尸走肉。

    可刚才那人,只是肢体有些异样,但头脑清晰,跟正常人一般无二。

    只是这是烛龙会搞出来的邪门歪道,小玉这边,怎么也会有这种东西呢?

    才刚进来,心里便是盛满了疑问,林梦雅只能压下重重顾虑,先随小玉,往院子的内里走去。

    院子不大,但以林梦雅敏锐的感知力,能够觉察到似乎暗中埋伏着不少的人。

    饶是以她的视力与观察力,在表面上,却是找不出来几个的。

    不由得暗中赞叹了一声,这伪装才叫专业,跟之前在大晋皇都的时候,那群滥竽充数的完全不同。

    也许是因为在这里,稍有不慎面临的就是全盘皆输吧。

    多年来的动乱与倾轧,带来的不仅仅是人们的草木皆兵,更是让这些人,越发的磨练出军人般的意志与能力。

    与烈云相比,大晋虽然也有*跟保皇党的争斗,不过,现在还多是停留在政治与经济的层面。

    除了父亲率领的那支队伍,还能经历腥风血雨的磨炼之外,怕是其他的队伍,早就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锐气,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争夺权位这种事情,唯有军权窝在手里,才是最为稳妥的。

    要不是周围的几个国家,过去的几十年里,因为各种内乱,而腾不出手来侵略地盘,只怕大晋的军队,早就被人灭的干干净净了。

    一个国家,如果连军队都失去了战斗力,就像是被一群饿狼盯上的,毫无保护的羊群。

    大晋已经安稳太久了,沉睡的雄狮,要么苏醒仰天长啸,要么,就只有被新的狮子所取代。

    林梦雅感概良多,一时倒是没发现,小玉不知何时,把她引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密室。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一间,密不透风的密室之中了。

    环顾四周,周围应该都是极厚的石壁,别说是有人偷听了,怕就是外面下冰雹,里面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虽然烈云已经进入了初夏,可她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意。

    此时,她才发现,小玉提前给自己准备的斗篷,到底是多有先见之明。

    “这里是我跟烈叔商谈要事的地方,外面全部都是七尺厚的岩石打造而成,在这里,会绝对安全。”

    小玉扬起眉头,口吻随意,但里面却透露出隐隐的骄傲来。

    林梦雅伸出手来,颇有感触的摸了摸小玉的脑袋。

    这孩子真是在她没看到的时候,变得太多太多了。

    她这个姐姐如果不努力的话,早晚有一天,会被这个当弟弟给超越过去。

    并非是什么争强好胜的心,只是她明白,如果自己不上进,早晚有一天,会拖那群她所在乎的人的后腿。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输呢。

    “怎么了?”

    尽管,很享受那只温柔的小手,在自己的头顶上轻抚。

    可小玉却觉得,此刻的姐姐有些奇怪。

    “没事,只是在感叹,时光如梭,连我们家的小玉都成熟到了这个样子,我这个姐姐,倒是显得有些没用了。”

    笑眯眯的看着自家的傻弟弟,林梦雅却还是坏心眼的,捏了捏那张还算是水润的小脸蛋。

    真是的,手感都没有以前好了呢。

    从前小玉虽然瘦,但多少还是小孩子的滑腻的手感。

    也不知道在这里是吃了什么,脸蛋是鼓了一点,可手感却有些硬邦邦的。

    仔细一瞧,那张稚气的少年脸,不知何时,竟然隐隐有了些棱角分明。

    小玉眉头微皱,却还是任由姐姐的手,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揉捏。

    直到一道轻咳声从身后传来,林梦雅这才放开了作怪的手。转身,眼角眉梢已经隐去了笑意,转而变化出一抹极为客气的神色。

    “多日不见,南邵大王可安好?”

    完颜烈神情十分的严肃,作为镇守一方的武将,女人在他的面前,只有瑟瑟发抖的样子,却从没有一个,能像是她一般,对于毫不客气,出言不逊。

    第一次,他可以不去计较,毕竟她于少主,有救命的恩情在。

    可现在,她也未免太不识相了。

    冷哼了一声后,一双锐利眼睛,却是带了三分杀意。

    只不过,他这一身似乎从九幽地狱里蜕变而出的气势,却好像是对她,没什么作用。

    嘴角携了笑,林梦雅倒是反客为主,率先坐在了密室的座位上。

    视线状若无足轻重的落在了那位南邵大王完颜烈的身上,笑意加深,眼神却是越发的冰寒。

    “看来,阁下应该是安好如初。也是,以血肉喂蛊,饱受万蛊噬心之痛的人,又不是阁下,阁下当然没什么可难过的,不是么?”

    林梦雅安坐在椅子上,可一双眼睛,却是牢牢锁定了完颜烈。

    二人的视线,在无形之中对撞。

    一个杀伐决断,威势迫人,一个孤高冷傲,咄咄逼人。

    这一场无形的拼杀,却是不分上下,难分胜负。

    良久,二人才破有默契的,同时缓和了眼神。

    只是比起林梦雅的恬然淡定,完颜烈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只知道林梦雅出身武将世家,本以为她不过是个心志略比一般女子强些的少女罢了,却不曾想过,她的气势在自己的面前,居然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要是此时在这里的是她那位赫赫有名的父亲,完颜烈只会觉得与有荣焉。

    可现在,她明明只是个不满二十的少女罢了,缘何会有如此坚韧的心志?

    林梦雅似是知道他心中的疑惑,手指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双眼。

    这瞪眼大赛,还真是费神。

    但是,父兄从小就教育她,与人对阵,最不能输的就是气势。

    即便是打不过人家,唬他一把总是可以的。不然,人家是不会把她,当做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这个,就叫做输人不输阵!

    “烈叔,你们还是坐下谈吧。”

    感受到那二人互相强烈的敌意之后,小玉只觉得有些尴尬。

    他固然是毫不迟疑的要站在姐姐的这一边,但是,从他回到这里开始,烈叔就拼了命的护他周全。

    如此恩情,他也是断然不能忘恩负义。

    不得已,只能在暂时休战之时,赶紧出来打个圆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