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捕风捉影
    纵然现在梦雅生死不明,可至少,却是跟龙天昱是心灵相通,比她要好得多了。

    只是如今,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现在她可是把一身的性命,都系在了龙天昱的身上,若是他完了,那自己也会跟着完蛋。

    似乎是对上官慧的一番话有所触动,龙天昱的眼神闪烁了片刻活,终于明亮了起来,至少不像是刚才似的,那般如同死寂一般,了无生气。

    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昱亲王府的人还不算是笨,知道及时的请了她来。

    不然的话,要是真的让龙天昱折腾死了他自己,怕梦雅回来了,也一定会心如刀绞,了无生趣。

    “还有一件事情,这几天我去皇后宫里请安的时候,听说陛下似乎对你的婚事又旧事重提了。这一次,我怕是帮你挡不了多久。太子如今威势渐弱,皇后娘娘在陛下的面前,也不如从前那般有分量了。纵使我与你有些关联,怕陛下也不会轻易死心。”

    人人只当现在的昱亲王炙手可热,但唯有她清楚,即便是圣上下了旨意,抬了别家的贵女进门,他们这位满心都是林梦雅的昱亲王,也不过是把人当成木偶,晾在一边罢了。

    “我知道了,多谢费心。”

    目光流转之间,丝丝的冷意,就连上官慧也不敢再造次。

    她虽然胆子大,又仗着跟梦雅有私交,才敢跟他说刚才的那些话。

    如今,恢复如常的龙天昱,可依旧是那个让人半点都不敢靠近的冰冷煞神,略微歪弯了身子行礼后,人也悄悄的离开了昱亲王府。

    书房之内,依旧是充斥着忙碌而清冷的肃杀气息。

    只是,端坐在书桌之后的男人,却重新有了生灵的感觉。

    端起碗来,依旧优雅却无比快速的,消灭了里面所有的食物。

    上官慧有一点点醒了他,雅儿还在等他,要是他垮了,那何人去救她?

    “王爷...您...”

    作为一个大男人,林魁看到自家王爷,终于有了些活人的样子,高兴得差一点就老泪纵横了。

    龙天昱放下了碗,却是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看着去岁林梦雅叫人移栽过来的翠竹,已经生机勃勃的拔高了不少。

    “派人,去并州把琳琅接回来,以后,府内种种事物,皆有她来主持。还有,你派人搜寻王妃的那些旧人,但是,只派人暗中保护,不得惊动。”

    流心院里的那些花,因为没有人悉心的栽植,早就已经旁逸斜出,半点没有她当初在这里的那股子灵动的美感了。

    那丫头,是极为喜欢那个院子的。

    所以,他必须要替她,守好她所在乎的一切。

    “是,属下立刻去办。”

    林魁的眼神之中,那抹喜悦,是无法掩藏住的。

    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龙天昱站了片刻后,又回到了桌前,上面,一本摊开的记事,被他看得格外的仔细。

    烛龙会,不过如此罢了!

    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冷笑,龙骨,等着他来拿吧!

    身处烈云王宫之中的林梦雅,此时也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

    也不知道是谁瞎传的闲话,在之后几天的早操练习之中,她竟然成了大部分八卦的主角。

    而且这些八卦真是越传越离谱,说什么她其实是小玉在民间的心上人,因为身份不匹配,所以才被带到静柔夫人的院子里,当个贴身的婢女。

    这种,还算是靠谱的,她一向耳朵尖得很,诸如什么她是小玉想要献给王上的美人之类的无稽之谈,相信如果她不做任何措施的话,说不定哪一天,会传出更加无聊且不着边际的传闻,都会衍生出来。

    明明早操是用来收集别人的八卦的,结果却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林梦雅现在极其的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居然给自己传这种无聊的东西。

    别说那些宫娥们了,就连宁秋看她的眼神,都明显的带着几分挪揄跟不解。

    林梦雅翻了翻白眼,只觉得今天自己,有理也说不清了。

    “贺兰姐贺兰姐,你就告诉我嘛,你跟那位小殿下,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相处了今天,宁秋也逐渐的摸清楚了这位贺兰姑娘的性子。

    别看她平时冷冷清清,但实际上,对她们这些年纪小的人,多是照顾有佳。

    而且这几天,因为贺兰在,夫人的身体跟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宁秋这个忠仆,自然是要把贺兰,当做恩人似的对待了。

