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血堂护法
    “嘶——真冷啊!”

    尽管穿着厚厚的裘皮大氅,可林梦雅还是觉得,自己快要冻成一根冰棍了。

    东夏国还真是个有趣的地方,从江城一路过来的时候,仿佛提前领略了四季的变化。

    到了七绝峰雪山山脚下的时候,她已经是从暮春,又到了严冬。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严寒的关系,少门主的情况,又好了许多。这针,至少在您下山之前,应该不用再施一次了。”

    钱华收好了银针,林梦雅如今的状况,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而少门主的身体状况,却是让他,这个浸淫在毒道几十年的人,都觉得棘手异常。

    “这些日子,麻烦你了。钱老,到了前面的那个镇子,他们就会来了吧。你们,不用陪我一起过去。你们若是有心,就等我半个月。要是...要是我没下来,你们就远远的离开,不要再回来了。”

    整理好了衣衫,林梦雅依旧是一身的男装。

    掀开马车的窗帘,外面已经是一片肃穆。

    不知为何,林梦雅忽然间生出了一股悲凉的豪情来,似乎这些枯寂的生命,都是为了自己送行似的。

    如果是龙天昱,亦或是清狐在这里,一定会说不吉利的吧。

    可她明白,这一去,几乎是十死无生。

    且不说用七毒圣草解毒,是如何的艰难。

    单说那些守候在山脚下的烛龙会中人,钱华也说了,他们,可不是一般的爪牙。

    如果自己死在那山上,也许,对她来说,却是最好的结局了。

    “少门主,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来之前,百里睿那老家伙,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大不了,大不了我跟你一起被烛龙会抓走就是了。”

    钱华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能如此,让林梦雅一个人去冒险。

    摇了摇头,林梦雅现在却是镇定无比。

    转了身子,从已经停靠在街边的马车上,轻手轻脚的下去。

    外面是皑皑白雪,林梦雅裹紧了身上的大氅,不紧不慢的,往唯一一条,通往镇子的路上走去。

    四下安静的很,除了后面护送她的那些车马的动静外,几乎听不到其他。

    不远处,稀稀落落的房屋,在雪白的山脚下,格外的突兀。

    只是此时,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林梦雅戒备的走到了镇子的中央,这很不寻常。

    即便是没有人出来走动,这么冷的天,也多少会有些烟火气的。

    但是,在这里却是丝毫都看不到。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神经,要崩的很紧,方才能控制自己,不转身拔腿就跑。

    径自的走到了镇子里面,最大的一座院落的外面。

    她刚刚仔仔细细的查找过了,唯独在这个院落里,才能看到袅袅青烟。

    其余的房子,虽然有新有旧,但却都是安安静静的。

    林梦雅心头微微一紧,怕是这个镇子上的人,从被烛龙会盯上的那一刻起,就成了这个世上的无辜幽魂了吧。

    烛龙会的行事手段,果然是一如既然的狠毒。

    ‘嘎吱’一声,院内的门,被人推开。

    一道如同墨鸦般的黑色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当中。

    那人身形甚是魁梧,只是脸上,却是罩着一张铜面具。

    林梦雅与他对视良久,方才有些惊讶的发现,那张铜面具,居然就是那男人的脸。

    也就是说,在面具的下面,也许是一片血肉模仿。但绝不可能,是一张完整的人脸了。

    心头忍不住猛地跳了跳,这烛龙会,到底是有多恐怖?才会用这样残忍的法子,来训练诸如清狐,跟面前这个铜面人!

    “里面请。”

    铜面人声音嘶哑而暗沉,让人听不出具体的年纪。

    林梦雅想了想,却是抬起了略有些沉重的脚步。

    其实,她当初之要跟这些人虚与委蛇,不过是存了一分,即便她成功解毒,那些人也不会好过的侥幸心理。

    但是现在,从她见到寂静无人的村镇,到这个铜面人开始,她便是清楚,真正被算计的人,其实是自己。

    沉默着顺着铜面人闪开的缺口,往屋子里走去。

    还没等她进门,一股子混合着奇异香气的暖意,就往她的脸上扑来。

    屋子很宽敞,除了桌椅板凳之外,竟再也看不到其他。

    不过,墙角却是燃起了四堆火,而每个火堆的旁边,都有两个人铜面人来照看。

    视线收回,重新落在了正坐在她面前的那个人的身上。

    一身青灰色的衣裳,脸上同样是带了个面具,不过是银灰色的,露出了半张脸。

    只能分辨出来是个男人,而且,那双深藏在面具之后的眼睛,此刻却像是打量着兔子的豹子,让她,觉得有些微微的焦灼。

    这个人,怕就是那些人的头头了。因为他脸上的,才是个真正的面具。

    “不愧是传说中的昱亲王妃,临天国长公主之后,林家到底是生了个好女儿,比起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来说,本座,还真是中意梦雅小姐的勇气。”

