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妥当
    但是龙天昱却是义无反顾,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去得。

    “铜奴在此,领他们来的人又是谁?”

    清狐的话锋忽然一转,就连林中玉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方才回答他,是残鹰带的人来。

    清冷的脸上,忽然间掠过了一抹复杂的阴狠。

    许久之后,清狐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之前的过往,也随着残鹰的死去,终究彻彻底底的,变成了游荡在他心头的一番回忆。

    如今的他,只是完全为了林梦雅而活着的罢了。

    “烛龙会的事情,我不如你们熟悉,所以,还需要你们帮忙。”

    雪山之上,龙天昱的声音,就像是地狱里的修罗。

    被他盯上的人,哪怕是藏在天涯海角,却依旧能够被他亲手抓出来,然后,绽放出独属于他的死亡之花。

    如果说,之前的龙天昱,像是一把装在盒子中的绝世凶刃。

    现在,被林梦雅用柔情化开的柔软,已经重新被他装回了心底。

    余下的,不过是那一柄,拥有赫赫凶名的凶器罢了。

    林中玉看着雪地里,那孤傲挺直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却涌起了几分叹息来。

    姐姐啊姐姐,真不知道这一次对于龙天昱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安排好了一切,龙天昱再次回到山洞之中。

    那些无用之人的尸体,已经被人给拖了出去。

    龙天昱亲自,把蛇头池子外围枯萎的毒草给清理干净,只留下一些鲜艳的瑰丽的野花,放在她的周围。

    手,再次探入水中。

    暖泉的温度刚好,即便是在这寒冷的雪山之中,也不会让她感觉到丝丝的寒意吧。

    看着水下她安枕的模样,龙天昱却笑了。

    温柔之中,透着一股子让人无法忽视的凄凉。

    为了她,他甘愿孤注一掷,想尽办法为她取来龙骨。

    可这一切,何尝不是再救他自己的命。

    因为,她就是他的命。

    “乖乖在这里等我,很快,我就会把龙骨给你拿回来。有时候,其实我觉得,你这样很好,至少,我不会再担心你,哪天又偷偷的跑出去,让我找不到你了。”

    摸着细腻纤细的手指,龙天昱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随着她,一起沉睡在池底之中了。

    掬起她的手,浅浅的,在她雪白的手指上落下了一吻。

    她的手指跟寻常的女子不同,尽管也是雪白柔软,可因为常年持针的关系,所以带着略微粗糙的薄茧。

    即便如此,龙天昱还是把她的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间,刻印,在自己脑海的最深处。

    “等我从这里,把你再次带回京都的时候,没有人再敢伤害你。等我,雅儿,一定要在这里,乖乖的等我。”

    水面溅起涟漪,就连龙天昱都没有发现,不知何时,他的脸颊,俨然有了些许的湿意。

    从他成年以来,除了她,他不曾为了任何人而流泪。

    看着眼泪和她身前的池水混成一潭,龙天昱却是渐渐的,收敛起了对她所有的柔情。

    转身之后,他便是天地间,最为冷酷的无情之人。

    就让这眼泪,带着所有对她的思念与守护,化为池水静静的,守护着她吧!

    等在洞口的林中玉与清狐,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往隧道里看去。

    尽管清狐也很想去跟丫头说句辞别的话,但是一看到龙天昱毫无生机的眼神,他却只能,默默的吞下嘴里的话。

    “出来了,丫头放在这里,没问题吧?”

    清狐迎了上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询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淡淡的点了点头,虽说这里是侯月天的地盘。

    但是以那个家伙的实力,秘而不宣的封锁雪山七绝峰,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要跟我们一起走么?”

    话,是说给一直贴在山壁上的小玉听的。

    除了林梦雅,他们之前,也没有什么旁的话题。

    只是龙天昱总是记得,雅儿一直心心念念的这个弟弟,若是她醒过来的话,第一眼就能看到他,总归是十分欢喜的。

    林中玉看了看龙天昱,又看了看清狐,摇了摇头后,也恢复了一脸冷漠的样子。

    “我在这里看着姐姐,过段时间就回去,你留下来的人虽然武功高强,却没有几个懂毒药的。养护着姐姐身体的那个池子,还需要一些调理。”

    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传达到了。

    尽管林中玉也不想,成为姐姐的‘共犯’,但一想到能够安安全全的,把姐姐带到自己的国家,与他而言,还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兴奋。

