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路遇愤青
    此时,林梦雅站在车前,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所以,但凡是雄性的生物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惊艳一番后,再遗憾离去。

    因为美丽少女身边,那一身鸦青色名贵衣衫的少年,一张雌雄莫辩的俊美小脸,却是冷冰冰的瞪视着来往的男人们。

    只需要一眼,就能让这些男人们,迅速的认清楚现实。

    有些女子,远远的瞧上一眼已经是万幸了,若是想要索求的更多,只怕是得不偿失。

    “咱们就这么进宫,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

    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她又何尝想要这么引人注目。

    本来她是觉得,既然要当个婢女,那么多少的也得穿的齐整一些。

    就好比是大晋皇宫内的那些宫娥们似的,虽然称不上什么天姿国色,但好歹也都是清秀佳人吧?

    可这个齐整...唉,是不是她表达得不够准确啊?

    “就这样,挺好的。我母亲这个人,很挑剔。一般的婢女,她都瞧不上眼。”

    目不转睛的扯谎,如果林梦雅知道,这只是小玉用来诳她的话,只怕会立刻委屈巴巴,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就连她院子里最老实的小家伙,都学会编瞎话了,这该是何等的幻灭?

    好在林中玉这些日子,别的没修炼出来,脸皮倒是一顶一的厚了。

    所以,只是心里觉得亏虚得很,表面上却是没表露出其他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说,我要不要再弄一下头发。你母亲是喜欢温柔娴静的呢,还是喜欢稳重细腻的?我要不要装一装深沉,还是要活泼一些?”

    林中玉看着突然好像有点紧张的姐姐,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甜笑来。

    正大光明的细细的打量了姐姐许久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我姐姐不愧是曾经的京都第一美人,风采依旧。我母亲,一定会喜欢你的。”

    她这辈子最不习惯的,就是被人挑挑选选了。

    其实,每次被人挑选的时候,她都会觉得莫名的紧张。

    而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总是先声夺人。

    没想到,如今却还是犯了这样的旧毛病。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瞎紧张个什么劲儿啊,有小玉在,还怕母亲不收自己么?

    烈云的王城规模不少,在林梦雅看来,似乎比临天跟大晋的都要宽阔一下。

    但是气势嘛,稍稍的少了那么一点点皇家的威严之感。

    设计上来说,虽然也有些巧妙的构思,但是整体给人的感觉,更有一些原始的风貌。

    店铺街道一应俱全,可大多都是一些青灰色的砖瓦,极少会有朱门高户。

    不过听小玉介绍,这里是王都的外围城。只有绕过了这片外城,才能真正到达烈云的核心王城。

    “这里,跟大晋还真是不一样。倒是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你这父上,品味倒是不错。”

    林梦雅悠闲的在街上闲庭信步,但是这话落在林中玉的耳朵里,却颇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尽管姐姐表面上总是一副放下了的样子,可她怕是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总是会拿烈云的一切,跟大晋做个比较。

    姐姐的心里,其实还是惦念着她的故乡,跟那些不能放下的人的吧。

    林梦雅倒是没想到,小玉会这么的敏感。

    走在街上,嗅着空气里飘荡的淡淡的药香,她的心情也变得尤为愉悦。

    这里的毒药种类繁多,而且大家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买卖的双方也都十分自然。

    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淘了许多种不太常见的毒药。

    一般的姑娘,都是喜欢一些绫罗绸缎,胭脂珠宝什么的。

    偏她一个,怀里抱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毒草笑得一脸的温柔。

    林中玉愣愣的看着兴致依旧高昂的姐姐,嗯...果然是他那个与众不同的姐姐。

    这爱好,当真是让人半点亵渎她的心思也不敢有。

    自古,凡是俊美的公子哥,跟漂亮的富家小姐出来逛街游玩什么的,总是会碰到一些流氓地痞之类的不长眼的作死角色。

    想当初有龙天昱在身边的时候,别说是地痞流氓了,就连巡逻的官兵们,都得绕着他们走。

    可如今她身边的这一只,冷酷有余,就是不够威猛。

    所以,当林梦雅乐滋滋的买完一株可以麻翻一头大象的麻药后,看到的就是一直乖乖充当她购物车跟钱袋子的小玉,被一群人围得严严实实。

    眉头挑起,林梦雅可是有好久,都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了。

    礼貌的挤进了围观群众的队伍,凭借着貌美如花站在了第一排绝佳的观赏位置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精心挑给小玉的蜜饯,优雅的当起了他们当中的一员。

