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乱事如麻
    王上不在她可以理解,但那位传说之中,英明神武的大王子,又怎么可能,不在自己母亲的床前尽孝呢?

    浓重的药味充斥着整个寝殿,林梦雅能够分辨得出来,用的都是极好的药。

    但没有一味是解毒的,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大王后居然不是病了,而是中了她的血毒。

    连番的好药送下去,但药不对症,最多的作用,就是加重她的病情。

    可以预见,即便是大王后三天以后醒了过来,也会因为这些药,而有那么一段时间的萎靡期。

    这倒是预料之外的事情,不过,这样以来,对她的计划,可是大大有利的。

    “静柔夫人来了,你们暂且都退下。”

    麟邱阁现在是群龙无首,宫人们都以慧夫人为尊。

    她一吩咐,所有的宫人们全部都静默的退离。

    周围,也不过是剩下了几个心腹。

    一道审视的目光,略过林梦雅的身上。

    抬起头来,却看到慧夫人,正用一种极为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果然,之前那副温柔优雅的样子,不过是慧夫人的伪装罢了。

    好在她是个小人物,不值得慧夫人花大力气来剖析她。

    转过头来,又是露出那副温柔可人的模样,亲自端了一碗药去大王后的床前伺候着。

    “姐姐,你这看也看了,心里一定很快活吧。如今大王后被你害成了这个样子,你可满意了?”

    绵柔的一句话,却像是刀子般的锐利。

    宁秋眼看着就要忍不住,想要上前去硬怼慧夫人几句,却被林梦雅一把拉住。

    轻轻的摇了摇头,如今她们可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人家给抓住小辫子,继而给自家夫人惹上麻烦。

    贝齿摇了摇唇,静柔夫人的脸色,倒是忽然间变得有些苍白,不过,却并不反驳。

    “我来,不过是想要看看娘娘这边需要什么罢了,你何苦又拿话来刺我的心。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对不住你。但你如今也已经是王上的夫人,当年的事情,再记得也是无意。”

    慧夫人回过头来,一双眼睛,此时却像是喷着怒火,瞪着静柔夫人。

    “对不住我?你欺了我的爱郎,杀了我的孩子,夺了我的位置,你当然想让我忘了!”

    这话题,还真是劲爆。

    大概宁秋也是第一次听到,所以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活像是一只受了惊的松鼠。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这两位夫人,曾经的主仆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过往,不禁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

    静柔夫人怔了怔,面色凄苦的还想说些什么,可床上的大王后,却是此时醒了过来。

    “我要照顾娘娘了,请你们出去。”

    慧夫人又立刻收起了那一副阴狠的样子,转而回头,去服侍大王后娘娘了。

    “若是有事,你尽管差人来找我,我们走吧。”

    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静柔夫人的脸上,写满了愧疚与疲惫。

    林梦雅跟宁秋立刻上前搀扶,却被她轻柔的拂开。

    看着夫人有些落寞的身影,林梦雅又回头看了看正柔声安慰着大王后的慧夫人。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难道当初,王上一见钟情的,是这位慧夫人?

    而且还是静柔夫人,害死了她的儿子,所以,慧夫人才会一直跟夫人作对么?

    如果是这样理解的话,那王上对静柔夫人的冷漠,的确是可以说得通。

    这样狗血的桥段,那些宫斗小说里也没少写。

    但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看来,有些事情,必须是要问当事人才明白的了。

    除了麟邱阁,静柔夫人要去医馆里看一看。

    想是怕累到了林梦雅,所以只带了宁秋去。

    往凤羽苑的路她还辨认得出来,只是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二位夫人当年的爱恨情仇,没提防面前,突然蹦出来一道银灰色的身影。

    手臂被人猛地捉住,林梦雅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看向了抓她的人。却看到了一脸欣喜的小玉,想要挣脱的动作,才缓了下来。

    伸出手来,敲了敲小玉的小脑袋,却发现这个动作,做得好像没有当初那么轻巧了。

    唉,当真是岁月不饶人,为何在家里,她总是最矮的那一个?

    “干嘛呢,笑得这么开心?”

    小玉依旧像是从前一般,挽着她的手臂,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但是手上却稍微用了劲,把她给拖向了王宫之中的某一处。

    “姐姐快随我来,我有好东西要给姐姐看!”

    兴奋的拖着林梦雅快步前行,直到两个人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宫苑,小玉才像是献宝似的,慢慢的推开了宫苑的大门。

    门才刚开,林梦雅就嗅到了一股子沁人的香气。

    小玉立刻闪开,把她往里面推了进去。顿时,一片粉白色的花海,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这...这是...”

