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解毒重生
    站在池子的边缘,她才发现,原来这个池子,好像是往里面越走越深的。

    既然对她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她就不妨往里面走走。

    刚刚还只是到她膝盖的毒水,竟然慢慢的淹过了她的腰间。

    脚底似乎是一片平坦的斜坡,林梦雅不由得大着胆子,又往里面走了走。

    ‘咔嚓’一声脆响忽然想起,不知道脚底到底踩着了什么东西,林梦雅只觉得脚心一股子火辣辣的刺痛,身体打了个晃,人就倒在了毒水池里。

    尽管池水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缓冲,可林梦雅还是整个人都浸入了池水里。

    莹紫色的毒水,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来不及反应,就呛入了她的口鼻之中。

    脑中,神农系统警铃大作,似乎是在警告她,毒素进入身体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马上就要到达她目前能够承受的临界点了。

    可是因为毒素的原因,林梦雅的神志,却像是涌起了几分的迷雾,让她渐渐的,也没有了什么反应的能力。

    也许,会死在这里吧?

    脑海之中,最后的想法,竟然是是如此。林梦雅也佩服自己,还好,她没有回忆起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然后在心里说一些壮志未酬的傻话。

    胸口一阵翻涌的疼痛袭来,林梦雅再也控制不住,晕厥了过去。

    莹紫色的毒水,瞬间淹没了那道白皙纤细的身影。

    双眼紧闭,林梦雅安静的沉睡在蛇头的池底,没有人知道她的死活,但是紫色的池水,却在淹没她的那一瞬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的褪去了妖异的紫色。

    而沉睡在池子之中的林梦雅的身体,则是开始染上了莹紫的颜色...

    山腹之中,终于归为了安静,谁也不知道,里面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整三天的时间,残鹰坐在火堆旁边,一双阴鸷的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向石洞深处,隧道的方向。

    从那个女人进去,已经过去了三天。

    堂主曾经说过,如果她能挺过去,三天的时间,也就能决定生死了。

    只要人活着,他就必须要把人,带回血堂。

    可现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说,那个林家大小姐,已经死了?

    沉吟了片刻后,才恭敬的看向了对面的某个人身上。

    难得的拱手行礼,乖顺得像是一只,被驯服的野狼。

    “三天已过,不知特使能否跟属下一起进去看看。这人的生死,咱们也有个交代不是?”

    一如林梦雅的猜测,那个特殊的铜面人,是烛龙会里地位极高的存在。

    虽然血堂这些年威名赫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有些人,还是他们惹不起的。

    比如说,面前的这一位。

    “好。”

    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回答,却是嘶哑到分不清男女老幼。

    自从特使来到他的面前开始,残鹰的一举一动,皆是要请示后,方才敢施行的。

    毕竟,会中有些老家伙们,就是爱故弄玄虚。

    万一他要是得罪了面前的这位特使,怕是连堂主,都不会饶了他的。

    “特使请,这是堂主临行前给我们的解毒丹,还请特使用过以后,再往里面去吧。”

    残鹰拿出一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面,那暗红色的丸药,却是被他们视若瑰宝。

    可特使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后,就往隧道里走去了。

    “哼,不用。”

