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宫娥解围
    林梦雅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宁秋后,亲自捧了那盆牡丹,出了厢房。

    “走吧,带我去夫人那里。”

    凤羽苑并没有多大,她跟宁秋俩个,也不过是穿过了几道长廊后,就看到了静柔夫人正在罚跪的正殿。

    其实,到了现在凤羽苑还是一片安静,即便是宁秋记得跺脚,也不敢偷偷的跑出去找救兵,林梦雅就明白,静柔夫人应该是想要忍一时风平浪静罢了。

    只是,那位大王后来势汹汹,即便忍让过去了,只怕也是后患无穷,毕竟,人言可畏。

    “姑娘,大王后娘娘跟几位夫人都在里面,还是让宁秋进去吧,免得冲撞了各位夫人。”

    到了现在,宁秋对于这位姑娘,也稍稍的有了一点信服。

    只是这位姑娘眼生得紧,也不像是常来宫中的模样,此时那些娘娘都在,她实在是怕这位小王子殿下十分看重的姑娘,会出现什么意外。

    “无妨,你只管进去通报,就说咱们夫人派出去的人来回禀差事。其他的,不用担心。”

    林梦雅笑了笑,且不说她从小就有父亲专门安排的嬷嬷教养仪态规矩,就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见识过的人,都是皇亲国戚,这点事情,还难不倒她。

    宁秋还想多说些什么,可正殿里面,突然间传来了一声茶杯被摔在地上的动静,那丫头像是吓了一跳似的,也顾不上那么许多,立刻往殿内跑了去。

    “启...启禀娘娘,有人求见娘娘。”

    单薄的小小身体,跪伏在冰冷的殿内,林梦雅只瞧的那身影似乎是在瑟瑟发抖,尽管如此,她却能够冲进去护主,可见倒是个忠心耿耿的。

    而且,这丫头也比她想象当中,伶俐了不少,还知道把她交代的话,给说个完全,是个可塑之才。

    “哦?什么人,敢在这个时候来求见?静柔妹妹,你宫里的人,还真是不懂规矩。”

    殿内,传来一道颇为冷清的女声。

    敢在这个时候出声的,怕是只有那位大王后娘娘了吧。

    “娘娘恕罪,都是臣妾的错,臣妾自当领罚。”

    温柔而不失坚韧的语气,即便是到了现在,依旧不卑不亢,不疾不徐。

    林梦雅却是十分的敬佩这位静柔夫人的胆量,想她能够为了保护儿子,让他尚在襁褓之中,就被人送走,向来心志,也是坚毅而果敢。

    只是,一味的忍让,委曲求全,换来的一定是对方的步步紧逼。

    静柔夫人可以为了小玉,而受到一些苦楚。其他人,也未必不会为了自己的孩子,与她为难。

    何况,现在小玉羽翼渐丰,早已不是能够任由别人拿捏的了。

    “哦?本后倒是好奇,一个小小的下人,也值得妹妹你这般维护。如此,本后可能是要见见的了,让她进来,给本后瞧一瞧。”

    大王后的确是找茬的一把好手,静柔夫人都做小伏低到如此程度,却还是连一个她手里的下人都不放过。

    宁秋起身,颤颤巍巍的退了出来,只是在看到捧着牡丹花的林梦雅后,一脸的担忧。

    安慰的笑了笑,低下了头,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来。

    林梦雅轻柔的迈着细碎的步子,把牡丹花举过了头顶,静静的进入到了正殿之内。

    四下里十分的安静,就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林梦雅目不斜视,只是学着宁秋的样子,跪在地上行礼问安。

    “奴婢贺兰,叩见大王后娘娘。”

    一道极为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最后却停留在了她举起的牡丹上。

    林梦雅知道,那目光是属于大王后的。乖巧的跪在那里,任由大王后,对她进行眼神杀。

    只是她岿然不动的样子,倒像是扫了大王后的兴致似的,冷哼了一声后,林梦雅才听到大王后冷清的语调。

    “本后还以为是什么人呢,不过是一株花而已。只是静柔妹妹,今天的事情本就是因为一盆花起的。看来,你当真是喜欢这些不成器的东西。”

    普通的花儿?林梦雅暗自在心中,鄙视这位大王后的不识货。

    静柔夫人也有愣怔,因为不管是这花,还是这人,她从未见过。

    林梦雅抬起头,在牡丹的掩饰下,飞快的冲着静柔夫人眨了眨眼睛。

    后者微微的有些惊讶,只是她早就见惯了大场面,这等随意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

    “臣妾不敢,请大王后娘娘恕罪。”

    “哦?那本后倒要听听看,你让她拿了这花来,难道,是想要跟本后炫耀么!”

