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牡丹为毒
    “王上还没走?他不用上朝么?”

    转过身来,林梦雅一边用布巾擦着额头上薄薄的汗珠,一边疑惑问道。

    “没有,王上一般都是用过了早膳才去玉圣殿里处理朝政,接见朝臣。唯有初一十五才会有朝会。其他时间,若是没有急事,各位大臣是不会到王宫来的。”

    作为静柔夫人的贴身侍女,王上的作息时间,她自然是如数家珍,比任何人都清楚。

    国情跟规矩虽然不同,可当个决策者从来都是一样的辛劳。

    整理一下仪容,跟在宁秋的身后,二人轻手轻脚的进了凤羽苑的寝殿。

    寝殿之内,宫娥们早就已经准备妥当,殿内淡淡早饭的味道,好似温柔了皇宫内的冰冷,感觉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清晨。

    “王上,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贺兰姑娘,玉儿的事情,多亏了她了。”

    寝殿之内,只有他们几个人,但静柔夫人依旧是轻声细语,除了他们四个之外,别人再无听到的可能。

    林梦雅谨守规矩,恭敬的行跪拜的礼节。

    “奴婢不敢当,此事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

    不贪功,亦不多言。

    即便是静柔夫人,在王上的面前,尚且还存着三分的谨慎,何况,她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

    “哦?原来如此。”

    醇厚而带着丝丝冷意的一句话,淡然的说出,让人听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林梦雅只听到一道极为细弱的翻书声,之后,就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沉默。

    跪在地上,林梦雅的心中千思万转,最后,只能选择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接受那位王上似有若无的目光审视。

    现在这样的场景,就连静柔夫人都没有想到。

    本来人家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这样跪着又像是什么事。

    可她踌躇了片刻后,却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夫君,眼神里,带着几分的不赞同。

    约莫过了有几分钟,林梦雅都是保持着这种恭恭敬敬的态度,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

    那位王上才合起了书,一双睿智而精明的眼睛,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嗯,不错,适合在你的宫里,起来吧。”

    语气之中,虽然不见有什么明显的波动,但却比刚才,多了一丝的亲切。

    林梦雅谢了恩,端庄的起身,恪守的自己的本分,退到了一边。

    她刚才也是想明白了王上的意思,即便是她身为小玉的救命恩人,但站在王上的角度来说,想要报答她那所谓恩情的方法有千万种,不是非得要把她放在静柔夫人的凤羽苑。

    如果她是个懂事的最好,如果不懂事,在静柔夫人的身边,早晚也会为她招来祸事。

    不过林梦雅向来知道安分守己四个字的含义,想必刚才的一试,已经让王上初步觉得,她是个可以留在宫中的人了。

    “贺兰姑娘的确能干,我十分的喜欢,有贺兰在我的身边,王上你也不用再担心我了。”

    林梦雅得到了承认,静柔夫人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连忙柔柔的为林梦雅说些好话。

    在王上的面前,静柔夫人却自称‘我’,而不像是在大王后的面前,一口一个梳理的臣妾,这二者之间的区别,林梦雅也注意到了。

    站在角落里,视线隐晦的看了一眼那位王上。

    却意外的发现,那位王上不知为何,带了半个面罩。

    银白色的面罩,在他的脸上有些突兀,而露出来的半张脸,却是更加出乎他意料的完美。

    也许等到小玉成年之后,也会像他父亲这般,脱离了稚气,慢慢有些上位者的尊崇英气。

    但一定不如这位王上英挺,那刀锋似的冰冷,仿佛冻结了他的俊美,让人望而生畏。

    目光流转,仿佛世间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让他动容。

    可唯有在看到静柔夫人的时候,那双幽深的双眸,却有短短一瞬间的解冻。

    也不过,只是刹那罢了。

    似乎是感觉到林梦雅打量着自己的目光,王上的一双锐利的眼睛,瞬间就与她的对视了片刻。

    林梦雅立刻退让了下来,却错过了王上眼中,那划过的深深的震惊。

    好在王上是个极为善于隐藏自己情绪的人,不过一转眼间,情绪便已经消弭于无形。

    在场的人,怕除了他自己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之后,王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林梦雅并不太在意。

    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大家的说法,静柔夫人似乎是王上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可她看了看那俩个人相处的模式,夫人的确是对王上柔情蜜意,百般的呵护。

    但为何王上总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似乎是对所有人都不甚在意似的。

    只是要说王上对待夫人不同吧,也的确是不同。

    在王上看向静柔夫人的眼神里,那一闪而过的情深是骗不了人的。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是哪里来。

