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计成离开
    目送着所有人离开,侯月天再次折返回庄子里。

    本应该陷入沉睡的林梦雅,此刻,却是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浅紫色男装,精神头也足得很。

    尤其是手脚,利落得很,若不是脸蛋纤瘦,还真是看不出,她就是那个,走路只能靠别人的女子。

    “多谢。”

    林梦雅抱拳,深深的施了一礼。

    在她的身后,本应该隐藏在那种的钱华,却是一脸恭敬的,垂首站在她的身后。

    “唉,此事倒是我要麻烦你了。”

    侯月天的脸上,现出了几分无奈的苦笑来。

    其实,从给田家产妇接生的那一晚过后,之后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应了林梦雅的安排。

    包括钱华跟龙天昱的密谈,也包括暗中召集了不少的高手,去协助那二人,除掉烛龙会的爪牙。

    一切,都是林梦雅的安排。

    “还请钱老,把那味药,赠与侯先生吧。我们,就此别过,多谢先生三番两次的相助我。”

    林梦雅淡然一笑,虽然脸蛋看着有些病弱,但却是比之前,好了不少。

    只是,她自己明白,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用了强行的法子,透支她已经余下不多的生命力而已。

    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是。”

    钱华似乎对林梦雅格外的恭敬,不敢怠慢,当下就把藏在怀中的药盒子,送给了侯月天。

    不过后者看着手中的药,似乎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招呼着手下,低声叮嘱了一番后,却让手下人,带着药,先行离开了。

    林梦雅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几分的疑惑。

    虽说侯月天帮了她不少,但是接下来的路,就连她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除了那些,必须要跟着一起去的人,她还不想,托着其他人一起去死。

    “侯先生,你这是——”

    侯月天却突然正色道。

    “莫非,清歌姑娘觉得,我是贪生怕死之人?当初在晋国,姑娘对我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这药既然已经寻得,我母亲的病情,便没有什么要紧的了。还请姑娘让我随侍左右,报答恩情。”

    林梦雅愣了愣,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侯月天竟然是这么一根筋。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个浪费时间的好时机。

    一旦龙天昱和清狐,跟那些人交上了手,那么识破她的计谋,只是早晚之间罢了。

    想了想,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说服侯月天不是什么难事,现在,他们还是要尽快的,赶往雪山七绝峰才是正经。

    骑在马上,因为疾行赶路的原因,林梦雅此刻,已经是四肢百骸都肉疼的要命。

    可她依旧在坚持,龙天昱跟清狐,会被别的事情绊住脚步。

    只要,她能在被他们追上以前,做好一切就而已了。

    有些事情,终须她去冒险。

    “少门主,您还撑得住么?”

    钱华一路都跟在林梦雅的身边,每每看向她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深深的担心。

    忍住了到嘴的甜腥味道,林梦雅点了点头。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老师当初交给她的令牌,居然是毒门的门主令。

    而钱华的到来,则是让林梦雅,了解到了另外的一件事情。

    就是关于,青筝谱的真正作用。

    它果然,不仅仅是一部医书而已。

    钱华带来的消息虽然震撼,却也极为的有限。

    到现在为止,她也仅仅是知道,青筝谱除了是一部医书之外,还是一副地图。

    只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现在青筝谱算是毁了。

    所以,全天下唯一的地图,就在她的脑袋里。

    这是一幅,关系到古卫之遗的地图。

    相传,古卫国极为昌盛,几乎可以说是一统天下。

    但却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主城一夜消失,后来,各个疆域才渐渐的分崩离析,最后分裂成大大小小的国家。

    虽然古卫国已经被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但有一样,当初古卫国国力之昌盛,遗留下的东西,却是不少。