    好在他已经冷淡惯了,那俩个人的心里,也唯有姐姐一人的安危罢了。

    一些细微的纰漏,倒是看不出来的。

    “也好,她很想你,你在这里陪她几天吧。我们走了,这里,就摆脱给你了。”

    恋恋不舍,最终也只会延迟雅儿醒来的时间。

    龙天昱叮嘱一声后,就带着清狐跟自己的人,往山下走去。

    雪山七绝峰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而且这上面太冷,也不适合人居住。

    所以,那些人都被安置在了山脚下。

    待得所有人都消失,小玉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他还有别的法子上下山,不然的话,他跟姐姐,脱身还真是有些困难。

    上一次,林梦雅沉睡就足足有三天左右,这一次,林中玉寸步不离的守在蛇头池子边上,生怕自己,错过姐姐复苏的那一刻。

    终于,经过了一天一夜,平静的池水,缓缓的荡漾出波纹。

    一只雪白的小手伸出水面,‘哗啦’一声,一副美人出浴图,就展现在小玉的面前。

    “咳...咳咳...呛死我了。这方法果然不能乱用,不然的话,我早晚会溺水身亡的。”

    七毒圣草给人造成的假死状态极为的奇特,其原理,林梦雅也没搞太清楚,只是有一样,在陷入这种假死的状态下,她不仅不用呼吸,心跳跟维持正常身体机能需要的能量,也会大大的减少。

    而且,她又选择了一处暖泉,身体维持温度的你能量也就少了许多。

    导致她睡了一天一夜,身体还算是有些力气的。

    只是刚刚复苏,手脚都有些发软,倒不像是她自己的似的。

    “下次用这种法子,还是你自己来骗他们吧。你不知道,龙天昱跟清狐有多难说服。尤其是龙天昱,他差一点,就要跟你一起殉情了。”

    林中玉嘴里抱怨着,手里也没闲着,利手利脚的,把林梦雅从池子里捞了起来。

    用早就准备好的干燥大氅,把姐姐从头到脚的都包裹住了。让她靠着自己,往山洞外面走去。

    “他,真的为了我寻死了?”

    听到小玉的话,林梦雅的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她虽然知道龙天昱待自己的心意,可一想到龙天昱居然会为了自己寻死,心头却是叹了一口气。

    “嗯,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他说了,你还没完全死透。只是姐姐,你确定他不会继续寻死觅活么?”

    林中玉扶着林梦雅,在山洞外面熊熊的火堆前面坐下。

    想要下山,姐姐的体力必须要恢复过来才行。林中玉取出早就做好的一些米粥,摆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他,不会的。既然知道有方法可以救我,那么,他一定会好好的珍重自己,不为了别的,也为了能救我吧。”

    捧着粥碗,林梦雅强忍着心里的不舍,让蒸腾出来的水蒸气,模糊她差一点就夺眶而出的眼泪。

    她也好想他,她也想原原本本的告诉龙天昱,自己还活着。也想跟他永远的生活在一切,不管发生任何事。

    只是,为了他,她也必须,独自处理好这件事。

    “要是你真的舍不得,那我就去给他送一封信,告诉他你还活着,不是也很好么?”

    看着姐姐红了眼眶,却还是一直硬挺着,林中玉的心里,也十分的不舍。

    可林梦雅还是摇了摇头,大大的喝了一口温热的粥后,仿佛才有了力气。

    “不行,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你以为,龙天昱的身边,真的安全么?我想,他父皇之所以要把我贬为侧妃,还任由我搬回林家,打得,也是一样的主意。如果我连他都瞒不过去,如何要瞒过烛龙会通天的耳目?”

    有些事情,一旦明白,想要装糊涂就很难。

    其实林梦雅也不想走到今天这一步,可是世事难料,怕是连母亲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心隐藏的秘密,却成为了女儿,今生最大的拖累。

    所有人都说,她像极了她的母亲。但唯有她自己清楚,她与母亲最大的不同,是母亲为了隐藏这些事情,可以甘愿用生命来作为赌注。

    而她,却更像是一头小兽,毫无畏惧的,冲破一切的阻碍。

    虽然同样都是牺牲,却是完全不相同的结果。

    “就是可惜了龙天昱的一片深情了,姐姐,我始终不明白,既然你那么喜欢他,为何,不能与他同甘苦共患难呢?”

    蹲坐在林梦雅的身边,一头灰白色长发的少年,却是一脸的纠结。

    他很想姐姐跟他一起走,可如今的情形,他也看得分明。

    龙天昱舍不得姐姐,姐姐又何尝,舍得下那个男人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