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姐弟相谈
    “小玉,你爱过一个人么?”

    火光映在林梦雅的脸上,烤干了她脸上的水珠,也让她从一朵出水的芙蓉,变成了娇艳的玫瑰。

    林中玉欲言又止的看着姐姐,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会知道,你想把世上所有的美好,都双手捧到他的面前来。而那些危险,你却总是想到替他挡在身前。于我而言,古卫之遗是我的命运,却不是他的。我若是拉着他一起涉险,才是真正的自私。而现在,哪怕以后我真的身死,起码那时的他,还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古卫之遗,这个让世人疯狂,却又让她恨透了的东西,此刻却是确确实实的横在了她在的面前。

    跨过去,海阔天空,过不去,烟消云散。

    既然她已经赔上了一个自己,何苦,又搭上一个他呢?

    “我明白了,姐姐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下山。”

    林中玉沉默了片刻,不知为何,却转身离开了山洞里。

    看着那孩子清秀而单薄的背影,林梦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真是造化弄人,如果她当初救下小玉之后,没有放在府中抚养的话,也许,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从前,她从不相信命运。

    可现在,她才恍然明白。命运才是最狗血的编剧,没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捉弄。

    小玉到底细心,林梦雅才放下粥碗,就看到了一旁,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干净的衣裳。

    换好了衣裳,照着水面熟悉了一番后,又是一副清秀少年郎的模样。

    摸了摸削尖的小脸蛋,林梦雅不由得苦笑,骗龙天昱,她又何尝良心能安。不过,也一样是在硬撑着罢了。

    “姐姐,你换好了么?”

    隧道内,传来小玉有些闷闷的声音。

    林梦雅向来不是一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主儿,一味的沉溺于怀念,可不是她的风格。

    起身拾级而下,翩翩身姿,片刻之后,出现在了小玉的面前。

    林中玉的目光微亮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总之,他觉得姐姐自从在蛇头池里醒过来以后,似乎...似乎变得更加明艳动人了。

    若是非得要一个字来形容的话,只能说姐姐多了一分媚意。

    妩媚的女子,大多明艳姝丽,不管是衣着首饰,都会华丽之能事。

    林中玉也不算是个没见识的,自然是不喜欢那些身上的脂粉味,嗅到一口三年都无法忘记的所谓尤物。

    可如今姐姐却不是不同,一身简单的轻易,头发规规矩矩的束成了一只发髻,身上断然是没有任何的色彩,更是不施脂粉,清清淡淡。

    却天然的,散发出一股子,让人移不开眼光的媚色。

    无关于勾引,亦没有什么亵渎的心思,只是让人一眼,就得把她的样子,刻印在脑海里似的。

    揉了揉眼睛,林中玉也觉得有些异样。

    以前的姐姐美则美矣,却没有这么的...这么的霸道。

    没错,就是霸道。

    哪怕是站在万花丛中,也须得第一眼就得看到她的颜色,仿若她才是花中之冠,什么国色天香,到了她的面前,都得俯首称臣。

    转眼间,林梦雅已经走到了小玉的面前。

    看着这个傻小子,傻乎乎的看着自己发呆,还时不时的用力揉着眼睛,林梦雅伸出手来,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

    “在看什么呢?”

    柔美的嗓音一如往昔,小玉这才缓过神来,随即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没什么,就是觉得姐姐你,似乎有些不一样。刚才,我就跟魔怔了似的,全然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听得小玉有些窘迫的说话,林梦雅却并未只是笑一笑了事。

    反而伸出手来,抓住了小玉的手腕,纤长的手指,搭在了他的脉搏里,微微探了探。

    “是谁教你这巫蛊之术的?”

    林梦雅目光之中,透出了几分灼灼的严厉来。

    饶是以小玉如今的身份跟定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姐姐的面前,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林梦雅又探查了片刻,在小玉的身上捏了捏,脸色有些不好,连带着语气,也有些责怪。

    “巫蛊之术本就不易学,你又是个半路出家的。如今这么急于求成,你是连命都不要了么?”

    小玉默默的低下了头,他知道姐姐为什么生气。

    可是,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姐姐的帮手,而不是一个拖油瓶。

    “我问你,是不是在你的家族里,只有蛊术卓绝的人,才能获得更大的权利。亦或是,你的那些叔叔伯伯们,只能用这个方法,才能让你有一席权利?”

