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故人重逢
    不过,小玉说的,也不全然就是对的。

    许多的事情,还得等到她到了烈云国之后,才能看得清楚明白。

    如今心里不过是个有了个底而已,总归不至于到了烈云国会两眼一抹黑。

    赶路虽然匆忙,林中玉却总是能够感觉到,姐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一路上,不是在发呆,就是跟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走神。

    每次叫住了她,得到的总是姐姐歉意的笑容。

    这样的林梦雅,让他觉得有些不安,总怕哪一天她后悔了,就会立刻离自己而去。

    从前,林中玉从未有过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如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会胡思乱想这么多。

    好在离烈云国越来越近,林梦雅的状态也越来越好。

    终于在除了东夏国的国界后,姐姐的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人也开朗了许多。这才让小玉,堪堪的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前面不远,就到了我们烈云国的境内了。姐姐,你会喜欢这里么?”

    尽管林中玉极力的做出一副,不太在乎的样子,可林梦雅还是能够感觉到,越是接近烈云国,小玉的情绪就会高涨不少。

    靠在车厢里,欣赏着异国的风光,林梦雅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到底是你的故国,我想我永远都无法,像你一样的热爱它。不过,对于我这个异乡人而言,这里也会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吧。”

    林梦雅只是无意间说的,却让小玉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不少。

    拳头在袖口之中紧握,那双清澈的黑色眸子之中,忽然掠过了一抹,属于成年男子的强烈的侵略感。

    幸好,只是那么一瞬间,才并未被林梦雅察觉到。

    “这里,到底不是你的家乡,不过没关系,只要...”

    余下的话,隐没在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中。

    林梦雅也是被突然袭来的一队人马吸引了目光,也没有注意到小玉被马蹄声淹没的后半段话。

    那队人,其他的她倒是觉得眼生的很。可是为首的一人,却是个老熟人。

    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那队人马的面前,林梦雅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后,方才缓缓的掀开了车帘。

    清艳的脸上,带着一抹颇为客气的笑容。

    “好久不见,烈先生,亦或是,我应该称呼您为,南邵大王阁下。”

    完颜烈愣了愣神,一向严肃的眼神,在那张稍显陌生的脸上转了转,才想起这张脸的主人,到底是个多难缠的家伙。

    立刻,脸色变了变。

    他记得当初把少主人带走的时候,最终还是因为这个女子的允许。

    此时,林中玉却是恢复了一脸的冷漠,扶着林梦雅小心翼翼的下了马。

    到了烈云国境内,他也不用再做任何的伪装。

    如今一头灰白色的长发,规规矩矩的束在脑后,依旧带着当初林梦雅赠与他的玉冠,可是当初那个单纯隐忍的少年,却已经渐渐的沾上了血腥之气。

    即便是完颜烈,也觉得有些愧疚。

    但是,事关国家,别说是小玉了,就算是让他即刻送了命,他也会毫不犹豫。

    他自然是知道,少主人对这个女子有多依赖跟顺从。

    如今她却是被少主人带了回来,难道说,他们的大业,终究还是要毁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么?

    完颜烈的一番犹豫,林梦雅早就已经在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

    冷冷的哼了一声后,抬起头来,丝毫不畏惧的与那些人对视。

    “阁下尽管放心,我还当不成那些个祸国的妖姬。您这样想,真是太抬举我了。我既然当初让小玉跟你们一起回来,自然是想要让他认祖归宗。只是没想到,你们也太心急了些。”

    除了小玉之外,其他的人,都在瞬间变了脸色。

    完颜烈在烈云的名声,丝毫不弱于辛家的那个变态。

    现在,一个看起来就是女扮男装的柔弱女子,居然敢如此对他说话,顿时就有几个看她不顺眼的,想要出来捍卫自己的偶像。

    可刚刚要有些动作,就被一双稍显稚嫩,却绝对学会了冷酷与无情的双眸,暗地里瞪了回去。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等待完颜烈的下一个动作。

    谁知道,他竟然只是脸色难看了一阵子后,只是转向林中玉,说了一句话而已。

    “你母亲正有事要寻你回去,别让她担心。”

    林中玉点了点头,可护住林梦雅的动作,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

    完颜烈自知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话,按照少主人的性格,他一定会维护那个女人到底。

    千般无奈之下,只好憋屈着一肚子的怒火,骑马往回去了。

    所有人都傻了,整个烈云国,即便是那个辛家的妖孽见了完颜烈,表面上也至少要做一番功夫的。

    可这个女人,不仅呛了他一番,最后,还毫发无损。

    那个骑在马上,明显是生了闷气的男子,真的是有猛虎之名的南诏大王完颜烈么?