    一句话,就道破了她的身份。

    林梦雅并不意外,这些身份她从未隐藏过,别人想查,自然是能查得到的。

    只是,从刚开始,这个男人就给她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虽说他们的立场理应如此,可林梦雅见过的人多了,能给她这样大的压迫感的,也没有几个人。

    怕是此人,还不是个小角色。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林梦雅强迫自己,做出一副客气从容的模样来。

    此时,即便是她再想要骂街,也必须得装出一副样子。

    安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却是弯了唇角,一双灰扑扑的眼睛,像是毒蛇一般,笼罩在林梦雅的周身。

    “本座是血堂四护法之一,残鹰,待在你身边的那只狐狸,就是本座曾经最宠爱的玩偶。可惜啊,他年纪大了,这脑袋,也是越来越不听使唤。以后若是本座再挑玩偶,可不能让他们活这么久了。”

    残鹰的语气平平淡淡,但是内容,却是让林梦雅,都心颤不已。

    原来,他就是把清狐,差一点就永远困在少年模样的罪魁祸首。

    林梦雅只觉得气血上涌,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冲上去掐死这个大变态。

    可她还是忍住了,脸上还挤出了一抹笑容来,拱了拱手。

    “原来是残鹰护法,我一直还好奇,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居然还能让人青春永驻,没想到居然是您。不过我倒是好奇,您如此的精于此道,是不是因为,您青春已逝,无法追忆,方才练就了这么高强的本事呢?”

    不管面上做出多恭敬的模样,可语气之中的嘲讽,却是一点弯都不绕的。

    林梦雅从来就不是一只听话的小狗,虽然她清楚,如今的阵仗,多少还是威吓自己的。

    可她若是不伸出爪子反抗一下,还真的不是她了。

    “哼,好厉害的一张小嘴。要是在平常,你早就被本座捉起来,剥掉你的美人皮了。只不过,你这皮老了一些,本座不稀罕罢了。”

    她老了?林梦雅愣了愣,旋即有些神色古怪的看着残鹰。

    她的这具皮囊,还没到二十岁,正是青春如花的年龄。

    再一想,当初她遇到清狐的时候,那家伙看起来,似乎比她还要年幼许多。

    难道说,面前的这个大变态,还是个喜欢幼/童的?

    当下,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连看着残鹰的眼神里,都忍不住露出了那么一丝丝的鄙夷。

    “你!你竟然敢如此看着本座,来人,把她的眼珠儿,给我挖出来!”

    果然,还没几个回合,脾气本就不好的残鹰,顿时被林梦雅给气得一个暴跳如雷。

    可还没等他身边的铜面人动手,林梦雅却是掬了一朵笑,优雅的坐在了残鹰的面前。

    “残鹰护法莫急,你如今挖了我的眼睛是小,可要是一不小心,把我给弄死了,那你的责任可就重大了。忘了提醒残鹰护法了,你纵然是精通医理药学,可却不知道我身上带着的这个毒,到底是个什么性子。别没到山顶上,就把我弄得个毒发身亡了,若我真的死了,您又拿谁去顶数呢?你那些玩偶,还是这些粗笨的家伙,亦或是,您自己呢?”

    事到如今,林梦雅早已经抛弃了自己心头残留的三分俱意。

    因为,她弄明白了一件事。

    残鹰也好,烛龙会也罢,他们都想要自己活着。

    换句话说,谁也不敢要她的命。可偏偏,她现在还是颗岌岌可危的病秧子。

    不然的话,以残鹰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会屈尊纡贵的,来到这么个地方,还要跟她一起,去七绝峰上走一趟呢?

    越是明白,她的胆子就越大。

    气定神闲的坐在这里,还伸出手来,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暖茶。

    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眸,更是肆无忌惮的,在残鹰的身上,左右顾盼流连。

    那副样子,分明是把面前的人,不屑到底。

    “好,本座还真是欣赏你这小猫似的个性。不过,林家大小姐,我奉劝你一句。在我们血堂,我有一千种一万种的法子,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本座可不是个大方的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