    院子不大,可铺天盖地的都是花。

    林梦雅随意的采了一朵,在手中赏玩,发现不是什么名贵的话,只是一种可以爬藤的蔷薇。

    不过,这么大一片的花海,倒是极为的少见。

    “旁边就是我父上用来沐浴的暖泉,我还记得在王府里的时候,我跟清狐用暖泉给姐姐催开花朵的事情。所以,就要了这蔷薇种子想要来试一试,姐姐你可喜欢?”

    小玉的心意,她自然是没有不喜欢的。

    这花不大,花瓣是粉白的,只是在最边缘的地方,形成了一圈红艳艳的围边。

    而且,小玉也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修剪,只是任由它们自己生长,所以形成了这铺天盖地的架势。

    她向来喜欢这种有刺的花,美得艳丽,却也有着几分不容亵玩的霸气。

    “你倒是有心了,这花我很喜欢,而且没有毒。采一些回去,给你母亲做些蔷薇花粥更好。她近日里劳心劳力,应该好好的吃些东西。”

    林梦雅就是这么现实的人,不管看到什么,第一想到的,是能不能用。

    所以,她的园子里除了那些草药之外,栽植的花儿要么就是能入药,要么就是能入菜。

    小玉愣了愣,无奈的看着已经开始上手采摘的姐姐。

    摇了摇头,也只能认命的从一旁抽出一支篮子,并一副粗布的手套递给了林梦雅后,认命的帮着姐姐一起采摘。

    他向来是知道姐姐性子的,所以该预备的东西,一样不落的都准备好了。

    “小玉,你觉得,慧夫人这个人怎么样?”

    因为这些花要是沾了她的血,可就再也不能用了,所以林梦雅格外的小心。

    没多久,就自动自发的把辣手摧花的活计,丢给了小玉来干。坐在一边,与小玉闲谈。

    闻言,小玉手下停顿了片刻后,却是冷哼了一声。

    “痴心妄想,自欺欺人,贪得无厌。”

    啧,还真是简单而深刻的评价。

    林梦雅端详着手中的一朵花,却是对小玉如何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感到好奇。

    “她当初曾经是我母亲的侍女,不过是因为贪图富贵,所以才跟大王后勾结,当上了我父上的妃子。其实我父上的心里,根本没有她。可她却一心以为,是我母亲夺了她的宠爱,也不想想,以我父上的性格,若真的爱她,这王宫里,可还有我母亲的活路?”

    小玉说的,也正是林梦雅的心中所想。

    有句话说的好,相由心生。

    那位王上,说好听点是冷冷清清,说难听点,就是成日里摆出一张死人脸。

    这样的人,普遍爱恨分明,情感极为的强烈。

    如果事情真的像是慧夫人所说,当初他看重的人,是慧夫人,而不是小玉的母亲,那么一旦他得知真相,对小玉的母亲,只会弃之如敝履,绝不会如此的珍惜。

    还有小玉,他从小不在烈云长大,又流落在外那么多年。

    如果王上不在乎他,顶多任由他自生自灭好了,又何苦寻回,还要委以重任呢?

    这三个人的关系,当真是扑朔迷离,不好理清。

    而她也发现了,静柔夫人之所以能够忍耐慧夫人的无礼挑衅,好像是对慧夫人的愧疚心在作祟。

    若想要静柔夫人强硬起来,怕是解决这件陈年旧事,才是重中之重。

    “哎呀!”

    思绪被小玉的一声痛呼给打破,林梦雅立刻起身走了过去,看到小玉那双白白净净的手上,已经沁出了殷红的血珠儿。

    “瞧你,多大了还这么不小心。”

    话是这么说,林梦雅还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方锦帕来,小心翼翼的给小玉擦去了血珠儿,然后又暂时包扎了起来。

    突然间,小玉把一朵开得正艳的蔷薇,别在了她的发间。

    看着这暗自作怪的小家伙,林梦雅用力的拧了他一把,直到对方龇牙咧嘴的求饶,这才算是了了。

    “死小子,跟谁学的招式。这么大点就会撩妹,以后一定不是个好货。”

    林梦雅故意板起脸来教训小玉,对方立刻小鸡啄米似的表达自己以后再也不敢了。

    好在篮子里已经有了不少的蔷薇,也省得小玉在受伤受累。

    林梦雅提起了篮子,与小玉一道往凤羽苑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小玉都在跟她讲烈云的风土民情,精致的小脸蛋上,难得的带了几抹飞扬的笑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