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探查敌情
    “这是什么?好像不是我们这里的糖果,好甜,好好吃哦!”

    眼角还挂着泪水,可下一秒,宁秋就捂住了小嘴,砸吧得有滋有味。

    林梦雅真是无比佩服,她跟白芷一样的吃货属性。

    还好,前些日子她身体不济的时候,龙天昱跟清狐,会搜罗出不少的甜食来给自己补充能量。

    如今,这一块糖,也是她随意的放在贴身的衣兜里的。

    没想到,却是派上了这种用场。

    “你觉得好吃就行,宁秋,我想跟你请教一些事情,可以么?”

    许是因为这一块糖的交情,又或许是因为,宁秋对这位姑娘印象十分的好。

    听了姑娘想问,自然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副知不无言的样子。

    偏殿内阳光正好,温和而又温暖。

    内部的装饰,又是她一贯喜欢的恬淡朴素,拉着宁秋一起坐在椅子上,开始搜集起,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来。

    “你跟着夫人有多久了?”

    宁秋想了想,脆生生的回答。

    “奴婢跟着夫人也有三年了,夫人人好,比其他宫里的主人都好,奴婢有福,才能跟着夫人。”

    也是,宁秋虽然机灵,却是个个性还比较单纯的女孩子。

    若不是靠着静柔夫人的话,怕是也是要吃些苦头的。

    “那,你们是不是经常要受那些夫人们的欺负呢?就像是今天这样,被大王后因为一盆话,就罚跪什么的?”

    这话,若是放在别人来问,宁秋是断然一个字都不肯多说的。

    可是这位姑娘,乃是王子殿下请回来帮助自家夫人的话,那就算是自己人了。

    宁秋压低了声音,放才义愤填膺的回答。

    “是了,从前就是这样。我家夫人性子好,所以那些个夫人们,都喜欢来欺负我家夫人。大王后仗着自己出身功勋世家,每每对我家夫人都是呼来喝去的。若是我家夫人有半点疏忽,她就会大发雷霆。只不过,她倒还不是最难缠的。大王后虽然厉害,却并不聪明。这些事情,其实都是那位慧夫人的挑唆。宫里,除了大王后没有人喜欢慧夫人,她也不想想,当初还是我家夫人给她带到宫里来的呢。现在得了势,就来欺负旧主,当真是狼心狗肺!”

    宁秋的话,林梦雅听了半天,也得出了结论来。

    王宫里,那位大王后最是喜欢针对静柔夫人。

    而宁秋口中的慧夫人,应该就是那位大王后的狗头军师。

    其实她那时候与大王后说话,就已经摸透了这位大王后娘娘的性子。

    阴狠有余,奈何脑子不太灵光,才会让人当了枪使。

    倒是那位慧夫人,听宁秋的意思,似乎还曾经是静柔夫人的人。

    狼心狗肺之人她算是见得多了,但是能挑唆大王后,来处处为难旧主的,倒还是挺少见的。

    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这王宫,当真有意思的紧。

    “我初来乍到,不知道这宫里的规矩,不如你给我讲一讲,咱们这王宫里,都有什么人好了。万一我要是冲撞了谁,岂不是给夫人找麻烦?”

    林梦雅一连三个问题,都没有问什么特别私隐的,宁秋对她的戒备,也就放松了许多。

    掰着手指,给林梦雅讲解了起来。

    说起来,烈云国的后宫还算是干净齐整,没什么三宫六院的拖累。

    所谓的大王后,其实就是当初国君还是王子的时候,娶的第一个妻子罢了。

    只是国君虽然登基称王,却没有给这位大王后一个名分。

    而那位大王后又生下了长子,家里又是功勋卓著之家,每天向国君施压,最后就封了不清不楚的大王后。

    要说是正妻吧,可却没封一个字。要说不是正妻吧,这宫里面,除了她之外,其他她都是些夫人,美人之类的尊称,到底是没有她显赫。

    这些年来,所谓的夫妻情分早就没了,大王后也不过就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罢了。

    剩下的,就是她们凤羽苑的静柔夫人,说起来,她才是正儿八经的后妃之首。

    而且据说当初王上娶她的时候,可是用了正妻之礼。怕是这也是大王后,总是要找静柔夫人晦气的原因吧。

    下来还有几位夫人,除了那位慧夫人之外,另有三位出身显赫的夫人,不过她们虽然跟着大王后为虎作伥,却是不敢太过为难静柔夫人的。

    独有一位静安夫人,封号与静柔夫人相同,人也与她交好。

    只是静安夫人很喜欢清修,没事就要去皇宫外面的道观里修炼修炼。

    王上对她也很是净重,从前她在的时候,就连大王后,也得掂量着办。

    余下不过是一些小角色罢了,有几个生了皇子,家族却被那几个世家控制的,也不过别人手中的木偶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初步了解了情况,林梦雅的心里,也有了一些数。

