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打听情报
    林梦雅喜欢看这样的小玉,他的出身,就注定了这孩子,一辈子都不能轻松。

    所以,哪怕仅仅是在她的身边,她也希望小玉,能像是外面的少年一样,充满了朝气。

    一路上总会遇到些来来回回的宫人们,遇到小玉,自然会行礼。

    不过,在看到跟在他后面,还提着一篮子蔷薇,笑得温柔的少女。

    虽然林梦雅的笑容,也不过是一个姐姐,宠溺的看着自家的傻弟弟。

    但是,在别人的眼睛里,可就变了味道。

    要知道,这位小王子的相貌即便是在整个王族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清俊。

    却不想,性子却是堪比王上一样的冷淡。

    去岁他刚回来的时候,多少王公贵族家的小姐们,都落了一颗放心在他的身上。

    可这位小殿下倒好,毫不手软的给碾落了个细碎。

    据说还有几个小姐受到的打击太大,吵着闹着的寻死觅活。

    不成想,居然会对着这样的一个女子,笑得如此的温柔。

    小殿下他...他是犯了什么病不成?

    原本想要保持低调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从今天开始,她竟然成了这王宫之中,谁也绕不开的传奇之一。

    而她现在想的,却是如何打探出当年的那一桩事情,好让静柔夫人,能够强硬起来手撕慧夫人。

    直接问静柔夫人?似乎不太妥当,夫人能为了这件事情愧疚这么些年,那么她说出来的,也未必全然是真相。

    可要去问慧夫人...好像也不太现实。

    总不能,是问王上吧?林梦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她还挺喜欢这颗头的,暂时不想去找死。

    苦恼的捶了捶脑袋,唉,她最怕处理这种陈年情事了,事易时移,许多事情早就已经模糊了真相,谁也说不清楚了。

    可惜,偏偏这事,又绕不开,当真是有些麻烦。

    “姐姐可是有什么难事?不妨说出来,我兴许能帮你解决呢!”

    小玉带着讨好的笑容,凑近了林梦雅的耳畔,轻声说道。

    抬起头来,她自己在这里烦恼什么啊!

    那明明是他爹妈的事情,没理由让他这个当儿子的享清闲吧。

    “我想的是当年的事情,夫人对慧夫人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想,这也许是跟那件事请有关系。虽然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你也说了,慧夫人不是什么好人,你的父上也不是真心喜欢她的。可为何,你的母亲,始终会对她心怀愧疚呢?况且,以咱们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无需忍耐了。但若是这事不解决了,我总觉得,夫人会一直这样放任下去,反而会坏了大事。”

    林梦雅的话,也让小玉渐渐的收敛起了笑容,眼神之中,变得有些凝重。

    半晌,方才略有些迟疑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也不过是听烈叔偶然提起的。他只是说,那个慧夫人痴心妄想得严重,旁的,倒是也没什么。”

    林梦雅眼睛一亮,没错,完颜烈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只是,她又以什么借口,问询这些事呢?

    “小玉,你不如帮我去问问你那位烈叔,当初的事情,到底是如何的。若是夫人能解开心结,对我们也是有不少的好处。”

    思来想去,唯有把这件事托付给小玉,才算是最合适的。

    “好,我回去就去问烈叔。母亲她,真的很在意这件事么?”

    小玉从来都是一个心细的孩子,尽管对静柔夫人也总是一副拘束的样子,可他却是十分关心的自己的母亲,只不过,却总是无法表达罢了。

    “这件事就是夫人的心结,而且我总觉得,如果这件事情解决了,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好了,其他的事情你就先别问了,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全部都告诉你。小玉,你一定要小心。大王后这病来得蹊跷,大王子却不见人影,我想,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所以,连自己的母亲都顾不得了。你要盯紧大王子,咱们唯有乱中取胜,所以,千万不能让大王子,能做出什么一锤定江山的事情。”

    林梦雅握住小玉的双手,低声嘱咐道。

    因为怕别人听到,所以她凑得很近,蔷薇的香味,萦绕在她的周围,让小玉,忽然有些恍惚。

    那股子在山洞里,就挥之不开的吸引力,似乎又在发生作用。

    盯着那双漆黑清澈的双眸,他却像是一个溺水之人,马上就要沉溺其中了。

    “傻孩子,你怎么又跑神了!”