    林梦雅又对宁秋不端架子,两个人的相处,倒是极为的愉快。

    不过现在,林梦雅却是有些后悔,这丫头,如今正追着她,询问她跟小玉的关系,

    “我跟小玉...不过是因为从前认识罢了,不是他们传的那样。在我眼中,小玉不过是我的一个弟弟而已。真是搞不明白,事情怎么会传成那个样子。好了,我去把给夫人做的蔷薇粥端来,你呀,不要再跟着我问东问西的了。”

    林梦雅瞪了宁秋一眼,后者也不过是俏皮的缩了缩脖子,眼神里面,却没有半分的俱意。

    也懒得管大家在背后如何议论她了,听夫人说,明天那位辛家的大祭司,就要随着各个部族的祭司一起入宫。

    到时候,她的那点子绯闻,也会迅速被这件大事给取代。

    毕竟,她不过是这个王宫最不起眼的存在罢了,那位麟邱阁的,才是正角。

    寝殿之内,袅袅檀香足以安定人心。

    只是林梦雅特意为静柔夫人调制的香料,王宫之中,处处是敌手,随时都有可能遭人暗算。

    她只有时时刻刻注意,不让别人有机可乘。

    静柔夫人虽然惊讶过她的心思细腻,却因为小玉的极力劝说,也由着林梦雅去了。

    好在,林梦雅的手段不少,但用的都是些潜移默化的方式,一点一滴的改变,倒是让人感觉不出什么不同来。

    而且她又精通医理,调理身体这种小事更是不在话下。

    没几日的功夫,静柔夫人对她,也是多了不少的好感。

    如今,不管王上在不在,也唯有她跟宁秋,可以自由的出入夫人的寝殿了。

    “前几日采了一些蔷薇,做了一些蔷薇粥来,夫人闻了,可有些胃口了?”

    亲自端了碗过来,静柔夫人正在软塌上看些闲书。

    听了她柔和的声音后,有些疲惫的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捏了捏眉心。

    “你这丫头果然细心,明日祭祀进宫的事情,宁秋可打理妥当了?”

    宁秋是个没有什么自私之心的丫头,在加上她对夫人忠心耿耿,又十分的能干,俨然在夫人的身边,她主内,宁秋主外了。

    点了点头,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托盘,让四周伺候的宫娥们都下去后,方才开口。

    “敢问夫人,那位大祭司,可是辛黎?”

    在烈云国内,没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辛家的辛黎,却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当初在大晋皇都,他尚且能够突破重重的保护,差一点就要了自己的命。

    如果在这里碰上,他一定会对自己不利不说,反倒会拖累小玉。

    “黎儿不会来,他虽然现在已经继承了大祭司的位置,但是年纪尚幼,按照辛家的规矩,他必须要在家里清修数年。来的极有可能,是他的叔父,也是我的兄弟,辛栾。”

    静柔夫人优雅的喝了一口粥后,才淡淡的回应。

    辛栾是夫人的兄弟,那么,辛黎岂不就是小玉的表哥?

    只是,既然夫人出身辛家,但是却好像十分的厌恶自己的娘家,半点都不曾提及。

    就连明天辛栾入宫,也都是由宁秋跟麟邱阁的人安排,她只是称病并不出现。

    不过想来,辛家的人居然想要夺取她夫君的王位,怕是再大方的人,也会有些怨言吧。

    “怎么,你认识黎儿?”

    林梦雅立刻摇了摇头,关于她的事情,最好是能不透露,就不透露。

    赶忙扯出一抹好奇来,装作对此一无所知的样子。

    “我只是好奇,既然辛黎是小玉的表哥,那为何,他还要跟小玉争抢皇位呢?再说了,如果小玉一旦继承了皇位,身为您的母家,也就是他的外祖家,一定会光耀门庭,何苦,又要背着这乱臣贼子的声名呢?”

    静柔夫人闻言,只是幽幽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后,脸上露出了几许苦涩。

    “我虽然出身辛家,却并不算是辛家的人。你既然知道万蛊池,却不一定知道,那些部族的祭司,实际上并不算是万蛊池的掌管人。从我们祖上就流传下一个规矩来,万蛊池是由万蛊王来掌管,他也会是烈云真正的主人。但是,万蛊王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了,但是,作为万蛊王的唯一血脉,辛家却传承了下来。每隔十五年,辛家就会出现一位蛊女。身为蛊女,她就不再属于她的家族,她的父母,甚至于自己。而我,就是上一代的蛊女。按照家族传统,我应该跟族长,也就是我的大哥结合,生下下一任的蛊女。后面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万蛊池因为没有了蛊女,所以不再是蛊术修炼的圣地,所以,我是家族的罪人,亦是所有蛊师的罪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