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别有隐情
    她在来时的路上,就与小玉一起,制定了极为详实的计划。

    计划的第一步,就相办法让大王子跟大王后失势,如此,烈云国多年未曾改变的状况,才会重新变得混乱。

    而越是混乱,小玉获得最后胜利的机会,也就越大。

    事情也是凑巧,她才刚来,就碰到了大王后来找茬。

    那盆滴了血牡丹,也就顺理成章的,到了大王后的寝宫之中。

    大王后病倒,那在这之后的事情,就看她跟静柔夫人,如何联手安排了。

    “有什么忍不忍够的,当初,若不是大王后联合其他几个氏族一起来逼我,我又何苦,把我那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儿,送到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去。我的孩儿走了,他们却是要苦苦相逼,害得我儿流落街头。只是贺兰,我不忍又能如何。就连王上,王上都被他们逼得...我作为王上的妻子,也只能这样受着罢了。”

    半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林梦雅却看得到,静柔夫人的手,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

    “夫人,您的手是否曾经受过伤?”

    静柔夫人身体十分的纤弱,但是一双手,尤其是第二跟第三关节,却肿大得厉害。

    而且手上有许许多多,已经褪色变浅了的伤口。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伤疤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当年,这一双手的主人,得受到多大的伤才会如此!

    “是受过一些伤,这都是她们给我的,现在已经不碍事了。不过贺兰,这一次,你这么做,倒是能让大王后损失一些声誉。可这并不能动摇她的根基,大王后的身后,可站着烈云国的第一世家,而且大王子,也并非是昏庸之辈。你这招太险,太冒进了。”

    轻描淡写的略过了自己手上的伤口,说来说起,静柔夫人还是觉得林梦雅的办法,太过激进。

    淡然一笑,林梦雅却是伸出手来,轻柔的拂开了夫人衣角上的褶皱。

    “这一次,大王后损失的可不是仅仅是一些声誉罢了。当初她欺辱夫人的时候,可都是选择在背地无人之时做的手脚?”

    静柔夫人不解其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她出身辛家,又有王上的庇佑。

    就算是当初大王后她们对她用私刑时候,也是避开了王上跟众多的耳目,事后,还选择处死了那些施刑的宫人们,堵住了她跟王上的嘴。

    要不是当初,王上也受了伤,她又怎么肯如此的轻易的放过。

    “那便是了,既然当初大王后暗算了您跟小玉,那这一次,我们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夫人,现在的情景,可再也不是当初,您为了小玉必须忍耐的时候了。您看看大王后,居然能为了一盆花,就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难道,您就没有感觉到,一丝急不可耐么?”

    有些事情,林梦雅这个外来人,看的比较透彻。

    大王后来势汹汹,可理由也未免太过牵强了一些。

    如果能把王上或者是小玉引过来,闹大一些,倒是可能给夫人扣上一个僭越的罪名。

    可惜,王上也好,小玉也罢,没有引来不说,她还横插了一脚,大王后就偃旗息鼓,想起来,也未免有些儿戏了吧。

    既然大家都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宿敌了,这样高高抬起,却轻轻放过,若不是大王后城府极深,有心消遣夫人的话。

    就只能说明,大王后极为迫切的想要除掉静柔夫人。

    所以,她才会不择手段,利用各种借口,哪怕是一盆小小的牡丹,也能成为她发作的由头。

    既然她是这样的急功近利,那为何,她们就不能利用一下呢?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不少事情。你说的有道理,只是此事我们急不得。宁秋,你跟贺兰随我去麟邱阁,看看大王后的病情如何。”

    “是。”

    跟在静柔夫人的身后,一行人往大王后的麟邱阁走去。

    一路上,不断有行色匆匆的各色宫人们,在这条路上来回奔波。

    应该,都是因为大王后的病情。

    在静柔夫人有意的推波助澜下,整座王宫,几乎都在忙碌着大王后的事情。

    因此,其他的事情都是耽误了不少。

    可大王后都命在旦夕了,谁还会在意这些事情。

    越是这样重视,就越显得大王后的病来的诡异厉害,要是她无缘无故的好了,谁知道,又会传出流言去呢?

