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野心伪装
    可小玉还以为她是在谦虚,立刻就要再加几句她的‘丰功伟绩’。

    林梦雅立刻岔开了话题,要是让小玉再说下去,她的一张老脸,可就没法要了。

    “其实我这次前来,的确是为了小玉的事情。夫人也知道,如今的烈云国,势力庞杂,小玉的确不算是最强的那一支,可自保却是已经绰绰有余了。只是,却还欠缺一些关键。梦雅不才,因为机缘巧合,才能帮助小玉得到那一丝关键。可小玉毕竟是夫人跟王上的儿子,能不能舍得让他去做这些事情,还得听从二位的意见。”

    静柔夫人看了看林梦雅,又看了看,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她的傻儿子。

    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她只听说救了小玉的那位姑娘来历不凡,却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林梦雅有胆识,但是更有野心。

    只是这样的女人,出现在儿子的身边,却也让她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了。

    “这...我也做不了主,还是请王上来商议吧。林姑娘,不,我还是称呼你为贺兰姑娘吧。既然玉儿把你请了过来,那自然就是我们的贵宾。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可否在我这凤羽苑,小住几日?”

    这么客气的邀请,林梦雅又怎么会拒绝。

    跟小玉对视了一眼后,方才点了点头。

    静柔夫人不敢怠慢,立刻差了身边的宁秋,去亲自领了林梦雅去休息。

    正殿之内,就剩下了她们母子二人。

    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纵然他还只是一个少年郎,可眉眼之间,已经隐约的,有了他父上一般的霸气。

    他是她唯一的孩子,也是这么多年来,之所以能够忍耐下来的最大动力之一。

    可如今,这孩子却心心念念着一个那样的女子。

    她倒是宁可,让玉儿喜欢上一个,无才无德,却品貌端庄的女子罢了。

    “玉儿,这位...这位贺兰姑娘,娘很是喜欢。只是,她好像并不像是一般的女孩子。娘觉得,女孩子聪明是好事,但是太过聪明了,就未必适合我们这样的人家,你说,对么?”

    对于这个儿子,静柔夫人却不能太过刚直。

    还记得玉儿刚刚回到这个国家的时候,冷冰冰的,跟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的笑脸。

    唯有,在接到这位林姑娘给他写的信的时候,才会露出几分柔和来。

    听跟去的人讲,当初在大晋的国都的时候,只有那位林家姑娘,才能让小玉变得乖巧又听话。

    她这个做娘的,也唯有暗自感到遗憾跟伤心,却是丝毫,都不能走入玉儿的内心。

    如今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她可不能因为任何的事情,而让玉儿抵触自己了。

    林中玉,不,现在更应该称他为完颜玉。

    目送着姐姐离开后,方才转过视线来,却是严肃的,直视着母亲。

    “母亲可是怕她,会像是先王后一样,把持朝政,才会让烈云大乱么?”

    想要否认,却猛然间想起,这孩子的心性,可是承袭了她跟王上俩个人的。

    只能缓缓的点了点头,太过强硬而聪明的女人,对于王室来说,不亚于一场灾难。

    何况,看玉儿这个样子,将来那位林姑娘若是过门,也必定是正妃。

    这个风险太大,她,不能看着玉儿就这样冒险。

    “母亲尽可放心,她永远都不会有这一天。若是真的有,我倒是心甘情愿的,把我的一切都交给她。母亲多虑了,姐姐她明/慧得很,露出如此急切的一面,也不过是不希望与母亲牵扯太多罢了。”

    小玉苦涩的摇了摇头,姐姐的性格,他最是熟悉不过的。

    当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只觉得她是九天之上的仙子,偶尔飘落凡间,自己才有幸遇到了她。

    那时候的她,明艳得不可方物,却也是活泼之中,还带着几分温柔。

    可这一次,当他再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却发现虽然姐姐依旧待他如往昔,但是却已经有了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与疏离。

    姐姐那般聪慧的人,定然是一早就看透了母亲忍耐谨慎的性子。

    所以,才会露出咄咄逼人的野心模样。

    只有心怀芥蒂,才不会生出太多的羁绊来。

    到底这半年多的时间,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姐姐,变成现在的这个个性呢?

    完颜玉忽然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他没有回来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陪着姐姐一起,经历所有了呢?

    “她...竟然是这样打算的?小玉,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才让那位林姑娘,对我有了什么误会?”

    不管林梦雅是个什么样的人,总归是小玉的恩人,即便是不能成为小玉的后宫,却也值得他们一家子,记得人家的恩德。

    完颜玉也无奈的摇摇头,姐姐的心思,谁又能猜得到呢?

