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吸引火力
    龙天昱变得温柔,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左右看了看,林梦雅大略的看了一眼,他们临时栖身的屋子。

    从外面看,就知道里面是个不小的庄子。

    如今他们所在的,不过是一个,看似最寻常的小院子,但是布置得却是别样清雅。

    房子的外观是做成了一间草屋的样式,可进到里面,才发现却是极为坚固而精致。

    连一个院子,都如此的耗费心机。只怕这庄子的主人,怕是也是个麻烦的人。

    侯月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惹来的这一场风波,好在对方能客客气气的把他们请过来,想必也不会多做为难。

    以她的经验来看,这人应该不是想要取侯月天性命。

    “还是先看看吧,侯月天也应该回来了。毕竟清狐那家伙可不会由着他们乱来,你说,这个地方,够用么?”

    果然,林梦雅绝对不是一个会束手就擒的人。

    其实是因为,龙天昱这几天总是想着,要如何摆脱一些人的追踪。

    虽然林梦雅不知道,好好的为何要做这么一出。

    但既然是自家夫君要担心的问题,她当然是要献计献策的了。

    “差不多了,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请到这里,想必,那些人也是一样,随着我们来了。”

    龙天昱原以为,除了父皇的人之外,能盯上林梦雅的人并不多。

    但是,这几天钱华给他传来了不少的消息。

    烛龙会的人,这几天有些蠢蠢欲动,怕是,想要对林梦雅下手了。

    他倒不是怕了他们,只是雅儿的身体,终究是有些受不住。

    “侯月天说,到了水路上,便没有人能追上我们。你老师交给你的解毒丹,要一天天的吃,不能耽搁。我知道你没什么胃口,但是该吃的东西,多少,还要要用一些,知道么?”

    屋内,龙天昱给林梦雅盖上了一行毯子,温柔的叮嘱着。

    这些话她早就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一一的应下来,心头,却是忽然间升起了几分疑惑来。

    “你不是,要背着我去做什么事情吧?”

    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龙天昱的眸光微动,却是轻松的把她的小手,给安置在了毯子的下面。

    “你在这里,我能去哪呢?别多想了,你也累了,睡吧。”

    林梦雅还想说些什么,只是龙天昱最是清楚她的作息习惯的。

    话音刚落,她就捂着嘴,打了个呵欠。

    “要是你去做什么,都不能瞒我知道么?”

    似是不放心的又强调了一遍,还没等看到龙天昱肯定的回答,林梦雅的双眼,就轻轻的合上了。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龙天昱的心头,却是有着千般不舍。

    “放心,我即刻就回来。”

    低下头,吻了吻她雪白的额间。

    转身走出屋子的他,脸上任何的温柔,都化作了冷静的阴沉。

    “贵客,我家老爷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刚才去回禀消息的家丁,此时却是恭恭敬敬的垂首站在龙天昱的面前。

    后者只是略略的点了点头,便在他的引领下,往庄子的内院走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那些清一色衣衫的家丁们,则是严严实实的,把小院子看护了个周全。

    若是林梦雅看到此情此景,她一定会立刻明白过来。

    这一切,不过是龙天昱他们,为了瞒过她,联手做的个局罢了。

    从院子匆匆的走到了庄子里,龙天昱脚步沉稳,脸色也是极为严肃。

    才刚到庄子的会客厅里,就看到本应该在外面的清狐跟侯月天二人,竟然已经端坐在内了。

    此刻,放在他们手边的热茶,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香气,怕是,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

    待得龙天昱进来,他们也明白,林梦雅现在已经被安置妥当。

    至少,不管他们做何事,都不会惊扰到她就是了。

    “侯少,那位小姐住在我这里就好。没有人会威胁她的安危,三日后,我会按照您的吩咐,把她送上船。”

    虽然是这个庄子里的主人,但那穿着深紫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却是十分恭敬的,对侯月天拱手说道。

    点了点头,侯月天哪里还有半分,失魂落魄的样子。

    龙天昱才刚落座,那位庄主,就识相的退出了会客厅。

    “怎样?丫头可有怀疑?”

