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生而为己
    往事说起来,总是会让人分外的忧伤。

    尽管这些话,静柔夫人说出来,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但是听到林梦雅的耳朵里,却是别样的不是滋味。

    一个女人,从出生就被预定了一生的轨迹。

    还要被迫,跟自己的大哥结合,完全不能获得自己的幸福,也许放在现代社会里,这才是最为惊世赅俗的事情。

    可静柔夫人选择了自己的爱情,逃离了自己原本被规定的命运,却让她对自己的家族,背负着深深的罪恶感。

    林梦雅有些感同身受,如果当初母亲没有毅然决然的选择放弃自己的身份,跟随父亲在一起的话,虽然她可能不会早逝,却绝不会如此的幸福快乐。

    只不过母亲比静柔夫人幸福得多,表哥们跟她说过,他们的父皇,一直在寻找着母亲,但是却只是为了,看到她的平安喜乐而已。

    如果当初静柔夫人的家人也这样支持她的话,怕是现在,她就不会觉得如此的沉重了吧。

    “夫人不必想那么多。”

    林梦雅柔柔的替静柔夫人揉捏着小腿,她放在蔷薇粥里安神的成分渐渐的在起作用。

    很快,静柔夫人就进入到了一个似醒非醒的状态。

    再加上林梦雅的按摩,整个人都舒缓了下来,似乎从心里,卸下了千斤重担。

    “人本应该为了自己而活,无关乎身份跟被别人框定好的命运。如果夫人当初,没有选择逃离的话,那么现在,也一定是郁郁寡欢,终生苦闷罢了。人活一世不过短短数十载,若都在苦水里泡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林梦雅的声音放得极为的轻柔,缥缈之中,又似乎带着几分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的话记在心里,反复的斟酌思考。

    又似乎,心里像是埋了一颗种子,她的话就像是一场春雨,让心里的种子,快速的萌发,壮大。

    看着逐渐进入梦乡的静柔夫人,林梦雅悄悄的退出了寝殿。

    一般像是夫人这种性格的人,心里压力都会比较大。

    好在青筝谱里,记载了一些可以用药物跟手法配合的简单催眠治疗。

    只要让夫人摆脱心里的障碍,那么她态度强硬起来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吩咐众位宫娥,不得夫人传召不得进入,林梦雅拿着蔷薇粥的碗,往小厨房那边走去。

    果然,今天早上还在疯传的关于她的绯闻,下午就被新的热点给取代了。

    尽量装出一副存在感为零的样子,靠着过人的听力,林梦雅在小厨房里,收集到了不少的八卦。

    那位辛家的大祭司,按照辈分,应该是小玉的舅舅。

    但他并不是夫人的亲弟弟,只是一个分支的家主,因为跟辛家现任的族长,也就是夫人的大哥关系密切,又能力超群,才被破格提为大祭司的。

    按照惯例来说,同一时期,大祭司只能有一位。

    但是因为辛黎太过优秀,所以在未成年的时候,就被破格提升为大祭司。

    这样一来的话,这个辛栾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

    好在他倒是手段超群,辛黎暂时还不能完全的胜任大祭司的位置,所以,他现在还在这个位置上,只等到辛黎可以掌握的时候,在完全让出这个位子。

    如此一来,倒是有些意思了。

    林梦雅心思急转,辛家的人,到现在为止,她只见过两位而已。

    静柔夫人自不必说,从相貌到品行,都是一等一的好。

    至于那个辛黎么...怎么说呢?一提起他,林梦雅就觉得浑身一阵阵的不舒服。

    她是比较欣赏长相清秀的少年,可是,那种毒蝎心肠的,还是算了吧。

    不管怎么说,辛家都是小玉继承王位的一大障碍。

    绕是绕不开的,可想要连根拔起,也似乎有些困难。

    还有那个万蛊池跟那个蛊女的规矩,她也总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

    看来,有些事情还真是急不得。先把王宫里的这一件给处理好了,其他的事情,慢慢来。

    外面忙忙碌碌,都是为着那些祭司的到来而做准备。

    凤羽苑的人却格外的清闲,因为静柔夫人的命令,没有人敢随意出去招惹。

    大王后病倒,她们的确是需要避嫌的。

    所以院子里的宫娥们,就变的别样的清闲。

    听够了八卦,林梦雅不声不响的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偏殿。

    可刚进门,就看到宁秋那个丫头,正委委屈屈的跪在地上垂泪。

    站在她面前的,则是一脸冰霜眉头紧皱的小玉。

    这俩个小祖宗,又是什么了?

