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改头换面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林梦雅听也听明白了。

    砸吧砸吧嘴,小玉父母之间的那些个往事,现在听起来,倒像是看了一部公主跟王子的童话似的。

    不过,童话的最后,作死的继母跟姐妹都会受到惩罚,哪里还敢这么蹦跶。

    可见,现实总是比童话更加残酷。

    即便是小玉的父母是少有的两情相悦,但是在各方势力的搀和下,最终还是变成了一部狗血到家的宫斗剧。

    从前她看电视跟小说的时候,就喜欢那种happyending的类型。

    所以,她自然是不想看到,小玉的父母,最后落得个绝命鸳鸯的下场。

    何况想要达成她的愿望,兴许还需要小玉父母的全力配合呢。

    “我听你说了这么多,有一点我始终不明白。既然辛家也好,那些豪族也罢,都有在烈云国翻天覆地的本事,那他们为何不直接起兵算了,还要什么正统呢?”

    这一点,是让林梦雅始终纳闷的。

    按照小玉的说话,那辛家都可以逼得小玉的父亲让步到这种程度,要是她的话,肯定会觉得起兵逼宫,比这种斗来斗去的来的痛快。

    小玉脸上现出了几分为难之色,说了半天,才让林梦雅清楚了个大概。

    原来,是因为烈云国的民风,实在是太过彪悍了。

    烈云并非像是其他几国一样,在国内大部分的地方,都属于原始部族。

    这一点可能是跟云烈国的地理位置有关,毕竟,能够让毒物生存的地方,自然环境

    也不是一星半点的恶劣。

    所以,真正决定皇位的人选,应该是这些部落的首领。

    而这些首领们也奇怪的很,不管各家豪族怎么拉拢,就是不肯松口。

    他们唯一承认的,只有所谓的皇室正统。

    因此,辛家才兵行险招,设计了这么一档子事。

    真是...林梦雅再次扶额叹息,要说云烈国的这些野心家们,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委屈。

    兵谏不行,逼宫更不行,非得走夺嫡这一条路,实在是,大大的限制了大家的发挥。

    “原来如此,这样我心里也有了数。既然我跟你一起回去,有些事情,我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天快亮了,我们还是尽快动身吧。”

    洞外天色刚刚放亮,姐弟两个聊了一夜,火堆也逐渐熄灭。

    被外面的冷风一刺,什么睡意都消失无踪了。

    林梦雅站起身来,虽然她身体里的毒才解开,可体力却是充沛了不少。

    按照她对自己的估计,是因为池子里毒素,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对她来说的大补之物。

    所以即便是熬了一个通宵,除了眼睛有些微红之外,倒是没什么影响。

    “你就先扮作我的侍从吧,山下都是龙天昱跟清狐的人,万一遇到了,我也好脱身。”

    虽说小玉早就准备好了另外一条下山的道路,但是龙天昱跟清狐做事一向缜密,万一碰到了,被人认出来,他也不好对自己人刀剑相向。

    林梦雅点了点头,穿好了大氅,又拿过小玉之前带的铜面具。

    整个人伪装得严严实实的,确确实实半点也看不出来,她就是那个还应该沉睡在池底的女子来。

    今天的天气尤为晴朗,雪山到处都是银闪闪的精光,其实林梦雅从小到大,还真没看到过这样的雪山奇景。

    比起之前上山的沉重心情来,此刻却多了几分悠闲。

    跟小玉俩个人一路走走停停,两天的路程,倒也没觉得十分难过。

    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林梦雅提着的一颗心,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这里到底是东夏国境内,即便是以龙天昱的能力,想要在短时间内封锁七绝峰,还是会有些纰漏。

    自己跟小玉,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离开了七绝峰。

    看着身后的雪山,林梦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走吧。”

    林中玉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只要她上去,就一路往北上,与来时的路,背道而驰。

    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还在犹豫什么呢?

    摇了摇头,把那些软弱的想法都摇出了脑袋,林梦雅干脆利落的上了马车,该来的,总会来。

    直到现在,林梦雅才意识到,离开了她的小玉,到底变得有多么的不同。

    眼看着他指挥若定,即便是那些比他大上许多的属下,都对他言听计从,钦佩至极,尽管心中再有些心疼,可还是有些骄傲的。

    谁让小玉,是她的弟弟呢!