    如果,被人得到了整个古卫国的宝藏,那么,也就差不多能够逐鹿天下的资本。

    是以朝朝代代,都会有人打古卫之国的主意。

    只是流传到现在,能够记得住古卫之遗的人,也已经是不多了。

    钱华明确的告诫过林梦雅,古卫之遗关系重大,可偏偏,她手中却是握着唯一的地图。

    一旦被有心人得知,她,就会是整个天下的目标。

    有多可怕,就连林梦雅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棘手。

    不过,钱华应该是个例外。

    按照他所说,他应该是世世代代,负责看护地图的家族。

    偏偏,地图现在算是遗失在她的手中。钱华只能暗中保护着自己,免得地图落入他人之手。

    更加巧合的是,钱华的家族,还是毒门里少有的中坚分子。

    两下一衡量,不管是从那一方面来说,他都必须要守在林梦雅身边。

    若不是他有老师的亲笔书信,还持有母亲的遗物,又道破了自己腰间的梅花,其实是母亲留下来的印记。

    怕是也难以,轻易的取得她的信任。

    有钱华在身边,许多事情,她也就好办多了。

    别的事情暂且不提,只是她从老师那里,旁敲侧击出来的一些方法,如今,终于是找到了合适的人来施展了。

    捂着胸口,林梦雅慢慢的,把翻腾的气息平复了下去。

    这透支的法子,还真是让她受尽了苦楚。

    若不是因为她平常的样子,实在是太拖累大家了,她也不会选择自讨苦吃。

    “我还可以,还有多久才能到下个落脚点?”

    钱华收回了担忧的视线,查看了一番后,方才回答。

    “天黑之前,我们就能到达了。只是,三天的期限已经过了,少门主必须要再次受到那折骨之痛,才能维持现在的这个样子。”

    既然她的手脚麻木,感受不到一般的痛楚。

    那么,就用更大的疼痛,来刺激她的手脚,这样,就可以暂时的,恢复她的知觉。

    老师能想出来的法子,一向是这么简单粗暴。

    却是出奇的好用,只是她这个承受的人,需要遭些罪罢了。

    即便是她的忍耐力超出常人,可听到钱华如此说,林梦雅还是忍不住,身体抖了抖。

    “好,我知道了,有劳钱老了。”

    钱华虽然比她爹大不了几岁,但是辈分却比师父还要高出一辈来。

    林梦雅持有门主令,所以在这个顽固的家伙心里面,自然是比他还要高出不少。

    没办法,她只得这么称呼钱华,以示尊敬。

    钱华的控针之术,虽然没有老师那么专业。

    但至少,比现在她的林梦雅要强上不少。

    所以,这种酷刑,她唯有寄希望于钱华了。

    握了握手指头,这种法子,初始可以撑半个月,后来,就只能撑五天,到现在,也只能撑短短的三天了。

    要不是七绝峰就在眼前,如果到最后,每天她都要接受这种酷刑的话,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撑住了。

    “明日,就可以到达七绝峰的山脚下了。少门主,这一关,不好过。”

    林梦雅笑了笑,她当然知道不好过。

    尽管龙天昱跟清狐,吸引走了大部分的注意力。

    但是,钱华得到的消息,却是烛龙会的人,早就已经提前得知了七毒圣草的真正位置。

    诡异的是,钱老得到的消息是,烛龙会的人,非但不会阻止她上山,还会助她一臂之力。

    与虎谋皮,怕是难以,全身而退。

    “到时候,你们只管自己逃生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林梦雅的神色,也有了些许的凝重。

    七毒圣草能解她身体的毒素不假,但是,方法却是过于诡异。

    最好的方法,是选择换血。再加上七毒圣草的配合,药效显著不说,几率也大一些。

    可她虽然不是什么圣母,却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其他的方法,几率又太低,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其实,老师还有更好的一种方法,只是这方法,诡异不亚于换人血,更重要的是,很少,会有人能够达成。

    七毒圣草,必须要根植在毒物极为密集的地方。

    可以这么说,七毒圣草的成长,就是靠着其他毒物的滋养,才能成长的。

    所以,如果她想要七毒圣草完全解开自己的毒,最好的方法,其实是把自己变成七毒圣草。

    也就是说,如果她可以把七毒圣草周围,所有的毒物都采集过来,浸泡已身,然后再服用七毒圣草的话,解毒的几率,会有七成。

    可前提是,她的身体,有要十分高强的耐毒性。

    不然的话,还没等服药,她就会被那些毒物给毒死。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好,这一年来,身体里的毒物侵染着她的身体不说,为了解毒跟治病,她也吞食了不少的药材了。

    都说是药三分毒,可她的身体,现在可以说是百毒不侵。

    如此,她才能抗住七毒圣草周围,那些毒物的侵蚀。

    老师说过,若是成功,她功成身退,以后长命百岁。

    要是失败了,死亡也许还不是最差的。万一变成了谁都碰不得的毒体,孤苦一辈子,还不如就此死了呢。

    林梦雅每每想到这里,都想起小时候,看电视剧里演得那些可怜的药人。

    老天保佑,但愿她不会变成一个行走的毒药罐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