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脱身之计
    林中玉愣了片刻,他还以为,说服姐姐,至少要颇费一番功夫,可没想到,竟是如此的——容易?

    “姐...姐姐,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回去?”

    眼神晶晶亮,只是还带着几分难以置信,林中玉傻傻的看着自家姐姐,好似第一天才认识她似的。

    ‘啪’的一声,林梦雅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轻敲了小玉的脑袋一下。

    只打得对方突然间回了神,委委屈屈的揉着脑袋,看着她。

    “我自然知道我这一走,怕是会天翻地覆。只是如今我要是留下来了,才是真正的给大家添麻烦。”

    林梦雅正色道,手中却是不知何时,竟然持着一把晶莹剔透的玉尺。

    那尺子越有一臂长,却是只有两指宽。猛一看像是一根焕然天成的玉尺,但唯有林梦雅清楚,这尺子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一言难尽的摸了摸的玉尺,要不是她偶然间猜到玉尺,滑了一跤,只怕还没有这样的好机缘,歪打正着的,被解了毒,还得了许多的好处。

    “太好了,姐姐要是跟我走,我必定能护得姐姐周全。只是...只是龙天昱跟清狐,我要不要——”

    狂喜一闪而逝,猛然间,林中玉,却是想到了那两个,对姐姐来说,也一样重要的人。

    尤其,是龙天昱。

    他虽然离开的早,可却一直没有断了姐姐那边的消息。

    果然,一提起龙天昱,林梦雅的神色,忽然变了变。

    似是不舍,又似是决绝,玉色的小手,轻轻的摸了摸玉尺后,幽然叹了一口气。

    “不能告诉他们,既然我想要林梦雅彻彻底底的消息,那第一个要瞒的,便是他们。”

    她,有她未竟的责任。

    尽管这些,都是母亲带给她的拖累,可事关重大,若是不做一个了结,这些事情,即便是能让她拖延下去,也会遗祸给她的儿女们。

    母亲为了掩盖此事,已然是失了性命,却还是不能保住她跟哥哥,那么,就让这件事情,在她的手中彻底了结了吧!

    “你是想?”

    林梦雅盯着小玉的眼睛,脸上早没了轻松的神色。

    “我要在他们的面前,彻彻底底的死去。”

    果然,林中玉的心忽然间漏跳了一拍。

    纵然他也知道,这事轻易的瞒不过龙天昱他们,可林梦雅的性子,他又是一向十分清楚。

    但凡是她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

    踌躇了片刻,也许是出于自己的一分私心吧,林中玉最终还是放弃了劝阻。

    只是心头沉甸甸的,有些压抑,他其实很期待跟姐姐一起生活,可是,却不想是以这种方式。

    “怎么了?别害怕,我不会伤害自己的。”

    像是以前一样,林梦雅摸了摸那孩子的头。

    只是一想到那灰白色的长发,心头,却像是被针扎一样,绵密得疼着。

    小玉虽然是她从街上救回来的,可她却是真的,把他当做了亲生弟弟一样的看待。

    如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小家伙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嗯,姐姐只管吩咐就是,小玉一定照办。”

    当初那个倔强可爱的小家伙,不知何时,竟然也学会了隐藏起自己的心思来。

    林梦雅只觉得更加心疼小玉,且这一次,她是无论如何,都要让烈云去一趟的了。

    既然他来了,那她自然是不会再让他的弟弟,受一点点的苦楚。

    现在的她,有这个资格!

    “你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待会出去,你就说我死了,然后,想办法把这个东西,滴到火堆里。”

    林梦雅回身,从那株白生生的草药上面,折了一枚叶子下来。

    用锋利的边缘轻轻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顿时,殷红中还透着一点点紫色光芒的血液,竟然悄然间隐入叶片,消失不见了。

    小玉立刻捧住了姐姐的手指,想要给姐姐包扎,却让林梦雅,轻轻的躲开了不说,林梦雅还一把抓住了小玉的下巴,手指探入了小玉的嘴里,给他喂了一点自己的血。

    “别着急,想要瞒过所有人,还得需要我的血来做引子。你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了。”

    林梦雅轻柔的扯下了自己身上的一块布,把叶子妥善的包裹了起来,塞给了小玉。

    又耐心的嘱咐了他几句后,才推着依依不舍的小玉离开。

    想是也知道姐姐要做大事,小玉也不再小家子气。

    收好姐姐给的东西,又带上了铜制的面具后,又变回了那个神秘莫测的特使。

    “我去去就来,你自己小心。”