    “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母亲,以后但凡是有事,你都可以跟她商议。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跟你,跟这后宫里的一切女子,都是不同的。你也一定会喜欢她,因为她身边,有好多好多,甘愿为了她扑汤蹈火的人。”

    小玉的声音柔和,似乎碰到任何,关于姐姐的话题后,连他的心里,都会变得温柔不少。

    静柔夫人看着突然变成了乖顺绵羊的儿子,心中,酸味是有的,更多的,却是对这位贺兰姑娘的好奇。

    虽然仅仅是短暂的一面,但那位姑娘,除了她所看到的强势野心之外,从模样到胆识,的确都超出常人。

    难道说,这番种种,真的只是她的伪装么?

    “姑娘请,这里是凤羽苑的侧殿。”

    宁秋引着林梦雅一路走来,一双眼睛,却是不时的偷偷看着那位奇怪的贺兰姑娘。

    要知道,这凤羽苑即便是在整个烈云的王宫,也是数一数二的清幽,数一数二的精致。

    连她这个在自小就在宫中服侍的,第一次进到这凤羽苑内,都不由得偷偷的张望了许多。

    可这位贺兰姑娘,却像是见惯了似的,只是淡淡的瞧了瞧,又淡淡的点了点头,就算是完事了。

    怪不得能让小王子殿下另眼相看,果然,与她们这样的人不同呢。

    “宁秋姑娘,你再不看路,就要撞到门上了。”

    轻柔的提醒,瞬间让偷看林梦雅的宁秋,‘腾’的一下红了一张俏脸。

    局促不安的看着那位贺兰姑娘,立刻就要给她跪下认罪,却被一双颇有力的小手,扶住了她的身体。

    “你们这凤羽苑,不管是主子还是宫娥,动不动的就要跪,不累么?傻丫头,我不会怪你的,而且你以后,也不要轻易的跪别人了。你这样的忠心,又机灵。怕是这后宫之中,早晚会有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宁秋有些糊涂了,刚刚在正殿里,这位贺兰姑娘虽然也说了不少的话,却没有一句,能像是现在这样的温柔而真诚。

    怯生生的看着贺兰姑娘,越发觉得这位姑娘,面色和善,声音也动听。

    心中那胆怯的俱意,却是已经消了大半。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是再也变不出紫色的牡丹了,你盯着我看也没用呐。”

    林梦雅轻轻的敲了敲宁秋的额头,之所以会对这个丫头如此的和蔼,不过是因为,在宁秋的身上,她似乎看到了家里的那几个丫头们。

    红玉此刻,怕是也应该回到了京都吧。白芍她们几个,是不是每天都在等着自己回来的消息呢?

    若是...若是龙天昱带回的,只是自己身死魂销的噩耗,那她们,一定会哭得很伤心吧。

    脸色忽然间暗淡了不少,为了这个该死的古卫之遗,到底,她要辜负多少人才算完?

    “姑娘,可是在思念家中亲人么?”

    推开了偏殿的大门,转过头来的宁秋,就看到了林梦雅,有些复杂的脸色。

    “是,我远方的家中,也有几个姐妹,像你这样。我很想她们,却不能回去看她们。”

    那些人,不管他们曾经是什么身份,对她来说,早就已经是最为难得家人了。

    为了保护他们,不把那些灾祸延续下去,如今,她也唯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他们,躲过一劫罢了。

    宁秋虽然不懂,但是看到贺兰姑娘如此沮丧,心头却是一酸。

    她在家也是最小的,曾经也是父母膝下最为得宠的*,如果不是遭逢变故的话,又怎么,会成为这深宫之中,人人可欺的小小宫娥?

    顿时,悲从中来,站在门口,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我...我也想家...”

    小小的抽泣,转眼就成了瓢泼大雨。

    林梦雅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明明想家的是她吧,怎么这丫头,哭得比她都厉害?

    “别哭、别哭啊。你看你,伤心的是我,可你哭得,比我还大声呢。宁秋啊宁秋,你可真是个人才。”

    林梦雅无奈的看着面前,哭得正在兴头上的宁秋。

    她这说哭就哭的性子,还真像是白芷那丫头。

    若有一天,把她们两个放在一处,办一场比谁哭的更厉害的大赛,说不准,会十分的精彩呢。

    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块糖来,看准机会,塞在了宁秋的嘴里。

    顿时,那让林梦雅都佩服不已的哭声,戛然而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