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静柔夫人
    再纠缠下去,怕是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

    大王后轻蔑的看了一眼静柔夫人后,迈着她高傲的步伐离开了。

    “你再跪一个时辰,算是对你今天妄自做主的惩罚。别以为王上宠你,你便可以为所欲为。”

    “是,臣妾领罚。”

    静柔夫人规规矩矩的跪在那里,半点也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而那些自以为得到了目的的王后,夫人们,则全部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

    等那些人的裙角,都消失在凤羽苑内,林梦雅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静柔夫人的忍功,怕如果她今天没来,静柔夫人也会吞下那些人给予她的屈辱吧。

    摇了摇头,即便是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却总是要受到他大小老婆们的围攻。

    这样的生活,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夫人,您快起来吧,她们都走了,奴婢不会说出去的。”

    抬眼,宁秋正爬去扶静柔夫人。

    后者却是淡然的笑了笑,谢绝了宁秋的好意。

    “无妨,贺兰姑娘,多谢你了。”

    正殿的外面,不是有一道人影闪过。

    虽然不见得能听得见里面再说什么,可却能够遥遥看到殿内的一切情况。

    想来,是大王后留下的人,为的,是监视静柔夫人有没有好好的领罚吧,还真是个麻烦的人。

    “夫人不必多礼,我是小玉给您请来的帮手,这些事情,理应替您料理。”

    站在静柔夫人的后面,林梦雅拉住了宁秋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视线撇了撇门外。

    宁秋立刻领悟了她的意思,却是愤恨的跺了跺脚,却也拿她们没办法。

    “每一次都是这样,就知道来欺负夫人。等到王子殿下回来,看怎么收拾这帮人。”

    宁秋心里为主子鸣不平,话自然说的咬牙切齿。

    “行了,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玉儿了。姑娘,既然你是玉儿带入宫里的人,想必我们的处境,你也一定清楚吧。”

    静柔夫人爱子心切,虽然这半年来,因为儿子的关系,那些有了子嗣的夫人们,越发爱找她的麻烦。

    但好歹,王上护佑着她,在加上小玉已经逐渐的掌权,她才不至于,被欺负得那么惨。

    若是那些女人们做得过了,她未必是不会反击的。

    只不过,现在是多事之秋,有些事情,她不愿意那么麻烦罢了。

    “其实夫人也不必如此的忍耐,殿下虽然年幼,但心志跟手段,却是十分的锐利。依我看,已经有了可以一搏的资本。夫人这些年,也一定没少积累吧。厚积而薄发,现在,正是当时。”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声音轻柔,却是十分的坚定。

    静柔夫人本以为玉儿送进来的,会是个聪慧而安稳的侍女,却没想到,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她却读出了几分,男子们才有的野心勃勃来。

    顿时,对这个女子的好感,降低了不少。

    半蹙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面前的贺兰姑娘。

    “姑娘的胆识让人钦佩,只是,我们一家子在这深宫之中,早已循规蹈矩那么多年,才能有现在的安稳。姑娘并不适合与我们公示,宁秋,趁着别人没注意到,把这位贺兰姑娘送走吧。”

    林梦雅舒唇一笑,她早就预料到,这位看似柔弱,则是刚毅无比的静柔夫人,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定时/炸/弹。

    也不生气,毕竟她了解静柔夫人的做法跟想法,可人家,却未必了解她的。

    当下给了犹豫的宁秋一个安抚的眼神后,低笑着看着静柔夫人。

    “夫人可是觉得,我是在空口说大话?只是,我若说,有办法让殿下,在万蛊池里修炼上三个月,您会不会觉得我是疯了呢?”

    万蛊池!

    静柔夫人登时瞪圆了双眼,那可是先祖们留下来的圣地,即便是最优秀的蛊师,都难以靠近。

    据说辛家的那个妖孽,也不过是在万蛊池里修炼了三个昼夜,出来以后被折磨得性格大变不说,一身的蛊术,更是在国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被那些视万蛊池为圣地的部族长老们,当成了未来的希望。

    不然,王上也不会被迫,把辛家也列入可以继承王位的人选之一。

    当下,面色一变,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的淡定。

    不过,这份激动也仅仅持续了片刻,之后,便是微微苦涩的摇了摇头。

    若是有这样的法子,她又何苦,让自己的儿子,经历那样的痛苦。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个法子的,只是,谈何容易。你是玉儿请来的,我自当以礼相待,只是这位姑娘,有些事情,并非如你想象一般的简单。”