    那几个围着小玉的人,应该是某家的世家公子哥吧。

    身上的料子价格不菲,就是脸,太正人君子了些,不太像是有某些特殊癖好的类型呢。

    而且,攻击小玉的话,也不是什么‘小公子细皮嫩肉,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赏赏花’的下流话。

    反而是一些什么,‘国之重任,是绝对不能交道你这种无耻败类的手上’,跟‘若是你还有一点良心,就该自行了断’的金玉良言。

    切,原来只是一些爱国愤青而已。

    林梦雅跟周围的吃瓜群众一样,用自己的冷哼声,表达了对他们这种违反调戏规则的行为。

    可那个满口大道理的青年,可是越讲越气氛,最后简直是口水四溅,脸蛋都憋得个通红,就差没那个喇叭,扯着小玉的耳朵喊了。

    她家的小玉倒是个好脾气的,全程一副死人脸,眼皮都不挑一下。

    想来,不是觉得对方说话就跟放屁没什么俩样,就是已经习惯了愤青的激愤之语。

    以她的经验来看嘛,大概是两者都有一些吧。

    看得实在是无聊,主要是那愤青没什么特别的金句,翻来覆去的都是什么民族大义的心灵鸡汤,林梦雅总算是觉得无聊了。

    吐出了一枚杨梅核,在愤青喘息的当口,走到了小玉的身边。

    “你朋友?”

    用眼睛瞥了瞥愤青男,好吧,林梦雅承认,这动作更像是朝着他的方向翻了翻白眼。

    小玉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来,鄙夷到无人能及的瞥了愤青一眼后,铿锵有力的说道。

    “陌生人。”

    愤青突然愣住了,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溜圆的,看向小玉的眼神里,充满了被人忽视的不甘。

    而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紫衣美人后,那张被气得通红的清秀脸蛋,却是红得更加的彻底。

    在看到这两个人似乎是几位熟稔的样子后,忍不住眼底里,浮上几抹担忧的神色来。

    “这位小姐,此人狼子野心,厚颜无耻,丧尽天良,你莫要受了他的蒙骗!”

    一连串的形容词,让林梦雅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不说成语就不能活。

    只是这句,听在她的耳朵里,却稍微的,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

    嘴角慢慢上扬,清澈而无辜的眼神,只看得愤青男有些脸红心跳。

    可还没等他涌上些粉红色的旖旎小泡泡,林梦雅的一句话,就彻底的扼杀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哦,你说他啊?没错啊,这些事情都是我教给他的。顺便说一句,既然骂人嘛,还是说些个粗话,来的痛快,比如说——”

    后面的三个字,林梦雅只是用口型比了出来。

    出于对愤青男的尊重,也是为了维持自己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淑女形象。

    不过,由于这三个字实在是太有杀伤力,导致愤青男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一副好像是被人生生撕裂了人生观的样子,着实有些可怜。

    可惜,她可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女子,尤其是这种顽固不化的石头,没亲手砸碎,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了。

    “走吧,还是说,你愿意继续在这里,被人当成傻子似的参观?”

    潇洒转身,顺便还把沾满了蜜糖的手,偷偷的在小玉的袖口抹了两把。

    拉着同样有些吃惊的小玉,迅速的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路疾走,直到后面再也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的群众们,这才缓和了脚步,拉着小玉闪进了一条小胡同,靠着墙壁稍微休息了一会儿。

    “我说,那榆木疙瘩是谁啊?你就任由他这么骂你,怎么不回嘴呢?”

    恨铁不成刚的点着小玉光洁的额头,不过,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才短短的半年不见,却是长得比她都要高了。

    只是个子长高了,却变得连骂架都不会了,比如说之前的那个愤青。

    要是敢有人这样骂她,她铁定能以十倍还击不说,还能气得对方吐血为止。

    小玉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法子虽然也气人,却远远达不到气死人的地步。

    再者说,这家伙也不该如此的怂包吧,倒没有跟着她那时候机灵了。

    “我已经习惯了,他叫东方珏,按辈分来说,还是我的表哥。不过他支持的是我四哥,所以每天才来骂我。我懒得回嘴,反正到最后,都是他气得跳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