    尽管东夏国对外来人的约束很严格,但如果想要偷偷的潜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路上,林梦雅跟林中玉化身一对出来游玩的兄弟,走走停停的,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只是小玉近来孤僻了许多,平常没事总是喜欢在她的身边守着,大概是因为这孩子的心智与同龄的成熟了太多,才让这孩子,总是缺少点少年人的活泼劲。

    林梦雅看在心里,也替小玉感到惋惜不已。

    “咱们这次去烈云国,你怎么如何安置我?”

    这几天,小玉曾经偶然间提起过,他在烈云国,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府邸,等到她去了,自然也是要跟着小玉一起,住进他的府邸的。

    可林梦雅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妥。

    “姐姐可是觉得,觉得在我那里,有些委屈么?”

    小玉态度破有些急切,他自然是知道,林梦雅在昱亲王府里,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而且,他也不会舍得,让姐姐受丝毫的委屈。

    林梦雅却是笑了笑,安慰的拍了拍小玉的头,她可不是那种贪图享受的人,何况,如果她再次被小玉保护起来,岂不是也成了他的累赘?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十分的眨眼。我要是跟你一同去了,总会有人想着法子的,要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一旦暴露,对你对我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小玉还想再劝姐姐几句,但是想了想,也觉得姐姐说的,颇有道理。

    张了张嘴,一时间,他也没了什么好计策。

    “不如,你把我送进宫里。你想,你若是带回来一个姐姐,旁人肯定会觉得蹊跷。但是如果你只是送给你母亲一个侍女呢?谁又会在一个侍女的身上留心?而且作为你母亲的侍女,我去见你,自然奉的是你母亲的旨意,这事,不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么?”

    林梦雅早就有这个打算了,这些日子以来,她虽然见识到了身份显赫的好处,但是麻烦,也同样不少。

    何况她现在是个诈死的人物,应该遵循得是尽量低调的原则。

    隐在小玉母亲的身边,一来,她跟小玉可以常常见面,二来,她既然是小玉送去的,那小玉的母亲,自然是会对她信任有加,如此一来,有些忙,她倒是也能帮得上。

    “好主意,烈叔前阵子还在替母亲寻找几个忠心可靠的侍女,如果姐姐去了,母亲一定会高兴的。只是,姐姐在宫里,要千万小心,我会时常去看你的。遇到了麻烦,你也只管抬出我母亲的名字来。”

    小玉立刻两眼放光,极为高兴的说道。

    林梦雅按下了他似乎要跳起来的身子,才刚夸完他稳重,这会儿就又高兴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皇宫大内她之前也去过。

    却没有这一次,要亲身体验来的刺激。

    虽然说现在烈云皇宫里争斗得厉害,可她这种人,即便是身处在侍女的位置,也没几个人能欺负得了她的。

    一路上,俩个人互相套好了词。

    关于林梦雅的新身份,小玉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而且幸好林梦雅习的是毒术,诸国之中,凡是毒医,都被人试做跟烈云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玉给她选择的假身份,是某个部族普通女子。

    而且各个部族都十分的闭塞,没见过也是正常。即便是有人去查证,也大多不会知道什么确凿的证据。

    如此一来,可就没人能够拆穿她的真实身份了。

    “如此我就放心了,我会尽量在宫里多帮帮你的母亲。”

    虽然小玉没说,可林梦雅还是能够从小玉的话里,感受到他对这一对久未谋面的父母,深藏于内心的敬爱。

    况且,当初若不是他们忍痛,把孩子送出烈云国,只怕小玉都活不到与她相见的时候。

    小玉说,自打他回到烈云国,他的那一双父母,更是为了他几乎拼了命。

    他们二人,已经尽数把自己半生积攒下的所有,都一股脑的交给了他。

    这次小玉出来探查龙骨的下落,他的父母担心,却也没有阻止他,反而是支持他的所有决定。

    就连她,也能感觉到,他们二人,对小玉是真心疼爱的。

    说道龙骨,小玉也跟他坦白,他是用这个烛龙会的隐秘,才骗走了龙天昱跟清狐的。

    但是龙骨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小玉为何要得到他,林梦雅问了几次,都被小家伙给岔开了话题。

    只是推说,龙骨关系到他们烈云的一桩隐秘,若是得到了,国主的位置,就唾手可得。

    如今他年纪最小,根基又不稳,想要后发制人,也唯有用这些速成之法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