    林梦雅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有点像是在信口开河。

    只是,这天地间,如果说只有一人能够做到,那也唯有她罢了。

    “贺兰知道夫人的顾虑,不过,能不能做到,小玉...王子殿下自然明白。夫人不必着急,过不了一会儿王子殿下就会过来,到时夫人自会知晓。”

    静柔夫人凝神细细的打量了这位贺兰姑娘一眼,方才她虽然在大王后的面前,做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但是,跟自己的那两次对视,却隐隐的透出一股子临危不惧来。

    况且别看她只穿了一身普通宫娥的衣裳,可风采气度,样样不输在宫里教养大的王姬们。

    玉儿的性子她一向是知道,也许,这位贺兰姑娘,还真的有些奇绝的本事。

    思及此,静柔夫人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颇有深意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点了点头。

    被人怀疑,林梦雅却没觉得生气。

    即便是被小玉送过来的,可按照静柔夫人的性子,若是立刻就相信了她,那才是见了鬼呢。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宁秋立刻扶了静柔夫人起来。

    看着双腿颤抖,可也仅仅是微微蹙眉的静柔夫人,林梦雅在心中,也不由得赞叹了几句。

    这样大的决心跟毅力,跟小玉还真是一脉相承。

    “母亲,儿臣给母亲请安。”

    门外,去给王上请安的小玉,脚步匆匆的回到了凤羽苑。

    刚进门,看到了榻上安歇的母亲,安然无恙后,收敛起不常流露出来的情绪,乖巧的行了礼,才站在母亲的面前。

    只是视线,却是落在了一旁的林梦雅的身上。

    “你没事吧?大王后她们,有没有为难你?”

    第一句话,居然是询问林梦雅,而不是问他的亲娘,地位由此可见。

    林梦雅浅笑着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摸了摸那孩子因为脚步匆匆,而有些凌乱的发丝。

    不过片刻之后,就自觉好像是有些不对劲。不过小玉,却是一脸乖巧的模样,哪怕是静柔夫人,都不由得觉得惊奇不已。

    她这个儿子,在自己的面前,都尚且如同一匹,难以驯服的小兽。

    为何在那个姑娘的面前,却活脱脱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奴婢没事,殿下还是去问候一下夫人吧。她跪的时间太长,应该好好的需要活络一下筋骨。”

    小玉点了点头,就真的乖巧的给静柔夫人开始按摩起小腿来。

    从未看到过儿子如此乖顺的模样,静柔夫人倒真是对这位贺兰姑娘刮目相看起来。

    都说知子莫若母,玉儿虽然跟她还没有那么的亲近,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儿子,有些事情,她比小玉看得还要明白。

    当下,对这位贺兰姑娘,就多了几分亲近的心思。

    “娘没事,多亏了你请来的这位贺兰姑娘,不然的话,娘还要受不少的委屈。对了玉儿,这事你没有告诉给你父上吧?”

    小玉摇了摇头,即便是他有很多次都忍不住想要说出来。

    但是看到父上憔悴的样子,他还是选择遵从姐姐的话,半个字都没有吐露。

    那些女人,实在是张狂得过了头。早晚有一天,他是要让她们亲自偿还,这些年来,欠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债!

    “那就好,那就好。今日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你父上也是心火焦急。娘知道你也辛苦,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不让旁人去打扰你的。玉儿,你还没有,给娘介绍一下这位贺兰姑娘呢?”

    静柔夫人对林梦雅善意的笑了笑,许是因为小玉的关系,所以现在的夫人对她,多了几分亲近,少了几分戒备。

    不过,不管静柔夫人是什么态度,林梦雅都是坦然处之。

    小玉十分的欣喜姐姐,好像是跟母亲相处得还算是融洽的样子,立刻拉了姐姐的手,眼神里带着几分得意跟炫耀,跟静柔夫人介绍了起来。

    “母亲,她就是在大晋,救了我,还让我入了林家宗谱的姐姐。这次来,专程过来帮我的。我姐姐她冰雪聪明,医术又绝世无双,性格又和婉,是这世上,最为优秀的女子!”

    林梦雅听着这一个个的形容词,从小玉的嘴巴里,不要钱似的往外蹦,只觉得自己的老脸,似乎是浇了油似的燃烧着,火红火红的,差一点就挂不住,去堵小玉的那张嘴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很优秀,但是,也没优秀到那种人神共愤的地步吧?

    狠狠的扯了扯小家伙的衣袖,露出了一抹,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容来。

    “呵呵...殿下过奖了,过奖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