    “姐姐,你可回来了!”

    殿门的动静,立刻吸引了小玉的全部吸引力。

    转过头来,马上冰雪消融,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灿烂笑容,如同之前那人,不是他似的。

    “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嘱咐宁秋。”

    林梦雅神色如常,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来。

    只是一张口,就支走了小玉。

    后者也不过是不甘的张了张口,就只能乖乖的先离开偏殿。

    林梦雅看着小玉的身影消失之后,伸出手来,温柔的把宁秋从地上拽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有没有打你骂你?”

    虽然宁秋是夫人宫里的宫娥,但是林梦雅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对女人刻薄的男人。

    哪怕是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至少男人也应该保持着该有的风度。

    可以寒冷如冰,却最好不要刻薄得像是个市侩的女子。

    宁秋立刻摇了摇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盛满了委屈。

    “小殿下没有罚我,只是说,以后这些粗活,都不能让您来做。我也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所以才主动要下跪的。之前小殿下让我起来,是我坚持要跪的。没有照顾好您,是我的过错。”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这里,她身边的家人们,似乎把她当成了一个智障。

    再说,这些事情又不繁重,她怎么就做不得了?

    眼看着宁秋对她的态度,似乎又跟之前一样有些疏离跟恭敬,林梦雅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没事,我会跟他说的。抱歉,让你受委屈了。夫人还在午睡,你去看看她吧,别让别人扰了她。”

    宁秋立刻深深的点了点头,就一路小跑的除了偏殿的大门。

    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喜欢把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的性格,倒是跟夫人很像。

    怪不得,人家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想起她院子里的那几个,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似乎,也是因为她这个主人,不太像话吧。

    “姐姐,我可以进来了么?”

    门外,一颗在故意卖萌的小脑袋,在门上故意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林梦雅点了点头,想要装出的严肃认真也只能憋了回去。

    毕竟这孩子没错,错的,是她没有及时的让小玉认清楚,她的能力。

    坐在圆凳上,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玉,直到看到他的眼睛滴流乱转,显然是对她的意思,有些摸不准了,这才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看清楚了?”

    小玉有点懵,傻傻的看着面前,笑容亲切的姐姐,疑惑的点了一下小脑袋。

    “我有手有脚,虽然不是什么大力士,但也不是一个废物。小玉,姐姐知道你是好意,可有些事情,姐姐真的想要自己去做。你是希望姐姐成为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呢,还是一个至少能自食其力的正常人?”

    其实,小玉的第一选择,是把林梦雅养成一个废物。

    但是,在后者灼灼的目光逼视下,只能毫不迟疑的,选择了第二项。

    “很好,所以以后不管姐姐做什么事情,都希望你能理解。我们双方一定要秉持着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互相包容的心态来生活。你很有悟性,姐姐我很满意。”

    意思,明明是双方会谈。

    但是鬼都知道,小玉从来都是处处以她这个姐姐为先的,哪里还谈得上提出异议。

    即便是有,林梦雅只要看他一眼,他都会立刻咽回肚子里,消化消化让它完全消失。

    所以,两个人谈话,又在亲切友好并不热烈的气氛下,落下了帷幕。

    “对了,你来找我做什么?王宫里现在可到处都传着咱们俩个的绯闻,我觉得有必要在外人的面前,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关于这一点,小玉跟林梦雅抱持着同样的态度。

    他就不喜欢王宫里的那些宫娥们,有事没事的就爱传八卦的个性。

    想当初在流心院的时候,都是他们一大家子的仆人们,抓着把瓜子畅谈别人家的八卦。

    而府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会守口如瓶,半点消息都不往外泄露。

    他是很喜欢跟姐姐在一起,也不畏惧任何的流言蜚语。

    但这是他们的事情,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议论纷纷,而且还以讹传讹,当真是让人厌烦的很。

    是以,他才会选择偷偷的来到偏殿里等林梦雅,而不像是往常一样,不管不顾的就跟姐姐撒娇耍赖。

    “你收拾收拾,等下跟我一起出宫。烈叔从边境回来了,我已经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他了。烈叔说,他虽然知道的不多,但若是跟大事有关,他可以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接你出宫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