    “夫人,咱们还是回去吧。”

    离得不远,宁秋就悄声的说道。

    林梦雅站在静柔夫人的身后,往麟邱阁的方向望去。

    也不知道是谁得来的消息,知道静柔夫人要来,所以,有不少跟大王后交好的妃嫔们,都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文文弱弱的静柔夫人。

    眼神不善,倒像是要吃了她似的。

    “无妨,大王后的身体要紧。”

    面上有些微微的紧张,好不容易才挤出一抹为难的笑容来,可那些妃嫔们的脸色,却是更加的高傲与不屑了。

    不过是一群跟在大王后身边,叽叽喳喳的乌鸦罢了,现在在这里神气,等到大王后真的有一天完了,说不定,她们跑的会比谁都快。

    “这不是静柔夫人么?怎么,害了大王后卧病在床不够,还要来这里耀武扬威么!”

    还没等静柔夫人说话,就有个小角色先蹦了出来。

    林梦雅瞥了一眼,对方的服饰倒也没有多高贵,只是发间的一枚发钗,倒是别样的富贵。

    看来,这大王后倒挺会邀买人心的。

    “放肆,夫人不必与程美人计较,她也是担心大王后,一时情急而已。”

    一道极为柔和的嗓音出现,随后,一抹碧色,出现在林梦雅的眼前。

    来人长相柔美,虽然容貌比静柔夫人差了一截,气质也有所不足,但是俩个人之间,却是几位的相似。

    简直,就是静柔夫人的低配版。

    身边,宁秋忽然间扯了扯她的衣袖,她转过头来,却看到宁秋极为不屑的撇了撇嘴。

    当下,林梦雅就明白过来,怕是此人,就是那位被夫人带进宫,又背叛了夫人的慧夫人吧。

    不愧是静柔夫人带出来的人,一举手一投足,都跟旧主有几分相似。

    看来,怕是当初她能得到宠爱,也只是凭了这几分相似罢了。

    “无妨,本宫只是来看看娘娘,不会计较这些事情。”

    从慧夫人出现开始,静柔夫人的神色,就有些复杂。

    可慧夫人的一双眼睛,却是丝毫不客气的,与她对视。

    完全,没有半分对静柔夫人的尊敬。

    林梦雅在心中摇了摇头,静柔夫人的性子,其实并不如同她表现出来的,那般柔软与懦弱。

    甚至于,能够为了儿子,做出如此大的牺牲,足以见得,静柔夫人的内心,也是带着几分霸气。

    不知是隐藏得太深,亦或是顾忌着什么。

    即便是见到了这个叛徒,她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林梦雅倒真的有些无奈了。

    越是这样,就越是会被人轻贱跟蔑视。

    相信夫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若是想要在宫中,一一除掉自己的对手,一味的装可怜是根本行不通的。

    “自然,夫人的胸襟,可不是我等可比拟的。娘娘就在寝殿里修养,夫人请吧。”

    慧夫人一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明明她的位分在静柔夫人之下,但所有人,似乎更听她的话。

    俨然她才是这宫里的主人,明摆着,就是来给静柔夫人难堪的。

    走入麟邱阁,这里倒是处处雕梁画栋,极为的奢华。

    不过这里虽然美轮美奂,却少了几分凤羽苑的烟火气。

    慧夫人一直保持着一副主人的样子,与静柔夫人并排走。

    不过林梦雅的耳朵尖,她们之间那细细的絮语,都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她的耳朵里。

    “姐姐,这下你称心了吧?其实姐姐一贯如此,我早就知道。凡是属于我的,你从来不会放过。以前是王上,现在,你看妹妹我与大王后交好,就忍不住下手了是么?姐姐做的还真是隐秘,妹妹我钦佩至极。”

    这句话,却是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

    只是这里面透露出来的意思,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难道,又是一场小姐仗着身份横刀夺爱的戏码?

    想了想又觉得不是,那位王上,看起来就是个极为霸道且心志坚定的人物。

    若真的当初小姐冒名顶替,亦或是利用手段夺取位置,王上应该不会如此珍视静柔夫人。

    明明眉目之中有情,却又要硬生生的遏制住。

    其中的隐情,她一个外人自然是不清楚。

    果然,静柔夫人听到了这番话,身子却是堪堪的僵硬住了。

    脸色有些晦暗的看了看慧夫人后,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好似是因为这一场交锋里,慧夫人占了上风,所以,慧夫人勾起了嘴角,讽刺的笑了笑,就又恢复了那副温柔典雅的样子。

    看来,要想让静柔夫人不再甘心忍受,怕还是要解开她的心结才是。

    麟邱阁的寝殿外面,几乎王宫内所有的医官,都汇聚此处。

    林梦雅不经意的扫视了一番,倒是没有发现王上,跟疑似大王子的人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