    给了那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家伙一巴掌,小玉这才回过神来,后退了一步,有些慌张的看着她。

    疑惑的看了看小玉,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犯了什么病,怎么在她的面前,总是会这样傻呆呆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样的他,到底是如何杀出重围的。

    “我...我知道了,姐姐你放心就是,我立刻就去找烈叔,你自己多保重!”

    看着小玉落荒而逃,林梦雅只能莞尔一笑。

    翻了翻篮子里的蔷薇花朵,厨艺,她倒是不怎么精通,不如,等宁秋回来再说吧。

    一路小跑到拐角,小玉这才停住了脚步,拍着自己的胸口,捋顺着纷乱的气息。

    甩了甩脑袋,小玉只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他是很喜欢跟姐姐在一起没错,但是,那股子让人痴迷的情绪,却来得十分的诡异。

    偷偷摸摸的趴在墙角,探头看着林梦雅提着篮子,消失在路的尽头。

    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发现,似乎她从那池子里醒过来以后,人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尽管,她跟那些宫娥们一样,穿的都是豆绿色的宫装,简单大方。

    但是,那本就纤细的腰肢,此刻却像是一条水蛇般,十分的柔媚。

    原本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现在,他可以万分确定,姐姐好像是比以前,更多了几分...几分独属于女人的魅惑。

    那种感觉很奇特,论相貌,母亲绝对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可比之姐姐,却少了点什么。

    他从书里看到过,凡是真正倾国倾城的女子,一定是红颜祸水。

    偏偏姐姐还那般聪明,说不定,以后还真是块绝世妖姬的好材料。

    胡思乱想了一通,有一点,他却十分的笃定。

    不管姐姐是要祸乱天下,亦或是为祸苍生,他,一定是她身边,誓死不归的追随者吧。

    烈云国这里,不管是林梦雅,亦或是小玉,都渐渐的摸出了头绪,找出了必须要做的事情。

    可远在千里之外的晋国都城,昱亲王府之中,却是一片的愁云惨淡。

    林魁站在书房的门口,再三的徘徊过后,还是硬着头皮,敲开了书房的大门。

    书房之内,一股子蜡烛燃尽的烟熏味,格外的呛人。

    宽大的书桌之上,一滩蜡油说明了主人靠着它熬过了不少的黑夜。

    而坐在后面的那位玄衣男子,则是双目已经泛起了赤色,脸色惨白而憔悴,才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人却是瘦削了许多。

    “王爷,您已经有大半个月未曾好好的休息了,还是歇一歇吧,若是王妃在的话...”

    埋头在公案之中的龙天昱,唯有在此时,才抬起了头来。

    林魁不由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明知道,此时提起王妃,无异于在王爷的伤口上撒盐。

    可除了王妃,王爷几乎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反应。

    “她在等我,不能耽搁太久,我一定要早点把她接回来。”

    原本醇厚低沉的嗓音,此刻却是意想不到的沙哑。

    书房的桌子上,一碗早就已经凉透了的面,却是丝毫未动。

    林魁无奈的摇了摇头,王爷对王妃的用情至深,哪怕是他,都所料未及。

    若不是王妃还留着一口气,只怕王爷...王爷他也早就不成了。

    “你要是等她,也得留着命等吧!你都垮了,谁还能救她!”

    一道略含着几分责备的女声忽然间响起,林魁立刻闪过身去,给那位穿着桃粉色衣裳的俏丽少女让路。

    少女眉目如画,气质却有些清冷,看样子只是一个出身高贵的贵族少女罢了。

    但是,那双眼睛却灵透逼人,仿佛一下子,就能看透人心。

    “你来了,坐。”

    对于这人,龙天昱并不陌生。

    虽然还是一样的冷冷淡淡,但至少,比其他人是好上了不少。

    “龙天昱,我不是来你这里闲坐的,你知道你有多重要么?梦雅的命,南笙的命,还有整个大晋,支持你的所有人,都在等着你。你以为,你这样就是在帮她么?错了,你不过是在拖时间,等着让你的命,跟梦雅的命一起枯萎吧!我爱南笙,所以,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给救回来。甚至于,我可以去求那位金小姐,答应以后可以跟她共侍一夫,只为了能够救回南笙。但我更要保重我自己,因为我如果不在了,南笙就有可能会救不回来,你明白么?我们留下的人,更好好好的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一心正等着我们的人!”

    上官慧一番话,既是说给龙天昱听的,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龙天昱原比她要幸福的多,她爱了那个男人十几年,可他,却并不知晓自己的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