    点了点头,林梦雅目送着小玉离开山腹。

    寂静无人的山腹之中,林梦雅却是坐在池子边上,盯着玉尺有些微微的出神。

    这一切到底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没想到,当初连母亲离家出走,放弃她尊贵的身份,跟优渥的生活,依旧遍寻不到的东西,居然在她的手里。

    当真,是造化弄人。

    ‘咔哒’一声,林梦雅按动了一侧的机关。

    雪白的玉尺立刻弹开,一条卷的细长的绢帛,正静静的躺在里面。

    林梦雅看了看,又把玉尺合了起来,走到已经变成普通温泉水的池子里,把它仔细的安置在了池心里,一个小小的凹陷里。

    玉尺与池底浑然天成,如果不细看的话,肯定看不出里面,竟然还有一把玉色的尺子。

    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那尺子里面藏着的,居然是古卫之遗的地图的话,怕是整个世界,都会随之疯狂吧。

    而且,地图上还记载了一些秘闻,这也是她不得不去一趟烈云的原因。

    可这些事情,除了自己之外,她绝对不能告诉给任何人。

    哪怕是龙天昱,她宁可让他伤心,以为自己死了,也不想就这样,把他拖入无休无止的地狱之中。

    若真的地狱之苦,就让她,一并承担了吧。

    指尖的伤口,被她用力的挤了出来。

    一滴一滴,滑落池水。瞬间,暖泉的水居然又翻腾了起来,而妖艳的淡紫色,居然又重现了出来。

    林梦雅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一池子水,想要骗过龙天昱,这算是最好的办法。好在身边还有个小玉,她还不用担心,龙天昱会不会真的一把火,就把自己的尸身给烧了。

    约摸着池子里的水与空气的接触也算是时间够长了,产生的毒性也足可以让她再次陷入假死的状态。

    林梦雅认命般的张大了嘴,往池子里栽了下去。

    ‘噗通’一声,还没等挣扎,池水之中的林梦雅,就再次陷入了晕沉之中。

    淡紫色的光芒,在片刻之后,渐渐的消褪个干干净净。

    透明而清澈的池水之中,身穿一袭白色中衣的林梦雅,双眼微闭,静静的沉睡着,如同一尊玉雕的美人,柔美,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特使!特使大人,那女人,可有什么动静?”

    假扮特使的林中玉,不过刚从隧道里出来,残鹰就立刻火急火燎的扑了上来。

    一双眼睛里,慢慢的都是焦急的期待。

    隐藏在面具之后的那双黑色双瞳,不知何故,居然也一样变成了灰白色。

    如今被那双灰白色的瞳仁盯着,饶是以残鹰的胆识,也忍不住打了一个突。

    他再心狠手辣,也不过是用药强行改变了那些人的行状。

    可是那双灰色的眼睛,却像是死人般,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与光泽。

    被那样的一双眼睛盯着,就像是被地狱里的寒鸦锁定。不消片刻,就能拿走他的生命。

    所以,以残鹰的性子,尚且也只能对他如此的客气。

    “人死了,任务失败。”

    沙哑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起伏,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似的。

    可残鹰却是满脸的震惊,嘴巴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大张着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死...死了?这怎么可能!既然死了,那特使,为何又在里面待了这么许久?”

    残鹰不是傻子,如果真的只是确定生死的话,这位特使,没必要在里面待太久。

    除非是——

    眼珠子一转,残鹰收起了震惊,转而,露出了几分遗憾来。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去收了她的尸体。堂主说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等粗活自然是不劳特使大人动手的了,铜奴,随我来。”

    残鹰心里好算计,他原以为,若是那位特使大人,想要独占功劳的话,自然是要诓骗他们的。

    所以,只要他提出去里面收尸,万一特使心里有鬼,阻止了自己,也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可是特使并没有,反而是随意的坐在了火堆旁边,伸出手来,漫不经心的开始烤着火。

    当下,残鹰那颗颇为聪明的脑袋瓜子,却是一时转不过来弯了。

    难道,林梦雅真的死了?

    “怎么不去了?想死的话,你们尽可以去。”

    坐在火堆边上,林中玉装作烤火的样子,可手中,却丢出了那一枚,姐姐藏在他衣袖之中的小叶子。

    小小的布包,瞬间就被火舌吞噬了,再也寻不到任何的踪迹。

    一股子微不可察的冷香,在火焰的烘烤下散发开来。他倒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至于别人——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来,从他认识姐姐的那天起,她就是个坑人丝毫不手软的主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