    ‘砰’的一声,大王后的手,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震慑得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林梦雅约摸着大王后的威风也耍够了,才装作一副惶恐的样子,开口说道。

    “启禀王后娘娘,此花名为紫瑞,是静柔夫人,特意着人给王后娘娘寻来的牡丹名种。夫人常说,王后娘娘凤仪万千,寻常的牡丹,自然是显不出您的气度来。唯有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名种,才能堪堪能配得上您。且我国从来都是以深色为华贵,那水红色的牡丹花,如何能配得上大王后娘娘呢?”

    一番话,说得虽然有些颤抖,可却是做出一副狗腿子的模样来。

    她手中的牡丹,因为滴了她血液的关系,会有一段之间,呈现出极为妖媚的深紫色。

    不过一夜之后嘛,花儿就会枯死。毕竟,可不是什么植物,都能够承担得起她这万毒之首的血液的。

    “哦?竟然是这样,苏叶,把她手上的牡丹花拿过来。”

    大王后显然是被她勾起了兴致,很快,林梦雅手中的花盆就被一双手给端了过去。

    混合了她血液的牡丹,可不仅仅是变成紫色就罢了。

    那股子糅合了牡丹的香气,跟她血液的味道,则是有小小的魅惑功能。

    要是一般人闻到了这股子味道,会觉得原来越想要更多,要是时间长了,可是会上瘾的。

    果然,大王后嗅了嗅,倒是没说出什么来。

    “嗯,这花倒是不错。抬起头来,本后想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一房的宫娥,居然如此的伶俐。”

    林梦雅叩谢了大王后之后,方才抬起头来,只不过是规规矩矩的样子,怯生生的一双眼睛,只是一直盯在地上,没敢乱瞄。

    “还真是个灵透的人,起来吧。”

    大王后想是因为那株紫牡丹的原因,所以对林梦雅格外的宽容些。

    瞧瞧的退到了角落里,林梦雅的视线,却是隐晦的跟静柔夫人,接触了一下。

    如今,她才看清楚里面的清醒。

    跪在最中央的,是一身檀色衣衫的美丽夫人。

    当初,她见到小玉的时候,就觉得能生出那样精致面孔的父母,一定是美得惊为天人。

    现在倒是印证了她的猜测,尽管岁月流转,已经让静柔夫人,失去了最为难得的青春。

    可是多年沉淀下来那份尊贵与温柔,却越发醇厚与可贵。

    精致的眉眼,在大殿柔光的映照下,像是为她披上了一层天生柔弱的伪装。

    但是那双似乎蕴含了一潭秋水的眼睛,却是沉稳如斯,只是一眼,林梦雅就知道,这位静柔夫人,是个心志坚韧的女人。

    也唯有这样的女子,才能与那位在权力之中沉浮的烈云国国君,携手共度吧。

    “这花,当真是妹妹给本后寻来的么?”

    尊坐在首位之上的大王后,赤红色的一袭长裙,格外的显眼。

    林梦雅毕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所以即便是偷偷的看上几眼,也不会有人发现。

    比起外柔内刚的静安夫人,这位大王后眼角眉梢,虽然也依旧是贵气,却少了几分该有的沉静与内敛。

    即便是到了这个年纪,却依旧张扬的带了满头的珠饰,一张脸美则美矣,但是那几分刻薄,生生的破坏了她的容貌,带给别人的愉悦。

    这样的人,即便是迎回家中,也不过是个泼妇罢了。

    怪不得会不得国君的爱怜,有些事情,当真是命中主动。

    “是,臣妾前几日看到了那些被进贡上来的牡丹,觉得那颜色有些轻浮,才自作主张的,让花房都拿来放在了臣妾的宫中。贺兰,是臣妾前些日子,派出去给王后娘娘您寻找名贵花种的。”

    顺水推舟谁都会,而且静柔一向对大王后退避三舍。

    这一次宁可罚跪,也没有派人去跟王上告状,已然是败坏了大王后的兴致。

    况且,因为林梦雅的这一盆牡丹,事情到底是有个缓和的台阶。

    此时若是大王后再不依不饶,反倒是显得她小气。

    虽然静柔是个闷葫芦,却不代表,她真的可以无所顾忌。

    思及此,转了视线,瞧了瞧苏叶手上的紫色牡丹,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暂时算了。

    “既然如此,那倒是本后冤枉了妹妹。只是妹妹你要知道,即便是王上,也是要敬本后三分。宫里的事情,王上虽然允许你参与,可有些事情,妹妹还是不要妄自做主的好,免得咱们姐妹之间,生出许多的误会来。”

    “臣妾不敢,此事的确是臣妾做的鲁莽,王后娘娘恩威并施,实在是我等要效仿的楷模。”

    一番话,倒是半点反叛的心思都没有,大王后的这一拳,也只当是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痒。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