    清狐正襟危坐在椅子上,身上也是少见的穿了一身银白色的劲装。

    修长的身段,却别有一番威迫之感。

    两只眸子里,似闪着几分阴冷的流光。

    此时的他,倒是有几分,江湖第一杀手的冰冷。

    “嗯,她没起疑心,此刻已经睡下了。药是他老师调制的,并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大碍。”

    龙天昱一把扯下了身上的外袍,露出了一身玄色贴身劲装来。

    手上的长剑闪着清冷的银辉,眼神深邃如同坚冰,就像是数年前,他曾仗剑,在敌军的阵营里,杀个三进三出那般的孤傲。

    “这就好,侯先生,此事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一路上对我兄妹二人照顾颇多,此事,怕就不麻烦你了。”

    清狐与龙天昱一白一黑,平常,唯有对林梦雅才显现出来的活人的气息,此时已然尽数的敛去。

    与其说是活人,更不如说,这是两柄即将要出鞘的绝世凶器。

    唯有血腥与死亡,才能与之共舞。

    侯月天坐在椅子上,脸色也如同他们一般的沉着。

    只是那双紧握的手,却是泄露了他心中,万般的纠结。

    “二位,侯某并非怕死,只是我也有未完成的心愿罢了。清歌姑娘,我自会亲自照料。不过,若你们二位未曾回来,我自是不会见她,不会让她,为你们担心。”

    侯月天是个真真正正的君子,他虽然对林梦雅有意,但却也清楚,他们二人这一去,怕是要拼命去了。

    他可以跟龙天昱吵架,也可以跟他们联手做戏,暂时让林梦雅安心。

    却独独,不会做出乘人之危这种事情。

    “多谢。”

    良久,龙天昱才抱拳,对侯月天说出了这俩个字来。

    烛龙会的人,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打发了。

    虽然这个庄子,算是侯月天朋友的家产。但若想要它当个壳子,使出金蝉脱壳之计来,怕也是妄想。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跟清狐,把烛龙会的手段,给消灭殆尽。

    若是不能根除,也至少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吸引所有的目光,才能让林梦雅变得更加的安全。

    只是,他跟清狐都清楚,这一场,怕是不好相与。

    “客气,二位请吧。你们所要的东西,马匹,都已经备好了。此时,所有人都以为,我跟苏兄在外面,你跟清歌姑娘在这府里。万望小心,我们,等你们的消息。”

    侯月天也拱手说道,三人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

    交代清楚之后,便匆匆的各行其是去了。

    侯月天准备的马匹,都是些速度快,身形又不会过于高大的马匹。

    翻身上去,清狐却是抚摸着自己腰间的那把长剑,眼神似是有些怀念,又似是有些讽刺,复杂的很。

    “你可想清楚了,此一去。务必要把那些人斩杀干净,不然,就会连累你这些年来的安排。”

    龙天昱只是瞥了他一眼,便淡然的问出了口。

    三个人里,他只觉得,唯有他,为了林梦雅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

    其他人,哪怕是与雅儿情同兄妹的清狐,都是不必如此的。

    黑眸之中,酝酿出几分疑惑来。

    要说清狐对林梦雅的心思,他从前能明白,现在,却是有些不明白了。

    “我也并不都是为了丫头吧,这么多年来,我也是忍受够了。倒是你,既然知道你那父亲的打算,你又当如何,把她留在身边呢?”

    龙天昱神色微凝,如果说,之前他对那位宫中主宰,无论如何,还是存了一份孺慕之思的话。

    这几个月来的事情,可是将他心中,那残余不多的地方,一点点的,消磨殆尽了。

    父皇,终究看重的,还是他那来之不易的皇位。

    而父皇,也以为用那金灿灿的权利,便可以牢牢的拴住自己,让他能够为之所用。

    现在,他算是彻底的看了个清楚明白,自然,也就不会再对父皇,存留一星半点的幻想了。

    “她是我唯一的妻子,永远都是,任何人,都不能打她的主意。”

    万里江山,于他不过是不重要的风景。

    那份嵌入他心中的温柔,才是他这辈子,都要追寻的目标。

    抽动缰绳,马儿疾驰。

    龙天昱面色如沉水,若谁胆敢伤她一指,他必将会亲自,将其斩于剑下。

    清狐与龙天昱绝尘而去,而一直隐于阴影之中的侯月天,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面色之中,唯有无奈与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

    随手一挥,那些隐藏在身后的绝顶高手们,则是默契的,随着龙天昱跟清狐的身影而去了。

    有他们在,除非是烛龙会倾巢而出,否则,怕是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他们二人。

    何况,那些人的身上,还带着疗伤圣药。

    怕是剩下一口气,都会救回来的,何况,他们二人的武功本就高绝。

    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为何这些事情,偏得是他来做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