    傲气凛然的三个字,让残鹰顷刻间佩服得五体投地,顿时带着讪笑,收回了小盒子。

    跟随在特使的身后,残鹰显得有些迫切。

    要知道,现在整个烛龙会的高层,都在寻找这个女人的踪迹。

    如果不是他办事得利,堂主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办。

    刚刚走到隧道口,残鹰的嘴巴,就长得老大。

    三天前还是一副生机盎然的毒药巨蛇,此刻,竟然已经全部,变成了枯败的残躯。

    不过,虽然这些毒药都枯败了,可空气之中,原本只盘踞在蛇头位置的淡紫色毒雾,则是蔓延到了整个山腹之中。

    饶是他们吃了解毒的药丸,可还是觉得脑袋一阵阵的晕眩,除了那位特使大人,居然还能一步步的,往蛇头的方向走去。

    残鹰顿时觉得,特使就是特使,不愧是烛龙会里,最凶残的那一伙人。

    尽管,他非常想要立这个大功,但是抱住小命才是最要紧的。

    大手一挥,竟然悄悄的,带着他的人,往外面撤去了。

    一步步,往蛇头方向走去。

    如果残鹰在的话,他一定会觉得,特使未免也太不淡定了,不过是确定一个女人的生死而已,为何,却是渐渐的红了眼眶。

    终于,玄色的靴子,停在了蛇头的位置。

    那一池子莹紫色的毒水,如今竟然变成了寻常池水的清淡透明。

    池子的边上,美貌白皙的女子,正伏在岸边,双眼紧闭。

    特使似乎更加的激动,蹲下身子来,伸出了有些颤抖的手,想要去抚摸女子的脸颊。

    可是片刻间之后,女子那双澄澈的眼睛,却是在瞬间睁开,而一直压在脑袋下面的小手,则是握了一把闪着莹紫色毒光的匕首。

    “别动!如果不想死的很难看,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这哪里,还是三天前,那个强撑着进入雪山,进入这个池子的病弱女子了?

    眼前的女子,虽然脸色雪白,但是气息沉稳,中气十足。

    特使愣了愣,居然无视她手中的匕首,伸出双臂来,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体。

    “太好了,姐姐,你真的没事了!”

    姐姐?

    少年人独有的清亮嗓音,让林梦雅愣了愣,手中的匕首,也就没有来得及刺下去。

    可是这世界上,能这么干脆的管她叫一声姐姐的,似乎只有——

    “小玉!是你么?”

    林梦雅心中又惊又喜,她虽然早就预料到,那个神秘的铜面人不是个寻常的角色,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大半年没见的小玉!

    “是我,姐姐,看到你没事,我真是太高兴了。”

    向来沉稳的少年,在林梦雅的面前,突然间激动得像是个孩子。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让她惦念无比的少年,居然会此时此地,以这种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被惊喜给炸的晕晕沉沉的脑袋,总算是回过了神来。

    林梦雅立刻把小玉给推出了自己的怀抱,急切的看着她,眼神了带着几分责备。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不知道,这种事情很危险的!”

    摘下铜面具,一张熟悉的俊美少年面孔,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之中。

    才短短的半年不见,不知为何,小玉的脸上,居然增添了几分,连她都觉得意外的沧桑。

    藏在斗篷内的一缕碎发掉了出来,林梦雅却是惊讶的看到,那曾经是纯黑色的发丝,居然变成了灰白。

    林梦雅用手接住了小玉的头发,可那孩子,却是立刻,把发丝夺回,小心的塞回了斗篷之中,眼神里,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头发,怎么会——”

    是不是染色的,林梦雅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那分明是从发根就变成的灰白之色,只不过才半年而已,这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姐姐,你必须要跟我一起走。烛龙会的会首,正在调动所有人来寻你。大晋跟临天国,都不能再待下去了。我这次出来,就是带你回烈云国的。至少在那里,没有烛龙会的爪牙。”

    时间紧迫,林梦雅也知道,现在不是追问的好时机。

    看了一眼已经变得清澈无比的池水,到了现在,她才明白,所谓的七毒圣草,到底是什么。

    所谓七毒圣草,指得根本不是那一株晶莹剔透的毒草,而是毒草下面的一种石头。

    按照她目前的理解能力来说,就是这种石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矿物质。

    这种矿物质,有解百毒的功效,但是这种物质很奇怪,一旦遇到空气,就会挥发成剧毒的气体。

    而她如果不是摔了那么一跤,在昏迷之中,彻底的断绝了跟空气的解除,那么她最后的结局,也只是早晚会被挥发的毒雾毒死罢了。

    但是她沉入了池底,身体在那种神奇矿物质的作用下,居然暂时陷入了假死的状态。

    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池水已经变成了透明,而她身上的毒,居然都解开了。

    而且,林梦雅弯了弯嘴角,有些无奈的看着山腹之中,飘荡的毒雾。

    就在她醒过来的时候,利用神农系统,自动的探查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那个倒霉变异毒物太过诡异了,总之现在,两项中和,那些神奇的矿物质,居然都被她吸引到了身体里里。

    从此以后,她可以说是真正的百毒不侵,而且就连她的血,也变成了解百毒的神奇血液了。

    唉,要是被老师知道,她就是一个行走的解毒丸,任由老师研制出什么毒药,她都能轻松解开,会不会,立刻被老师逐出师门啊?

    “到了山下,自然会有人来接应。只是姐姐,从此以后,你必须要暂时的隐姓埋名的生活了。”

    思绪,被小玉严肃迫切的叮嘱给拉了回来。

    林梦雅看着一脸忧色的小玉,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按照你说的办,从此以后,世间再无林梦雅这个人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