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二章 牡丹危局
    原来是阵营不同,那干嘛还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看来也是个有趣的人,以后怕是要碰面的机会,还是不少呢。

    有了这么一出,林梦雅也不再到处闲逛,跟着小玉急匆匆的到了内王城之中。

    跟外王城中,颇有一些原始部落味道的建筑风格相比,内王城是用漆黑的石头墙,来分割内外的界限。

    城墙都是用黑色巨石垒砌,这样粗犷而厚重的风格,只是一看,就会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

    小玉自从接近内王城后,脸色就自然而然的变得凝重了起来。

    别说是小玉,就连她,也绷紧了心中的那根弦。

    为了小玉,她绝对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

    内王城相比外王城,戒备也是更加的森严。

    只是进出城门,就有几对人马看守,来回来去的城民们,也会被守城的队伍,仔细的查验,盘查一番后,才会被放行。

    而且,进去的多,出来的却很少,有些蹊跷。

    林中玉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种情况,让手下人保护好林梦雅后,独自上前去询问盘查的官兵。

    一会儿的功夫,小玉就快步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只是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暗淡,一双眉头皱的死紧,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林梦雅并没有急着询问,看小玉的样子,应该是出了不太好的事情。

    而且这里人多眼杂,也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姐弟俩个破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沉默的跟随着进城的队伍,一起往前走去。

    只是轮到他们接受检查的时候,林梦雅看到了一旁的布告栏里,似乎贴了几张通缉令。

    那上面画着几个男子的相貌,十分的显眼。

    可周围却没有几个上前去瞧的,大多数的。不过是神色古怪的偷偷看两眼罢了,倒像是在忌讳些什么似的。

    不动声色的转回了自己的眼神,把一切都记在了心上。

    怕是内王城如此的戒备森严,那布告栏里的那几位,脱不了什么干系。

    有小玉的关系在,他们进城倒是一路畅通。

    林梦雅也晓得事情的轻重缓解,还没来的及休息,就随着小玉,往内王城内的王宫走去。

    内王城的王宫,处于最中心,也是最为显眼的位置。

    风格依旧是沉稳的黑色,乌压压的,似乎能活生生的截断人所有的生气。

    这样一团黑魔似的颜色,也不知道小玉的祖先,是个什么样的审美水准。

    “我是完颜烈,要进宫探望静柔夫人,让开。”

    王宫门口,重重护卫看守森严,寻常人别说是进去了,就连靠近都会被立刻驱逐。

    低眉顺眼的跟在小玉的身后,林梦雅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透明。

    只是那些看守王宫的侍卫们,倒没有完全的因为小玉而放下警惕。

    再三的打量了她几遍后,才告罪一声,打开了王宫的大门。

    看来,王宫之中的人也不轻松,不然,也就不会让侍卫们,冒着得罪人的风险,仔细的查验了。

    “我母亲住在凤羽苑里,我先带你过去,再去见我父上。刚刚在内王城的门口,我听得了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只怕父上也会觉得十分棘手。”

    抓紧时间叮嘱了林梦雅几句,小玉依旧是一脸的忧心忡忡。

    林梦雅自然知道,点了点头后,心思却是百转千回。

    告示栏里通缉的肯定是罪犯,可左不过是三个人,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竟然让皇宫,都这样战战兢兢,如临大敌,让她有些费解。

    一路思考着正事,林梦雅也无意欣赏难得一见的王宫美景。

    跟着林中玉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后,终于,二人在一处宫苑前面停下。

    林梦雅抬头,只看到凤羽苑三个苍劲的大字,刻在宫苑的大门上面。

    这凤羽苑跟王宫一贯的建筑风格倒是有些不相同,虽然也都是用大石堆砌的,不过,却因为石料的不同,而多了几分女性的柔和。

    只是那颜色却终究只是灰白而已,跟小玉的发丝倒是有几分相似。

    林梦雅从前只觉得这颜色不过有些让人觉得沉闷而已,现在看来,却多了一些端庄大气。

    看来,这位静柔夫人,还真是烈云国国君的心尖上的人,就连居住的宫苑,都与别处的不经相同呢。

    小玉对这里的路线十分的熟悉,径自的敲了敲门后,宫门立刻被人推开,随后,一张略有些慌张的小脸蛋探了出来。

    在看到门口的小玉后,立刻绽放出了一抹如释重负。

    ‘噗通’一声跪在了小玉的面前,急慌慌的说道。

    “殿下可算回来了,还请殿下即刻去请王上。夫人她...夫人她正在被大王后责罚!”

