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雪山暖泉
    林梦雅柔雅一笑,眼睛却幽然的射出了几道冷光来。

    “谁不是呢?鹰护法还是珍重自身的好,有几笔账,我也早晚会同你讨回。”

    互放狠话谁人不会?虽然林梦雅知道,自己想要逃脱的话,肯定会跟此人做殊死一搏。

    不过既然知道,他就是当初,害的清狐人不人鬼不鬼的凶手,在口头上压他一头,却也不难。

    残鹰冷哼一声,却真是拿林梦雅暂时没办法,也就不与她做一番口舌之争。

    到底让林梦雅好模好样的回去,才是会中大事。

    只是到了那时,哼,这个丫头,就会晓得他们的手段。

    “什么时候启程?先说好,我的身子可经不起拖延,要是死了,你们也救不回来。”

    如今,林梦雅算是大爷了,只要她开口,那残鹰不管有多不愿意,都得搭话。

    “即刻启程,放心,你死不了。这些铜奴会把你背到山上,你只要乖乖的听话,就不会死。”

    残鹰一脸的阴鸷之色,好像是随时想要吞吃了林梦雅似的。

    不经意的环顾左右,铜奴,应该说的,就是那些脸上带着铜面具的人吧?

    四下看了一眼,那些人应该是没有痛觉。

    因为刚刚,她发现那些人竟然可以徒手,从滚烫的火堆里面,抽出一些焦炭来。

    空气里,那诡异的香气越发的浓重了。

    林梦雅却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这些人,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豢养出来的。

    怪不得这个残鹰如此笃定,要是有这些非人的怪物在,自然会省了不少的事情。

    只是,他们的命,却不知道能支撑到几时了。

    “好,我倒要看看,鹰护法有什么能耐。”

    白雪皑皑,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冰雪封住了生机。

    林梦雅坐在一顶双人抬着的软轿里,尽管脚边就有暖炉,可她还是冷的,把整个人,都缩在大氅里。

    软轿的地方不大,外面也都是用了极厚的毡布遮挡严寒。

    她的价值,还是有些意料之外的大了。

    即便是龙天昱跟清狐他们的准备,也未必就比烛龙会的更好。

    何况,这一路上,怕是要折损不少的生命了。

    外面扛着轿子的两个铜奴,却是*着上臂,衣不遮体。

    到了现在这一步,林梦雅也能看得出个大概来。

    即便是铜奴,怕也是有着分别。

    最低级的,应该是给他们抬轿子的这一种。

    虽然铜奴看起来是没有痛觉,连冰雪也不曾畏惧的。

    但是,人体内流淌的总归是血液。肌肉组织即便是改变得再大,在这种极端严寒的条件下,也是被冻僵,冻坏,最后完全失去了活力。

    所以,那些抬轿子的铜奴,也只不过是牺牲品罢了。

    林梦雅的小手,紧紧的握住。

    她不是没有想要保住这些铜奴性命的举动,只是,在她提出,自己可以走上去之后,残鹰却是不耐烦的,吩咐人把她给绑了。

    如今,她虽然是坐在软轿里,可手脚却是动弹不得。

    她还是太小瞧了残鹰的本事,纵然他不敢真的对自己如何,可要是想要困住她,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今,她也只能默默的坐在轿子里,看着外面的铜奴,一个接一个的,成为这条路上的冰雕。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份善心。不过,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每过半个时辰,那个残鹰都会给林梦雅来松松绑。

    可他也不是什么好心,纯粹是因为,他看出来林梦雅不忍心使用铜奴,所以来刺激她罢了。

    扭过头去,林梦雅懒得跟这种人废话。

    从山脚到这里,他们已经走了两天。

    饶是残鹰准备得充足,可铜奴的损失,也是让队伍的人数,渐渐的紧缩了起来。

    只是山顶还似乎遥遥无期,林梦雅的心中,却是有了自己的一番计较。

    铜奴的数量越少,对于她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几天,残鹰的某些行为,却让她的心里,有了些许的疑惑。

    视线在毡布的遮挡下,变得不那么明显。

    林梦雅恰好,能够落在走在残鹰的软轿旁边的一个身影上。

    虽然那身影没有如同他们一般,坐在软轿里,但是,那人身上穿着的,可是质量极佳的狐皮大氅。

    那人也带了一个铜制的面具,却也如同残鹰一样,仅仅是个普通的面具罢了。

    这两天,林梦雅仔仔细细的观察过。

    不管残鹰做出何种决定来,在之前,这个人都曾经凑到跟前,好似说了什么。

    一次,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残鹰在询问情况。

    但是次数多了,林梦雅的心中,就升起了几分怀疑。

    毕竟,残鹰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会听从别人意见的家伙。

    除非,这人的意见,是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听取的。

    如此那人的身份,就比残鹰更加的玄妙了。

    她越发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肯他们一起来雪山受罪不说,还隐藏在队伍里,暗中指挥着残鹰。