    最后,只能归结于大概王上,是想要保护静柔夫人吧。

    凤羽苑的生活开始得并不轻松,因为静柔夫人几乎要操持王宫上上下下的事物。

    所以,才用过早膳,她就陪着夫人,在正殿里,处理各项事物。

    还没到中午,就看到一个宫娥,慌慌张张的往正殿走来。

    “启禀夫人,大王后得了急病,现下各宫的夫人都在大王后的寝殿里。医官们已经束手无措,要不要请大祭司进来看看,王上说,还要请夫人的示下。”

    有王上在,静柔夫人就永远是这个王宫里,最有权势的女人。

    所以,即便是事关大王后的性命,但做主的人,依旧是静柔夫人。

    现在才病,林梦雅不经意的弯了弯嘴角。不过算算时辰,也该是时候了。

    她的笑容没有躲过静柔的眼睛,沉着心思,让那小宫娥先退下,屏退了众人后,方才疑惑的看向了林梦雅。

    “你可是,知道什么内情?”

    哪里知道内情,因为这件事,本就她一手策划的。

    行了个半礼,林梦雅才低声说道。

    “夫人不必惊慌,原也不必请那位大祭司前来诊治了。这病,不过三五日就会消褪,大王后也只是会稍许受些磨难而已。但若大王后劳师动众,来治她这风寒的毛病,夫人又以为如何呢?”

    其实,事情的关键,就是那一盆,她滴了血的紫牡丹。

    要知道,她的血液可是百毒之冠。只要是暴露在空气里,一星半点就可以杀人。

    那花虽然只能承受住一个昼夜,但因为芳香四溢,其实也是有着微弱的毒性的。

    大王后必定是极为喜爱这花,虽然不至于放在寝殿内,却也不会理她太远。

    如此,中毒在所难免。

    至于那些亲近服侍的人,如果老是走动,或者是时常去外面透气,也只不过会觉得略略的有些晕眩罢了。

    如今她发了病,与她最为亲近的人,怕也会跟她一样有些连锁的反应。

    可毒性虽然猛烈,毕竟也只是嗅了嗅花香罢了。

    人体的循环系统,自然带着解毒的功能。

    若是能合上几碗绿豆汤,也就无碍了。

    偏偏,她用的毒又是这样的高深,别说是那些医官了,怕就连老师,都验证不出这毒的毒性来,她当然也就不怕,会被人当场抓包了。

    至于那盆已经枯萎了的牡丹嘛,一定会被那些宫人们处理掉的,毕竟,谁又敢摆一盆残败的花,在大王后的宫里?

    听了林梦雅的话,静柔的脑海里,忽然间冒出了那盆娇艳的紫色牡丹。

    转眼之间,她就明白了林梦雅话中的意思。

    神色有些犹豫,片刻之后,就归于了沉静。

    “来人,去封城请大祭司,让大祭司,五天之内,务必赶到王城。对了,还有那几个部族的祭司们,也一并请过来。大王后的性命为重,任何人,不得耽误。”

    指挥若定的发号施令,林梦雅真是越发的佩服起静柔夫人来。

    她不过是提了个醒,夫人就能够把这件事给完善出来,怕是这次,大王后要把部族跟那位大祭司,给得罪光了吧。

    宫人们领命而去,正殿里只剩下了林梦雅三人。

    宁秋自是不必说,机警的去门外守着,静柔夫人犹豫的看着林梦雅,因为她实在不知,这事,她是如何想到的。

    “你知道这事的轻重,我虽然是按照你的意思办了,但万一若是给人查出来,你我可是脱不了干系的。”

    林梦雅柔柔的笑了笑,玉手替静柔夫人满了一杯茶。

    “夫人不必担心,我用的法子十分的巧妙,而且绝对会不留任何的罪证,谁也查不到我是用的什么法子。其实有句话,我一直相对夫人说。这么多年了,夫人还没有忍够么?”

    不是林梦雅心狠手辣,所以才来了王宫,就变着法子的,给那位大王后下了毒。

    而是因为,在路上,小玉已经把他们一家三口的状况,对林梦雅给汇报了个周全。

    大王后生下的长子,虽然母亲地位有些尴尬,但毕竟是王上的第一个孩子,据说也是颇有能力跟名望,之前也曾经是太子地位的最有力人选之一。

    最关键的是,因为大王子的压制,让原本蠢蠢欲动的几个王子跟氏族们,现在都只能暂时的,收敛起他们的爪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