    一听到大王后三个字,小玉的脸色,就阴沉的像要吃人似的。

    眉心闪过一抹阴毒与暴戾,似乎下一刻,就要把那个大王后血溅当场。

    林梦雅一把拉住了小玉的手,轻轻的冲着他摇了摇头。

    如果大王后真的只是有意为难静柔夫人的话,恐怕至少也会派人来看着门。

    可现在,这个小小的宫娥居然能过来开门,只能说明,这怕是大王后,精心设下的一个局罢了。

    而所图的,无非是小玉,亦或是,跟这位静柔夫人夫妻情深的王上。

    “你先别忙着哭,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大王后是因何惩罚夫人?”

    小宫娥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紫衣少女,立刻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给了二人听。

    这丫头虽然看起来哭哭啼啼,一副娇弱的样子,可话却灵透,几句下来,就让林梦雅明白了前因后果。

    起因,不过是因为一枚难得的牡丹。

    静柔夫人一向不喜欢这些娇艳而名贵的品种,所以但凡是得了一些个新奇的花苗,也都是送往其她嫔妃的宫苑内,这本是惯例。

    一般的主子娘娘们,也不会管这等小事,毕竟谁有那个闲工夫,去关心自己院子里多了什么花儿。

    可昨天,不知为何那盆牡丹,被送到了凤羽苑。

    这本不要紧,但那牡丹,却是别人进贡给大王后的。

    说起来,这事可大可小,若是个贤惠的,也不过是说可能是宫人们忙中出乱,送错了而已。

    只是,偏偏掌管宫中花房的,算是静柔夫人的人。

    这下子,大王后跟其他的几位夫人,就借着这个由头,揪着此事不放了。

    什么有心僭越,目无尊上的名头,就向着静柔夫人的头上砸来。

    到了这会儿,大王后已经罚她跪了足有俩个时辰了,而且还要静柔夫人双手捧着宫规诵读,摆明了就是为难她,让她难堪罢了。

    凤羽苑的有心想要替自家娘娘开脱,可大王后放了话,若是有人敢求情一句,就再加半个时辰。

    如此,上上下下的凤羽苑里,再无人敢说半个字。

    而静柔夫人也暗中下了命令,这几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打扰王上,这才到了现在的这个光景。

    林梦雅既然听了个明白,事情自然是要解决的。

    想了想,还是得先支开小玉,不然这小家伙在这里,终归是要落入别人的圈套。

    “你先去你父上那边请安,其他,一概不要提。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娥本想着王子殿下可以就夫人,却没想到,被这位紫衣的姑娘给截了胡。

    正欲再说上几句的时候,却看到一向十分体贴夫人的王子殿下,居然转身就走了。

    “殿下,夫人她——”

    “我母亲的事,就托付给姐姐了。宁秋,从今天开始,这位姑娘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林中玉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也只有林梦雅一个罢了。

    说完这句话后,脚步不停的往其父上的所在走去。

    名叫宁秋的小宫娥有些傻眼,眼巴巴的看着救星走了,似乎不敢相信似的。

    林梦雅笑了笑,也知道自己这个陌生人没什么可信度,只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解释的好时机。

    “宁秋是吧,要想要帮你家夫人,就听我的话。现在,麻烦你帮我找一身宫娥穿的衣裳,还有,帮我再找一盆牡丹花来。”

    林梦雅心中早就有了计较,宫斗这些个套路她都门清,况且听小玉说起过,这宫里们的娘娘们,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宫斗的高手。

    何况,静柔夫人可是国君心尖尖上的人,却是按照大晋那位皇后的套路,早就在冒出这样苗头的时候,就被狠心掐灭了。

    这些年来,夫人与王上又携手经历了风风雨雨,早就是情比金坚了。

    现在也许她们逞一时之快,等到王上腾出手来,也未必能够饶过她们。

    不愧是出身豪族的千金小姐们,就连阴谋都玩得这么低端,还真是难为了她们。

    宁秋倒是个利落的人,立刻按照林梦雅的吩咐,按照一般宫娥的样子,给她装扮了起来。

    只是林梦雅身材虽然纤细,可模样却实在是娇艳,即便是穿着普通的宫装,也依旧美艳得不可方物。

    比起来,宫里的那几位夫人美人们,倒成了姿色平平之辈。

    不过,现在可不是对这位姑娘品头论足之时。

    宁秋眼看着漂亮姑娘割开了自己的手指头,往她端来的牡丹花里,轻轻的滴上的了那么一滴。

    片刻之后,她却是惊讶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