    想了想,林梦雅只觉得这事,实在是有些蹊跷。

    可残鹰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个狠辣鲁莽之辈,实际上,林梦雅不管如何刺探,该说的不该说的,残鹰却是十分的分明。

    看来,这一次,她好像是遇到了一个厉害的对手了。

    七绝峰的海拔其实并不高,但是因为古人的条件有限,所以想要攀登上去,一般都是在盛夏时节。

    如今虽是暮春,但山上厚厚的冰雪,还是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范围。

    而林梦雅却是因祸得福,也不知道她身体的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自从她到了七绝峰开始,严寒侵蚀,却让她这几天,渐渐的感觉都手脚,都有了些力气。

    在加上钱华的帮忙,她现在的手脚,倒是可以灵活的活动了。

    只不过,她一直做出了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为的,是瞒过残鹰的一双眼睛罢了。

    队伍终于是行进到了半山腰上,残鹰命令所有人都在这里原地休息。

    而身为囚犯一般的林梦雅,则是被带到了一处山洞之中。

    所有的铜奴,都在外面休息。里面也不过只有那么三五个人,所以,还算是宽敞。

    软轿哪里有山洞挡风,才刚进来,一股子干燥温暖的气息,就让林梦雅不断打着寒颤的身体,温柔包围。

    如果不是因为,火堆的另外一面,就是那个总是阴测测的盯着她的残鹰的话,林梦雅倒是有种,喜滋滋的幸福滋味。

    可惜,那个家伙,生生的让自己感觉到,像是一只待宰的牲畜。

    只等着被洗剥干净,即刻就就可以架在火上烘烤了般。

    “还有多久才能到山顶?我看你这些铜奴可余下的不多,要是都死光了,把鹰护法困死在这山上怎么办?”

    这几天,循着残鹰的话头,然后把他气得暴跳如雷,已然成了林梦雅每日生活的日常。

    残鹰虽然每每都想要杀了她,不过最终还是得忍受了下来。

    如今也不知道他是习惯了,亦或是被气得糊涂了,有些时候,居然还可以忍受一二。

    让林梦雅,时常叹息这位残鹰大人的适应性。

    能屈能伸,果然学得一手老鳖神功。

    “桀桀,你不用如此操心。小丫头,有件事怕是那只狐狸都没有告诉你吧。其实七毒圣草,并不在山顶,而是在一处暖泉之中。”

    残鹰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尤其是在看向林梦雅的时候,一抹得意的神色,让她的心中,忍不住警铃大作。

    要不是她的手脚上,还捆着绳索,此时的她,还真想转身,就跑出去。

    “暖泉?你不会告诉我,暖泉,就在此处吧?”

    脑中灵光一闪,林梦雅总算是猜中了一回。

    这两天她都在计算着,要是过了今天,铜奴可就剩下差不多一半的量了。

    如果,目的地就是此处的话,倒是够用。

    心头,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失望,脑子,看来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长了。

    “没错,那泉子的确在这里,不过有些事,本座得提前跟你说明白。”

    鹰护法忽然间笑了,露出了一口,野兽似的白牙。

    林梦雅觉得心头的不安,慢慢的累积,扩大,人也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只是她没有防备,后面居然就是山壁。哪里,还容得她再躲下去?

    “什么话,你说就是。”

    哪怕是身处此间,林梦雅依旧是个挺着脖子装出一副浑然不惧的模样出来。

    残鹰从容不迫的靠近,那双隐藏在银色面具之后的眼睛,也仅仅是在她的小脸上转悠一圈后,竟有些不情愿的收了回去。

    “这一处泉水,名为蛇泉。里面虽然没有什么毒蛇,但是却是剧毒无比。你要是想要解毒,就必须在这蛇泉里浸泡三日才行。小丫头,三日后若是你还活着,本座会亲自,把你押回烛龙会。”

    哈?林梦雅有些懵。

    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残鹰。

    她本来以为,这家伙是忍到了极致,想要对自己做出什么报复之事来呢。

    没想到,居然...居然只是个讲解!

    什么时候,他变得那么好心了?

    视线,越过残鹰,落在了紧靠在山洞里面的那一处身影。

    如果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那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咳,应该,就是让残鹰转变的关键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