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七毒圣草
    视线不动声色的收回,烛龙会的人,还真是个顶个的喜欢玩这种鬼把戏。

    只是都到了现在这一步,谁又知道,他们打得是什么主意。

    整理了一下行装,在残鹰不情不愿的带领下,林梦雅还是随着他,往山洞的深处走去了。

    在外面看得不大清楚,到了里面,才知道这个看似寻常的小山洞,其实却是别有洞天。

    最里面的山壁之上,有一个不太宽敞,只能容得一个人通过的细小隧道。

    残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却是那个神秘的铜面人,再加上林梦雅和后面一个断后的。

    不过四五个人,在隧道里,却也显得满满当当。

    逐渐,神农系统的自动识别毒物的雷达,开始了工作。

    眼瞧着不过是个普通的石洞,可毒物却是一个比一个的厉害。

    只是她前后左右的看了,都未曾寻找到踪迹。

    想来,那些东西很可能会藏身于石壁的后面。

    如果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这条隧道的外面,是一片生长着毒药的开阔地。

    山腹之中,却也能有如此的奇观,这七绝峰,当真是不简单。

    一行人走了许久,一股子混合着奇异味道的刺鼻气味,渐渐的刺进了林梦雅的鼻子里。

    这应该是暖泉独有的味道吧,只是那股子味道——

    林梦雅细细的分辨,里面毒物的种类,超出了她的意料。

    而且,那里面的的确确汇聚着不少种类的蛇毒,怪不得此地能生长出七毒圣草来。这些毒物,定然能造就出最为成熟的七毒圣草。

    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怎样的一场造化,如今,却是有极大的可能,救了她的小命了。

    “啧,可惜了。”

    走在最前面的残鹰,突然间发出一声惊叹来。

    林梦雅却是心头一震,跟着他们,一起出了隧道。

    可面前所见,却让已经见惯了大场面的她,也不由得震撼不已。

    外面果然如她猜测一般,是一个中空的山腹地。

    只是,只是这山腹之中的各色毒药,竟然蜿蜒曲折,远远望去,竟像是一只盘卧在山腹之中的巨大长蛇!

    站在隧道口,林梦雅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巨大的山顶,此刻却是透下柔和的光线,把山腹之中的一切,都照的清楚明白。

    他们所在的,正是那一只巨大长蛇的尾部。

    长蛇,应该是有人刻意栽植的,因为除了长蛇所在的地方,其他的都是坚硬的岩石,也鲜少有植物长在上面。

    不过,这长蛇也未免太过壮观。

    就她只是短短的一瞥,俨然就发现了百十种的各色毒物。

    那些毒物们互相掩映,斑驳繁杂的色彩,更让这条长蛇,拥有了几分形似。

    林梦雅揉了揉额头,若是以人力造就如此奇观,真不知道,得耗费多少人的心血,才能完成。

    以一个精于毒道中人的眼光看,这些毒物若是不能拿出去用,还的确是浪费了。

    “果然是巧夺天工,鹰长老若是有心,不妨跟我一起过去看看。蛇头的位置,好像就是生长着七毒圣草的暖泉,只不过,怕是鹰长老还没过去,就已经被毒死了吧。”

    毒物,尤其是一丛丛一簇簇长在一起的,大多连花粉,都是带着毒的。

    巨蛇的身体一层层的排列,最高处,也就是蛇头的位置,此刻,竟然能够隐隐的看到淡紫色的雾气。

    别看淡淡薄薄的一层,要是这毒雾被寻常的人嗅了,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夺走那个人的生命。

    所以,在场唯一一个,能够不畏惧这个东西,如鱼得水的,除了她,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

    “哼,本座可没有闲工夫陪你去死。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过后,不管你是死是活,本座都会跟铜奴,一起下山。到时候,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也没有人回来救你。”

    残鹰显然是对林梦雅的忍耐力,已经到达了极点。

    阴阳怪气的警告了她一番后,就带着自己的人,退出了隧道。

    终于,这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

    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那带着些微毒性的花粉,似乎真的可以暂时压制她身体里,那股子变异的毒性。

    因为是在干燥的山腹之中,林梦雅已经脱下了身上的裘皮大氅。

    即便是一身的单衣,在这里丝毫的不会觉得寒冷。

    不过,要是一般人的话,他们宁可选择在外面受冻,也绝不会选择,来这个连空气里,都充满着毒药的地方来暖暖身子吧。

    巨蛇腾空,林梦雅一步步的往蛇头的方向走着。

    越是往里面走,空气就越是湿热,只是毒性,也是在不停的增强着。

    刚开始她还能适应,到了后来,就连她,也感觉到些微的晕眩。

    好在她身体的适应能力不错,亦或是这些毒药,都没有她身体里的毒性大,总之,等到她走到蛇头的池子边上的时候,人还是清醒的。

    “这,就是七毒圣草么?”