    小玉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林梦雅深深的看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眼,她只当小玉的家族乱一些,却没有想到,竟然乱到把一个半大的孩子,给推出去当挡箭牌的地步。

    “傻孩子,我话是说重了一些。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你就会成为一只养着蛊虫的坛子,都不算是正常人了。所幸,你是我的弟弟,现在感受一些,体内有什么不同。”

    最终,林梦雅还是爱怜的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

    她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全怪小玉。这孩子即便是有一颗急于求成的心,那么那些把这种方法摆在他面前的家伙,才是真正的推波助澜。

    如今,小玉又回到了她的身边,该得,该报的,她会一样不落的,全部都拿回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

    小玉在林梦雅的面前,向来是十分乖巧的。

    如今听得她的话后,忍不住催动身体里的蛊虫,果然,那些蛊虫不再蠢蠢欲动,而且好像是还乖顺了不少。

    至少,之前那种全身痛痒难忍的症状好了不少。

    忍不住抬起头来,又惊又喜的看着姐姐。

    “如今我的血液,可以说是万毒之王。你体内的蛊虫,是靠毒药喂养大的,自然是怕我。你刚才说,好像离不开视线,就是因为你体内的蛊虫再作祟。这以后,但凡是常年浸淫在毒道之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于我。不过别担心,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有我的血液来克制这些蛊虫,你可以安枕无忧了。”

    林梦雅说的玄妙,小玉也听得一愣神。

    怪不得,他觉得眼前的姐姐,一举一动,都让他难以置疑,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旋即,他又想起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来。连忙拉住了姐姐手臂,有些急切的说道。

    “那,等到你跟我一道回烈云的时候,岂不是所有会蛊术的人,都知道姐姐的身份了?这怎么行,会很危险的!”

    林梦雅笑了笑,细心的把小玉的手给掰开,放在了手中。

    “说你傻,你倒是还真聪明了一回。没事,只不过是因为这里是七毒圣草毒素的诞生地,在加上你喝过我的血,所以才会如此。等到咱们出了山洞,只有我的血见空气的时候,才会发生这种现象。其他的时候,大概只会觉得你姐姐颇有吸引力罢了。索性我长得还算是有特点,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小玉立刻点了点头,一颗心算是彻彻底底的踏实了下来。

    只是,心头却是不免觉得有些灰心丧气。

    本以为这次在姐姐的面前,他就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孩子了。却没想到,唉,还是被姐姐给教训了一顿。

    “怎么了?对不起啦,姐姐是有点着急,才会对你严肃了一些。别生姐姐的气,好不好?”

    林梦雅抚摸着小玉垂在肩上的一缕长发,这孩子之前的黑发极为油光水滑,手感又好。

    可如今,却变成了灰白的模样。

    让她,心疼不已。这半年来,小家伙到底是经历了何种的变故,才会如此呢?

    摇了摇头,小玉握住了姐姐温柔的手。

    即便是回到了他的亲生父母的身边,可他却越发的怀念,这个给她人生第一缕温暖的姐姐。

    把姐姐牵出了隧道,又细心的为她披上裘皮大氅,姐弟两个坐在火堆边上,一如曾经。

    “其实,这都是我自愿的。我倒是很感激这一身的蛊虫,不然,我也就不能顺利的伪装那个同样修炼蛊术的特使,然后,取代他的位置,帮上姐姐你的忙了。”

    这一点上,林梦雅也同样是心存疑惑。

    残鹰那种人,断然是不会轻信他人。

    小玉能取而代之,必然是耗费了一番力气。

    只是,她更加想要想要知道的是,小玉到底是筹谋一些什么事情。

    可小玉终究,不是那个只会跟在她的身后,叫她姐姐的小少年了。

    有些事情,他也一样是身不由己。

    “是啊,我也很惊讶。你这个小家伙居然这么能干,只是这一次,你把我带回烈云。我总得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吧?”

    林梦雅不是傻子,小玉更加不是。

    她去烈云,也不仅仅是因为小玉的关系,而是因为,她手中的那张地图。

    如今玉尺还在池子里,地图却已经在她的脑海里了。能带在身上的都不保险,而她的脑袋,如今却是成了最为重要,也最为安全的保险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