    这宫里的情况嘛,还真是不怎么复杂。要命的却是外面,那些世家们的争斗。

    前朝后宫,从来都是相辅相成,难以分开的。

    她听小玉提起过,他母亲出身显赫的辛家,但却又不算是辛家的人,这些关系,当真有些复杂。

    揉了揉眉心,林梦雅觉得,如果想要彻底的平息宫内的争斗,其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平息宫外的争斗。

    只是这件事,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得到的。

    “呀,都这个时候了。姑娘快随我来,该用膳了。”

    宁秋一惊一乍的,打断了林梦雅的思绪。

    看着那丫头匆匆忙忙的背影,林梦雅觉得,要想让她变成那种,能在宫里翻云覆雨的管事宫娥,似乎,还有不少路要走呢。

    说起来,她倒是真是佩服能把那些个青春少女,*成深宫老嬷的主儿。

    得多大的毅力,才能压抑这些活蹦乱跳的天性呢?

    小玉没有留在这里用晚膳,所以寝殿里,只有她跟静柔夫人两人。

    换上常服的静柔夫人也依旧是十分的美丽,不过是多了几抹安详的温柔。

    林梦雅心想,也许就是静柔夫人,那柔到了极点的外表,再加上她刚毅到了极点的性子,才会捕获那位国君的心吧。

    若她是男人,也会喜欢这样的女子。

    “来了,坐吧。我那偏殿,你可还住的习惯?”

    无所谓习惯不习惯,林梦雅向来是随遇而安。

    但这是人家的好意,她也不好意思驳了,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听玉儿说,你从前待他如亲兄弟一般,我与王上十分的感谢你,若是没有你的话,只怕那孩子,会受更多的罪。所以,你在这里就跟在自己家一样,万不要与我客气。”

    这话,说得真诚无比。

    林梦雅从前看惯了种种虚伪,但是现在,那位静柔夫人,却像是发自于真心的感谢。

    愣了愣神,林梦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唯有笑了笑。

    “从前王上送他走的时候,我就百般的不舍得。我生怕我的孩子,会遇到什么危险。没想到,他还是遇到了。只是老天有眼,让他碰到了你。贺兰姑娘,请受我一拜。”

    静柔夫人起身,说着就要给林梦雅跪下。

    林梦雅哪里受得起这个,当下就要扶住静柔夫人,却被她闪开,最终还是跪在了她的面前。

    “我知道你是个好心眼的姑娘,所以,这一拜你无论如何都要受。姑娘的大恩,我跟王上没齿难忘,但若是姑娘有一天,想要离开这王城,我必定不会阻拦半分。所以,姑娘在这里,大可放心。我也好,王上也好,绝对不会用人情来为难姑娘。”

    这话乍一听,好像是要赶走林梦雅似的。

    但是她们俩个人,都知道这话里的含义。

    这个小玉啊,心思这么灵透作什么,如今他母亲把一切都挑明了说,反倒是让她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她方才的确是因为看懂了静柔夫人的性子,所以才做出一副激进派的样子。

    这样的话,即便是夫人用她,也会时刻提防着一些。

    如今,这位夫人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如果她在说什么,反倒是显得她有些虚假了。

    当下立刻扶起了静柔夫人,算是受了她的情义,明白了她的心思。

    “夫人言重了,我与小玉情同姐弟,他的事情,我自然是不会推辞的。如今我来这里,得了夫人如此的信任,自当会把这里,当做自家一般。夫人快快请起,若是让小玉知道了,他定然会埋怨我了。”

    静柔夫人这才起来,拉着林梦雅的手,坐在了桌子边上。

    “你看我,年纪大了,也不如从前了。小玉说你出生在晋国,所以,我特意让人给你准备了一些晋国的风味。不知道,你可吃的惯?”

    饭桌上,的确是有不少他们大晋才有的风味菜。

    足以见得,这位静柔夫人是有心了,绝不是说说而已。

    林梦雅看了看,却是十分诚恳的说道。

    “有件夫人大概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除了你我二人跟小玉宁秋之外,我希望,不要有更多人知道。虽然我这身份能给小玉带来不少的好处,却也能带来不少的麻烦,所以还请夫人,就把我当做一个出身普通的烈云国女子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