    林梦雅站在约莫有一人多宽的蛇头池子边上,眼神带着些许的好奇,瞧着池子的最上面,应该是蛇信子的地方,长着的一株毒草。

    蛇头形状的暖泉池子里,泛着几分莹紫色的毒液,颜色深沉得泛着几分奇异的诱惑。

    但是,比起这池子的瑰丽的颜色,顶上的那一株雪白雪白的草药,可就显得太过平凡了。

    林梦雅绕过了池子,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七毒圣草的模样。

    外界传闻,七毒圣草可解百毒,却也是天下奇毒之首。

    她以前见过的毒草,毒性越是剧烈的,形状跟颜色,也就越是出众。

    但是,像是面前的这一株,雪白到跟玉雕似的,却是平生仅见。

    样子,倒是没有多让人觉得意外。

    只是最普通的花草模样,上面只有七片一模一样大小的叶子。

    这是七毒圣草生长到最成熟的标志,如果七片叶子有一片没长到跟其他的同样大小,药也是不能用的。

    最让人惊讶的,则是七毒圣草的白。

    那是一种,犹如白雪亦或是上好的白玉一般清澈透明的白。

    伸出手来,林梦雅忍不住摸了摸白嫩的叶子,却没有想到,那叶子,却是在瞬间,就割破了她的手指。

    一滴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叶片滑落。

    却是还没等落在根茎,就完全的渗入了叶片当中。

    而那份澄澈的纯白,则是丝毫,没有因为她的那一滴血,沾染上半分的血腥气来。

    收回了手,林梦雅忍不住在心中,啧啧称奇。

    到底是这天下难寻的宝贝,竟然,还有这样的本领。

    似是欣赏够了七毒圣草的本尊,林梦雅看着那一池莹莹的深紫色,却是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她最终选择的法子,居然是最凶险,几率也是最高的这一种。

    四下无人,她也料到,不会有人,会选择冒着生命危险来偷窥自己的。

    眼睛一闭,牙一咬,还是伸出手来,干净利落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裳。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安静的山腹之中,格外的清晰。

    很快,林梦雅的身上,便只着了两件贴身的衣服,并一件披着的小褂而已。

    想要用七毒圣草来解毒,首先,她必须要让自己的全身,都充斥着跟七毒圣草同源的毒性。

    而这株草被养得这样好,想必,是少不了她面前的这一池子混合着各色蛇毒跟其他毒药的紫色池子的功劳。

    掬起一股来,虽然林梦雅不知道池子里,究竟都有些什么,但是那股子类似血浆似的粘稠,还是让她的心里,有了那么一股子,抗拒感来。

    再三的咽了咽口水,要是下去,她尚且还有那么一线生机,但若是不下去的话,只怕自己,很快就会油尽灯枯。

    拔出一直藏在靴筒里的小巧匕首来,蹙着一双眉头,轻轻的,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

    老师说过,如果想要让这里的毒液,很快的跟自己的身体的血液融合,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伤口进去。

    可惜,她怕疼,不然的话,还应该在手脚上都划上几道的。

    暗红色的血液掉落在池水里,只是片刻之间,就一样被紫色的毒液,变成了自己的同好。

    林梦雅也知道,再拖下去毫无意义。

    猛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裳,伸出一只白生生的脚丫来,眼睛一闭,就往池水里走去。

    温暖,还带着一丝丝的刺痛。

    林梦雅试想过许多次,当她进入这个池子里,会有什么的反应,却从没有想到过,这池水给她的感觉,不仅没有什么特殊的剧痛,反而,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舒适感。

    除了,她被划破的手腕上,时不时的传来的那么一抹剧痛之外,其他的,倒是跟真正的温泉,没什么两样。

    眼睛,睁开了一道缝隙。如果她面前有镜子的话,她一定会惊讶于,自己原本纯黑色的双瞳之中,竟然幽幽的,泛起了几道紫色的光芒。

    不过,那精光却是一闪即逝,旋即,她的眼珠儿,又再次回复了纯粹的黑。

    好奇怪的池水,林梦雅掬起一捧来,却发现尽管这里的毒液有些粘稠,却丝毫不沾手。

    就像是清水一般,不染尘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