    “姐姐,没事吧?”

    拧着眉头,林中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梦雅一番后,才算是放下了自己的一颗心。

    他知道烈叔的脾气,也知道烈叔一直不赞成自己想要把姐姐带回来的事情。

    只是,他如今做的这一切,与其说是为了部族跟家人,不如说只是为了想要让姐姐,有个更加坚实的依靠罢了。

    唯有把整个烈云完全掌控在手中,他才能让姐姐,有一片安全的天地。

    尽管烈叔对他忠心耿耿,但要是他敢对姐姐不利,他会毫不犹豫的,拔刀相向。

    “他哪里敢对我怎么样,放心吧,他现在肯定觉得我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女,但是以后么,可就不一定了。”

    其实林梦雅看到完颜烈,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毕竟当初他把小玉带走的时候,自己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可以让小玉遇到什么危险。

    瞧瞧,现在她家宝贝弟弟的一头秀发,都变成了奶奶灰,何况是别的罪过。

    即便是他要急于求成,可对于小玉来说,所承受的痛苦,也大大的超过了一个少年应该要承受的底限吧。

    这样的一顿夹枪带棒,林梦雅还觉得便宜了他呢。

    “嗯,咱们抓紧赶路吧,想要到烈云的王都,还需要至少一个多月。烈叔他这阵子都要在边陲驻守,不会跟我们一起回去的。”

    对于姐姐的一副霸气护短的样子,林中玉一向是喜闻乐见。

    扶了林梦雅上车,两个人直接奔王都而去。

    一个多月的颠簸生活,对于林梦雅来说,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可沿途的一路见闻,却抵消了她大半的疲惫。

    因为烈云帝国,还真是他们毒医的天堂。

    一边赶路,小玉还一边为她介绍烈云的风土人情。

    其实这里也没有外面盛传的那么排外,只不过大多数擅长毒术的人,脾气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古怪。

    这也不能怨他们,老师曾经说过,一个毒医,如果想要精于此道,那么一开始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身试毒。

    何况这个时候还不兴用小动物来做实验,除了少数的变态之外,大部分的毒医,也不是那种会暗中用大活人来做实验的疯子。

    所以,一般传统的毒医传承,都是在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先服用微量的毒药,用自身来观察毒药的药性,人体的各种反应。

    时间长了,身体自然会产生抗药性。然后,再加大计量。

    当然,每个毒医都会有自己的方法,虽然不至于把自己毒死,可终究会有些遗留的问题。

    就好像是老师,即便老师待她如亲生女儿,但是对于别人,老师从来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所以,烈云国的毒医大多数都是如此。大家彼此都明白,也就没什么可觉得奇怪的了。

    反倒是一些外国来的,大概会觉得这样的情形有些不对劲吧。

    而且,在普通的人家,周围总会种一些新鲜的蔬菜水果之类的。

    到了烈云这里,则是家家户户,都会额外种一些毒草毒花什么的。

    不过,倒多是一些对人体没什么害处,还有驱虫驱蛇的功效的药草。

    其实,也没有多可怕,只是有些人,少见多怪罢了。

    烈云之所以被人谈及色变,自然是有它极为不寻常的地方。

    不过就林梦雅看来,似乎误会,大于异常本身呢。

    他们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大多是田园般的自在生活。

    也许这里会有纷争,也一样会因为权力掀起腥风血雨。但是,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不管变成什么样子,烈云对他们来说,都一样是遮风避雨的世外桃源吧。

    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王都附近的时候,林梦雅早就已经换了一身衣裳。

    她容貌颇为姝丽,眉眼之间,独带着一股子冷然的妩媚。

    既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轻浮,亦不会太冷漠。若是着了一身艳丽的颜色,则会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但若是只穿了一身素净的衣裳,也会透出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仙气来。

    所以,林中玉特别为她准备一身雪青色的衣裳,大片沉静却又夺目的色彩,更是衬托处她容貌的明艳绝色。

    头上虽然没带多么名贵的首饰,只一朵朱红色的玉牡丹开在她的发间,浓艳到了极致的两种色彩,却没让她显得有一丝一毫的俗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